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天骄:真千金她狂炸了在线阅读
会员

嫡女天骄:真千金她狂炸了

莞迩一笑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87.7万字

重活一世,她誓要将曾经的一切统统讨要回来。纵使机关算计,也要护住母亲、兄长和外祖一家!

品牌:平治文学

本书数字版权由平治文学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隆冬腊月,梁暮烟重生到了回京路上。

十五年前,她本是镇威侯府的嫡小姐,却因一场战乱,襁褓中的她被村妇故意调换。

村妇之女梁月白顶替她享尽荣华富贵,成了侯府尊贵无比的嫡小姐。

而成为村妇之女的梁暮烟却终日在家中做最重的活,吃最差的饭菜!

漠北冬天酷寒,村妇舍不得烧炭,就让她用冷水洗衣服,导致手上尽是多年冻疮累计的伤疤。

若不是机缘巧合被亲哥梁凌风发现,梁暮烟怕是这辈子都要当牛做马。

原以为只要回了侯府,她就能迎来好日子。

没成想,却是踏入了另一个旋涡!

“哎呦,我的小祖宗!好容易这些天养了点精气神,如何这般贪凉吹风?”

宋嬷嬷的话,将梁暮烟的思绪从回忆中抽回。

回京路上,侯府虽派了宋嬷嬷跟几个丫鬟从旁伺候。

但因上一世的梁暮烟是在乡野长大,只会干活,怕生得很,没少受丫鬟们欺负。

只有宋嬷嬷才是真正的待她好。

梁暮烟收回视线,未开口,却假装伤了风寒,轻咳几声。

宋嬷嬷见状,立刻扶着梁暮烟去了外屋,发现伺候的丫鬟正躲在炉边,伸着白嫩的小手在碳上烘烤,却没有一个关心梁暮烟的,登时心火四起!

给梁暮烟摆好晚膳,布好菜后便开口骂道:“你们这些小贱蹄子,叫你们照看主子,你们倒好,自个儿在这烤火,让主子在那吹冷风!”

春兰一直在梁月白身边伺候,被差遣来接梁暮烟回侯府已是满腹不满。

加上漠北天寒地冻,瞧着梁暮烟又好拿捏,便冷哼一声,梗着脖子回嘴道:“小姐自个要吹风,凭窗瞭望,我们下人如何拦得?”

“混账,我瞧你是伺候久了大小姐,觉得自己也是半个主子了?

这浑话,也配是你一个下人说的!”

宋嬷嬷气得拿起炉边的铜叉子就作势要打。

怎的以前没发现春兰如此交横跋扈,只怕是仗着梁月白在侯府嫡小姐的身份惯坏了!

“嘁!”

春兰急忙躲开,还故意扬了扬声调:“左右不过是个乡下来的野丫头,素日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真还把自己当小姐了?要我说啊,别是哪个素日同咱们侯府不对付的,存心找了个泥腿子,来鱼目混珠混淆血脉了!”

“你给我闭嘴!你若是不乐意留在这,就自己走回京城!平白无故在这里撒什么泼!”宋嬷嬷看着梁暮烟沉默不语,语气愈发严厉起来。

“都给我记住自己的身份,若是再敢对小姐不敬,我便直接处置了去,回到府上再向夫人告罪!”

这话犹如迎头一棒,打的春兰一个激灵。

这半道出来的土千金,瞧着好拿捏,但夫人如今心尖挂念的就是眼前这位。

若被夫人知道她刚才那番话,不死也得被扒层皮!

不仅如此。

这泥腿子小姐竟然坐有坐相,用膳时也是礼数周到,与之前大相庭径。

春兰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这位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

而一旁的宋嬷嬷则是看在眼里,喜在心中。

她不过是稍微提过两句,没想到小姐便将礼仪记住了。

到底是候府的女儿,身上的血脉错不了!

梁暮烟虽慢条斯理地用着膳,但咳嗽声却不时传来。

宋嬷嬷眼神里写满担忧,边布菜边说道:“听柱子说,这两日后山院里头新添了一眼温泉,那水热腾腾的甚是养人,小姐用完膳,咱们且去那温泉泡着,暖暖身子去去风寒吧?”

梁暮烟点点头,撇头看向春兰的眸光中逐渐浮出恨意。

上一世。

梁暮烟不懂规矩,更不知该如何做个主子。

回了侯府也总是一副唯唯诺诺样子,对心机深重的梁家众人百般讨好。

她以为如此,便能在侯府拥有一席之地。

却不想新婚之夜,自己竟会惨死在冒牌货姐姐梁月白手上。

也是直到那一刻她才知道……

她的夫君——她心心念念爱着的誉王世子顾驰野一心想娶的从来都不是自己,而是她梁月白!

当年父亲本是庶子,为了前程,利用母亲跟位高权重的外祖父机关算尽!

甚至连她跟顾驰野的婚事都是父亲一并操控。

得到想要的一切后,声称要跟母亲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父亲带着小妾登堂入室。

小妾手段毒辣,对母亲多番陷害,而父亲为了摆脱外祖父一家,联合小妾、祖母多次构陷,狠心地连母亲跟亲哥都没放过!

她好恨啊!

她恨自己的有眼无珠!

恨自己的软弱可欺!

恨自己的一无是处!

若是她有半分心机跟手段,也不会害得外祖父一家身首异处!

半生辛苦,皆为他人做嫁衣!

幸而老天怜悯,让她重活一世。

她必定拼尽全力护住母亲、兄长和外祖一家!

晚膳刚歇。

宋嬷嬷吩咐春兰、秋菊收拾屋子。招来冬梅带路,张罗着要同梁暮烟一同前往温泉。

春兰眼珠子骨碌一转,便挽着宋嬷嬷撒娇卖笑。“好嬷嬷,这温泉光是泡着有何用?最好是寻个略通医术,能给小姐敲肩捏背的,帮着松松筋骨最好不过!往前我在府中,夫人最是满意我按摩手艺,你且让我跟着去,好好服侍小姐吧!”

宋嬷嬷还惦记着她方才出言不逊,瞪着眼正想训斥,一旁的梁暮烟先开了口。

“如此甚好。”

春兰登时喜不自胜,乌溜溜一双眼满是得意。

梁暮烟都开了口,宋嬷嬷也不好再多言。

温泉离得不远,绕过几道小路,就瞧见前方笼着一层薄薄的雾气,硫磺的气味便愈发浓郁,周围一圈树木草丛都沾着一层淡淡的水汽,一阵微风,便是抖落满地的水珠。

一进屋子,热气便蒸腾了上来,烘得人一阵阵发热。

宋嬷嬷确认水温合适,方才帮衬着梁暮烟宽衣。

才褪到一半,宋嬷嬷“哎呀”一声,懊恼道:“也是我老糊涂,小姐擦身的羊奶膏竟是忘了!春兰,你腿脚利落,快赶回去取一趟!”

春兰咬着嘴唇,满是不情愿,“小姐贴身的东西向来都是您存放着,便是我回去,也找不着呀!再说了,我这还得帮着小姐按摩身子呢!”

宋嬷嬷伸着指头,在春兰额头戳了戳道:“罢了,一个个都笨手笨脚的,还得我亲自走一趟!”

走到门口,忍不住又叮嘱一句:“好好伺候小姐,出了什么岔子,有你苦头吃!”

春兰笑嘻嘻应声:“您老放心,我定会好好服侍小姐的!”

房间外头,宋嬷嬷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春兰转脸看向毫无知觉,正安心泡澡的梁暮烟,嘴角微微勾起,眼底掠过一道杀意!

她蹑手蹑脚地踱到梁暮烟,烟雾弥散中,少女阖着眼眸,宛如毫不设防的幼兽……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