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之潮汐仙师在线阅读
免费

上古之潮汐仙师

魔王附体

玄幻言情 / 远古神话 · 33.6万字

炎黄初始,华夏情仇;千年彭祖,绝世瑶姬。

版权:九天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天降奇缘

上古时代,正值夏日初长,骄阳当空,汗流浃背的彭友出了星寿村入了雁丘,倏然清爽舒适,仿若村山之间有一道屏障,滚滚热浪被阻隔在外。

彭友腰间别着把砍柴刀,正要上山去劈柴,他心情不错,想着一会儿还可以去喂鳄鱼,彭友并未察觉到天地间一道光亮闪过,落入星寿村中。

他向山上爬去,此处群山崔嵬峥嵘,岗峦起伏,四野莽莽榛榛,郁郁苍苍,他脖颈上的玉佩随着他轻快的脚步来回晃动着。

彭友行至半山坡处,忽闻得一个女孩的喊声:“你别过来!”

他循声仰望,见树上侧坐着一女孩,肤白胜雪、娇美可人,那女孩披着一件湿透白衣,酥肩微露。

彭友目不转睛,就听那女孩又喊道:“快爬到你后面的树上,这儿有……”

女孩话音未落,一阵阴风惊起。

那风刚至,女孩所伏的树后灌木里,噗嗒一下声响,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白虎麒麟兽跳出。

彭友回过神来,唬了一惊,正要转身向后面的大树爬去,哪里来得及,猛兽扑来速度极快,彭友忙一个激灵,侧身避过。

那麒麟似又饥又渴,一击不中,右爪探地,略微在土上掏掏几下,半转身盯住彭友,蓄力腾跃而下。

彭友自幼习武,力量不凡。

此时他稍定心神,知他若笔直奔跑,定难逃脱兽嘴,他见大麒麟扑来,正要掀他,他忙再一闪身,连着一个前滚翻,落到麒麟躯后。

那麒麟身长八尺,转身袭击本就不便,背后寻人更难,倒放缓了脚步,一步步转身索它的猎物。

彭友也跟着它的步伐,徐徐闪身,麒麟步伐加快,彭友亦崇崇脚步,始终不离猛兽尾半步,大怪转圈,彭友兜圈。

树上女孩十三四岁,与彭友年龄相仿效,虽知此情形凶险,但见一兽一人在地上画圈圈,颇觉有趣,大笑道:“小哥哥,你好厉害!这物好傻。”

彭友被那女孩清甜的笑声撩动心思,浮想联翩。

大麒麟明知身后有人,却无法抓住,又像是能听懂女孩的嘲笑,停住脚步,愤怒一吼,好似晴霁霹雳,袭遍森林,群鸟掠起,亦把二人惊得一身冷汗。

凶兽忽然向后一翻!

女孩花容乱颤,惊道:“哥哥,小心!”

彭友哪里料到这怪还有此招,若他此时反应过来才往后跳,恐要被踏在那怪两只后爪之上,彭友见麒麟腾起的瞬间,冒险躺身向前一滑。

此时彭友的脚正向前铲去,面前只有麒麟背和天空。

必须要反击!

刹那间的想法,使彭友猛然伸出双手抓住麒麟背颈部的皮毛,双脚蹬地腾空而起。

那怪后空翻落地,彭友亦骑到麒麟背之上。

麒麟见猎物反客为主,抖动着身躯,来回扑腾,忙要甩脱彭友。

彭友双手用劲揪住它的皮毛,双脚夹紧,不让大怪得以挣脱。

刚才那兽一翻一跃,彭友的一铲一提,看在眼里的树上女孩,心中忐忑万分,虽然见少年骑怪奏效,但也不敢再大笑言语。

那麒麟见数次无法摆脱彭友,放缓脚步就要瘫倒,那女孩见状一喜,心道:怪物一定是没劲了。

彭友忽见麒麟兽要躺倒,心道不妙,它一躺倒,就可以蜷缩身子转头咬到自己,他忙要跃下兽身,却不想左腿被麒麟尾死死绕住。

那麒麟向右瘫倒速度极快,彭友一跃未成,右腿已被压在兽躯之下,再次用力又未挣脱,此时,血盆大嘴啮开,正要咬来。

女孩目瞪口呆,瞬间由喜转悲,心中难受。

她忙把右手的食指和拇指贴在一起,正要打出响指。

但正是麒麟不再腾跃,彭友无需两只手都抓兽背,当他见麒麟停步,已有警觉,抽出一手,极快的提出腰间砍柴刀。

他待麒麟嘴一到,身躯后仰,持刀之手顺势抡出半圆,那兽蓄力一发,却没想到撞上刀口,一只眼睛被划瞎,浓血顷刻喷涌而出,浸湿了它另只眼眸。

彭友收刀回抡,往麒麟兽的颈部击去,却因那兽吃痛甩动身躯,未能击中,只砍到它的腿背之上。

白虎麒麟兽连续受到两击,剧痛不已,奋力跃起,彭友连忙翻身蹲地,持刀以防再受攻击。

不过那兽一眼已盲,另一眼模糊不清,不辩东西,心中似也有了恐惧,悉力向一个方向逃窜而去。

那女孩见怪物转身要逃,心里松了一口气,露出笑容,拍手叫好。

却不曾想那怪因不见事物,竟直直的撞在女孩所待的大树干上,那树仿佛被巨石砸中,剧烈摇晃。

若女孩双手抱紧树枝还好,适时却正为彭友拍手,坐立不住,一头栽了下来。

啊!

那女孩大叫一声,彭友见状,忙弃刀飞奔而上,迎面一把接住那女孩。

女孩遍身湿漉,白衣也未紧系在身,四肢光洁在外,彭友一臂托在她光滑细腻的大腿上,一手搂着她的柔嫩双肩,鼻中嗅入她醉人的体香。

彭友此时近看她,才更觉其貌美无双。

且见她灵眸粉黛、冰肌雪脂,秀发披散、风鬟雨鬓。飘飘兮似羞花之蔽月,纤纤兮若出水之芙蓉。

二人青春年少,哪与异性有过肢体接触,彭友看呆一会,却已把女孩羞得满脸通红。

女孩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声如脆铃般,道:“哥哥,能放我下来了么?”

彭友这才回过神来,倒把自己唬了一跳,像扔烫手的山芋一般,把女孩抛了出去,不过他抛完就后悔了。

幸好那只怪兽撞晕在大树之下,女孩被扔在其上,并未受伤,却也“唉哟”一声。

那女孩起身,离了那晕兽几步,彭友回过神来,满脸歉意道了声对不住。

彭友见那怪鼾了口重气转而气若游丝,忙上前出拳要继续击打那麒麟。

那倒在树下的白虎麒麟兽听得动静,剩下的那只好眼撩开,锋利的麒麟爪缓缓袭展。

女孩忙制止道:“看它还有呼吸,别把它打死了,毕竟是条生命。”她歪着头又道:“不过这兽刚才这么一撞,起码得半边瘫痪。”

彭友听言,遂不复出拳。那兽闻言,亦收起锋爪,闭上眼眸静观其变。

此时危险暂脱,周围依旧凫趋雀跃,莺啼燕啭,似笙箫管笛,萦绕耳畔。

那女孩的声音亦如莺歌婉转,道:“这真太吓人了,你也是初次遇到这种情况吧,有没有受伤?”

彭友看向女孩,摇了摇头,显得有些紧张,一连串发问道:“你没事吧?你是哪个村子的?我怎么没见过你?”

女孩微笑着说:“我很好,没见过我正常,我哪个村子也不是。”她见彭友盯着自己看,羞赤着脸道:“你别看我,转过头去,行么?”

彭友听言,心中羞愧,唰的就转过了身。他心道:我是在做梦么?

与此同时,一个时辰前落在星寿村的光影迅速窜入空中,消失不见。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