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帝神妃在线阅读
会员

魔帝神妃

卿殷

浪漫青春 / 青春纯爱 · 40.5万字

8.4分 45人评分

她,是天地万物之灵幻化而出的灵体,灵秀清雅,无心无情。
他,是灵界帝后双生子之一,名唤昕,自小被弃凡间,为魔尊所拾,自此认为义子,生活在黑暗、冷漠、丑陋的魔界。
直到那一年,他到凡间收妖,于紫菱山上遇到她,以心头精血几滴为其幻化成心,取名卿殷。
此后,每年一见,情愫在二人心底暗生。
那一年,魔界出事,他未曾守约,她等候多日,仍不见他。
直到他出现,她欣喜,迎上去,却再无欣喜之感。
他,灵界帝后双生子之二,名唤隐,一次下凡,偶遇紫菱山上痴痴等候的她,惊异于她身上源源不断的灵气,遂带其回灵界修炼,多年之后,封为十二神灵之首,爱情之神。
灵界之上,时时能见到他,可却再也感觉不到他的心跳,到底发生什么变故,让他变化至此?卿殷远远望着那张一模一样的脸,明明就在眼前,却总是觉得看不透,心,就像缺了什么,机械地一天一天地过着。她却不知,他不是他,纵使千般疑惑万般忧思,亦是不得其解。
直至某一天,灵主隐重伤回来,紧跟着魔界众人打上灵界。她才看到了他,人称他为夜帝,一模一样的脸,却是记忆中的那种感觉。
只是,他已不认识她,看到她时,那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无懈可击!
他,企图占领灵界,将幽冥暗石的诅咒植入灵主心中,并欲将其打入轮回之门。
就在那一刻,她启动封天玄石,阻住魔界众妖,灵主用最后的灵识击伤夜帝,将二人瞬间换位,幻化成彼此的模样。
就在他落入轮回之门之时,她似有感觉,飞身而下,启动异次元时空八世轮回。灵主大惊,元气大伤,无力阻止,事后以夜帝身份,进入灵界玄空洞闭关修炼,此事只有当时在他身边的白狐知晓。
众神众魔皆以为爱神是绝对灵体,能解幽冥暗石的诅咒,只有灵主、爱神、白狐三人知晓事情真相。
八生八世,你忘了一切,我却记得如此清楚。用封天玄石的力量开启的八世轮回,我终究没能以爱神之力化解当年魔尊在你脑中下的那道印记,我终究是唤不回了吗?卿殷苦笑。
当八世终结,十二神灵以元神离体之力量推动轮回之门开启的第九世轮回,因元神离体,我也失了记忆。白狐说,只有灵体且与你心思相连的人才能解除这封印,我确信着这一使命,记忆逐渐恢复,才知道你不是灵主,这九世的追寻,都只为你。
直到最后一刻,我倒在你的剑下,以心血解除你的印记,终于感觉到你的心。
昕,我与你共入寒冰地狱,接受惩罚。三界平衡,自此,你我,永生永世,不离不弃!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楔子

洛岚大陆,灵界受损,魔界肆虐,凡间疾苦。

灵界玄空洞内,一男子闭目打坐,一片静然,超凡脱俗。

“灵主。”洞外一白狐,摇身一变,化作美貌少女,身着白衣,清秀灵动。

少女恭敬地道:“魔界夜魅使者前来拜见,是否带她进来?”

半晌,洞内传来一声淡淡地。“嗯。”少女会意,转身一步一摇地走了。

一会儿,一身黑衣的冷漠女子,站到了洞外,“夜帝,这一世,时空之门的力量变弱,他们怕是有可能回来。”

“嗯。”依旧是淡淡的一声,听不出情绪。

夜魅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地开口:“您还不回魔界吗?亚基那边动作很大,怕是有反叛之心。”自己的主子,自从将灵主打入轮回之门后,便留在了灵界,魔界之事全权交给自己处理,自己若是不来汇报,他也不过问。

“无妨,你会处理好的。”声音空远地从洞内传出,“回去吧!”

“是”,夜魅低声应道,又定定地看了一眼玄空洞,化作一团黑烟,消失不见。

夜魅走后,少女再次现身,来到洞口,低声地问道:“灵主,白狐有一事不明,为何您不说破自己的身份,要一直假扮夜帝?”

洞内的男子终是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道:“我动用最后的灵力在轮回之门开启的那刻,将我们二人对换,损伤了本元,才来这玄空洞中修炼。只是没想到,爱神会跟着跳了下去。”洞内声音有些萧索,缓了缓,继续道:“后来我去乾坤圣坛见到帝后,得知一个隐藏多年的秘密,因此才会要你为我保密,夜帝是我的胞弟。这劫终究是注定的,当年帝后将他放入凡间,制造机会让魔尊遇到他,是为了三界平衡安定而为。而魔尊也真的将他带回,用心教养,只是魔尊与帝后那一战,帝后也受了重伤,到乾坤圣坛闭关修炼,一直没有将其中缘由告知夜帝,也因此造就了这场劫难。”

洞内没再传出声音,许久,白狐悄然离去,刚才灵主那一席话,她已经明了。她会继续按照灵主交代的去做,十二神灵和夜帝,也快回归了吧?到时解除灵主体内的幽冥暗石,解开误会,三界平衡也许真的指日可待。白狐轻叹了一口气,她很期待着这一天早些到来。

只是她并没有瞧见,自己走后,一个黑色的影子显现出来,用前爪刮了刮鼻子,“喵喵”地叫了几声,又转身走了。

玄空洞中的男子,此时才闭上了眼,手指结印,继续修炼。

洛岚大陆,魔界,幽暗阴沉,彼岸花红得妖冶。

此时,夜魅站在魔宫入口,冷冷地盯着面前一脸轻蔑的男子。二人对峙半晌,方才开口,“离魑你好放肆,竟然再三放你手下到人间祸患,难道你忘了夜帝的命令吗?”

“呵,”离魑不屑一笑,声音慵懒邪肆,“他不是耗在灵界不回来了么?他一直不喜欢魔界的黑暗,这样见异思迁的人怎么配当我魔界之主?你看没看到,那些被放出去的妖魔,回来后多么的兴奋,这才是我魔界之人该有的状态。”说着离魑双眼变得狂热,高声叫道:“血腥、残暴、肆虐。而你,不过是那个家伙的走狗,有本事让我停下来啊?哈哈哈。”

随着那狂妄的身影离去,夜魅的眼神也越来越冷冽,漩涡中夹杂着怒火,暗沉,汹涌。

夜帝还是少主时,离魑便与其针锋相对,二人实力相当,只是少主虽然冷情,却不会滥用私权;可是离魑却是心胸狭隘,暴戾无情,魔界若真是落于他手,那三界将是怎样的劫难啊!可惜她去过灵界多次,夜帝都将自己赶了回来,离魑说得对,自己确实不是他的对手,无法阻拦。

夜魅苦笑摇头,转身进了魔宫,吩咐手下去人间阻止那些妖魔祸乱,并擒拿回来。她只希望,夜帝早日回归,不知为何这轮回之门八世后又再次发生异动,出现第九世,夜帝留在灵界,莫不是阻止灵主和十二神灵的回归?她这几日也察觉到穿越之门时而衰弱,甚至感受到了不安的气息。夜魅叹了口气向魔宫深处走去。

夜帝下了决定的事,至今无人可以更改,除了那一次。

人间,离魑冷眼旁观着那些妖魔肆意祸乱人间,嘶吼,求救,无助,惊恐,一切都让他兴奋不已。魔界统治三界,嗜血的强权,让见者为之闻风丧胆,这才是他想要的,离魑邪肆地笑着。

终会有一天,手握着魔界大权,生杀肆意,三界任逍遥!

千百年后的血雨腥风,终是离不开贪欲,欲望横行,三界一片萧索凄凉。

信念无垠,此心未央!

第一世。

他,十五岁,被朝廷征兵。

她,是他的青梅竹马,三年后,披上战甲,乔装参军,受尽苦难,只为寻他。

遍寻不见,在一次夜袭中她面容被毁。

那日,在军营中遇见一副将,他却没认出她。从此共同作战。

两军交战,她为他挡下那剑,从怀中拿出一支发簪,递给他。

他猛然一震,她双眼放光,以为他已想起。颜儿,他唤。

呵,不是,最后一句话随风飘散。

最后一滴泪,从她眼角滑落,滴入他的掌心,融入不见。

第二世。

她,脂粉飘香的花楼妓女。

他,风流倜傥的富家公子。

为她而来的公子,数不胜数,可没一个是他。

终于在那一舞之后,看到他在看她,自此成为相交好友。

最终,纳她为妾,半年后,娶新妻,宠溺不断。

新妻流产,矛头指向她,他冷冷地吩咐下人杖刑伺候。

终是受不住,弥留之际,她强忍着疼痛,支撑着站起来挪到他身边。

唇上一热,挂着她的一滴泪。

她说,何时你才能想起我,身体悄然滑落。

第三世。

指腹为婚,未曾相见,便嫁他为妻。

初次见他,喜极而泣。

他,位极人臣,二人相敬如宾。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