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在线阅读
会员

庶女重生

骨扇轻摇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112万字

6.5分 33人评分

湛武二十三年,叶氏一门男子全部处斩,女子贬为贱籍,充入青楼
叶府庶出四小姐三年来不知跑了多少次,终没逃过开门接客的命运
那晚,叶繁锦以一支惊鸿舞惊艳全场,成为毫无争议的头牌
那晚,是她祭奠自己的最后一支舞
那晚,当利刃被反手刺入自己体内的时候,一切终于结束
再次醒来,她重生在湛武二十年,改变叶府命运的那天
她不再是懦弱的庶女,她要改变悲惨的命运,活出自己的幸福
奕王:“一个出身卑微的庶女竟然死都不愿嫁,简直不知好歹!”
离王:“她为什么怕我?难道她知道我的一切?知道这些都是伪装?这样的女人,如若不能收为已用,那便只能——杀!”
片段一:
封玄奕疾步向她走来,宽袍大袖几乎要舞出朵花来,他狠狠地抓住她的皓腕,不顾礼教,质问她:“叶繁锦,本王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为何不嫁?”
她淡定如昔,敛眸恭谨说道:“繁锦只渴平凡生活,不欲高攀!”嘴上如是说着,心中却不屑地想,你以为你是谁?想让我嫁我就嫁?
片段二:
封玄离立于她面前,月牙白的袍子衬得他越发温润如玉,逆光下,他的眼看不真切,他嗓音极低,似是缓声吟诗,叹道:“叶繁锦,要么嫁我,要么死,你选其一罢!”
叶繁锦黛眉微挑,珠唇轻启,绵软中带着铮铮之音,“离王总问繁锦,为何惧您?如同离王刚刚说的这句话,繁锦惧离王的手段,对于繁锦来讲,嫁给您同死也差不了多少,您还是现在赐死繁锦罢!”
封玄离刚刚的云淡风清瞬间变为阴鸷狠戾,咬牙道:“你…”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楔子

芙蓉暖帐、香气缭绕,似是女子闺房,却又不若女子闺房那般素雅,颜色艳了些,香气浓了些!

“小姐,马上就要到您,该上妆了!”丫环焦急地站在一旁,捧着妆盒,巴不得为小姐上妆。

叶繁锦回过神,望向镜中的自己,着轻薄红色纱衣,皮肤若隐若现,这样的装扮令她恶心,她居然忍了三年。

丫环瞧着自家小姐脸上带着悲愤的神色,连忙劝解,“小姐,今天来的都是官家,甚至皇亲贵族也不少,如若命好,或许能就此找个好人家呢!”

叶繁锦冷笑一声,“那也不过是个贱妾,能有什么好结果?”她看向丫环,神色一暖,微微笑了,柔声说:“难为你跟了我这么多年……”

“小姐,您……”丫环觉得小姐很不对劲,可到底怎样她又说不出来。

“来,上妆!”叶繁锦收回自己的情绪,正色说。

“哦!”丫环连忙将妆盒递到她面前。

上妆对于叶繁锦来讲不知多么熟练,三年她天天在研习,清纯的、妩媚的、撩人的,可是此时,她只稍染胭脂、微涂红唇,捡了妆盒里最简单的一支钗,金色的钗杆上只镶一颗红色珊瑚珠子!她将妆盒轻推,微启红唇道:“好了!”

“小姐,今晚有八位美姬!”丫环着急地提醒,出众的肯定跟的人家是最好的。

叶繁锦轻语,“就算侥幸被挑中,回府一看相差甚远,反倒被冷落甚至遭转手送人,不若以原本面貌示人。今天,我就做自己了!”最后一句似是喟叹。

只可惜小丫环没听出小姐的弦外之间,点头赞同,“这倒是,不过小姐您本来就是最漂亮的,今天真真叫漂亮,有句话叫什么?千娇百媚,说的就是您吧!”

叶繁锦被逗笑了,“真会说话,妆盒里的首饰,都赏给你了!”

“啊?小、小姐……”丫环立刻结巴,对于突然发的这笔横财完全反应不过来。

“拿着吧,反正我今天跟了好人家,会有更多的首饰,这也算是你一直照顾我的赏赐!”叶繁锦站起身,准备跳人生中属于她叶繁锦的第一支也是最后一支舞!

“哦,谢、谢小姐!”丫环等她出了门才反应过来讷讷地开口道谢。

青莺楼是晏国最大的青馆,也算是朝廷办的青馆,此刻不仅一楼大厅,连二楼厢房都坐满了人,那不露面的都是尊贵之人,多半是官员甚至皇亲贵族。这绝对是个权贵云集的地方!

叶繁锦走到后台,听到小厮唱道:“下一位,叶繁锦,入贱籍前是叶相府四小姐,庶出!”

“叶相府四小姐”听到这个称谓叶繁锦不由恍惚,随之而来的就是讥诮,没想到听到这个称呼竟然是在这样一个可笑的时候,她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大,纤足提起,就带着满脸灿烂的笑,跳进了场中。

她的衣服虽薄,却又长又大,水袖更是长的惊人,一般跳舞的人很少穿这样大的裙子,因为不好驾驭,要有足够高的跳跃能力和体力才能将衣服舞的如花般绚烂开放。

她跳的是一曲惊鸿舞,舞姿飘逸、翩若惊鸿,三年前的一幕幕在她眼前回放,抄家、入了贱籍,一次次的跑、一次次被捉回,挨打受冻无数次,最终也没能逃过这耻辱的命运!

她在用生命来跳这支舞,根本不考虑自己体力是否支撑这支舞蹈,那脸上的笑不知何时已变成满脸泪水,灯笼霓光下,飘洒的泪珠儿像晨露般折射耀眼的光,好似仙境,而红色的纱一次次在周身舞动,那几欲可见的总被遮挡在层层纱雾之后,竟然窥视不得。

最后震撼乐曲中,她跳到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那纱如花般绽放在四周,又像极了用生命讴歌的浴火凤凰,不少人已经震撼的不能自已,站了起来,大殿更是寂静的只听到呼吸声。

曲声结束,她体力不支瘫倒在舞台中,层层薄纱将她叠叠覆盖其中,摆出的竟然也是一朵花的造型,不可谓不用心,青馆妈妈脸上已经乐开了花!这个最不听话的叶繁锦没想到是朵奇葩,今夜头牌肯定是她了!

台上的灯光暗了下来,一脸兴奋的丫环跑过来将叶繁锦扶起,退了出去。

场中仍是一片寂静,直到下一个美姬上场才有所缓和,却只是窃窃私语声,没有喝彩,这绝对不是无动于衷,而是都在隐忍着内心的激动,生怕别人将她要了去。

叶繁锦回房后,青馆妈妈还刻意跑过来道喜,平日刻板严肃的脸今天笑的像朵花,还谄媚地说:“以后富贵,莫相忘!”

一个青馆女子如何富贵?倒是有经营好的,抬了妾,可那绝对不是叶繁锦想要的!

青馆妈妈敢肯定,今天她的头次肯定是今晚地位最高的人所得,想到这里她就欣喜地去安排。叶繁锦倚在榻上,又检查了一遍枕下的东西,还在,她这才放心,闭目养神。

按照规定,今晚要她之人如果觉得满意,可以将她赎身带回府去,如果只是一夕之欢,那就会如同别的女子一样,开门接各种各样的客人。所以对于这里的女子来说,这只算成功第一步,接下来就是祈求第二天能将她带离此地。

叶繁锦虽然熟知如何去做,她却不屑用这些,她的心一直都是清高的,即使落到这一步,也没有随着掉进泥潭中,如果只能过这样的生活,她宁愿终结这一切。

此时的她,斜椅在榻上,芙蓉帐放下些许遮住她的容颜,层层叠叠的红纱顺着榻倾泻而下,层叠蜿蜒至地上铺展开来,使得这原本充满暖意的房间增添一丝神秘。

她就倚在那里一动不动,丫环以为她睡了,便不打扰,退出去在门口守着。

天色渐晚,外面隐约的音乐声终于停止,房间里开始静的吓人,门终于轻响,踱进来一个头戴玉冠的贵人公子,他穿着月牙白的袍子,一双狭长凤目内隐有戾气,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与生俱来的优雅与华丽!

从门口他只见榻上之人的脸隐于帐中,只看到下面的长裙,虽见不得真容,此景已是美得惊人,他慢慢向前走去,榻上之人却毫无反应,他不免有些意外,睡着了?此刻竟会睡着,令人着实不解。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