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夫是太子在线阅读

我的姐夫是太子

上山打老虎额

历史 / 两宋元明 · 51.2万字

7.4分 51人评分

明朝永乐年间。
张安世不学无术,罪恶滔天。
他的姐夫是太子?噢,那没事了!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我的姐夫是太子

大明永乐二年。

黄昏将近,坐落于南京城钟山脚下旳紫禁城却已是灯火如昼。

连绵的琉璃屋脊宛如长龙,一直延伸至紫禁城一角的东宫。

东宫的院落起伏,此时却有人急得要跺脚,口里叫着:“站住,站住……”

说话的人气喘吁吁,脸都白了,他穿着衮服,衮服上绣着九章花纹,却因这衮服袖摆太长,跑动起来倒让他更显笨拙狼狈。

此时,那前头跑的人从月洞探出了脑袋来,却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

这少年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道:“姐夫若不打我,我便不跑。”

于是,那在后头追赶得气喘吁吁的人刹那间火冒三丈,咬牙切齿地道:“子不教,父之过,今日若不狠狠教训你,明日你岂不还要上房揭瓦?”

少年便立即高声道:“可你不是我爹啊。”

那穿着衮服的人顾不上斯文了,瞪大着眼睛高声道:“长兄如父。”

“也不是莪兄……”

于是穿着衮服的人又大喝道:“我是你姐夫!”

这少年显然还想辩解。

而此时,沿着月洞的墙壁,几个蹑手蹑脚的宦官趁着这少年在隔空对话的功夫,却是冷不防地到了少年的身后,其中一个如恶狗扑食一般,一把将少年拽住,口里惊喜地道:“殿下,太子殿下,人拿住了,拿住了。”

他这么一喊,少年便想挣扎,奈何其他宦官已一股脑地冲了上来,这个拽胳膊,那个抱腿,就像磁铁一般,生生将少年拽得动弹不得。

那被叫做太子的衮服之人,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道:“不要伤他!”

太子这才想起了仪容,背着手,变得气定神闲起来,慢慢地踱步上前。

少年口里则甚不服气地叫道:“你们偷袭,混账东西,回头我收拾你们。”

似乎还不解恨,一面继续挣扎一面道:“阿姐,阿姐,救命啊!”

等那太子艴然不悦地走到了跟前。

少年已是被几个宦官拽得筋疲力尽,太子身材高大,且身体有些肥胖,犹如一堵墙一样堵在了少年的面前。

少年这时脑袋啪的耷下,生脆地道:“姐夫,我错啦!”

太子本来还气势汹汹,骤然脸色微微温和一些,声调也明显平和了不少:“错在哪里?”

“我不该打人。”

“下次还敢吗?”

少年认怂道:“下次……再不敢了。”

太子挥挥手,宦官们退下,才又道:“去书斋说。”

眼前的这个太子,正是当朝太子殿下朱高炽。

而这个少年,则是太子妃张氏的同母弟张安世。

张安世的父亲死于永乐皇帝靖难的战争之中,所以疏于管教,又因为他的姐夫朱高炽是个和善的人,因此在这南京城,张安世小小年纪,已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了。

今日张安世又打了人,被东宫的属官状告到了太子朱高炽的面前,朱高炽勃然大怒,本是打算好好收拾这小舅子一番。

可最终他又心软了,虽然看着这小子就来气,等到了书斋里,落座之后,怒气就消散了一大半,却先叹一口气道:“你小小年纪就这般爱胡闹,是本宫的过失啊。给我坐下。”

“哦。”张安世不怕朱高炽,不过现在姐夫勃然大怒,他还是老老实实地跪坐在一侧,摆出一副乖巧的样子。

来到这个世界已有半年了,起初的时候,张安世震惊、惶恐、不安,可慢慢的……他开始融入这个时代,当然最重要的是……在这个世上,他有眼前这个太子姐夫和太子妃姐姐的关爱。

此时,朱高炽瞥了一眼,见他突然安份老实了,嘘了口气:“你为何打人?”

“那人卖假药,我戳破了他。”张安世说到这里,便学着那药商的口气扯着嗓子道:“然后他便对我说:年轻人话不可乱说,如若不然,你要吃亏的。“

张安世耸耸肩,露出无奈的样子,继续道:“我看他这样说,于是只好打他了。”

朱高炽:“……”

朱高炽脸抽了抽,最后板着脸道:“君子和气,小人斗气。世上有再不平的事,也不可……”

张安世立即道:“我知错了。”

“我还没说完,你别打岔。”

“啊……那姐夫慢慢说。”

朱高炽张口:“你是皇亲国戚,就更不能和人厮斗,如若不然,体统何在呢?你姐姐惯着你,可本宫是太子,怎么能纵容你?”

说着,朱高炽压低了一些声音:“何况宫中耳目众多,你又不争气,你可知道……父皇前些日子……还听了你的事……”

张安世心里说,当今皇帝朱棣不也是一个狠人吗?自己的侄子朱允文都照砍不误,我这是以他为榜样啊。

不过………自己的名声已经这么坏了吗,居然上达天听了?

这不禁让张安世担心起来。

要知道,当今皇帝有三个儿子,他的姐夫虽然是太子,可皇帝却更喜欢汉王朱高煦。

可这能怪他吗?他自从穿越来这个世上,绝大多数时候还是老实本分的,也就昨日打了一个卖假药的商贩。

而他恶名昭彰,一方面是身体原来的主人不是什么好鸟,另一方面,怕是有人故意在皇帝的面前进谗言的缘故。

看着姐夫朱高炽忧心忡忡的样子,张安世心里一咯噔,不成,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我要重新做人,洗心革面,争取给人留下一个好印象。

朱高炽这时才道:“好了,下不为例。”

“噢。”张安世老老实实地点头。

“饿了吧?”

张安世摇摇头。

朱高炽跪坐着,见张安世委屈巴巴的样子……他憨厚的脸上,沉吟片刻,才突然自言自语地道:“那几个伴伴没有伤着你吧?”

张安世摇摇头:“还好,就是胳膊有些疼。”

朱高炽道:“待会儿责罚他们,给你出出气。”

站在一旁道宦官身子微微一颤,错愕地微微抬头,又忙垂首下去。

朱高炽又让张安世跪坐自己一旁,随即用手抚摸着张安世的背,叹道:“你太糊涂啦,我虽是太子,可父皇对我并不满意,正因为如此,我位居东宫,却更要谨言慎行。安世,以后再不可胡闹了,万幸你阿姐还不知道此事,不然……”

张安世两世为人,一下子便明白了朱高炽的心思。

他现在是皇亲,却恶名昭彰,永乐皇帝对太子不满意,若是再有人拿他这个太子的小舅子的恶行到永乐皇帝面前添油加醋,对太子就大为不利了。

张安世能在这个世界慢慢适应,平日里多亏了太子姐夫的关照和厚爱。朱高炽未必是老实人,但是对他这个妻弟却是没话说的。

于是张安世立即振振有词地道:“姐夫放心,我决定啦,从明日起,我重新做人,以后再不让人说我恶贯满盈。”

朱高炽莞尔,只亲昵地抚着张安世的背:“你有此心便好。”

显然对于张安世的赌咒发誓,他是不相信的。

对此,张安世愤愤不平,这点信用都没有吗?

被朱高炽抓着,又教育了一番为人处事的道理,张安世这才被放出了东宫。

一出东宫,张安世立即像是出笼的鸟儿。

而在东宫外头,却早有人翘首以盼了,这人青衣小帽的打扮,一见张安世出来,立即迎了上来,打躬作揖道:“公子,公子没受罚吧?”

“受罚,受什么罚?姐夫爱我还来不及。“张安世一脸得意洋洋地看着自己的小厮张三,这辈子有这么一个姐夫,倒也没白来这一遭。

将来姐夫还要做皇帝呢!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