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皇后:步步陷情在线阅读
会员

绝世皇后:步步陷情

霜染雪衣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41.2万字

步步为营,是为了谁做嫁衣?
心心算计,为何算不过自己的心?
她为暗杀营的杀手,奉苏太后之命代昭阳公主嫁往别国,只为倾覆他的国;
不曾想这场任务中,她一步步陷入了他用温柔织就的情网;
初见,繁华的街市上,她为躲避追兵而跳上了他的马,提出让他策马以甩掉她身后追兵的条件,“什么条件,你才能让你的马跑起来甩掉追我的人?”
“记住你欠我的”语气轻挑,噪音却是极好听,似山涧流水般的悦耳。
他策马疾驰,甩开追兵,提出的条件却是,“你的名字?”
碧落街,姻缘会上,他为她点燃一星空的烟花,她的心开始沦陷而不自知;
本以为不会再相见,冥冥中却早有安排,再一次的相见时,他成了她的夫君,她成了他的皇后;
月色风华绝代,月色般绝世容颜如他。当他的眼眸在深情凝望她时,她明白他是她逃不开的诱惑;
津山悬崖上,他为她纵身一跳。
死里逃生后,他说:“无论碧落还是黄泉,只要有你在,走一遭又何妨?”为了这句话,她甘愿抛却杀手的身份,生死追随于他;
只是宫阙深深,算计层层,她始终算不了他的心,最终情伤累累的她以一杯假死药远离了宫阙,远离了他;
本不欲再靠近宫廷靠近情爱,奈何却阴差阳错回到故国被人设计再入宫门,陷入苏太后的另一个阴谋中;
她离去后,他方知自己对她的爱早已融入了骨血,最终为再度得到她,他为她散尽后宫,用温柔与深情再次朝她洒下情网;
千帆过尽,他做到了誓不负她。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昭阳失踪

愁云惨淡的灰色天空笼罩着满是断尸残骸的沙场,风吹过,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在四周散开。

此处充满血腥的地方是黄泉坡。

洛国和云国的军队之前在此交战,战后,地上尸体遍布,鲜红的血染红了黄泉坡的每一棵草和每一寸土。

放眼望去,满目疮痍。

成千上万的尸体皆是倒在地上,唯有一具尸体是站立着的,他的一只手上握的剑至死未松开,插在地上,撑起了欲倒下的身躯,另一只手拿着红布,红布在风中凄凉的飞扬。他的双目没有闭上,目光柔和看向远方。那具站立的尸体浑身上下除了双目外都插满了箭羽,血肉模糊,死状凄惨,正是万箭穿心而死。

“浔哥哥。”楚素凄厉的喊道。她策马赶到黄泉坡,看到的就是眼前的肃杀凄凉的景象。当看到浑身被刺满箭羽的江浔站在一推残尸中温柔看她时,泪,再也不可遏制的流下。

江浔此时脸上也插有箭,面容难辨,但楚素远远看到了那站立的身影后还是立即认出了他,那是她朝思暮想的人啊。

楚素跳下马,踉跄踩在血水中,血水四溅,溅在她一身白衣上,白衣开出了一朵朵妖娆的曼珠沙华。脚下一软跌在血水中,顿时,血染透了一身如雪白衣。

“浔哥哥。”楚素伸出一只手颤抖的想去抚摸那张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脸,但他脸上插满了箭,她触摸不到。注意到江浔手中捏的红布,楚素把它取下,缓缓展开一看,那是块绣着的鸳鸯戏水的红布,正是江浔在与她的洞房花烛夜里从她头上取下的红盖头。

“啊……”天地间回旋女子撕心裂肺的的哀嚎声。

生同衾,死同穴。

曾的君一诺:碧落黄泉不负卿。

如今妾亦愿:碧落黄泉,誓死与君相随。

“浔哥哥,我来陪你了。”

倾盆的大雨落下,那是灰色的天空落下的哀伤与寂然。

一身血衣的楚素如飞蛾扑火般抱住江浔,插在江浔身上的箭也插入了她的肉体,嘴角流下哀绝的血时,她,笑了。

雨幕中,两人在天地间形成了一幅凄美的画卷。

此时,有震破天地的铁蹄声传来。

“楚素!”云夜在雨中乘着铁蹄而来,身后的千军万马被他甩出一段距离。

苏复带领千军万马追上云夜时,他看到了他的主子,云国的帝王,跌倒在一堆死尸上。他从未见过纵横沙场的主子有过这么狼狈的样子,抬眼,看到乱尸中一身血衣的女子抱住浑身插满了箭的男子时,苏复震惊的难以呼吸。

滚滚铁蹄声不断,苏复看见对面远处的人影由点成线最后成面,也是成千上万的兵马赶来黄泉坡。苏复握紧手中的剑,蓄势待发。对面的兵马近前时,发现领头的是洛国的帝王沈玄风。

沈玄风停在对面按兵不动,苏复没有云夜的命令也是守在原地。

两军对立,两军的主将却丝毫没有要战的意思,两军将士疑惑不解。

云夜从死尸堆爬起,上前残忍的把楚素和江浔分开,抱起浑身是血的楚素,俊美无匹的脸淡漠,威严道:“传军医。”

沈玄风坐在马上,一动不动,遥望远方,目光却空茫,思绪陷入了沉思:云夜,我和你是不是错了……

热闹不绝的集市上,酒肆茶馆的笙旗招摇,各类小摊小贩叫卖声不绝于耳。有卖胭脂水粉的,有卖字画的,有卖瓜果的……

一摊字画前,立着一个着白色衣袍的年轻男子。男子那长及腰间的墨发以一条白色绸带束住,微风拂过,绸带随几缕发丝扬起纠缠,细长的眉弯出柔和的弧度,眼眸清亮不染尘埃,肤质细腻白皙如出生婴孩般的娇嫩。

这是个从画卷中走出来的男子,卖字画的老板在看到他的第一眼时认为,淡然秀雅,宛若一株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

“公子,画拿反了。”

年轻男子拿起一幅画看了好一会儿,却觉察不到自个把画拿反了,卖字画的老板见此忍不住出声提醒他。

“喂,你,有没有看见过画上的人。”两个士兵模样的人,他们其中一人手里拿了一幅画像,随手抓住一个路人便指着画像里的人问道。

“没,没,小人没见过。”突然被拦住去路的那名路人慌张道。

像这两个士兵模样拿了一副画像到处问的人在街头巷尾随处可见,他们手中的那幅画上画的是一个华服女子,是昭阳公主画像,不过那画师笔墨显然是太不行了,与画上相似的女子在大街上就能找出好几个。

昭阳公主是来自云国的公主,一个多月前由云国前来洛国的和亲公主。公主长途跋涉,舟车劳顿,于昨夜亥时到落国皇城内的驿站停歇,然而今晨驿站里就传出了昭阳公主失踪的消息。

云国昭阳公主在洛国的皇城,天子的脚下失踪了!此事非同小可,驿站内接待昭阳公主的相关官员全因玩忽职守护驾不周而遭到了牢狱之灾。朝中迅速下发皇榜贴满全国各处,派出三千御林军在皇城各处寻找昭阳公主。

昭阳公主在皇城内的驿站失踪,这如何向云国交代?

洛国兵强马壮,云国天下首富,两国地理位置相邻且两国实力相当,曾经对战将近一年一直相持不下,谁也讨不着谁的便宜,只会更进一步削弱自身的实力,到时候反倒让两国周边望风而动的小国有机可乘,于是双方不约而同休战。休战后的一年内两国关系一直处于僵硬的状态,两国一年内无使者往来,战乱随时都有可能再发生。

洛国轩历二年春,云皇亲自前来洛国求娶长公主沈月华以促进两国友好情谊,洛皇欣然允之。两国的联姻打破了两国僵硬的关系,两国边境百姓暂且不必担心受战乱之苦。在长公主沈月华出嫁时两国百姓普天同庆。

洛国长公主沈月华初嫁入云国即被封为云国的皇后,足见云皇对两国关系友好的极其重视。

同年冬,洛皇派出使者求娶云国公主以更好的巩固两国关系,云皇允之并派出昭阳公主前去洛国和亲。然而两国两次的联姻从表面上看两国之间的关系真的有所缓和,实际上却还是暗潮汹涌。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