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憨后:被暴君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免费

重生憨后:被暴君偷听心声

帛禧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52.8万字

史上最惨皇后重生了?开外挂,神奇装备都给本宫拿来吧你!却不知暴君他有读心术,斗内乱平外患,顺便和史上暴君NO1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玩家你忘了自己的任务吗?干掉暴君,做女王!】随身系统夺命连环call醒恋爱脑。【怎么干都行?】她的笑容逐渐猥琐……

品牌:傻鱼文化

本书数字版权由傻鱼文化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刚穿越就要死就离谱!

冷雨浇打在朝安殿的朱墙红瓦间,路过的宫婢握紧了手中的油纸伞皆侧目偷偷去看那倒在滂沱大雨中的华丽身影。

却无一人敢去扶她,甚至不敢去给那人遮遮风雨。

“呃,头好痛…”

不知过了多久,那人悠悠醒转,支撑着身子坐起来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

这穿越后遗症居然这么强?

叶轻眉揉揉发胀的太阳穴,感受到周身的湿冷,她低头看自己的衣着打扮,是一袭用料上乘的朱红色锦服,衣袖裙摆还翻绣着凤鸟祥云图纹。

她思索着这身子的主人应当是个身份显贵的,只是不知犯了什么事要跪在这浇冷雨,着实可怜。

还不待她作反应,只见紧闭的宫门被打开,从里鱼贯出来几个太监,为首的太监捧着道圣旨,捏着把尖细的嗓音宣读道:“大齐国舅,骁勇大将军叶台甫叛国投降,其罪当诛!传朕旨意,即刻起废除皇后叶轻眉,押还叶家,叶家满门连坐,七日后于东市处决!”

啥?叶轻眉愣了愣,这刚来就要死是什么路子,看来自己的身份是个皇后,不错不错,这个叛国的大将军叫什么来着?叶甫台,有点耳熟。

她所熟知的历史资料中,哥哥叫叶甫台,妹妹是皇后的人物其实也不多。刚才那个太监好像说这位国舅叶甫台叛国……害的全家都被皇上砍了。

她的脑子飞速转着…

等等!

难道是她?这身体的正主莫非就是那个史上死得最冤枉凄惨的皇后叶轻眉?

她竟然穿越到两千年前的大齐王朝去了。

不是吧!

叶轻眉又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继续想道,根据史料记载,七日后叶府满门被斩首于东市,废后叶轻眉在断头台之上跪骂宁千易这个残暴君王。

宁千易大怒,敕令刑场对她施以“五马分尸”之刑,后又将她的残骸弃于荒山为野狗撕咬吞噬。

不行,她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死了。旋即她急急开口道:“陛下呢,我要见陛下。”

“皇后娘娘,您就不要白费唇舌了,陛下睡了,不会见你的。”那太监冷哼一声便要转身关上宫门,却见身后缓步走来一个高大清隽的身影。

那太监立刻换了副嘴脸,诚惶诚恐地跪了下去道:“陛下,眼下风雨势头大,您怎么出来了?”

叶轻眉抬眼望去的同时,一把极冷冽无情却磁性好听的男声自宫檐下响起。

“叶轻眉,你还有什么话要同朕说?”

那人径直走向叶轻眉,自有宫娥撑了油纸伞为他挡去雨水。

叶轻眉正盘算着如何躲过这场不属于她的灭门之灾,一双乌黑皂靴便落入眼帘,她抬眼盯着那张五官完美的俊脸,看着看着,目光逐渐变得亢奋。

这位,想必就是史上有名的暴君宁千易了?长的还挺帅的,浓眉剑目,鼻梁高挺,儒雅俊秀却有一种淡淡天子威严在身。

呵,肤浅的女人!

宁千易发现她用如此狂热的眼神盯着自己,不免心生厌恶。

作为一个丰盛朗逸的年轻君王,他早已习惯来自臣民如这般狂烈痴醉的眼神。

只可惜,叶轻眉所望的并不是他俊朗的皮相,而是在想象如此健硕英俊的男人被做成人彘时是何种场景。

若说皇后叶轻眉的死法令人发憷,那么这位暴君身死后更是让人毛骨悚然了。据史料记载,五年后,年仅二十八岁的大齐君王宁千易突发急症崩亡。

葬在帝陵第十五年,大齐王朝覆灭!

但据史料不完全记载,对于这位暴君的死,却是有两个版本的:一个说法是他急症崩亡的。另一个说法是他其实是被信任的臣子下了毒药令其口不能言,手脚也动弹不了,后又被砍去手脚装进翁中活埋帝陵痛苦死去。

待他身死后又将他尸骨挫骨扬灰撒入金池(注:金池即古代粪池,集全大都污秽物之处。)遗臭万年!

啧啧,叶轻眉不由轻叹。这对帝后的死法真乃空前绝后的惨烈,翻遍史书也找不出第二个比之更惨的了!

……

宁千易一怔,惊诧地盯着雨中跪着的叶轻眉。

她分明未曾开口说话,为何他却能清晰地听到她的声音?

穿越是何意思?

两千年前的大齐王朝?难道,她不是自己的皇后,亦或是,他的皇后被一个来自两千年后的灵魂附了身?

简直匪夷所思,叶氏的死法他不甚关心,宁千易在意的是他堂堂一代君主竟会被人下毒,还被砍断手脚做成人彘活埋于帝陵。死后尸骨也被挫骨扬灰撒入金池?!

一派繁荣昌盛的大齐王朝的命数竟会在他身死后十五年就殁了?

这绝无可能!

宁千易凤目微眯,乌黑的眸子里藏着惊涛骇浪。他立在原地,神色如霜。

两旁宫奴皆惧怕这位喜怒无常的君主,皆低眉不敢言语。

知道叶轻眉这样狂热的看着自己的真实想法后,纵是宁千易这般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也如何都忍耐不下去她的目光了。

他冷冷开口:“皇后,方才闻得朕要将你叶氏满门斩首不是跪地求饶的么。怎的现在平静了?不求朕了么。”

叶轻眉闻言,一秒入戏。移开目光望着地面作出凄楚的模样。

“臣妾如此哭求,陛下置若罔闻。妾已死心,不想再求了。只求陛下将臣妾送还叶府,既然七日后便要处决,还请陛下仁慈,让妾与家人度过这最后几日。”

心中却暗啐:呸!老娘求你个鬼!

历史记载你的皇后跪在宫外求了一整天,将膝盖跪烂了,头也磕破了。你做了啥?命太监给了她俩耳刮子后将她拖走了。

都知道你是个冷血无情残暴成性的皇帝我还求你?

有这被虐的功夫,还不如先出宫回了叶家再想想对策如何逃出大都。

然后你做你的人彘,我过我的小日子。岂不快哉?

就这么想让他被人暗害下场凄惨?

宁千易眸中迸发精光,眼神冰冷地看着雨中跪坐着的女人,强压住怒气。

若不是今日之事太过匪夷所思,若不是这个女人身上还藏着太多令他好奇的谜团,依着宁千易以往的行事,此刻便要砍了这位的手脚,将她放在翁中好好观赏!

他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将胸中怒火压制。

宁千易想着她定知道许多关于大齐国运,以及关于他的事,后又故作平静模样套话道:“皇后,你对你的兄长投敌求荣,归降敌国之事如何看?”

叶轻眉抬眸,雨水顺着她小巧的下巴滑下落入早已湿透的衣领。而她却毫不在意,神色平静地道:“臣妾早已说过千万遍,臣妾的哥哥绝不会背弃大齐,卖国求荣。”

叶轻眉心底暗道:你这个昏君!长得帅有什么用,竟然连兵家常计都不懂,这叶氏一门也实属冤枉得很!据史料记载,叶家满门忠烈,叶台甫此战乃是假意投诚,是用了诈降一策!

待半月后叶台甫领军踏平东川国,率军凯旋回齐时,却惊闻叶氏满门伏诛的噩耗!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