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八零:我靠空间灵田致富在线阅读
会员

重回八零:我靠空间灵田致富

行走的孤独

都市 / 都市生活 · 90.3万字

最穷不过要饭,不死终会出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何飞一觉醒来获得空间灵田,发现了一条致富之路!谁说种田没前途?种田治病无所不能!要做便做人上人!辱我亲人者,诛!触我逆鳞者,斩!

品牌:爱青果

本书数字版权由爱青果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悲惨的人生

毒热的阳光晒透了工地临时搭建的铁皮房,室内温度飙升接近四十度。

空调冷风调到最低,也抵挡不住屋外袭来的热浪。

室内烟雾缭绕。

茶几旁坐着三位肌肉健壮的男人,手中各叼着香烟斗着地主。

周围站着四五个工友光着膀子在围观。

“对9!”

“过……要不起!”

“过?对9要不起?老何你拿了一手什么鸟牌?”

何飞坐在沙发上盘了盘腿。

“咕咚!咕咚!”

右手缓慢地从茶几上拿起半瓶啤酒,喝了两大口,叹气道:“手气不好,一手烂牌,这局靠你了。”

“老何,少喝点酒,打完这局你去睡会儿,下午还要干活呢!”

“好,我去休息,小王你来玩。”

何飞站起身把牌递给身旁的室友,手中不忘拿着啤酒,晃晃悠悠得朝着床位走去。

“咕咚!咕咚!”

来到床边一口气干没了,只有酒精麻痹才能给他带来舒畅的感觉。

躺在床上侧着身子一只手攥着拳头,狠狠地朝着床头钢架砸了几下,喃喃道:“李小琴,你心真狠!”

妻子李小琴已去世十八年。

当年被人拐卖到黑砖窑给一位小工头当老婆,半夜趁人熟睡偷跑了出来。

途中三天三夜没吃饭,饿晕在田地里,正好被进田上化肥的何飞母亲刘杏花所救。

了解过李小琴的身世。

刘杏花见她是个可怜的娃便收留了她,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最终在刘杏花的牵线下两人结了婚。

其实何飞并不喜欢李小琴,他是个孝子为了不让母亲伤心才答应和李小琴结婚。

结婚后何飞好吃懒做,也不出门挣钱、整日无所事事,跟着身边的狐朋狗友混吃混喝。

喝醉了回家看着媳妇不顺眼就暴打。

李小琴被丈夫暴打也不敢吭声、只能默默地承受着。

心里明白自己的这条命是何家救得。

也许有了孩子,何飞的态度会有所改变。

一年后,小米出生了。

有了小米后,何飞的态度并没有任何改变,平时买不起柴米油盐经常暴打李小琴。

时间是个刽子手。

一转眼,三年的时间无声无息过去了。

小米已经三岁了,在结婚这几年李小琴经常被暴打,平时除了照顾孩子以外还要去田里干农活。

时间长了她的身体吃不消,渐渐得身体消瘦、面色泛黄、黑眼圈、白头发、精神衰弱、承受不了生活所带来的压迫。

最终走上了不归路,跳海自尽了。

李小琴去世后,何飞把小米送到了母亲家,一人出门在工地上找了一份搬砖的活干着。

小米从小跟随着奶奶长大的,父母不在身边孩子缺少爱,平时也很少说话,时间长了性格变得很内向、很自卑感。

何飞一人在外地打工,小米想他了就坐车回去看看,顺便买点好吃的带回去。

……

“最爱你的人是我……”

手机传来一道流行音乐。

何飞从裤子外侧掏出手机一看,显示小米打来的,清了清嗓子微笑道:

“喂!小米想爸爸了?”

接通后耳边传来一道呼呼的风声,过了好一会儿小米才说话。

“爸爸,我想你了,今天是周六我在海边的老虎滩看海鸥,你能过来陪我吗?”

小米认真的说道。

女儿的声音很沉重,以为她感冒了。

“小米你是不是感冒了?声音有点嘶哑?”

老虎滩?

海边?

那不是李小琴出事的地点吗?

血压瞬间上升。

脑袋‘嗡’一下。

像爆炸一般,两眼冒金星,晕了一下,十几秒后清醒了过来。

“小米你千万别做傻事啊!”

“爸爸答应你,二十分钟就到。”

挂了电话穿着拖鞋,飞快的朝着门外跑去。

老虎滩上有一座山坡,高二十几米,站在山坡上能够看见整个大海。

旅游的游客经常在这里拍照留念,时间长了变成了网红坡。

身穿白色连衣裙、头两侧各扎着一条马尾辫、皮肤白皙、瓜子脸、女孩显得多么纯洁、漂亮。

此时。

小米坐在网红坡的最前端,两只脚悬在空中,身后十几米外拉着警戒线,周围站满了人。

……

“让一下,那是我女儿。”

围观的人迅速让出一条通道,消防队员上前递给过来一个喇叭。

“小米,你要冷静,有什么困难跟爸爸说。”

“千万别做傻事啊!”

“你是爸爸的唯一。”

何飞的眼白上出现一条条血丝,眼睛哭的通红,一边撕心裂肺地呐喊着、一边慢慢地向前移动着。

“你不要过来啊!”

“不然我就跳下去。”

小米吼道。

“好好好!我不过去。”

“有事,好商量!”

何飞停下脚步,不敢向前移动。

“爸爸,我想你了。”

“更想念妈妈。”

“妈妈去世后,我精神衰弱得了严重自卑症,曾经也想过征服它,最终还是失败了。”

“头好痛、心好乱、内心好自卑,爸爸对不起!”

“女儿不孝,请原谅我!”

“我去找妈妈了。”

“若有来生,我们再续前缘。”

小米泪流满面,哭红了眼睛,猛然向前倾斜身体坠落了下去。

微风掠过洁白的衣裙,随风摆动、阳光照射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那么美丽,仿佛仙女下凡。

此时此刻,内心终于解脱了,不需要每天再跟心魔作斗争了,心情愉悦。

……

“啊!”

“不要跳啊!”

“不要丢下我啊!”

“对不起的人是我,都是爸爸不好!”

“都是爸爸的错!”

“是我对不起你啊!”

何飞快速穿越警戒线趴在崖边,望着女儿坠落的身影,撕心裂肺的呐喊着。

耳边再也听不到女儿的声音。

悲剧再一次重演。

当年李小琴也是在这里跳下去的。

没想到多年后的小米,走了同样的路。

心如刀割!

痛!

是那么的痛!

一切都结束了。

什么都没有了,最后一点希望也熄灭了。

“啪啪啪!”

何飞伸出双手狂扇耳刮。

不一会儿,成了猪头。

自责、内疚、痛恨自己,这一切都是自己酿成的,不可饶恕。

“队长……女孩已死。”

身后消防队员手里的对讲机,传来一道深沉地声音。

听到此声,何飞身体颤抖了一下,眼睛瞪地圆圆的、空洞无神。

一切就这么结束了?

媳妇死了!

女儿死了!

这半生过得这么凄惨?

这么窝囊?

我还是人吗?

畜生、人渣、猪狗不如!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