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门CP正在悄悄上分中在线阅读
免费

冷门CP正在悄悄上分中

草绿大白

现代言情 / 娱乐明星 · 63.8万字

姜辞在某音乐晚会的后台嘲讽当今剧圈顶流是老油条,不巧被更衣室打瞌睡的老油条听见。尴尬。
姜辞临危受命给真人秀导演朋友临时救场,同行嘉宾里碰到老油条。尴尬。
姜辞主动给老油条道歉,道歉全程还被直播出去了。尴尬。
姜辞决定还是离老油条远远的,可是为什么老油条总是找她聊剧本?
池木景在后台睡觉的时候听到自己被人直接称呼“老油条”,说他坏话的人多了,他不在乎。直到看到姜辞,才知道什么叫有缘千里来相会。考虑自己要不要在意一下?
池木景帮忙录制真人秀又看到姜辞,才知道七年前短暂的相识早已经情根深种。考虑要不要帮她想起一些事?
池木景发起主动找理由与她吃饭,聊剧本,很认真的考虑要不要追她?
姜辞:闭关,写剧本,搞奖项!
池木景:你记不记得七年前,我当过你小弟?
姜辞愣了一下:跟组,搞剧本,搞奖项!
池木景:你到底记不记得,你每次睡着是谁抱你回去的?
姜辞又愣一下:开会,选演员,搞奖项!
池木景:老大,你不会是忘记我了?
姜辞忍无可忍扔出一个剧本:老大我给你个视帝当当,别烦我!
无数次入围想要获得最高奖项的高产高质的剧圈编剧×无数次入围想要获得最高荣誉的爱豆转演员的实力顶流

目录

第1章 尴尬的初见

电视上正在直播一年一度的“年中音乐盛典”。

“年中音乐盛典”是总结上一年年中到这一年年中歌曲的音乐舞台,盛典上会颁布十大热门金曲和十大口碑金曲,获奖歌手会来此献唱。同时也会有不少刚刚发布新歌的歌手或者其他歌手来此表演。

“年中音乐盛典”于2019年的6月27日首播到至今已经是第三个年头,随着偶像爱豆的人才辈出还有网络传播的快捷化,年中音乐盛典已然成为每年年中歌手们与粉丝们相约的盛会。

现在正在进行的是上半场十大热门歌曲的颁奖和歌手们的亮相。他们是各音乐平台从去年中到今年年中的发新歌的歌手中,各项数据排名第一的歌手,其中不缺乏流量歌手以及选秀出身歌手也有网络热歌歌手。

后台的某个暂时空下来的化妆间里。

姜辞喝着自己买来的奶茶,对电视屏幕上获奖的歌手依次看过去:“这些人的歌,我都没听过。”

别说没听过歌曲,甚至站在台上的年轻人她都不认识。姜辞自认是追星老粉、娱乐圈八卦爱好者,现在竟然谁也不认识,开始自我怀疑难道是自己落后了?

温文嘬了一口奶茶里的珍珠:“你老人家闭关半年,这些都是新歌你没听过很正常。”

姜辞摇头:“不,我家小宝贝上个月出的新歌我就听了。”

追星老粉姜辞有两个追的明星,一位出道五年的本命宋延,一位是年初出道的新墙头宁统轩,是她的宋大宝贝和宁小宝贝。她现在口中说的小宝贝就是宁统轩,四人少年摇滚乐队“暴躁椰奶”中的成员贝斯手。

温文点头说:“他们的新歌我听了确实不错。不出意外,今年年末的音乐盛典颁奖礼上,最佳乐队和最佳新人没跑了。”

“是吧是吧是吧。”姜辞为此骄傲:“我家小宝贝最厉害!不不不!是椰奶的四个小宝贝都厉害。”

温文:“看不出来还是个团粉。”

姜辞义正言辞:“是团粉偏宁宝贝。”

温文又嗦了一口奶茶里的珍珠:“也就你们粉丝跟着疯狂。”

温文,综艺的小导演。她所在的制作团队正是负责这次“年中音乐盛典”的筹备工作,现在晚会正在直播,她可以暂时闲下来有时间找个地方休息一下,顺便把追星大粉姜辞安置在这。

姜辞黑着脸:“你们做导演的说话都这么直吗?”

温文双手一摊:“这是现状。”

姜辞继续黑脸:“那也不准说我的宁宝贝!”

温文:“……”

电视上上半场直播结束,电视画面上开始播出接下来出场嘉宾的介绍VCR。姜辞看着电视上闪过“暴躁椰奶”的名字,立刻兴奋起来:“来了,我的宝贝来了。”

温文翻了一个白眼:“你小宝贝的公司把我们给鸽了。”

姜辞好奇:“你的节目请过椰奶?”

温文想想就不悦:“有一个访谈请的你小宝贝公司的女团。人家嫌弃我们的访谈太小。”

姜辞立刻维护我方爱豆:“好好说话,什么叫我的宝贝把你们鸽了?要鸽也是他所在的公司鸽了你们,跟我家小宝贝有什么关系?赶紧把话收回去,让别人听到肯定编成黑料,黑我的宝贝了。”

温文又翻了一个白眼:“你就知道你家宝贝。”

姜辞立刻接话:“我还知道我大本命。”

姜辞的本命宋延是一位年轻的歌手、演员,TEEN男团出身,出道五年发过专辑,上过综艺,获过奖项,还出演过两个公司自制剧,可惜一直不温不火,成团不到四年被迫解散,宋延换了专业的影视公司得到力捧,今年出演了现在正在热播的现代网剧《无华之城》里的男二角色,获得不少的人气,他在剧中的副CP线圈了一波粉丝,现在很受欢迎。

温文:“你就是做编剧的,你应该清楚,圈粉的不是他宋延,是他在剧里的男二人设。”

姜辞否认:“他刚出道的时候我就喜欢他,与人设无关,我可死忠粉!再说《无华之城》这部剧,明明男二的人设比男主的人设好太多,男主却要比他火。”

温文:“凭心而论眼男一的池木景的演技确实比宋延好出一大截。他去年的电视剧大赏网剧最佳男主剧不是白拿的。同样都是偶像转演员,宋延的未来要是有池木景一半顺利可就要烧高香了。”

池木景,十七岁男团C.R.Y出道,出道既巅峰。在偶像团体不受待见的年代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国内外大奖拿到手软。出道第六年C.R.Y四位成员各自转型发展,池木景转型做演员,拍摄的第一部戏就是颇受好评的古装权谋大戏《凤声鸣》,他饰演的是一位从少年时期成长到中年时期的权臣角色,虽然是个配角,可是《凤声鸣》是一部爆剧口碑收视双丰收,他也因此得到很多演技粉丝以及影视公式的青睐,算是成功转型,业内给予极高的评价,送过来的剧本更是目不暇接。

池木景很在意自己的转型,拒绝了很多请他演男主的剧本,直接扎根各种大型戏剧剧组,哪怕是个小配角他都虚心请教,这才有了转型六年时间的演技打磨。直到去年才担任男主独挑大梁出演《梦知少年事》,年末获得“电视剧大赏网剧部门的最佳男主角”的奖项。

池木景并没有放弃音乐。每一年他都会出一首回馈粉丝的歌曲,并且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影视,音乐,综艺,时尚领域更是全面开花。

六年唱跳男团天下知,六年打磨演技凤凰鸣。

这是池木景粉丝打的口号,今年是池木景迈入演艺生涯的第十三年,依旧是站在顶峰,不仅是圈内的一个传奇,也是很多偶像后辈效仿和学习的对象。也就是池木景为人低调转型做实力派的艺人,不喜欢宣传和炒作,不然现在快餐式流量当道的时代里,火爆流量巅峰之上必有他的名字。

不,确切的说,爆火的巅峰他已经站过,名字早就刻在当下很多年轻艺人望尘莫及的位置上。

姜辞对池木景颇有了解。毕竟自己年少的时候也对他所在的团体有过好感,专辑和海报没少入手。更何况,混爱豆粉圈的谁不知道C.R.Y的光辉事迹。

可是当时是当时,现在是现在。

姜辞现在的眼中只有宋延,她不服气:“我们延延才出道多久,怎么跟那个老油条比。”

没错,池木景就是老油条!都三十了!还油光水滑的嫩!

温文扑哧笑出声:“我告诉你,今天晚上可有池木景的演出,这可是主办方特意请来的贵宾。你可别让粉丝听见你说池木景是老油条,不然分分钟撕了你。”

池粉跟正主一样岁月静好,若是池粉急了眼发挥十多年积攒的战斗力,别家的粉丝根本不够打的。

温文替池木景说话:“人家虽然出道十三年,可是人家是十七岁出道。三十岁正是黄金年龄。”

姜辞拼命维护我方本命:“我们宋宝贝才二十四岁,年轻貌美。”

温文实话实说:“池木景的颜值放在现在也是够打一片江山。年轻?可是谁能架得住池木景长的嫩,那小脸多精致啊。”

姜辞嘶了一声:“你处处维护池木景,你跟他很熟吗?”

温文喝着奶茶:“见过几次,我下一个综艺里请到了他,我得维护一下我请来的嘉宾。”

哐的一声,门被从外面推开,进来一个戴眼镜的男生。男生没想到屋子里还有人非常不好意思的道歉:“不好意思打扰了。”

温文是节目组导演,团体的所有人她都认识,看着来人眼生又想起最近各家私生粉猖獗担心进来的是极端粉丝,下意识将姜辞挡在身后:“你哪位?”

男生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岁,戴着眼镜看上去十分斯文腼腆,他不好意思推着眼睛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找我家艺人,还有十分钟他就要上台了。”

温文:“你家艺人是谁?”

男生:“我家艺人——”

“阿正。”

化妆间里有几个临时搭建的帐子是供台上的舞蹈演员换衣服用的换衣间,这时候从传来低沉沙哑的声音,把一直在这里的姜辞和温文都吓了一跳。

这还有人?这次轮到不信神佛鬼魂的姜辞挡在信鬼神的温文前面。

最里面的换衣间动了一下,一只黑色衬衫包裹着的手臂从里面伸出来,角度明显是伸懒腰的动作:“我在这。”

声音不仅低沉还慵懒。

方正赶紧抱着演出外套跑进来:“景哥你怎么在这睡觉。”

景哥?

温文如临大敌,她清楚记得今天的所有演出嘉宾的名字,能叫景哥的除了池木景没别人。糟糕,她们刚刚可是背后议论了池木景。

姜辞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可是看到池木景从换衣间出来瞬间汗毛树立。哪怕是化着精致的舞台妆发,都掩盖不了他本来的样子。

好家伙,池木景,她大本命剧里的男主,她刚刚在偷着调侃鄙视说他是“老油条”的池大演员。

方正赶紧给池木景穿上外套:“哥呀,下两个节目后就是咱的了,不能耽误。”

“知道了。”池木景一边慵懒地穿着外套一边看着刚刚说自己的两个人。其中一个他眼熟,这台晚会的导演之一,也是他参加下一个综艺的导演团队中的工作人员,见过几次。

另一个站在温文前面仿佛如临大敌的人——

池木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池木景昨晚从剧组杀青连夜转机到了现场,连轴彩排没有休息,好不容易趁着直播的时候找个地方小睡一下,却不成想听到她们的对话。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趣事,能被一个综艺导演和编剧谈论,总之算是件还可以的事吧。

姜辞尴尬到极点不知道怎么收场,就看见池木景向自己这边走来,两人目光相对,莫名的谁也不想先躲开,直到池木景需要转弯出门,才率先离开视线。

温文这个见风使舵的家伙立刻附和:“池老师加油啊!”

池木景礼貌性的点了一下头,目光再次落在姜辞身上,只有一瞬。

姜辞更尴尬了,在池木景眼中看到了微微的笑意。就好像自己做错事被正主抓了个正着的嘲讽。

丢人!丢大人了!

待到正主离开后,姜辞抱着双臂回头看着一脸谄媚的温文,嘶了一声:“你刚才的脸变得真快啊。”

温文摊手:“没办法,谁让我这个小小综艺导演要靠这些大人们吃饭呢!”

姜辞:“你刚刚可是说他了。”

温文:“我刚才那是维护,说他是老油条的人是你。”

“……”姜辞气温文的背叛:“你卖我的时候真是连眼睛都不眨!”

温文做了个鬼脸,看时间需要去前场,她拿起奶茶杯嘱咐:“你乖乖待在这里,一会儿我们一起回家。”

姜辞生气:“我不去。”

温文安抚小气包:“别生气,回去给你点炸鸡吃。”

姜辞不消气:“不吃。”

温文威胁:“你不去我就告诉老许,说你不听她的话不跟我回家,让她远在千里之外还要担心你,半夜打电话教育你个狗血淋头。”

姜辞最怕许心乐,立刻被温文威胁住了。

温文最后嘱咐:“真的别乱走,小心这里的的粉丝,很凶的,尤其是池粉。”

说完,温文开门离开。

姜辞被威胁的无话可说,只能盯着电视屏幕,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

电视上正好是池木景的舞台亮相,他唱了自己几年前的solo专辑曲目,手持麦难得的舞台真唱,唱跳俱佳,老偶像的实力不俗,再配上精致的妆容和恰到好处的舞台打光,是真儿真儿的视觉享受。

可是姜辞没有好心情欣赏舞台,猜测导播和灯光师一定是他的粉丝,不然搞那么多绝美镜头做什么?希望她的宁宝贝登场的时候也有这么好的导播。

-------------------------------------

姜辞,坚持不懈治疗自己嗜睡症的半康复者,病情最严重的时候是毫无预兆倒在大马路上睡着了。她的朋友不多,一个是刚刚提到的温文,另一个就是她的编剧工作室合伙人许心乐。她们都是知道姜辞病情的人,对姜辞保护有加,在病情易复发的季节,她俩不敢让姜辞独自一人。

温文是姜辞小一届的学妹,是学校的一个交流会上认识的,发展成好友。

姜辞与许心乐是大学同学,毕业后一直稳定联系。在姜辞成功卖出自己的第一个剧本的时候,许心乐毅然决然辞掉自己公务员的工作,两人共同创业开办了南北编剧工作室。从此二人过上了姜辞主内。握着笔杆子窝在工作室写剧本,许心乐主外,带着一张利嘴出门大杀四方的生活。

姜辞大学毕业后成为编剧,出道五年,第一年的就凭借自己的处女作《欢喜罗曼史》一战成名。出道便入围了“电视剧大赏”和“中国电视金拾奖”的最佳编剧,虽然没有获奖,但对一个新人编剧来说已经是个很高的起点。随后,姜辞的编剧之路一帆风顺。

第二年因为改编剧《墨女记》提名“电视剧大赏最佳编剧(改编)奖”,第三年凭借改编剧《梦瑶》获得“电视剧大赏最佳编剧(改编)奖”,成为该电视剧奖项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编剧获奖者。

第四年和第五年她跟着前辈老师共同参与联合创作完成了现象级大爆热剧《老屋新事》,获得年度最高的热度和口碑,入围了最高奖项“金拾奖最优秀编剧”。虽然她并未获奖,但是该剧一举拿下当年电视剧大奖桂冠,由她推荐的男女主角更是被送上视帝视后的位置上。

出道五年,四部作品,姜辞高质高量赢得美名,凡是姜辞的剧本都会入围各大奖项,凡是出演姜辞剧本的演员或多或少都会提名奖项或是获奖,姜辞也有了“奖项制造机”的绰号。

从此南北工作室名声大震,找到南北合作的人也越来越多。

因为姜辞作为编剧给剧方推举演员都成功获得奖项的缘故,南北工作室就具有了很灵活的角色选择权。这种权力在姜辞和许心乐眼里不是什么,但是在被动的演员行业中则是非常宝贵的推荐。所以南北工作室虽然年轻,可是已经成为很多演员工作室眼里的香饽饽。

姜辞闭关半年刚刚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校园悬疑电影《当同桌发疯时》,这是她在大学期间就构思很多年的剧本。姜辞非常有信心它能得到一个好成绩。很多影视公司及演员工作室都对这个剧本非常感兴趣,许心乐则决定亲自出马去与这些公司聊聊,一定要给姜辞的新剧本挑一个好的“婆家”。

她这一走可能就是半个多月的时间。

许心乐出差之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一直操心的姜辞,怕她出现意外,所以为了自己安心,她紧急把姜辞连人带行李箱送到温文所在的盛典活动现场,让温文忙里抽空安排一下。

温文在这方面一直都是挺许心乐的,所以盛典活动一结束,她就带着姜辞和她的小绿行李箱来到了她家里。

姜辞已经对温文的家驾轻就熟,熟练的找到自己的专属拖鞋,拉着行李箱去到房间,趴在床上想要装死。看着已经过凌晨三点的时间,起身准备去洗漱睡觉,刚出房门就看见温文已经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连脸都来不及洗。

已经连续几天几夜都没睡好觉的温文回到家的那一刻就已经坚持不下去,姜辞去房间里拿出一个薄毯盖在她身上,为她感到辛苦。

有些人是靠着薪资坚持工作,有些人因为一点点热爱坚持自己的工作。温文就是后者,才华横溢的理工女,一路优秀着完成学业的计算机型学霸,靠着一腔热血和不怕死的精神,硬生生地成功挤到综艺导演的圈子里,又因为能够吃苦积极乐观的精神,成为很多人都喜欢的合作对象。

但是姜辞知道,温文的梦想不是如此,她有她心里最纯洁最不可碰的梦想,现在的一切都是在为她坚持的梦想在努力。

-------------------------------------

九点多的太阳就已经开始磨人。

姜辞是在一阵喧闹中睁开了眼睛。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还有一周我们的综艺就开了,你们现在就给我撂挑子,这不是难为人吗?”温文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姜辞翻身看了一眼手机,睡意朦胧。几天几夜不睡觉,只睡了六个小时还能如此精神的处理工作,温文还真是拼命三娘。

拼命三娘继续生气:“你也不用给我推荐你们同公司的艺人了。”

姜辞打着哈欠打开房门,看到桌上已经送过来的外卖。温三娘这是起了多早,连外卖都点好送到了。

温文看到姜辞醒了招呼她过来吃饭,嘴里还在打仗:“我们要的新生代女演员,不是你们刚出道只拍过宣传片的女新人。你也不用跟我说她很有潜力,她日后红不红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现在不符合我们节目的设定。”

姜辞坐在温文旁边的地毯上,打开外卖一一取出,拿出一次性筷子放在温文前面的碗上,自己开始吃包子。

好吃,还是她最爱的鲜肉包。

温三娘讲道理:“我这也是为了那个女孩好。刚出道就接一个直播类型的真人秀,一个作品都没有,不利于她发展。你也不用跟我说这么多,具体情况你还是找我们总导演说吧。”

电话打完被温文扔到沙发上,气地吃不下饭。

姜辞小心翼翼地将旁边的小米粥推到她的茶几前,哄着她;“别生气,多喝粥滋补养颜。”

温文的气都快把火给点着了:“我就不明白了,她可以不来录节目,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说,反倒是都已经筹备好了临时毁约。当时她是第一个信誓旦旦要来参加节目,场面话说的可好听了。现在人不来,还要硬塞一个,真是给找麻烦。”

姜辞又小心翼翼送了个茶叶蛋:“你不是认识别的艺人吗?要不找别人救场?”

“没事,一周时间我们再想办法。”温文嘴里说着没事,手掌用力的敲碎茶叶蛋,吓地姜辞不敢吭声。

电视上正播着昨天直播的“年中音乐盛典”。

这是温文的习惯,凡是她做过的节目,无论大小,第二天她休息的时候都会复盘。姜辞一边吃着早饭一边又跟着看了一遍,突然听到温文的电话响,她接了一下,紧接着就回去房间简单的换了身衣服准备出门。

“我回去开个会,估计会很晚回来。”姜辞直接扣上帽子出门。

姜辞知道肯定是为了新综艺的事,嘱咐她路上小心按时吃饭,目送她出门。随后,自己拿起遥控器调到了《无华之城》昨天播出的最新一集,画面正好是剧中的男二与女主一段表白的剧情。

姜辞欣慰,还是她的大本命好看。

那个男主池木景跟着“年中音乐盛典”继续唱跳去吧。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