重生之傻女嫡妻在线阅读
会员

重生之傻女嫡妻

羽笑璃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41.6万字

8.1分 小编评分

还是这么恶俗的桥段,重生。
当都市白领、工作狂人一夕“失足”,魂穿异世。
醒来时,她成了姜家小姐,出身望族,家世显赫。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姜二小姐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子?
上一世,她拼命工作,却英年早逝,工作成果遭他人坐享。
这一世,她游手好闲,却神情痴傻,府中众人明讽暗欺。
做女强人难,做傻子还不容易,什么都不用做,不就是米虫一枚?
众人八卦纷起的时候,她老神神在在的,该吃吃该喝喝。
原本以为,她能完成上辈子的夙愿,做个快乐的吃货,安度一生。
可是,傻子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何况她是个假货。
终究躲不过那一眼情劫。

当初,她对他说,不管你做什么,成为妖魔亦或鬼神,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他不屑一顾,滚。
后来,他对她说,我想你留下来。
——对不起,滚远了。
——那你在原地别动,等我过来。
——过来可以,用滚的。

这是一个关于追逐和错过的故事。
爱情就是一场博弈,他俩各自执棋,棋盘之后,已是虚妄。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意外离世

如果一定要用一段话来形容北京这个城市,蒋遥只能想到八个字……华灯初上,流光溢彩。

也不怪她会这么想,对于一个工作狂来说,每天早上睁开眼睛便是争分夺秒地赶往公司,直到傍晚下班。朝九晚五这种词语对她来说也只是字面意义,和她的生活完全搭不上边。

她很少休息,也很少有假期。

是夜,北京。

此时正是初夏,晚风吹拂,带来丝丝凉意,路边附近的不少地方可见几个年轻男女结伴而行,气氛格外欢快。

这个城市从白天的忙碌中放松下来,好一派旖旎景象。

蒋遥却没什么心思去散步乘凉、聚会玩乐,她下了班就匆匆往家赶。对了,她在公司不远的地方买了个公寓,每天在公司和家之间往返,两点一线。

说到家,她的父母在很小的时候意外离去,她料理完后事,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毕业后留在了北京。

毕业那一年,她十九岁。

转眼间时间过去七年,她也逐渐习惯繁忙紧张的工作,习惯激烈的竞争,习惯劳累平淡的生活,也习惯了……一个人。

蒋遥为人淡泊,不喜热闹,极少和工作以外的人交流。她再淡泊,也要为生活打拼,在公司同事看来,没有人比她更拼命了。

公司的同事除了佩服,也不免感叹,对她的感情生活有了些好奇,平时没事的时候,见她从身边走过,都要唠嗑上两句。

她不得不拼命,父母早逝,六亲寡助,使得她早早离开学校,走上社会。专科毕业后就没有再读,她要赚钱来养活自己,为以后做打算。

在北京奋斗很难,所以她比很多人更努力,因为很努力,她也比很多人更想留在北京,这个美丽繁华的城市。

所以,蒋遥一直没有想过男朋友的事情,七年前她初入社会,连基本的温饱都解决不及,哪有心思想其他的?现在,她似乎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不想改变,也害怕改变。

一个女人在外面打拼是很难的,何况是无依无靠的她。

有时候工作不那么忙的时候,她会想,她以后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抽个时间去放松一下,出去玩一玩?想归想,很快她又投入繁忙沉重的工作中去了。

也许,她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如果有一天不那么忙碌,她还会不习惯。

这不,这个周末的晚上,她又坐在自己的床上“啪啪……”开了,由于长期超负荷的工作,本本有些发热,发出嗡嗡的噪音。蒋遥才顾不上这些,她喝了杯浓浓的咖啡提神,继续她的工作。这是一份计划案,她反复看了多遍,删删改改,几乎所有的字都修改过了。她的眉头时而紧皱,时而舒展开,更多的时候他还是神情严肃,一双黑亮的眸子紧紧盯着笔记本的屏幕,仿佛眨一下眼睛它就会消失了。

时间在工作中流逝得很快,其实也很慢。因为蒋遥在持续了一段时间就觉得很疲倦,她只能努力睁开眼睛,灌一杯又一杯的咖啡提神。她不喜欢喝太多咖啡,喝多了会频繁上厕所,这更考验她的体力和耐性。

终于,持续许久的键盘声停了,蒋遥阖上双眼又迅速睁开,额头有些昏昏沉沉的,她几乎没怎么休息,连厕所也只上了两三次。

蒋遥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本子右下角的时间,11点半。

原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啊。她晃了晃脖子,目光飘过阳台的时候顿了一下。阳台的门是透明的玻璃,天微微亮就会反射出强烈的光,所以她一向起的很早。可是现在上面一片漆黑,像挂了一块黑色的帘子,时而有五色灯光点点,那是北京夜里特有的布景。

这个公寓位置就在街市附近,她没有在玻璃门上挂任何东西,每天早上太阳出来的时候光线特别亮,她总能早早醒来。这时候玻璃门是黑的,也就是说,还没亮……

显然这是晚上!她以为是时间显示有问题,又拿了手机细看,11点30分21秒。

蒋遥还没从‘原来是中午啊’思绪中转换过来,又吓了一跳。她从晚上九点多开始打资料到现在,也就是说,她持续工作了一天两夜?

大概是知晓了具体时间的缘故,蒋遥感觉更加疲惫不堪了,眼皮子都抬不起来。全身的每一处细胞都在叫嚣……我好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强撑着疲乏,关了本子,下床整理好东西,放进手袋里。

做完这些,她脚步虚浮地走向无比眷恋的被窝,事情忙完,心情也完全放松下来。绷紧的神经瞬间放松,感觉真好。可惜乐极生悲,脚底一滑,她整个人以极快的速度向前扑倒。

本人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惯性使然,她整个人就已经磕向了柜角。那是金属材质的,十分尖锐。她的眉毛上方的位置出现个洞洞,摇晃了下身子,血液才洄洄流出,大理石地面瞬间脏污了,一股尖锐的疼痛立刻扩散开来。钻心的疼痛和手上的猩红终于让蒋遥回过神来,迅速燃起了强烈的求生欲望。

她一只手死死按住受伤的部位,爬起来,另一只手拿住手机,拨通了120。整个动作才用了三秒,神速之极!

血液随着她的动作不断冒出,很快深色的地面就一大滩深色印子,触目惊心!她的面色比纸还要白,薄唇紧抿,神情扭曲,一看就是在忍受极大的痛苦。按住伤处的手已鲜血淋漓,她半蹲着,不是她不想站起来,而是没有力气了。

蒋遥干脆坐下来,手按着额角不敢动弹,她很怕死的。因为流血过多,她的身体有些发冷,她将自己缩成了一小团,细长的双腿蜷缩着。天色已微微发亮,雾霭隐隐若现,晨曦的淡光笼罩在她周围,衬托出她眼里的无助。

救护车怎么还没来?她一边想,一边两只眼皮子在打架,越来越困了,心里在天人交战。真的好想睡啊,同时另一个意志在告诉自己,不能睡,睡了就再也醒不来了!

蒋遥好像看到自己的身体和灵魂渐渐分离开来。过了好久,她听到救护车呼啸而至的声音。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