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种田:君上肥妻又带娃跑了在线阅读
免费

神医种田:君上肥妻又带娃跑了

爱偷猫的老鼠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43.2万字

“甜宠+种田医妃+萌宝+爽文+搞笑”穿越到第N个前世上,没人疼没人爱,寄人篱下,两百斤的滚圆不说,还遇到他导致她没了清白。他居然还要杀人灭口,叔能忍,婶绝对不能忍。谁料没过多久冰冷的男人却要以身相许,她吓得带球跑了,男人小山村里一等就是六年,粘人又护犊子。某女:“你不是说爱上我这样的女人,除非你是狗?”某男黑着脸沉默良久张口:“旺....”惊得暗卫齐齐直接从围墙上掉下来。某男把她宠上天,她打人他递棍子,她放火他准备火折子!“你提着儿子作甚?”男人面不改色:“脏了提去洗洗。”“娘亲,他要把我丢出去。”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祸不单行

山洞外,北风呼呼的刮,雪花飘飘洒洒的落下。

洞内,男人健硕的胸膛袒露在外,伸手扯着胸襟的衣服,眼中带着森冷的寒意。

身上的燥火像是要将他整个人吞没,靠在墙边的剑也被他的动作撞倒。

最终忍不住闷哼出声,但是声音确实百转悠扬,更像是在低吟,勾的人心生震荡。

这样的场景,任谁也是不能一直纯洁的,但是在黑衣洛云城的眼中,这声音只让他觉得耻辱。

……

此时的山下,一个身穿碎花裙的女子,费劲的拉扯着地上的女人,累得气喘吁吁,嘀嘀咕咕骂道:“叫你个臭不要脸的惦记张秀才,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模样......”

好吵,好冷,暮云诗觉得头有些疼,缓缓睁开了眼,烦躁的揉了揉眉心。

可是当看清楚面前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只见入眼是一片雪白,到处都是洋洋洒洒的雪花,而自己就躺在雪地里。

这周围都是大山,面前还站着一个身穿古装碎花裙的女子,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她。

正在她懵逼之时,刺耳的声音再度传来:“怎么,肥猪你不装了?竟然敢装晕吓我,看我不给你点厉害瞧瞧!”

话音落下,暮云诗就感觉腰上重重的挨了一脚,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这躺在地上冻得都僵了,来上一脚简直不要太酸爽.....

谁试谁知道....

也正是这一脚,她终于清醒了,这不是做梦!

翻身想要躲避对方的腿,准备一个鲤鱼打挺,股足了劲一挺身.......

没有预料中的帅气起身,反而是动都没有动一下。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平躺着垂眸,入眼就是两个大足球,然后就是一个二师兄的肚子,抬起手看了看,妈妈咪呀,这熊掌是谁的?

不可置信的活动一下,再伸手掐了掐自己,疼的她嘴角抽抽,生无可恋的抬头看着天空,现在弄不清楚情况,但是一点也不想反抗了。

比一头肥猪还胖,手上到处是冻疮,穿的全是补丁的衣服,勒的紧紧的,大动作时刻有暴露的危险。

这样的人设还玩啥?管它是做梦还是穿越,总归现在只想赶紧结束这可怕的一切,转头看向身前的村姑:“你带刀没?打太费劲了,要是敢杀人的话,给我来一个窟窿行吗?痛快点,就当是做好事了行吗?”

原本还准备抬脚的姑娘被她这么一说,反而停下来了,呆愣了一瞬,随后骂道:“暮云诗,你这个坏心肝的,竟然还想怂恿我杀人,到时候就能坐牢成全你和张秀才吗?我呸!你想都别想。”

“......”这姑娘的脑回路也是够清奇的,人都死了还咋双宿双飞?原来是个智障,真可怜!

陈雅儿继续抬腿去踢暮云诗,这让她很不爽,不想活归不想活,但是这拳打脚踢就太过分了吧?不能痛快点,也不能这样打个半死不活,到时候说不定更惨。

想到这,她伸出手,抓住了陈雅儿的另一只脚,往自己这边一拉,对方扑通一声摔了个倒仰。

“哎哟!疼死我了。”

爬起来后,陈雅儿更是怒火中烧:“你个死肥婆,竟然还对我动手,竟然还想怂恿我杀人,你以为这样你就可以得到张秀才的青睐了吗?”

“我呸!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暮云诗慵懒的反问:“说你蠢呢还是蠢呢?我都死了咋去双宿双飞?出门带点脑子好不好?真为你的智商{zhuo}急。”

“算了,看在你脑子不好用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你赶紧走吧,要是不走的话给我个痛快,二选一。”

说着这话,暮云诗的眼神就那样淡淡的看着她,吓得陈雅儿心里发颤,因为这目光太过平静,平静到没有一点点波澜。

一直在村里的她哪里受得住这眼神,只觉得瘆得慌,起来骂骂咧咧的快速离开了,只觉得后背一阵阵的发凉。

离开一点距离才喘匀了气,回过神来后,想想气愤又不太敢再回去,微微转头,看到地上的暮云诗居然在雪地里翻滚,紧紧咬唇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看着暮云诗捂着头打滚,她吓得啊的一声就跑了,生怕是被自己打出问题来。

过了好一会儿,暮云诗终于在那撕扯灵魂般的疼痛中缓过劲来了,脑海中一幅幅的画面闪过,全是关于一个胖子的。

经过梳理,终于明白了,这是原主的记忆。

原来这是一个架空的年代,原主与自己同名,今年十六岁。

娘亲在七岁的时候就病逝了,老爹在同一年去外出打猎遇到狼群,重伤回来,最终还是没熬过去,没几天也离开人世了,就剩下她一个孤女。

原主便跟着没有血缘的二叔生活,从此就过上了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的日子,一天到晚还吃不饱,家里所有的活都给她一个人干。

所以哪怕大冬天也只有一件破旧的单衣,连挡风都困难。

垂眸看了看这滚圆的身子,眼中闪过疑惑。

按理说在这样的环境下,应该是骨瘦如柴,怎么可能还长得这么胖?眯着眼睛伸手,撑着雪地坐起来,准备给自己把把脉。

刚一伸手,后面传来动静,还没来及回头,就被一掌劈晕了。

晕倒的一瞬间,暮云诗都想口吐芬芳了,这又是哪个无良的家伙玩偷袭?

身穿夜行衣的隐杀,面容清秀,看着地上的女子形象抽了抽嘴角,转头看看周围,根本没有女人,只得皱眉扛起地上的人。

运行轻功朝着山上飞,不多时带她来到山洞里,放在地上,对着靠墙而坐的主子开口:“主子,情况紧急,已经找不到更好的了,去村里又怕惊动别人,只得委屈你了......”

说到最后,他都没有底气继续说下去了,实在是这女人长得天妒人怨,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也毫不过分。

自己的主子长得那般惊艳,却不想要对这种女人出手才能活命,换做平时,就算是闭着眼睛也下不去口啊!暗暗在心里替主子抹了一把辛酸泪。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