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田乐嫁在线阅读
会员

喜田乐嫁

花开早春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115万字

8.8分 147人评分

张曦秀一睁眼,古代?穿越了?重生了!不错,就这么过吧,好歹看着是个官家小姐。
不过,恶奴欺幼主?原来父母皆亡!
不怕,张曦秀秀眉一立,斗恶奴拉幼弟,咱不过官小姐的日子,那就过地主田园新生活。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前情

凉风簌簌,一处小院落里,昏黄的灯光下,隐约映出两个萧瑟的身影。

“小姐,睡吧,老爷走了,您还得带着少爷好好过下去呢。”一个有些苍老沙哑的声音道。

被称作小姐的是常山知府老爷的女儿,张曦秀。

劝人的是张曦秀的奶娘,阮妈妈。

听出奶娘声音里的疲惫,张曦秀拍了拍奶娘的手,叹道:“奶娘也睡吧,父亲已经在洛迦寺停好了灵,我们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说完,张曦秀没让奶娘服侍,便脱了衣服睡下了。

因为刚刚入秋,所以见小姐就这么脱了衣服朝下一躺,阮妈妈也没多在意,便回自己的睡榻上躺下了。

大概是这几日给老爷守灵处理家事,累惨了,只一会子,阮妈妈便出了鼾声。

听的一惯注意仪态的阮妈妈居然出了鼾声,躺在床上的张曦秀不觉苦笑了下,这些日子不管是自己,还是奶娘都真的累了。

可再是累,张曦秀一时也无法入睡。想到自己这才几日,便被这些琐碎的古代事宜给折磨的瘦了一圈,她真觉得快受不了了,亏得今天过后就算是要解放了。

想到要解放了,张曦秀苦笑了笑,记起那日自己突然从现代出现在这个古代院落时的心情,真可算得上是惊恐了。

那时候,老爷病重,她自己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赶鸭子上架撑起了一个家。亏得有奶娘和凝香那丫头在,不然原主这破败的身子一定撑不到今天。

想起原主这身子,张曦秀更是不满意了,太差了。也难怪这姑娘居然因为她父亲病重留遗言,就一下子崩溃的魂归地府,让她这个因为车祸丧命的来还魂了。

也因为原主是因为听了遗言去的,倒是让张曦秀记住了这段遗言。

“秀姐儿,爹爹没有给你们姐弟留下什么家财,我去后,官家的房子不能住,这处小院住着也不安生,你们赶紧地回老家去……

老家有两个伯父,他们会管你们的。再有,若是爹爹死后,舅舅家没人来,你们就别等了,直接收拾收拾就走,千万别让你弟弟去舅舅家,许家并不是好人家。

爹爹,虽然没有什么家财,这些年的俸禄也不多,可好歹为官多年,前些年,你们的母亲还在的时候,家里经营的也不错,爹留了足够你们姐弟过日子的银子。

另外家里能变卖的,爹爹老早就将它们置换成银子了,爹爹将这些银子都放在床头的夹层了,等你们走的时候再取。

秀姐儿,你可一定要藏好东西,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身上有这么多银子……”

记忆到这就断了,张曦秀至今都无法忘记她醒来时,父亲那双焦急心酸的眼神,不,可以算的上是绝望的眼神了。

张曦秀知道,因为一双年幼无助的儿女,父亲他大概是无法安心走的。

就因为父亲那绝望的眼神,张曦秀瞬间进入了原主的角色。

镇定地侍奉着眼看就要断气的父亲,听他絮叨,对她们姐弟日后的安排,也好好安抚一直处于惊恐中的弟弟。现在一切都算是有了个短暂的结束。

接下来的路,张曦秀自认没有什么把握。不过好好过日子,她还是会的,总比这一段既要服侍病人,又要照顾弟弟,还得打点父亲的丧礼来的从容些。

多余的事一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张曦秀也闭上了眼,伴着奶娘的轻微鼾声,心安地睡了。

“姐姐,姐姐。”

一早,累极了的张曦秀还没醒,弟弟张贤就喊叫着要进来。

见他这样,早就起来做早膳的阮妈妈忙一把将张贤抱住,哄道:“少爷,让小姐再睡一会,她累坏了。”

张贤今年八岁,在他母亲去世那一年就懂事了,听了这话,忙捂住嘴,点头道:“好,我不叫了,妈妈放开我吧,我就在这里等姐姐。”

看着乖巧懂事的张贤,一下子从知府少爷变成了个无家可归的可怜小孩,阮妈妈的眼泪一下子就冲了出来。

不过,再是心疼,到底一个是主子,一个是奴才,阮妈妈也没敢像抱自己奶大的小姐一样,将少爷搂在怀里拍哄。

遂丢开手的阮妈妈,转头将眼泪抹了,问道:“少爷,铁子呢?”

铁子是张贤奶娘家的儿子,也是张贤的小书童。

“铁子?哦,奶娘说铁子吵人,以后就不跟我在一起了。”

“什么,这个胆大的,谁给她权利说这话了,合着欺负我们没人了是吧?”说完,阮妈妈一解围裙,气道:“我到是要去看看,谁给她的胆子。”

“奶娘。”

“姐姐,你醒了。”

小张贤毕竟八岁了,知道男女有别,虽很想进去,还是住了脚,停在门外说话。

被小姐一声喊,阮妈妈立马醒神了,既后悔吵到了小姐,又寻到了主心骨似的踏实了几分,忙越过了张贤进了屋。

她一进来,就见小姐已经穿戴好了,忙道:“小姐怎么不等妈妈来。”说完,忙将打好的温水给张曦秀端了过来。

梳洗了一番,张曦秀拉了奶娘坐下道:“奶娘,许妈妈这是想走了。既然她想走,我们也拦不住。您是知道的,许奶娘的身契不在我们家。”

阮妈妈已经冷静下来了,点了点头道:“唉,奶娘知道,不过是一时气急了。夫人在世的时候,对她多信任,少爷屋里的事全都让她领了。”

说到这,阮妈妈压了压嗓子,才又小声道:“她倒好,好处是捞足了,夫人一走,她就不尽心了。现在老爷也走了,她居然就想能忍下心来撇下少爷离开,真,真是……”

“算了,奶娘。”

“可不是要算了,她总归也不是我们家的人。”说着,阮妈妈又如释重负地道:“也好,她若是不走,我们留了她还得防着,走了更好,只是少爷可怜了。”

听的这话,张曦秀愣了会道:“不碍事的,贤哥儿很好,他也八岁了,又是个男孩子,日后就是我们家的顶梁柱了,不必再要奶娘了。”

“是呀,唉——”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