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03开启的文娱生涯在线阅读
免费

从2003开启的文娱生涯

宠物小坑

都市 / 娱乐明星 · 3.5万字

“是,你是导演,但是你懂什么?你是懂执导,还是懂拍摄?真拿自己当根葱了,还导演,你算个屁的导演!”
是啊!他只是一个完全不懂拍摄的外行人,被剧组孤立也是理所当然的,顾诚很想这么说服自己,但他真的做不到。
是,他确实不懂执导,更不懂拍摄和剪辑,但他有眼睛,更有脑子,知道自己要拍什么样的镜头,拍出什么样的片子。
差很远!
差得实在是太远太远了。
顾诚绝不允许自己记忆中的那些感人画面变成一堆狗屁不如的玩意。

目录

第1章 公安局里的误会

“知道坦白从宽下一句是什么吗?”

“牢底坐穿呗。”如果换一个场景,顾诚一定会这么回答,这句话早就成了个梗,没有人会当真,但现在他只敢老老实实的点点头,“知道,抗拒从严。”

颤抖的声音以及下意识抓紧的双手充分体现了他此刻的紧张心情,谁让他现在就坐在朝阳区公安局的后悔椅上呢。

后悔椅上后悔人生,只不过大多数人忏悔的并非自己的错误,而是为什么会被抓到,但顾诚不同,他是真的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知道,还不快老老实实的交代。”中年警官敲了敲手中的笔录,言语中显得有些不耐,又似乎带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愤怒。

“警官,我说的话句句属实,那个孩子迷路了,我就想帮他找到家人,真没是人贩子。”

“时间不多了是指我上班要迟到了,让他父母赶紧来接他,真不是要撕票。我就没想绑架他,撕什么票啊!”

...

“照你这么说,一切都是个误会?”中年男子猛然起身,将手中的案卷仍在顾诚坐着的后悔椅上,示意让顾诚好好看看自己的口供。

“这真的就是一个误会。”顾诚很想这么说,但他更清楚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自己的说辞有多无力,可他真的只是一片好心。

“编,怎么不继续编了。”绑架孩子是不是误会,张然不知道,但顾诚的口供显然不是用误会就能解释的,但凡这上面有一句是真的,他也不至于如此生气啊!

都进局里还不老实!

“警官,我说的都是事实,真的没有半句隐瞒。”顾诚真想赌咒发誓证明自己说的话句句属实,但这里是公安局,上帝来了都得遵守法律。

“还记得自己在哪被抓的吗?再看看那孩子的住址。”按理来说,受害人的详细信息是绝对不能泄露给疑犯的,中年警官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但他仍然这么做了。

“朝阳区翠屏路...,这不就是那孩子的家门口嘛!”顾诚十分疑惑的翻开手中的卷宗,上面清楚的记载着案发地点就是那个孩子的家门口,但凡顾诚询问的声音大上一点,又或者那孩子父母打麻将的声音小一点,对方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完了,那孩子是碰瓷来的!”这是顾诚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他明明记得那孩子一直说自己迷路了,非拉着他去找自己的小姨。

这要是个老人,顾诚肯定是不敢管的,但他是一个孩子,万一真走丢了,他的父母该有多伤心,三个家庭可能会因此而支离破碎,一想到这里,顾诚实在没办法熟视无睹。

结果人孩子就在家门口玩耍,根本就不可能迷路,这让顾诚怎么说得清楚啊!

“警官,那个孩子真的说自己走丢了,你要信我啊!”顾诚也知道自己的辩解是多么的无力,但除了一次次的重复这些话语,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如何狡辩。

“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枪了?你哪来的枪?持枪绑架孩童,秦风,你可真刑啊!”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张然真吓了一跳,担心顾诚做出什么傻事来,急匆匆的赶回局里。

好在只是一场误会,本想警告几句就算了,结果这愣小子硬是没一句实诚话,张然能不生气吗?

“枪!”顾诚显然没注意到张警官对他的称呼,此时的他已经彻底被那句“持枪绑架孩童”给吓傻了,如果没有那把枪,一切真的很好解释,但他的身上怎么可能会有把枪了?

“警官,如果我说我真不知道我身上为什么会有把枪,你信吗?”顾诚知道这听上去很不可思议,但这就是事实,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当那把枪从口袋里掉出来的时候,顾诚整个人都懵了,连动都不敢动一下,老老实实呆在原地等警察的到来,直到现在都没有彻底回过神来。

天地良心,他一直都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

出于职业习惯,汽车维修员可能会在身上带个扳手,医生可能带把手术刀,但什么样的好公民身上会带把枪?

“你身上的你会不知道?”明明几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误会,顾诚却满口谎言,张然倒想看这小子究竟还能编得有多离谱。

看这煞白的脸色,看来这次是真被吓到了,眼神不经意间从顾诚的口供上扫过,稍微平息的怒火再次升腾起来,不狠狠吓吓他,这混蛋小子根本就不知道怕的。

“警官,我真不知道啊!”如刀锋一般锐利的眼神扫在身上,顾诚浑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恨不得将所有事情都给交代出来。

可话又说回来,他到底该交代些什么啊!

“咚、咚”就在中年警官准备继续逼问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中年警官缓缓转身前去开门,知道此刻,顾诚那颗跳到嗓子眼的心脏才开始剧烈跳动起来。

被中年警官盯着的瞬间,他竟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压力太大了。

“行,那张队,人我就直接带走了。”顾诚隐约听见中年警官在和他人交谈,没过多久俩个二十出头的年轻警官便走了进来,年龄稍微大点的那个还走到顾诚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显得十分亲切。

“你几把谁啊!”要不是地点、氛围不对,顾诚真想这么问上一句,倒不是脾气大,他只是不习惯旁人太过亲近的接触,尤其还是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

“张叔,那人我就直接带走了。”想来是已经完成了交接,中年警官点点头示意随时能将顾诚带走,同时向顾诚身边的那位年轻警官说道,“小江,你留一下,跟我说说那边的情况。”

“警官,我这种情况大概得判多久啊?”跟在年轻警员的身后,顾诚实在忍不住问道,纵使有了那孩子的证词,证明他确实并非一个人贩子,但那把枪确实从他身上掉出来,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纵使并非律法专业,但作为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顾诚可不是什么法盲,很清楚很清楚自己犯了多大的事。

“怎么,怕了?”看着顾诚紧张的神情,年轻警官的面容上浮现几分笑意,“算了,不笑话你了,按道理来说是应该关个五到十天的,不过念在你情况特殊,又刚死了亲人,警告几句就行了。”

“就警告几句?”顾诚难以置信的问道,这可是非法持枪,就警告几句?

“一把道具枪而已,你早点说清楚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年轻警官说是不笑话顾诚,可脸上的笑意根本止不住。

他可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真的忍不住。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