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行时:在线阅读
免费

进行时:

飞驰与朝歌

悬疑 / 诡秘悬疑 · 39.3万字

身边的一切都变了,怪物、灾难、游戏规则……异变来的猝不及防。无论发生什么,植木都要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活下去,然后……救回小星。

目录

第1章 序章 礼物(一)

珠子静静地看着窗外,夜已经深了,路灯昏黄的亮着,远处偶尔还传来几声猫叫。

已经快要十二点了,往常无论有多忙,他都能在十点之前赶回来,可今天却一反寻常,连个电话也没有给珠子打,这边打回去也没有人接,叫珠子怎么能不慌张。桌上的菜已经热了两遍,那火也两次煎熬着珠子的心。

他会不会是出什么事了?想到这,珠子拍了拍自己的脸,提醒自己不要乱想。但伴随着脸上传来的拍击感,她却实实在在的害怕起来。正准备穿衣服出门去他公司找的时候,他的声音却在门外响起来了。

“亲爱的,快点开门,我腾不出手来。”

珠子刚一开门,他便抱着一个土黄色的大背包,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显然那东西还真有一定分量。看着他进屋时摇晃的身影,珠子刚才还焦急万分的心中,突然充满了委屈和不满,开始责备起他来。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去哪里鬼混了?”

“别急,亲爱的,等我喘口气。”他一边说着,一边配合似的大口喘气,“耐心等一下,很快就会让你知道的。”

丈夫平时工作比较繁杂,办公要背很多东西。珠子早就习以为常,也没在意包里装了些什么,只是继续问道:“东西那么沉,先放地上不好吗?”

“这个不能放在地上。”男人说着,气息稍微喘匀了些。他一指左前方,珠子看见那个大包稳稳地放在客厅的高脚凳上。

“啊,是什么。”珠子有些好奇。

“还不能说。”

男人显然已经很累了,吃过温热的饭菜后澡都没有洗,衣服一脱便倒在床上睡了,呼吸逐渐变得均匀粗重起来。

珠子和他还都很年轻,也并没有要孩子的打算,但这样男人也不喜欢让她出门工作。虽然一个人多少有些寂寞,但只是看着面前男人沉稳的睡相,就觉得内心十分安定,这份安定便是支撑她持续每天一成不变生活的力量。

还不想睡,珠子拿起日记本,配合男人阵阵的呼噜声,笔在上面无聊的划拉着,却什么色彩都没有留下,只有一道道深深的刻痕,那笔尖干的能听见摩擦声。珠子感到诧异,明明是昨天刚吸满的墨水,却仿佛很久都没有用过。

写日记是珠子一直以来的习惯,说来,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里,能静下来写一写日记,也很难能可贵了,这也许与珠子平淡的生活有关。

5.14日晴

在超市买了圆葱和土豆,打算回去做咖喱饭。今天他回来的很早,把故障的吸尘器修好了,里面的灰尘结成了一团大球。

5.15日晴

因为他的血糖有点高,自从结婚以来,家中就很少备甜食了。路过西点店的时候,闻着香气,很自然的就想要吃个蛋糕。这么想来,再过八天就是我的生日了呢。他这么忙,不知道会不会忘掉,虽然我自己也没有很重视就是了。

5.16日雨

真烦人!明明下了大雨,家里却停电了,电卡又没有充钱,不得不冒雨出去买电,路上还踩进了水坑,弄得鞋袜都湿透了。这人回家不但没能提供什么帮助,反倒多了双要洗的鞋。不过看在认错态度诚恳的份上就放过他吧,看他下次还会不会拒绝要我接送了、

5.17

5.18

5.19

他……他……他……

他?

珠子突然间警觉起来,她生活的所有一切似乎都离不开这个男人了,一切的一切,甚至自己的私人空间都在围绕着他转,就算是在一起生活,这种失去了精神自由的关系还是让她觉得有说不出来的别扭。

实话实说,珠子自以为朋友圈子还不算小,就算不是每个人关系都很好,能出来一起聚聚的人总是有的。但此刻,就算能模糊的回想起那些人的轮廓,回忆具体到脸的时候,她却根本没有了印象,似乎一切都是由自身幻想而来,对现实缺陷的补充。

那么黄芩呢?珠子曾经最好的朋友。珠子的学生时代基本都是有黄芩在身边陪伴度过的,但现在想来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明天得给她打个电话。

以前的日记里又写了什么?珠子记得自己都有好好保留,放在阳台的大箱子里面。她没有开灯,摸着黑去翻,无意间撞倒了晾衣杆,塑料的杆子倒在地上,发出不清脆的撞击声。珠子回头向床上望去,男人睡得很死,脸上表情没有一点变化。

摸出了一个常见的普通笔记本,时间隔的有些长,能摸得出来封面起皱。珠子又摸了几个,拿回到写字台前慢慢翻看。

8.6日晴

今天真是热的要命,整个人像是烤化了的橡皮糖,全身都没劲。在这种天气下居然还需要补课,真是要人命,好想什么都不做,在家里吹空调啊。

……

珠子对这篇日记大概有点印象,这是她高二时候写的,当时确实是很热,大热天顶着太阳去补习班的心情她现在都不愿意回想起来,继续往后翻了一页。

8.7日晴

今天还是一样的热,一样的无聊。就算是想认真学会习,这个气温还是叫人昏昏欲睡。还好黄芩借了我一本恐怖小说看,能让体温凉下一点。故事一般,书籍倒是制作的挺精美,封面的白马画的实在是很诡异,身体的后半部分还有着一只巨大的眼睛。封面吓了奶奶一跳,还被她没收了。

……

珠子也记得这回事,后来她从奶奶的房间把书偷出来还给了黄芩,里面的内容并不太有趣,早已想不起来了。她又翻看了几篇,写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也比现在写的那些日记要强很多,起码不会整天只围着一个男人转。

翻了一会,困意渐渐上来了。珠子爬上床,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汗臭味。但那没有关系,她早就已经习惯了,现在闻起来甚至还有些安心。

该死,又这么想了。

第二天清晨,珠子很早就醒来了,上锅用热油煎了两只鸡蛋,火候掌握的恰到好处,在油滴们叽叽喳喳的争吵声中,铲子往蛋黄处一压,不硬不软,正好是他所喜欢的。

“吃早饭了。”珠子叫他起床。屋子不是很大,不用大声喊。

他揉着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一晃一晃的走进了卫生间,挤了一段牙膏,用牙刷在齿缝间上上下下的摩擦起来。珠子一边在饭桌前催促着快点快点,一边看向客厅高脚凳上的背包。不知道是不是幻听,里面似乎有什么声音传出来。

他终于坐到了饭桌前,在煎蛋上轻轻一咬,一滴蛋黄顺着下巴流下,盘子里顿时多了一颗圆圆的小太阳。

“那么我就上班去啦。”他意犹未尽的抹抹嘴,斜眼看向那个土黄色的大背包,“这个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记得生日当天再打开,不要提前动。”

礼物?珠子笑了,看起来神经大条的他居然还真记得。

“我出门去了,自己在家里要好好的。”

“路上小心。”

他一出门,珠子就拿起手机翻找黄芩的电话,这么好的朋友居然被她遗忘了这么久,自己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喂,谁呀。”对面传来的是黄芩的声音。

幸好她还没换号,珠子心想,但自己也没有换,能看见备注的呀,黄芩为什么会这么问?

“我是珠子呀,你怎么没有我的备注,换手机了?”

“珠子,哪个珠子?”

珠子有些不太高兴,玩笑开得有些过火了。

“你说是哪个,你不是黄芩吗?”

“我是,但你是……”

珠子挂断了电话,其他人也没再联系,坐在那里生闷气。

她可是我最好的朋友,怎么能忘了我呢?或者是记着但在欺骗我,但这样反倒比前者还要来的让人生气。

珠子在楼下超市买了西红柿和豆角,收银小姐一直盯着她看。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啊。”收银小姐笑吟吟的,“您今天很有气质,虽然严肃但还是很好看,让人有些挪不开视线。”

“……谢谢。”

回到家,珠子简单的做了饭,把食材全部炖在一起,棕色的奇怪香味弥漫在整个屋子里,这味道很黏腻,墙壁和家具都蹭上了同样的颜色。

有什么声音在客厅里响,像是有人在说话。珠子仔细听了听,又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这里的墙壁隔音效果并不好,可能是楼上或者楼下传来的邻居说话声吧。

解决了午饭,珠子坐在那里还是耿耿于怀。她本来让自己不要去想那些令人生气的事,但控制不住。可能是自己好久不跟别人有过多往来,那种憋闷的心情久久发泄不出,上午这件事情便轻易击穿了心里的大坝,有水渐渐地渗出来了。

珠子给自己之前关系比较好的同学们依次打了电话,所有人却都在跟她开玩笑,不是说不认识,就是直接不接电话。

不会是真的开玩笑,我被孤立了,就算珠子再傻,也能意识到这个事实。但究竟是因为什么事能使自己如此声名狼藉,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对了,给爸妈打电话,不可能连他们也装作不认识自己。珠子在通讯录翻了半天,却发现根本找不到双亲的联系方式。她猛地想起来,自己上次因为要和这个男人结婚的事和他们大吵一架,已经基本断绝关系了。

我以前是这样的恶劣的人吗,吵架时会说出那种不堪入耳的话?

好像除了那个男人的事之外,一切都模模糊糊的想不太起来,只有每次接触到一些契机,才能回想起一些破碎的片段来。

珠子呆呆的坐着,望着天花板,那里有一滴黏腻棕色的味道还挂着,呈水滴的形状,水滴渐渐地变大,变重,和天花板之间的连线逐渐变细,直到断裂开来,轻轻滴在那个装有礼物的土黄色背包上。

”好重。“

珠子吓了一跳,但这次听得清清楚楚,确实是有人在说话,但这个客厅里除了背包,也没什么值得怀疑的东西了。

里面是某种电子设备,像录音机之类的东西吗?珠子对数码产品不是很感兴趣,可能只是男人比较喜欢才买来送她的。

反正无聊,要不打开看一下?珠子本来这么想,但男人曾经说过,要在生日的当天再打开这个背包……

又是他!

珠子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使足力气,上去抱起那个背包。昨晚看男人抱的那么费力,没想到这个鼓鼓囊囊的背包却一点都不沉,珠子用力过猛,往后连退两步,差点把礼物摔在地上。

“这个不能放在地上。”

珠子又想起男人的话,便索性直接放在地上,蹲在一旁慢慢拉开了拉链。

“好疼。”

这次珠子听得清清楚楚,确实是从背包里传来的声音。

拉链拉开之后是一个黄油纸包,形状上看像包着一个坛子,和想象中的数码产品毫不沾边。珠子拿起纸包放在耳边听,摇晃了一下,有东西在里面滚动,撞在内壁上发出沉闷的响声,然后又是一阵呻吟的声音。

此刻再想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静静地放回去也太不现实了。珠子看了看纸包的方法,按照痕迹轻轻的拆开,一直拆了三层,才有玻璃的亮光从缝隙中透出来。

珠子把最后一层纸剥离开来,眼前的景象惊得让她连退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幸好背包之前已经是放在地上的,才不至于失手脱落,此刻仍然保持着完好。

泡菜坛状的玻璃容器中,放着一个男人的头颅,五官还算端正,但披头散发。这个头颅现在是倒放的状态,两只眼睛却还直勾勾的看着珠子。

这是什么恐怖玩具吗?说是玩具,制作的未免太逼真了,眼睛,鼻子,甚至于每一根头发,无一看起来不像是真正的血肉,脖子处巨大的断口更让人不敢去看。珠子身上一阵恶寒,这个玩笑更加的恶劣,今天那些破事与这个比起来简直不值得一提。

那个跟自己朝夕相处的男人,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自己的生活中只剩下了他,而这个礼物又是什么意思?

虽然疑问过于多,但此刻的珠子也无法分心去想那些。这个头颅的眼神实在是有些过于犀利,让珠子很是害怕,根本不敢动一下,直到撑地板的两条手臂都因为血流不畅而开始酸痛。

虽然看起来很像是真的,但就算是真的,现在这个样子也是死的吧。珠子避开头颅脖子处的断口,向它头顶的方向缓慢移动,那头颅的眼珠子居然跟着她动,只要她没有大幅度的移动,始终都在头颅的视野范围之中。

珠子简直要疯了。

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那头颅的嘴突然间微微张开,说了三个字。

如果没听错的话,它说的是,红烧肉?

“红烧肉。”那头颅继续说话了,“我是一块红烧肉。”

这种诡异的情况,珠子从来都没有遇见过,那头颅让她全身恶心,别说是这种莫名其妙的话,就是说笑话也笑不出来。

傍晚,男人回到家,看见的是笑吟吟的珠子,珠子一直盯着他看。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啊,你今天很有气质,让我有些挪不开视线,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工作很累吧,饭已经好了,趁热吃。”

男人瞥了一眼高脚凳上的大黄背包,和原来一模一样,似乎从没有人动过。

“没有提前打开吧。”

“怎么会呢,后天才是我生日。”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