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我们曾遇见在线阅读

幸好我们曾遇见

江雪落

小说 / 情感 · 16.6万字

9.4分 1350人评分

彼时的乔小桥,是演艺圈的阳光御姐,事业爱情双丰收。机缘巧合,她先是邂逅枫国酒店总裁展锋,后又偶遇风流影帝周子安。她看似平静的感情生活,一朝风云变幻。看似蒸蒸日上的事业,竟也因这两段离奇邂逅变得危机重重。危机当前,素来腹黑狡猾的奸商,竟在关键时刻伸出援手;机遇在手,表面款款情深的影帝,原来另有一番曲折心意。有人说,人世间最难得的便是荣辱同担,甘苦共享,可谁知,情侣间最庆幸的不过是遇见了,就不曾错过。

品牌:天津星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本书数字版权由天津星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冤家路窄

偌大的卧室里一片昏暗。茶色双层窗帘逶迤曳地,将明媚微寒的料峭春光严实地阻挡在了窗外。奶白色的羊毛地毯上凌乱地散落着同色的蕾丝睡裙,床头散落着几本本月新出的时尚周刊、显示在需要充电状态的iPad 2,以及残留着点滴红酒印记的空酒杯。铺着玫红色床单的KING SIZE大床上,留着齐耳短发的女人拥着一床轻浮柔软的蚕丝被,睡得正熟。

Por Una Cabeza流畅而激越的铃声突然响起,乔小桥突然动了动眼皮,接着从床上一跃而起。

缀着鹅黄碎花的蚕丝被顺着她下床的动作,一半垂下床边,另一半,在她赤裸着全身走向浴室之后,不堪地球引力的沉重吸引,坚决果断地投入到羊毛地毯的温暖怀抱。

花洒打开,几瓶沐浴用品依次开盖,她动作灵巧地将短发全部塞进浴帽,一脚踏进浴缸。很快,宽敞的浴室里弥漫起一片氤氲水汽。

二十分钟后,她关掉花洒,收拾好沐浴用品,并把浴室瓷砖上的水渍擦干净了。化完妆后,她放下手中的唇彩,看向镜中:两道含烟淡眉,略微弓起的圆润眉峰,淡紫色的眼影衬着一双大眼睛莹澈妩媚,涂了睫毛膏的眼睫毛又浓又翘。眼部妆容已经足够惹眼,所以只薄薄涂了一层裸色唇彩。最后又涂了少量护手霜,一边交互揉搓着双手,一边踩上拖鞋,往卧室走去。

戴上放在床脚的白色瓷质宽带腕表,乔小桥拉开衣柜下第一排靠左的抽屉;涂着半透明玫瑰花蕾色的娇嫩指尖在抽屉边沿上轻快地点了几下,很快做了抉择。一切收整完毕,她满意地拨弄着自然垂落肩头的浓密卷发,捏起手机,走到窗边,拉开厚重的茶色窗帘。就在同时,并不陌生的洞箫铃声,从手中的手机里传来。

“起了?”电话那头的人仿佛毫不意外,清脆利落的声音,一如本人的行事风格。

“嗯呢。你今天好像比往常晚了五分钟……”乔小桥一边讲着电话,一边走到客厅,打开饮水机的开关。

“晚上睡得怎么样?有没有黑眼圈?”电话那头的人仿佛没有听到那句半试探的玩笑,非常公事化地问。

乔小桥好像早就习惯了她的这种腔调,反而更来了劲头,轻笑着回答:“我无论说有还是没有,都不作数啊!怎么也得经过Yolanda你亲自查验,才有可信度!”

手机那头给出的回答,是干脆利落地挂掉电话。

半分钟后,门铃声响起。

乔小桥打开门,看都没看来人,就自顾自去倒水沏茶了。

门外走进来一位中性打扮的年轻女子,直发过肩,皮肤白皙,眉眼清冷,身高和乔小桥差不多,也是瘦削高挑的好身材。纯棉白衬衫搭配铅灰色直筒裤,全身上下毫无多余的坠饰,简洁爽利,更没有一丁点儿烟视媚行的女人味儿。她走在街上一点儿都不惹眼,更不像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混了七八年的老人,乍一看去,好像就是个小写字楼里朝九晚五的小白领。而只有熟知B市娱乐圈的内行人,才知道Yolanda·Lee是怎样一个传奇的存在。

她比乔小桥还要早入行两年,经她的手先后带出过四位一线明星,其中还有一位如今已经是国际级的影星。而与乔小桥的无间合作,则将两人各自的事业推到一个巅峰。当年笑她缺心眼儿、打了眼的人,现在都闭紧嘴巴,一句酸话都不敢讲。

Yolanda中文名叫李韵韵,别看乔小桥和她两个人一热一冷,一动一静,关系却非常好。两个人在正事上非常默契,私底下也是彼此最好的朋友。乔小桥只有当着外人的面,或者故意开玩笑逗李韵韵时,才会叫她英文名,其他时候一律都叫她小名,“韵韵、韵韵”的,特别亲切。

彼时,乔小桥递过去一杯提神醒脑的花草茶,又从李韵韵手里接过生煎包和豆浆,靠在沙发上,筷子都不拿,直接用手捏起包子就往嘴里送,眉眼弯弯,大快朵颐。

李韵韵喝了口茶,冷静地点评道:“假发需要换,裙子穿那件藕荷色连身裙,靴子换那双乳白色小羊皮的,风衣早上我替你从公司取来了,穿这件。”

乔小桥双唇张成O形,一边哈着热气一边惨叫:“全换?!”

李韵韵的目光在她的嘴唇上多停留了五秒钟:“唇彩待会儿擦掉重涂,换樱粉色。钻石耳钉换掉,戴珍珠那副。”

乔小桥艰难地咽下一口包子,又喝了一大口豆浆顺气:“跟广告商约的是10点没错吧?”手腕上的表的分针不紧不慢地向着数字3挪动,眼看现在已经将近9:15了。乔小桥笑眯眯地咬了一大口包子,言下之意,临时换衣服,恐怕要来不及吧?

李韵韵把风衣上的薄膜撕掉,拎着衣服架子,一脸冷峻:“所以吃完这个包子,五分钟之内换完。豆浆和唇彩路上解决!”

公事上,乔小桥永远只有腹诽的份儿,一部分原因是她非常尊重李韵韵的专业,另外一小部分原因……乔小桥艰难地吞咽着包子,又叼了一个在嘴里,一边脱靴子一边往卧室跑,这大概是当年被压迫和恐吓的惯性吧。向来以妩媚强势御姐形象面对广大人民群众的乔小桥童鞋,冲进卧室掀掉假发,一手打开衣柜的同时,另一只手拍着被三个包子噎得生疼的胸脯,泪流满面、无语凝噎……

十分钟后,两个人准时坐进李韵韵的银灰色雷诺车,李韵韵伸手拉下副驾前的镜子,快速打着方向盘倒车转弯,同时淡声指挥:“喝完豆浆涂唇彩,然后闭目休息。”

乔小桥咬着吸管,模模糊糊地犟嘴:“又不是去拍眼霜广告……”

车子驶出小区,进入主路,李韵韵专注地看着前方车况:“注意形象。”

乔小桥翻个白眼,把空了的豆浆杯放进塑料袋:“外面又看不到。”

李韵韵微微侧脸,看到乔小桥已经补妆完毕,脖子一仰腰一塌,挺尸一样躺倒在副驾座位。始终紧抿的唇,终于微微,微微地翘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一贯的面无表情。

原本有些沉重紧绷的心情,因为某人的刻意耍宝,而有了些许暖意。这女人,简直就像个小太阳,不知疲倦,不畏严寒,好像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苦,更不知道什么是怕。跟这种性格的人共事,好像无论遇到多大的难事,也不会觉得太辛苦。

其实李韵韵为什么心情不佳,乔小桥十分清楚。因为能让李韵韵心情欠佳的原因,从无例外,一定跟她有关。

上周五晚,乔小桥在某个Party上公然承认,某位影视圈重量级导演,借由新片选角的机会,意图潜规则女演员,言语调戏不过瘾,还准备动手动脚。当时乔小桥一边悄悄拿手机录了音,更在某人的咸猪爪伸到胸前时,一脚踢在那个痴肥老男人的命根子上!这件事在Party上被有心人士问及,当着一众媒体的面,乔小桥不仅欣然承认传闻属实,而且还当众把那段猥琐下流的录音放了一遍。

后果可想而知,那个导演年过五旬,平常与妻子伉俪情深,颇得称赞,女儿和儿子都是星二代,一家四口同在影视圈里打混。突然从正当红的一线影星口中爆出这种爆炸性的新闻,那些狗仔队们要是不及时报道,哪里对得起乔小桥连参加Party都不忘揣上手机录音的拳拳之心!

李韵韵的眉眼染上一丝阴霾,嘴角也轻轻抿紧。她怎么会不了解乔小桥的脾气,这种事,一百个女星碰上了,一百个人估计都会忍下,唯独乔小桥,就是那第一百零一个,想要她低头,恐怕还不如把这姑娘直接劝退了容易!

可这事爆出来,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暂且不提,目前最大的坏处,也是眼下最大的危机,就是洽谈广告的这家公司,原本想要的就是那种冷傲高洁的形象。往通俗了说,就是想要一朵硕大又纯洁的白莲花!可她们家乔小桥……李韵韵一抽眉角,即便是莲花,那也是一浴火红莲,怎么都跟高洁冷傲沾不上边啊!

拔钥匙,开车门,拎起包包和保温杯,李韵韵动作轻巧地甩上车门,一手扶在车顶,朝乔小桥歪头示意:“往这边走,我看一下效果。”

乔小桥这女人优点很多,其中最让李韵韵本人欣赏的,也是最适合混这个圈子的两点:第一,这丫头是典型的衣服架子,怎么打扮怎么好看。这个圈子里,能把一件衣服穿好看了不难,难得的是你穿出衣服本身的特质,穿出设计师设计这款衣服的心机,并且跟你自身的气韵完美融合,而这对乔小桥来说从来都不是什么难事。第二,就是乔小桥特别识教。一件事情,你教过一遍,绝对不用说第二次。犯过的错,也一定是吃一堑长一智,绝不会做出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这种蠢事。

前一秒钟,乔小桥还仰倒在宽大的椅背上,懒洋洋毫无形象地打了个哈欠;李韵韵在车窗外一声呼唤,她已经精神抖擞从车里下来,嫩白指尖轻巧地揩去眼角的水渍,自信优雅地扬了扬眉。虽然仍是卷发,却不再是之前欧美风的媚惑强势。浅亚麻色的小卷曲,近乎裸色的自然系妆容,隐约可见耳垂上的珍珠耳钉,此时的乔小桥美丽依旧,却多了几分让人忍不住亲近的温柔可人。

李韵韵满意地一点头,把包包往肩膀一挎:“走前面。”

乔小桥唇角轻扬,双手插进风衣口袋,踩着两寸半的细跟短靴,信步穿越枫国酒店的停车场。

这次洽谈的不是普通产品广告,而是作为酒店未来一年的形象代言人,为两个月后的庆典仪式拍摄一支宣传短片。也就是说,拍宣传短片只是一个开始,和大名鼎鼎的枫国酒店签订一年合约,无论从丰厚的薪金、提升艺人本人的声誉度来说,还是随后的各种炒作,都不失为一个绝佳的机会。

听说男主角方面一直没有敲定,饶是消息灵通如李韵韵,也没能事先打听到任何小道消息。来之前的路上,李韵韵曾经慎重交代,今天参与选角的是枫国市场推广部的经理祝宏,他本人不喜欢热烈多话的女性,更偏爱优雅清丽那一款。

当时乔小桥给予的反应就是一撇嘴,一扬眉,脱口就道:“他怎么不直接发公告说就爱江梓惠那一款?”

李韵韵嘴角一抽:“我还没说完,据小道消息,祝经理曾在某公共场合公开表示,江梓蕙小姐是他的梦中情人。”

乔小桥伸手去摸安全带的扣子,佯装愠怒:“欺人太甚!”

李韵韵眼一斜。乔小桥的手停在扣结上,嘴角轻抿,描画精致的眉轻轻蹙起,一改往常的风风火火,捏细了嗓子忧忧愁愁地抱怨:“本来就是嘛!梓蕙姐那么高贵,那么优雅,那么清丽脱俗,那么的……白莲花,又是祝经理的梦中情人,人家怎么比得过她嘛!”

李韵韵握着方向盘的手一哆嗦,立刻阻止道:“乔小桥,我这儿开着车呢,适可而止!”

乔小桥哈哈大笑,毫无形象地往座位上一瘫:“难道我学得不像?”

李韵韵无声磨牙,一字一句地说:“像,太像了。”

问题就在于,她和乔小桥一样,这辈子最讨厌的同性类型,不是娇娇弱弱的小可怜,也不是骄阳跋扈的霸道女,恰恰就是江梓蕙那种外表光风霁月,却一肚子男盗女娼的千金大小姐!

江梓蕙比乔小桥早一年出道,是近年来无量公司力捧的一线女星。与乔小桥一样,她也是影视歌三栖发展的全能型艺人,去年年底热映的三部电影,除了乔小桥参演的《都市男女》,另外两部中的一部古装商业大片《祭剑》,就是由她担任女一号和副导演,票房也创下1.5个亿的超高纪录。当然此片的一期投入就超过8000万,整部片子下来,再加上后期宣传炒作,具体赚了多少,又或者,到底有没有捞回本儿,今年1月初无量传媒对外发言人黄经理做出了如下回复:剧情是否优质,打戏是否专业,感情是否足够打动观众,这些重要吗?最重要的是女主角是不是超级漂亮,这才是重点嘛!你们一个个作为资深媒体人,统统都歪楼了好不好?

听说今年初,无量传媒已经着手为她打造一档访谈性节目。3月会发一支由江梓蕙小姐亲自操刀,填词作曲并亲切参与后期制作的中国风单曲!这样一来,作为无量传媒的当家花旦,江梓蕙是打定主意与星辉娱乐力捧的乔小桥唱上对台戏了!

要说无量传媒为什么下血本捧江梓蕙,原因很简单,她本人是B市五大家族中江家的长女,而无量传媒,正是江氏旗下的产业,再加上江梓蕙本人也是个大美人,又是常春藤名校毕业,可算是好样貌、好学历、好家世的“三好女”,故而无量的力捧也不是没有一点儿道理的。

而乔小桥真正跟她结下梁子,却是在今年年初S市举行的年度电影颁奖礼上。当晚乔小桥作为年度最受欢迎女演员上台领奖,那天她穿了一条火红色的晚礼服,走过某一阶台阶时,不知道从哪儿伸出一条可恶的狗腿,当她跌下台阶时能够清晰听到五寸高跟鞋断裂的声音。好在与此同时,前排靠边坐着的正是不久前荣获“金梧桐奖”的影帝周子安,他及时起身,伸出手臂一挡一揽,才避免了乔小桥在众目睽睽的直播现场,摔下十几阶台阶的惨痛局面。而当时坐在周子安身后第二排,靠近走廊位置的正是江梓惠年初新换的经纪人。

高跟鞋断了,脚踝也有点儿扭伤,最后乔小桥急中生智,拔掉固定盘发的水晶卡子,三两下把落地晚礼服的裙摆别在腰侧,当众把优雅高贵的火红色晚礼改成活泼俏丽的小礼服,然后把两只鞋子一提,另一手握着卡片,大大方方光着脚走向领奖台。

自然,这惊险刺激而又浪漫香艳的一幕,已经被十几台摄像机一点儿不落地忠实记录下来,并第一时间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乔小桥的机智、坦然、落落大方,当然还有乍然袒露的绝美身材,也使得那部仅有半分钟的视频在短短半小时之内,网络点击率就超过30万次。回到公司后,年轻帅气却阴沉不定的老总第一次展露笑颜,一边夸乔小桥干得漂亮,一边甩手开出个300万的支票,说是发给乔小桥的年终奖金。

前事暂且不提。让我们把镜头转回此时枫国酒店的19层,某经理办公室外。

乔小桥和李韵韵已经在拐角处的沙发坐了少说半小时,却连这祝宏长的是圆是扁都没见着。之前那个负责接待的小姑娘也早跑没了影,这一半天下来,李韵韵手里的保温杯已经见了底,乔小桥百无聊赖地摸了摸小肚子,叹了口气,说:“韵韵,这祝经理面子够大的。你来之前,就没打听打听,这位是不是跟咱家有什么宿仇积怨之类的?”

李韵韵特干脆地一摇头:“不可能。”

如果李韵韵说不可能,那十有八九是真的不可能,所以乔小桥点了点头,放心地站起身:“那你在这儿等着吧,我上趟卫生间。”

李韵韵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说:“去吧。”

能不闻不问让她们等这么半天,这事,十有八九要黄。

乔小桥只拿了手机,走进电梯,直接摁下一层的按键。

过了一会儿,电梯上方显示着一层的标记,乔小桥刚要摁下开门键,就见红色的数字1突然又开始闪动,紧接着,居然显示出-1的符号,紧接着-1变成-2,电梯直接降到地下二层,不等乔小桥做出任何反应,电梯门已经“叮”的一声打开了。

电梯里的光线很明亮,所以门一打开,乔小桥有一瞬间什么都看不到,眼前似乎是一望无际的黑暗。抬起手挡在额头,乔小桥蹙起眉,刚要摁关门键,突然一只手从黑暗之中伸了出来,扒在电梯门边。

修剪得圆润整齐的指甲,修长有力的手指,设计简洁的铂金袖扣……目光一寸寸向上移动,乔小桥缓缓抬头,就见一片黑暗之中,站在门边的那个人,似乎翘了翘嘴角,接着,一抬脚,高大挺拔的身躯瞬间挤进电梯。

乔小桥不由自主地倒退两步,后背顶在电梯间的冰冷镜面上;而那个男人,仿佛只用了一步,就从无边永夜一般的黑暗,走进了灯火辉煌的白昼。

男人穿着不俗,身材挺拔,麦色的脸庞上,那双锐利的黑眸令人印象深刻。乍然进到电梯里,他却全然不受光线乍然转换的影响,黢黑的眸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乔小桥看了好一会儿。随后倏然一笑,一只手朝乔小桥伸了过去:“小姐受惊了。我代表枫国酒店向您表示最诚挚的歉意,请问您住几层,我会亲自把您送到房间。您这次在酒店消费全免,包括食物饮料以及其他任何服务。”

过了最初那阵晕眩和惊恐,乔小桥已经恢复镇定,一手拍掉对方的手,走到电梯门口摁下19层的按键。无论这个男人是谁,简直就是个笨蛋!会出现在酒店地下二层的,肯定是这家酒店的工作人员。但她搭乘的这部电梯明显是客梯,不是货梯,是什么脑子的工作人员,才会有货梯不坐,非要跟客人抢客梯,而且还在明知电梯里有人的情况下,强行摁下按键让电梯直降到地下二层!

手劲儿不小嘛!展锋不动声色地翘起嘴角。原本看她今天这身打扮,还有点儿不敢认。毕竟真人看起来比平面杂志和电视上年轻许多,脸部轮廓也要更圆润一些,而且她今天的风格……嗯,总之好像和他之前打听到的有所不同。

展锋在乔小桥身后站定,一手摸了摸下巴,原本打算,待会儿回去了,一定要把那个偷懒忘记报修货梯故障的笨蛋开除,可现在吗……向来只懂精密计算金钱和工程的大脑,突然间灵光一闪,难道说,两部货梯一起坏掉,其实老天爷想在暗中帮他一把,提前跟佳人邂逅?

这么一想,原本有些恶劣的心情,瞬间阳光不少。展锋放下摸下巴的手,清了清嗓子,低醇悦耳的嗓音在乔小桥身后悠然响起:“乔小姐对吗?我是展锋,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认识一下?”

话刚说完,电梯门已经打开,乔小桥头都没回,大步流星往外走。

而就在同一楼层的走廊拐角处,李韵韵提着乔小桥的羊绒大衣,攥着保温杯,眉头紧皱地望着从某经理办公室走出的一男两女。

那个男人自然是枫国酒店市场推广部的经理,祝宏祝公子。而另外那两个女人,李韵韵一点儿也不陌生。正是一路上她和乔小桥恨不得将其剥皮拆骨、挫骨扬灰的江梓惠和她的经纪人Amy。

就在同时,快步疾走的乔小桥也走到走廊的这头,将李韵韵看到的这一幕尽收眼底。

展锋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对他完全不假辞色的女人,一时间竟然有些愣住了。19层……展锋眯了眯眼眸,今天好像是……宣传短片选角的第一天?展大少一时兴致盎然,跟在乔小桥后头也出了电梯。

原本言笑晏晏的祝宏和江梓蕙,也在差不多同一时间,感觉到几道远处投递过来的目光。祝宏原本跟打了鸡血一样的满面红光,瞬间消退了一半;另一半,则在展锋不轻不重地咳了一声之后,以光速憋成绛紫!

江梓蕙轻轻咬唇,涂着亮银色眼影的大眼睛轻轻眨了眨,显出几分淡淡困惑,侧脸看向已经双腿打软的祝宏:“祝经理,这位是……”

站在沙发旁的李韵韵面色平淡,心里的小人儿却猛一挥拳,仰天长啸:亲爱的乔小桥同志,你这是走什么狗屎运啊!出去上趟厕所而已,都能给姐们儿钓回来这么大一只钻石龟!

依旧是祝宏祝经理的办公室,不过此时坐在办公桌那头的人,换成了不久前亲自去地下二层视察货品囤积情况的展某人。

办公桌的这一边,并排放了两张带靠背的皮椅,在展锋左手边坐的是乔小桥,右手边则是江梓蕙。

两位经纪人,分坐在不远处休息用的皮质沙发两头。

而那位不久前还红光满面的祝经理,此时则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弓肩缩背,垂头塌腰,蜷缩在沙发一旁的小角落。不是他不想走,而是进屋后展总经理的一个眼神,让他瞬间明白了自己这个“产品”,此时此刻的“市场定位”。总经理不让他走,稍后自然会有他的用处。

长得勉强也算五官端正的祝公子泪流满面,蹲下来在墙角处画圈圈。人家只是单纯地欣赏美人,真的没想做什么龌龊事啊!神马假公济私,神马以公谋权,枫国酒店有展总坐镇,就是借他十个胆子八个肾,他敢想也不敢干啊!

展锋面前摆了一杯热气氤氲的现磨咖啡。一个眼神飘过去,祝宏立刻殷勤上前,询问在场几位女士的喜好。乔小桥扬了扬保温杯:“麻烦添些热水,再拿两个纸杯,我和我的经纪人喝这个就好。”

这一点,李韵韵倒是一点儿都不反对。她之所以随时随地给乔小桥准备保温杯,第一,就是为了保护艺人的安全,免得一时没留意,喝了什么掺“佐料”的饮品。没有特殊情况的话,换茶添水这种事都是她一手包办。第二嘛,自然是为了乔小桥的身体健康着想。方子是李韵韵从认识多年的一个老中医那儿讨来的,随着时节变化,具体材料也不一样。比如这刚过完春节没多久,早春三月,乔小桥又特别容易肺热上火,所以今天这杯保健茶,主要功效就是中和理气、清肺润嗓。

江梓蕙和Amy面前摆着的,则是和展锋一样的双倍特浓espresso。据江梓蕙小姐本人讲,前一天晚上为了准备今天的面谈,有些紧张,所以没太睡好。说这话的时候,江梓蕙柔柔一笑,翦水秋瞳状似不经意地瞟向展锋的面庞。

恰好展锋此时已经垂下眼帘,从桌子左侧取过可能会参加试镜的人员名单,一丝不苟地研究起来。

十五分钟过后,乔小桥手里的水杯里的水喝了一半,江梓蕙面前的咖啡只啜了一口。展锋抬起头,喝了两口咖啡,随后将册子往边上一推,抬眼看向在座的两个人。

老实说,乔小桥今天的打扮,并不是他最欣赏的。上周五晚的那个Party,乔小桥爆出惊人言论的时候,他也在场,只是当时全场的焦点,都聚集到那个一身红色连身短裙的女人身上,他们这些原本借机拓展人脉、洽谈商务的正主,反倒被抛到一边,纯成绿叶做看客了!

她的身上仿佛有光,说话的时候,声音并不高,语调也不尖刻,却也不是许多女人那种荏弱的腔调。其实只握着一只手机站在那儿,却仿佛擎着可以号令天下的军令牌一般。大家从前公认女星需要秉持的优雅气度,大概早就被她抛到脑后了;她就那样昂头挺胸地站着,自信又坦荡,好像并不是在揭露与她相关的丑闻,而是在向世人昭告她的势力范围和做人底线。

当时只远远望了一眼,不经意间就那么记在心上。要说乔小桥也是近几年演艺圈的红人,发唱片、拍电影,去年一整年滚动播出的几个大品牌广告,以及在圈内小有名气的脱口秀节目,可展锋从前就是没在电视、杂志上正眼端详过她。直到上周五那晚惊鸿一瞥,展锋才仿佛第一次知道B城还有这么个人。周末回到家,先从网上找了几个点击率最高的视频。而后,对着几本秘书送来的时尚杂志,一边看一边笑。尤其看到乔小桥在颁奖会现场、摘下发卡把长裙改成小礼服、脱掉鞋子拎在手里、上台领奖那一幕,更是几乎直接笑出了声。

展锋的目光从江梓蕙身上扫过,而后,长久地停留在乔小桥的身上。若说今天两人各自的打扮,乔小桥的确不如江梓蕙有心机。这身洋装虽然柔婉可人,但并不能凸显她身上的特质。前两天在家里,翻看她过去一年接拍的广告片、平面广告,展锋就发现,这个女人偏爱红色,尤其是一团火一样的艳烈红色。可也不得不承认,乔小桥这个女人,无论容貌气质,还是行事作风,确实比任何人都担得起那一身火红。

今天大概是为了能够成功拿下这份合约,所以才刻意改换了风格?目的是……展锋将目光投向已经尽力在减少存在感的市场部经理,后者低着头缩着脖子,感受到总经理的目光,立刻抬起头,朝他露出一抹讨好中透着绝望的笑容。

展锋哪里不知道手底下这些人平日里的喜好,转眼间就将乔小桥突然改换风格的原因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摸了摸下巴,视线又转向已经略感不安的江梓蕙。

从某个角度来讲,江梓惠确实是个妙人。感觉到办公桌对面投来的目光,她及时露出一抹得宜浅笑,下颏微收,配以今天这身精致典雅的驼色洋装,柔顺的长发使得脸部轮廓更为柔美。她的一举手一投足,微笑的模样,矜持优雅的坐姿,甚至刚刚选择咖啡的口味,无不昭示着她当下绝对的自信和对枫国这个case的势在必得。

展锋的食指在桌沿上快速敲了两下,开口道:“两个问题。”

江梓蕙眨了眨眼睛:“展总请说。”

展锋说:“为什么想要争取这份合约?”

江梓蕙习惯性地微微歪头,这个动作会凸显她比右边更为完美的左侧脸颊,而慢动作扇动睫毛的样子,则显得无辜又灵动。江梓蕙思考片刻,慢声细语地答道:“我看过贵酒店提出的几点要求,包括代言人的形象、学历、经历等,我也跟我们公司负责接洽的经理谈过,还有我的经纪人Amy,他们都非常看好我。这更加坚定了我对自己的信心,我觉得,我是目前为止,最适合拿下这份合约的人选。”

“那如果由你来挑选宣传片男主角,你觉得谁最合适?”

江梓蕙腼腆一笑:“这个……自然要看展总及贵酒店的需求和意向。不过,如果展总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忙问一下公司里平常负责这一块的工作人员,相信至少能为展总提供几个不错的参考对象。”

展锋将目光投向乔小桥:“请乔小姐来回答一下这两个问题。”他看着她的目光,好像两人在此次之前没有任何交集。

而乔小桥此时微笑着看向展锋的神情,仿佛前不久只有她一个人搭乘那部电梯,眼前这个人更是第一次见到。此时,面前的这个男人,只是她的面试官,以及未来有可能成为她合作对象的大老板,其余的她都可以做暂时选择性遗忘。

乔小桥先前一直是靠在椅背上的,此时略微坐直身体,开口道:“贵酒店提出的条件很诱人,而我目前正好非常需要这样一份合约。另外,尽管就我个人条件而言,一些细节问题与之前祝经理提出的要求不尽相符,但我和我的经纪人一致认为,作为演员,最首要的不是外貌条件,而是专业素质,以及勇于迎接挑战的决心。刚好这两点我都具备,所以今天来,就是希望能够争取到一个让我施展所长的机会。我有信心,不会令贵酒店失望。”乔小桥顿了顿,又说,“至于男主角的人选,请容我说一句冒昧的话,既然是为展总自己的酒店做宣传片,而且女主角已经决定从演艺圈里挑选,那么男主角还是从酒店自己人当中挑选一位各方面条件符合的,这样比较具有说服力和宣传效果。”

“哦?”展锋双手十指交叉,目光闪烁,“那乔小姐认为,我们酒店哪位工作人员,最能胜任?”

乔小桥直言不讳:“就是展先生您本人。”

“我想听一听你的理由。”

乔小桥平静地仿佛在叙述一个与己无关的陌生人:“展总外形出众,身居高位,而且此前从来没有参演过任何影视作品,卖点很足。”

展锋活了快三十年,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像评估产品价值一样,把自己如此这般品头论足一番。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丫头说的,句句都在点子上,并且,句句切中他的心意。

几乎就在转瞬之间,展锋已经做出决定:“江小姐——”

展锋站起身,江梓蕙也连忙不失优雅气度地跟着站起来,朝向展锋伸出的右手,轻轻放上自己的右手。望进那双黢黑眸子的瞬间,江梓蕙有了一瞬间的失神,心脏也疯狂地鼓噪起来,江梓蕙不禁屏住呼吸:“展先生……”

那一句“合作愉快”的客套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听展锋用低醇的嗓音略带遗憾地说道:“很抱歉,江小姐,希望以后能有机会与你合作。”

江梓蕙一怔,反应过来展锋话里的意思之后,脸上原本因为激动和羞涩而染上的红晕,在下一秒钟悉数褪去,那双动人的翦水秋瞳,也在瞬间罩上一层薄薄的雾气。

展锋却在说完话之后就放了手,转而看向依旧老老实实坐在椅子上的笨女人,嘴角微翘:“乔小姐?”

后方的沙发上,李韵韵朝坐在沙发另一边的Amy微笑着点了点头,轻声道了句:“承让。”而后无视对方发黑的脸色,举步走到乔小桥身边,代表她与展锋握了握手:“展总,谢谢您把这个机会留给星辉娱乐,我谨代表唐总和小桥谢谢您!小桥她一定不会令您失望的!”

展锋回握了李韵韵的手,又很快松开。随后,颇有些意味深长地瞟了乔小桥一眼,微微一笑道:“希望如此。”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阅读体验更流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