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神医把王爷的马甲扒了在线阅读
免费

团宠神医把王爷的马甲扒了

小鱼喵喵喵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80.8万字

【团宠+双强+1v1+甜宠】一朝重生,历经地狱烈火的她回到仇人身旁。昔日踩她、虐她、灭她满门的仇人近在咫尺,她岂能让她与他好过?谁知她还没动手,大哥已经手握渣男女罪证;二哥手拿两碗毒酒;三哥买下各路高手;四哥一柄长剑——"说吧,妹妹,想让他们怎么死?"话音刚落,只见一白衣如谪仙般男子缓缓走来:"这些人就不劳你们费心了,我替我家小桃子除了便是——"怎么回事?怎么还多了个风度翩翩大帅哥?还把锦鲤buff也带来了!林桃音笑的合不拢嘴,谁说她是个倒霉蛋的!这不帅哥和锦鲤都到碗里来了!逆袭打脸爽文,欢迎各位放心食用~

品牌:万卷中文网

本书数字版权由万卷中文网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重回旧地

“你个贱蹄子,交出来!”

一个穿着村子里少见的红罗绣衣裙的女孩狠狠地踹了一个灰头土脸的女孩一脚。

女孩满脸惨淡,但是就是死死地抓住手中的物什不放。

红裙女孩又狠狠地打了一顿,被打的女孩头一歪,昏了过去——

一盆水猛地浇上了头,刚刚还在地府录档案数鬼头的林桃音慢慢醒来。

这是什么情况?

抬头一看,林桃音霎时一愣。

面前这个人,她化成灰也认识,是前世的死对头陈招娣。

她面前的陈招娣手中拿着一个木盆,目光中都是狠厉和得意:“你还不交出你那个玉佩?!”

林桃音原本混沌的脑子,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霎时间警铃拉响。

脑海中难以抑制的响起前世的事情:

“小桃花,快跑!去找你哥哥,你夫君周书玉要杀我们全家!”

之后,是血,到处都是血……

林桃音死死攥着手掌。

她是易阳侯府走丢的女儿,从小在边境长大。

前世,她的养母女儿招娣儿,联合青梅竹马的少年郎周书玉,诬陷她易阳侯府谋反,杀她亲人,灭她满门!

三人明明从小一起长大!

林桃音看着手中的玉佩,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狠意——

“啪!”一声脆响。

陈招娣的脸顿时红肿了起来,这一巴掌林桃音可用了十足十的力气。

这声脆响也直接惊动了在外干活的马大花。

“招娣儿,动手轻一些,真打坏了谁给咱家干活儿?”

话音刚落,原本愣在原地的陈招娣终于意识到,之前唯唯诺诺的林桃音居然赏了自己一巴掌,岂不是翻了天了!

“娘!是这个贱蹄子,她、她打我!”

“什么?!”

母女俩破锣嗓子声音在院子里炸开,马大花急忙往后院过来,一眼便看见女儿陈招娣的脸鼓起来老高。

“好啊你,小贱人,我们家给你吃、给你住,你还敢打我家女儿,你等着!”一边说着,马大花便抄起扫帚向林桃音奔来,“看我不给你打个半死再卖给人牙子!”

三两步上前,马大花举起扫帚就朝着林桃音的头劈来,可林桃音却半分没有躲的意思,反而嘴角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

忽然,她举起了右手,那枚玉佩便躺在掌心。

“既然打了姐姐,拿这个够不够?”

马大花听闻这话,及时收住了自己的手,一旁的陈招娣看着林桃音也有些疑惑:林桃音倔的和驴一样的护着玉佩,怎么突然变了口风?

难道是被打傻了?

母女俩对视一眼,随即马大花一把夺过了那枚玉佩,“吃我家的,住我家的,早该交了!这次饶你一命!下次给你好看!”

陈招娣还想给林桃音点颜色看看,却被马大花拉到了一旁,“傻姑娘,快去当铺把这玩意儿换点银子回来,路上若是遇见人牙子,便带回家里来,将这贱蹄子给卖出去!”

陈招娣连忙点点头,头也不回的上街去了。

林桃音双眼含笑,看着母女俩自以为是的计策:既然她迟早要回到易阳侯府,不如把日子提早一些。

日薄西山的时候,陈招娣总算是回了家中,手中牵着几匹马,拉着一些绫罗绸缎。

马大花从未见过这么多贵重的物什,眼睛都直了。

陈招娣大叫一声:“娘,知道那个玉佩值钱,不知道这么值钱啊!我换了足足五百两银子!”

马大花喜笑颜开的摸摸她的脸颊,拉她到角落里:“好丫头,人牙子找到了吗?”

“我打听了一下,近日京城的大官过来赈灾,不少这行的都暂时不干了。”陈招娣皱皱眉头。

马大花难免遗憾,回头看着林桃音冷笑:“贱蹄子,你姐姐卖了马匹,快去伺候马!”

林桃音面上唯唯诺诺的应和了一声,利索的去喂马,一边默默地想着时间。

大哥应该已经得到了玉佩的消息了,不久之后就是亲人团聚。

陈招娣一家,自然逃脱不了多久。

只是——林桃音担心的看了看陈招娣。

陈招娣本身又坏又不怎么聪明,但她有一种非常幸运的体质,她死后在地府呆了一千年学会了很多东西,知道一个词,叫锦鲤。

前世林桃音虽然很懦弱但不蠢,之所以次次被陈招娣打压,就是因为这种锦鲤体质。

不知道这一世会不会这样。

夜幕渐渐的深沉了,陈铁柱回了家,他是个粗汉子,但马大花刁蛮,弄得他十分惧内。

陈招娣飞速跑了出去:“爹,咱们家发财了!”

她飞速的把事情说了一顿,陈铁柱登时大喜过望,连说了几个好,又瞪了一眼林桃音:“死丫头,这种好东西早就该拿出来!”

陈铁柱没什么出息,且轻软怕硬:“今天不准你吃饭!”

马大花破锣嗓子在嚷嚷:“老陈,快进来吃饭!今天开荤!”

进屋,一家人欢天喜地地开始吃。

吃到一半,门口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

马大花奇了:“怎么回事?”

她戳戳陈铁柱:“你去看看!别是打劫的!招娣儿,你回来的时候是不是有人看见你换钱了?”

陈招娣白着脸摇摇头:“娘,我不知道啊!”

陈铁柱作为唯一的男人,拿着一把耕地除草的镰刀,抖着脚摸到门口。

屋内母女两个屏住呼吸,心中忐忑不安。

不久之后,传来陈铁柱的声音:“不好了,门口那个官爷问我们,那枚玉佩是谁的!不会是这玉佩是那个贱蹄子偷得,结果人家官爷找上门了!”

陈招娣一下子慌神:“怎么会这样”

马大花立刻站起来:“我立刻把那个贱人绑了给官爷送去!”

她立刻去牛棚将林桃音纠了出来,林桃音已经等他们很久了,站起来拍拍灰:“不用你绑我,我自己出去。”

马大花冷笑:“算你识相,不是你手脚不干净,官爷又怎么会找我们家?”

走到院子里,两个男子坐在马上,一蓝衣一白衣,看不清楚样貌,但很威严,身后都是官兵。

为首的蓝衣男子似乎极力藏着情绪:

“这块玉佩乃是易阳侯府嫡出小姐所有,是你们谁的?若是有所隐瞒,全家问斩!”

男子气息越来越犀利:“说!”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