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天子不早朝在线阅读
会员

从此天子不早朝

十八夜

古代言情 / 女尊王朝 · 181万字

9.9分 625人评分

没成亲之前,叶小小是京城闺秀眼中最典型的反面教材,成亲之后,她变成了百姓嘴里贤淑的典范。
叶小小:旁人轻我,骗我,谤我,欺我,笑我,妒我,辱我,害我,自当揍她,揍她,狠狠揍她!
狼君:用我君临天下,护你天真无瑕,可好?
最是无情帝王家,他本无情更无爱,所有的女人都不过是他帝王之路上恣意驱动的棋子,当用则用,不当用则弃,而唯独这只兔子,他拿得起,却再也放不下。
————————————————————
新书《全能大佬又奶又凶》求收藏求票票求支持~~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我属狼的

叶小小兔年生的,属兔,人长得也跟小白兔似的,小小的,皮肤白嫩嫩的,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滚圆,肉嘟嘟的小身子却很灵活,在小伙伴里是跑得最快的。

叶家老宅在皇城根脚下,叶家祖辈乃是开国一等护国公,世代贵胄,京城的名门望族,叶家一共出了一位皇后,四位妃子,权倾朝野。

所以有事没事,不管是皇上还是皇太后,都爱带着一群皇子皇孙往叶家大宅走走,一来回家走趟亲戚,二来盼着瞅准机会来个亲上加亲。

基本上叶家大宅,都是极其热闹的。

一群孩子跟皮猴子一样在叶家的花园里上蹿下跳。

海棠花开得最艳,红彤彤的跟嫩绿的叶子交相辉映,叶小小就穿梭在海棠树下,白嫩嫩的肉胳膊晃着儿臂粗的海棠树,嬉笑着躲避别人的追逐,海棠花般纷纷落下,映衬着粉包子白嫩嫩的脸蛋,更是春意盎然。

太子封君然立在远处长廊的阴影下,紫藤爬满了长廊,垂下一缕缕碧绿的曲线,小小的花骨朵一串串的挂起来,露出点点幽紫。

那双细长的眼睛从花骨朵的缝隙里看过来,瞧着海棠树下欢快奔跑的粉嫩包子,封君然眨了下眼,回头看去,长廊的尽头,皇祖母正笑呵呵的跟叶家老太太聊天,两人时不时的掩嘴笑笑,晒着春日的暖阳,和乐融融,好不欢快。

那双细长的眼睛眯了眯,再回头时,便对上一双如墨的大眼睛。

五岁的粉嫩包子歪着脑袋抬头看着他,白嫩的脸蛋因为疯跑飘起两朵红晕,叶小小眨巴着大眼睛,看着面前十四岁的封君然,即便少年脸色阴冷,丝毫没有旁人热切的笑脸,叶小小还是冲人甜甜一笑,道:“太子哥哥,跟我们一起去玩吧!”

封君然没有出声,四皇子封怡然甩着肉胳膊跑过来,拉起叶小小的爪子转身就跑,小小有些不情愿,依旧回头看着封君然,紫藤的阴影下,少年淡漠而立,一双细长眼漆黑,竟然比这阴影还要暗沉几分。

不知道为何,叶小小就是记住了这双眼睛,漆黑的,毫无波澜,就像夜空,深沉的仿佛能将人深深的吸进去一般。

封怡然跑了很远,才放开手,一本正经的教育叶小小:“不要打扰太子哥哥,太子哥哥要帮父皇处理政务,没时间跟咱们玩的。”

五岁的粉兔子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回头看看,少年却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本书,静静安坐于覆满了碧绿紫藤的长廊下,点点的幽紫成了唯一华丽的点缀,在这一片浓艳喧嚣的春色中,只有那里,安静怡然的恍若已经进入了晚夏。

五岁,正是贪玩的年纪,叶小小很快就又跟几位皇子玩到了一起,最大的三皇子不过十三岁,最小的五皇子也已经九岁,几个男孩子凑在一起,带着五岁的小兔子,玩疯了似的,搅扰的满园春色都跟着喧嚣起来。

封君然依旧安静的坐着,恍若对外面的笑闹置若罔闻,手里的《中庸》偶尔翻一下,轻微的,连响动的声音都很难察觉。

直到身后明黄袍子的一角停留在身后,封君然这才连忙站起来,刚要跪下便被一双手扶住。

“父皇!”十四岁的少年抬头,细长眼清澈透明,带着几分的敬畏。

封疆点了点头,也抬头看过去,便能瞧见花海里玩的不亦乐乎的孩子们。

皇上抬手指着花间的那个粉包子,笑的慈爱。

“君然,你觉得小小如何?”

封君然细长眼眨了一下,道:“她还太小,跟弟弟们倒是能玩到一起。”

封疆没有说话,只笑着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满意的点了点头,不等人察觉,便跟来时一样,如风一般悄然离去。

封君然低头恭送,面上依旧淡漠,只一双细长眼微微闪了闪。

偏这个好动的兔子又跑到他的身边,仰着脑袋,拽了拽他的衣角:“太子哥哥,小小属兔的,太子哥哥你属什么的?”

封君然低头打量着粉包子,宫里的人都怕他,说他为人过于冷漠,对兄弟过于苛刻,人人都巴不得离他远远的,只有这只兔子,明明被四弟教育过,还不死心的敢过来撩他的胡须。

封君然忽而很想逗逗这只兔子,他微微一笑,嘴角翘起来,眼睛却越发的阴冷。

“本宫属狼的!”

一句话,果然吓得这只小兔子一个踉跄往后退了几分,一双大眼睛更是惊恐的盯着封君然,恍若这个人真的是狼的化身一般。

封君然觉得有趣,憋不住,嘴角上扬的越发的利害。

叶小小这才察觉这人是在故意逗弄她,忍不住眉毛一竖,怒道:“太子哥哥你骗人,娘说了,十二生肖里没有狼!”

封君然不以为意的甩甩袖子:“原来你不傻啊。”

闻言小兔子的眉毛竖的老高,三两下蹦过来,抬腿一脚毫不犹豫的,狠狠的踹上了封君然的小腿,而后立刻转身就跑,跑远了才停在一颗海棠树后,兔子冲他做了个鬼脸,吐着鲜嫩嫩的小舌头。

一只敢踢当朝太子的兔子,是该说她胆子太大,还是太无知?

封君然无奈的笑笑,呲牙伸手,嗷呜一声装野兽吓唬她,果然见粉兔子身子一僵,嗖的一声穿过海棠树丛,哭喊着叫道:“四哥哥,四哥哥!”

封君然笑了,人生头一回抱着肚子哈哈大笑,细长眼紧紧的闭着,直到笑出泪水,才抬手擦擦,睁眼看去,人早已不知踪影,只被她惊吓的海棠花瓣飘飘荡荡的落满了回廊,春风炸起,卷起一地落红,纷纷扰扰的纠缠在一起,飘向未知的远方。

封君然静静的盯着飘散在花园里的一片片,皇子杏黄色的四龙纹袍子在暖风中微微的鼓动,有婢女过来寻人,猛然间见到静静而立的太子,却被他冷漠的气势吓到,腿一软便跪下去,抖声道:“太、太子殿下……太、太后娘娘,请、请殿下您过去……”

婢女结结巴巴的声音,只换来封君然淡淡一声:“嗯。”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