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大人慢点跑在线阅读
免费

权臣大人慢点跑

潘小妮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21.5万字

一个是手握北幕半壁江山的淮阴侯府三小姐,貌可倾城,众星捧月,娇生惯养。
一个是出身寒门靠实力爬入权利中心的朝廷鹰犬权臣,笑里藏刀,手腕狠辣。
却不想……
娇小姐实则心中有丘壑,眉目藏山河。
权臣大人实则讨好卖萌,还撒的一手好娇。
只不过这娇小姐实则也是不好惹的,嫉妒我的美貌家室,想迫害我的,没有一个能善终。
不过为什么每次虐渣计划都进行的这么顺利呢?
权臣大人的笑容阴恻恻,“若不是下官,宁三姑娘怎么可能事事如意。为了姑娘,下官可是煞费苦心呀。”
宁三脊背发凉,人前张牙舞爪恃宠而骄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却看着这鹰犬不禁害怕起来……

目录

第1章 此番秘密

大幕崇元三年,时值初春,皇家围猎场甚是一番热闹景象。

因着今年不同以往,新帝登基第三年,连城王爷第一次从北边入京。

王爷喜欢骑射,新帝便下旨,整个二月都将皇家围猎场开放,任王爷猎玩。

皇家围猎场占地颇丰,山川流水,樟林沟壑,景致甚全。

猎场中更有行宫林立,大大小小十几座靠山而建。

行宫中还有一座引入了地下温泉,依着这泉子,建了个颇为豪华的汤泉殿。

料峭春风,南雁北飞,猎场的熊都出了洞,正是欢/好的时节。

年轻的皇帝领着朝中新贵旧臣一同来,略显无聊些。

太后懿旨,此番春/光不可浪费。

皇后便借这引子给朝中五品以上官员夫人下了帖子,可携家中女眷一同前来。

个中深意,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世家联姻的好机会。

这日已经是春猎第八日,宁寒溪晨起有些乏累,也不知是否夜里吹了冷风,此时只觉颈后酸疼。

淮阴侯府占了一座殿,她晨起要到母亲淮阴侯府夫人房里请安。

从自己房里到母亲房里不过几步路,却有些烦闷。

侯府夫人萧氏今年不过四十岁,在正房坐着,穿了一身靛蓝褙子,行宫穿戴从简,却也戴着祖母绿的翡翠头面,端的是沉稳华贵。

萧氏见她神色仄仄,忙问道:“快坐下,可是夜里没睡好?”

宁寒溪十六岁年纪,长相柔美,身量纤纤,最引人注意的是一双鹿一般的眼睛,在巴掌大的小脸上甚为夺目。

听闻萧氏询问,宁寒溪身边的丫鬟知恩道:“回夫人,姑娘晨起便有些犯头风,奴婢已经派人煎上药了,待会儿回去喝一碗许能好些。”

宁寒溪懒懒抬眼,“说了不喝,那药苦的很,我出去透透气便好了。”

萧氏失笑,“平日里吃药非要赖着你二哥要蜜饯子,如今在这围猎场没有蜜饯子便不吃药了?”

淮阴侯府是武将世家,宁寒溪在淮阴侯府长房孩子中是最小的,上边两个又是哥哥,在侯府中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这般的人儿,很难不矫情,至少外人看来是如此。

听萧氏这般说,宁寒溪本来无甚精神的眼珠一转,笑道:“母亲派人去给我买就是,来回不过一日工夫,晚上就买来了。汤记的蜜饯,桃花酥,乳酪,还有什么新鲜的,都买些来。”

萧氏笑骂:“镇日就知道吃,叫外边公子瞧见了,便是喜欢,也怕日后养不起你。”

宁寒溪甚烦萧氏谈及她的婚事,便起身道:“不吃就不吃,我去殿后逛逛。”

“姑娘还是先回去喝药吧,这会子应该煎好了。”知恩提醒道。

“忘不了。”宁寒溪道。

给萧氏行了礼,见两个嫂嫂也从殿外过来,这便往外去。

萧氏拿着帕子在唇角按了按,对丫鬟吩咐道:“知恩,你盯着姑娘务必将药喝了,若是实在不舒服,今日便不要出门去了。”

知恩行礼称是,这才慌忙追上宁寒溪的步子,出了殿去。

大儿媳稀奇道:“三妹妹怎了不舒服?”

萧氏摇头,略显无奈,“被我说烦了罢,随她去。”

两个儿媳上闻言不便多说,这又前行礼,婆媳三人说话不提。

宁寒溪在殿后走了几圈,头疼似乎好些,又觉无聊。

抬头看了看日头,手里一把帛丝团扇转了转,笑道:“陶乐这会该忙完了吧,你去叫她来。”

陶乐是她手帕交,往日里便一同玩。只是陶乐继母待她严苛些,素日都要等继母点头才能出门。

知恩瞧了瞧日头,少不得巳时过半了,心里还惦记着宁寒溪的药。

“姑娘要不先回房把药喝了吧,奴婢这就去唤陶姑娘过来。”

宁寒溪垂眸道:“也成,我回房喝药,你带她去前日我去的泉眼处,那里暖和的很,还种了两棵梧桐树。”

知恩一思量就知道哪里了,遂点头笑道,“姑娘莫要耍滑,定要先喝药的。”

“知道了,去吧。”宁寒溪便往回房的方向去。

知恩见她真的往回走了,便匆匆去寻陶乐。

陶乐住处离帝后主殿偏远,得要走的快些。

宁寒溪手里扇子挡在唇前,回头一看知恩被支走了,自然没有回去乖乖吃药的道理,便自顾往泉眼处走。

这日太阳大,她穿了一身葱白滚胭脂红的罗裙,外裳也是素白,蜀绣海棠滚边,着实贵气。

偏又梳了个坠马髻,两侧垂绦散下,显得人颇有几分慵懒。

泉眼那处她也是前几日四处玩乐意外发现的,在后山隐秘地方。

她与陶乐不喜到处去应酬姑娘夫人们,给萧氏请安之后便躲在这里寻清净。

走了不多时,便到了地方。

这处虽然偏僻,却似乎也是被下人时常修剪洒扫的,杂草几乎没有,时下初春时节尚未见绿,却丝毫不显萧条。

尤其泉眼旁那两株梧桐,虽然刚刚准备抽芽,却仍是高大气派,相傍相依,甚是讨喜。

宁寒溪手里攥着团扇,找了处树根站着,百无聊赖等陶乐过来。

忽的听到不远处有簌簌声,以为是个兔子小鹿之类的活物,刚要探头去寻,却听一人说话。

是个男子声音,低沉有力,浑厚沧桑,“我才一年没见你,不至于这般。”

“你可曾好好数过?”另一人声竟也是个男子。

宁寒溪脊背一凉,探出的半个脑袋缓慢的收了回来。

这声音离自己稍远,也不知为何能听这般清,可能是那两人觉得此处不可能有外人过来,遂也没准备低声说话。

最要命的是两个声音她都很熟悉。

宁寒溪心里惊惧不已,手里的团扇被自己攥紧,骨节有些发白。

“本王每日都数,数不错的。”

“可是一年?”

“一年零三个月十一天。”

男子哼笑一声,“算你有心。”

“我既这般有心,该如何奖我?”

“朕……”

宁寒溪虽早做了准备,心头还是猛跳了一下。

不用去看也知道,那两人是今上与连城王。

今上如今不到三十岁年纪,连城王年纪稍长,却也只有三十,早先便听闻两人是故交,情谊匪浅。

却不想,竟是这般“匪浅”。

还未想太多,又听今上的声音。

“这处梧桐种了十年,长成这样是我意料之外。前几日李奉说这梧桐已有参天之姿,我带你来瞧瞧,赏你如何?”

连城王低笑,“在幕都郊外,我要两棵树作何,还是要你……”

话糙了些,那人声线却着实迷人。

宁寒溪是武将世家出身的姑娘,连城王的故事她也听父亲说起过。

早年西北戎狄进犯北幕,当时尚为禁军将军的连城王请缨带兵迎敌,在大漠守了三年。

当年今上不过是个不受先帝宠爱的皇子,太子昏聩,今上欲取而代之,遂招连城王回京,助他得太子之位。

这些事有些年头了,宁寒溪也对这个无甚兴趣,父亲说起来的时候不过当成野史来听,具体一些细节从不过问。

只依稀记得,似乎连城王当年还是驻边将军的时候,颈下受过伤,毁了声音,后来便说话少了。

前几日她在开猎大典上还听到连城王敬酒说话,确实声音带着沙哑,言简意赅,多一个字也不说的。

如今却对着今上说了这般多。

宁寒溪抬手捂住发饰上的小步摇,生怕几粒珍珠碰撞发出声响。

自己身后这两人,端的是大幕武将功夫天花板,耳目自是比别人灵敏。

脑中转过无数可能,自己这样突兀撞破两人秘密,若是给他们发现,该如何对答。

忽的又想到,知恩去叫陶乐过来,这会儿工夫怕是已经快到了。

宁寒溪小脸刷白,四下看看。

这处平日洒扫很是及时,来时小径上无甚枯枝落叶,自己慢慢出去,当是可以。

再多听一时半会儿,怕是真要听去了自己性命。

这便心下一横,拢起自己外裳提了裙边,猫下腰往外走去。

所幸自己确实离两人比较远,平日闺秀礼仪也练的好,下脚几乎无声。

远处两人似乎还在说些什么,宁寒溪不敢回头,一味往前慢慢走着。

正要到了林子外,就看见知恩跟在陶乐身后迎头走过来。

“姑娘怕是还没来呢,咦?原是……”

宁寒溪一惊,忙上前低声道:“知恩!”

陶乐此时也瞧见了她,脸上挂着笑,却着实叫宁寒溪这样子吓了一跳,两人同时站定。

宁寒溪顾不上别的,踮着脚快走了两步,上前搀住陶乐的手,说的又快又急,却仍是压低声音。

“我头风发作的厉害,这边无甚好看的,我们回吧。”

陶乐是国子监祭酒陶敏之的嫡长女,只比宁寒溪大几个月,身量瘦高,一身妃色锦衣,见宁寒溪的样子心里一紧,低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宁寒溪不想多说,在陶乐手腕上捏了一把。

两人从小玩到大,相互有了默契。

宁寒溪这一捏,叫陶乐乖觉闭了嘴,提着裙子便往林外去。

知恩年纪比宁寒溪大两岁,自小在她身边伺候,也是个机灵的丫头。

见此情形,心里知道怕是宁寒溪遇上什么事了,此地不宜久留,便也不多问,只跟在两人身后悄声去。

宁寒溪在前,急急走了半刻钟,已然到了淮阴侯府的殿前,这才站定。

身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被料峭的风一吹,打了个冷颤。

这幅样子的宁三姑娘陶乐还是头一次见,全然不是那个往日里颇有些盛气凌人又矫情的三姑娘。

陶乐心下知道定是件大事,便对着知恩道:“你先去姑娘房里烹壶茶,待会儿我们去喝。”

知恩点头应是,匆匆走了。

宁寒溪仍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仿若不闻陶乐的话。

陶乐卷了手里帕子,转到宁寒溪面前,“耐耐,到底出了什么事,可是刚才在泉子那里……”

耐耐是宁寒溪乳名。

宁寒溪鹿一般的眼半垂着,手里仍紧紧攥着那把团扇,骨节都泛了白。

听闻“泉子”二字,她猛地抬头,急的说话声音都变了调。

“陶乐,今日你我从未去过那处地方,你记住了。我头风发作,喝了药,并未出门,我与你一直在我房里来着。”

陶乐心下了然,她定是见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却又不能开口说。

为了叫她别急,忙点头,“是,我给母亲请安后便来寻你,恰你在喝药,便在房里陪了你半日。”

宁寒溪听闻她这般说,心里虽觉得歉意不能告诉陶乐实情,却也略略放了心。

这才抬眼发现日头甚毒,伸手将团扇遮在额前。

一团小小的阴影盖在眼睫上,宁寒溪能将眼睛完全睁开,看向了陶乐,眼神里多有些无奈。

陶乐深知宁寒溪是个主意很大的人,素日里看着什么都不在乎,在大事上却着实是个能把握分寸的。

今日之事她并不打算与自己说,多数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多一个人知道,便多了一份危险,这个道理陶乐是明白的。

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但自己也不打算再问了,左右便是问了也没个结果。

便温言道:“我与你回去吧,喝点热茶。不管什么事,你都不必害怕,我陪着你。”

宁寒溪点头,拢起外裳,与陶乐一同回房。

两人其实都不知道,就在知恩开口说话的时候,连城王就已经发现了她们。

只是当时她们已经离的很远了,连城王并未看清她们模样。

且连城王与今上本就是私会,断没有追上去查看是谁的道理。

再说,能在这猎场随意出入的人,多是世家姑娘,便是追上去看明白是谁了,也难以寻理由处理。

最重要的是,他们也不能确定,那几个姑娘到底有没有靠近他们,又到底发现他们没有。是否听到他们的谈话,或者看到他们做了什么。

连城王一身烟色常服,身型魁梧,背对着梧桐树,往宁寒溪她们消失的方向站了片刻,转头看向靠在梧桐树下的男人。

“认得那几个人吗?”

年轻的帝王勾唇微笑,“那么远,便是你的鹰也认不出来。”

连城王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树下的男人打断,“李奉定是近来偷懒了,朕这就去砍了他脑袋。”

连城王摇头,往树下走来,“叫郭子琼去查,你我都放心。”

泉眼还在汩汩冒着温热的泉水,两个男人却全然没了兴致,转身一同离去。

是夜,幕都三品巷,教坊司内一片莺歌燕舞。

御史台侍御史高丛喝了几壶酒,一头一脸的汗,手里还拎着个银翠酒杯,圆胖的身躯走不成型。

身边一个男子搀着他,讨笑道:“大人慢些。”

“这才几杯酒,不碍事。只是那姑娘……”高丛半睁的眼往楼上瞧了瞧,笑起来。

男子忙笑道:“已经送去房里了,红梅姑娘是初次,还望大人怜惜呀。”

高丛脸抖了几下,道:“红梅姑娘弹得一手好琴,本官……”打了个酒嗝。

男子道:“是是是,大人鉴乐是一等一的。红梅姑娘与大人那真是高山流水遇知音,今夜少不得要彻夜长谈了,说起来是姑娘的造化,能得大人品鉴一二。”

“哈哈,品鉴一二,品鉴一二。”高丛对这个词甚是满意,一摇三晃的往楼上雅间走去。

门一推开,便瞧见柔柔弱弱的红梅姑娘抱着一把琴端坐房中,一脸愁容,梨花带雨。

高丛几乎扑到红梅身边,谄笑道:“姑娘久等了……”

“大人,别……”

房门在身后被悄声关上,高丛扔了手中银杯,伸手便要解腰带,“怕什么,本官会疼……啊?!”

高丛见了鬼一般一把推开红梅,吓得连连蹬腿退了一尺。

就见红梅身后一把太师圈椅里,大刀阔斧坐着一个男子。

一身淡紫拽散,窄袖带着祥云滚边,绛紫立领之内一段雪白颈子。

再往上看,高丛神情由惊吓变成了恐惧。

男子一个尖下巴,却不显刻薄。腮似阳春白雪,剑眉入鬓,偏又生了一双桃花眼,眉眼带笑,似是含情脉脉,却又有着叫人胆颤的微冷目光。

“郭……郭……”

郭子琼颔首笑道:“高大人,澄安在此等候多时了。”

郭子琼,字澄安。

高丛瞬间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就见郭子琼朝红梅摆手,红梅抱着琴踉跄着跑出门去,还不忘给他们复又关上了门。

高丛仰坐在地上,目眦欲裂,全身不住发抖,“郭大人,本官……不不,下官,下官……”

郭子琼眉眼弯弯,温柔道:“高大人,今上春猎已有八日,澄安却不在帝侧伺候,大人可知为何?”

高丛下巴打颤,“不,不,不知。”

郭子琼一拍圈椅扶手,站起来,端的是谦谦君子,长身而立。

高丛吓得又缩了一尺。

黑色鞣皮皂底靴静悄悄踩在高丛身侧,郭子琼撩起拽散,慢慢蹲下,一双桃花眼冷下来,盯着高丛的眼睛。

“司礼监公公说与我听,正是高大人上书谏言弹劾澄安,高大人不记得了?”

高丛断没有点头的道理,只做呆愣状。

郭子琼继续道:“大人既然忘了,澄安背给你听。紫衙卫指挥使司初设与祖制相悖,郭子琼其人欺君罔上,于紫衙卫设私狱,草菅人命,戕害无辜,迫害朝臣……”

“大人,大人,下官不得已,不得已啊!”高丛实在听不下去。

他自己写的折子当然记得,但这都是上司授意他这么做的。

而且御史台言官写折子弹劾郭子琼的不在少数,怎么今日竟找到了自己头上?!

郭子琼默默颔首,“身在朝堂,是以忠心为君。大人说不得已,岂非与澄安一样,欺君罔上了吗?”

高丛本已经被吓得不能思考,叫郭子琼这一绕,全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郭子琼起身,垂眸看着仿若水里捞出来的高丛,声线彻底冷下来。

“高大人六品侍御史,在京郊还有处三进大宅,三房姨娘,大人何来供奉养这一大家子?”

高丛从头凉到了脚。

若是单说上书弹劾,御史大夫还能与郭子琼辩上一辩。

但是说到京郊宅子,他隐瞒了这些年都被郭子琼查出来,想来贪墨受贿的证据也被紫衙卫掌握了。

紫衙卫那是什么地方。

崇元元年,新帝登基伊始便建的衙门,全名紫衙卫指挥使司,与禁军十二卫同列皇城军。

此司由今上亲授官符直接指挥,指挥使可持符出入皇宫,并调度禁军金吾、虎贲两卫。

且酉靖帝下旨由紫衙卫直接管辖诏狱,所查案件、所做之事均直接禀报皇帝,参本可越过刑部、大理寺。

郭子琼又是何人。

酉靖帝钦点的紫衙卫指挥使司指挥使,先帝年间武举探花郎。

当年酉靖帝入主东宫,此人功不可没。后来登基之时,又有从龙之功。

如今北幕酉靖帝眼前的第一红人,便是这郭子琼。

不怪郭子琼得酉靖帝器重,他着实是个狠人。

当年酉靖帝逼宫,还在禁军当差的郭大人率人一马当先闯入宫内。又在无援军的情况下苦战三个时辰,受了一身的伤,终于等到连城军破门而入。

紫衙卫初设,先帝旧臣多有异议。

郭指挥使雷霆手段,明的暗的都有,不过两年工夫,助酉靖帝排除旧臣异己,推行新政。

首辅大人柳晋去岁带头上书弹劾郭子琼暗杀朝臣。

御史台都御史董正率一众御史在早朝花花跪了一地,个别性子急的险些留下遗书撞柱谏言。

酉靖帝只冷冷看了眼武将一列的郭大人,下旨大理寺彻查。

却不想,当夜大理寺卿就在府上悬梁,留下遗书“追思前太子,故去”。

满朝文武一头问号,前太子都死了十年了,郭大人如今连个正经的暗杀理由都懒得编了吗?!

当日早朝,董正大人花白的头发下渗出细细的汗来,总感觉一道犀利的目光在盯着自己。

这个先帝年间文举状元郎为官三十余年,虽说朝堂之上也是长江后浪一直在拍打他。

只是他这老狐狸着实狡猾,一般后浪不足为惧。

此时被郭子琼盯了一眼,董大人却觉得,郭指挥使这一波后浪,来者不善。

实是浪里带刀,要人命的。

御史台自此与郭指挥使结了梁子,每每隔三差五总要有几个人写几本折子恶心一下他。

高丛感觉自己好像莫名躺枪,又好像是上了郭大人的套。

不然怎么那么多御史写折子都没事,自己写了一本,就叫郭大人倒背如流,还将自己堵在了这教坊司中。

郭子琼冷眼看着高丛脸色几变,复又恢复了一贯如沐春风般的笑,“高大人若是想不好如何回答,不如喝了这杯酒吧,省了牢狱里一番苦。”

话音一落,房门推开,红梅手里稳稳端着一杯酒走进来。

高丛僵硬的转头去看。

雕花门外吹拉弹唱好不热闹,房内却冷若寒冬腊月。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