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不是闹着玩的在线阅读
免费

修仙,不是闹着玩的

皇今

仙侠 / 古典仙侠 · 12.3万字

青梅竹马的感情,岂能半途而废?
韩旭为了追随未婚妻的步伐,踏上了修仙之路,无奈修行上没有天赋,见了他的人都暗暗摇头叹息。
直到有一天,峨眉山顶虚空殿上的灵石掉落,砸中了韩旭的脑袋,才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大家都知道,那虚空殿是峨眉派长眉祖师的修行道场。
至于那一块灵石,更是来自仙界,被长眉祖师炼化后悬浮在虚空殿上,只为等待有缘人到来。
而韩旭,就是它要等待的有缘人……

目录

第1章 你好像打不过他

阳春三月,百花盛开。

长安古道,东风徐来。

日光照射下,一头瘸腿的毛驴懒洋洋的走在青石板上,由于一条腿不正常,发出的声音就有些不对称,啪嗒啪嗒的长短不一,可听到耳中,却有了一种特别的韵味。

再看毛驴的身上,仰卧着一个衣衫褴褛的道人,岁数似乎不大,可满身的污泥,就有点像个老人家了。

只是他卧在毛驴背上,脑袋放在驴的脖颈上,却能稳稳当当,不曾掉下,实在是有些本事。

这道人本在悠闲的哼着小曲,可能感觉还不够舒畅,就伸手在腰边解下酒葫芦,打开盖子,举到空中,就这样卧着往嘴里倒酒。

那酒划出一道弧线,都进入他的口中,却没有洒出一滴,不由得惊呆了路上稀稀拉拉的行人。

一个少年,在路边的大树上翻身坐起,目不转睛的盯着在驴背上喝酒的道人,喊了声“我操”,直接从树上跃下。

只见他身材消瘦挺拔,腰间挎着长剑,穿着紧身蓝衣,再配上圆圆的脸蛋,还真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

可是爬到树上睡觉,就有些失了身份,不过少年一点都不在乎,跃下树来好奇的盯着驴背上的邋遢道人。

那瘸腿毛驴的对面,一个身着华丽的青年男子漫步走来,手中拿着折扇,在这温度适中春意盎然的天气里,轻轻的摇着折扇,显得异常惬意。

只是那瘸腿的毛驴不但腿有毛病,好像连眼睛也有毛病,竟然直直的对着青年男子走去。

这大路宽宽,各行其道,别说行人稀少,就算人多路窄,也绝不会迎面相撞,可见这毛驴眼睛还真是不太好使。

幸好那男子不与毛驴一般见识,缓缓向右错开两步,不料毛驴也缓缓向左错开两步,一人一驴还是迎面相撞。

那男子皱了一下眉头,但还是妥协了,又向左移出两步,可那毛驴也紧跟着向右移出两步。

再看驴身上的老道,依然眯着眼睛往嘴里倒酒,似乎还不知道身下的毛驴上了驴脾气,和一个衣着华贵的青年男子对上了。

那男子眼睛里忽然流露出凶光,折扇交与左手,右手一闪,从腰间拔出一把弯刀,挥刀朝驴头上砍去。

眼看驴头就要被劈为两半,而老道的头还枕在驴脖子上,这一刀下去,恐怕不但驴头要变成两个,就连老道的脑袋也要一分为二了。

在这关键时刻,那圆脸少年看的真切,吃惊之余不及上前阻挡,只得拔出长剑,用力掷了过去。

当的一声,刀剑相撞,弯刀错开尺许,一人一驴总算保住了脑袋。

圆脸少年冲上前来,喊道:“你这人样貌堂堂,怎的如此心狠手辣,就算是这畜生惹到了你,也不至于挥刀就剁吧?何况道爷还在驴上,你这是一刀两命,胡乱杀生,本少爷见了,岂能袖手旁观?”

那青年嘿嘿冷笑,说道:“想多管闲事,也要有些本事,别盲目无知,枉自丢了性命。”

圆脸少年大怒,觉得这人太过嚣张,捡起长剑就要上去决斗,却发现那老道已经从驴上坐起,并把驴横在路上,拦住青年男子去路。

圆脸少年皱起眉头,说道:“道爷,你让一让,本少爷要打架了,你看你离的这么近,再溅你一身血,可就不太好了。”

老道好像酒喝多了,晃晃悠悠的,还恬着脸问道:“小伙子,这朗朗乾坤,为何打架啊?”

圆脸少年很是无语,但还是说道:“刚才你的毛驴差点撞到人家,所以人家要抽出刀来把你和毛驴一起剁了,你现在还问我为啥打架,我真是服了你了。”

说着直摇头,但还是继续说道:“我看你以后还是少喝点酒,要不脑袋被人家劈开了,还问人家为什么呢!”

老道好像吓了一跳,说道:“脑袋劈开了,那可就不好玩了,我还是离远一点,你们打架吧,可我看你好像打不过他,不过也不要担心,有道爷我在此,保证他伤不了你,只管放心打去吧!”

说完又扬起葫芦,大大的喝了一口酒。

圆脸少年很是不服,对那青年喊道:“这老道说我打不过你,我可有些不相信,我从小习武,师父都换了七八个,难道连你这样的年轻人都打不过?”

这少年说起话来很是老成,自己本就是个少年,却叫人家年轻人,实在是没有礼数,可那年轻人也不生气,只是眯起了眼睛,似乎在嘲笑这少年的年少无知。

圆脸少年把剑一横,冲上两步,抖动长剑,挽出三道剑花,朝青年人胸口刺来。

那青年看出虚实,举刀格挡,再抽刀回砍,二人就战在一起,只见二人武艺俱都不错,一招一式稳稳当当,斗了个半斤八两。

可是七八十招一过,圆脸少年就有些支撑不住,身子微微发抖,忽然虚晃一剑,跳出圈外。

只听圆脸少年喊道:“不打了不打了,我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体力支撑不住,我看咱们还是各自散去,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反正我是没力气再打下去了。”

青年人似乎也很通情达理,哼了一声,就要从旁边过去,不料老道从驴上跃下,伸手拦住去路,说道:“你不能走。”

青年人又眯起了眼睛,问道:“我为啥不能走?”

圆脸少年也疑惑道:“是啊,他为啥不能走啊?”

老道嘿嘿一笑,说道:“你还问我,你应该问你自己啊!”

圆脸少年有些迷糊了,说道:“我和你们都是萍水相逢,从没见过,你问我,我哪知道啊?”

老道又是一笑,说道:“那我问你,你为什么两天都没吃饭了?”

圆脸少年道:“因为我身上的银子花完了,就没钱吃饭了。”

老道说道:“你本来身上不是还有十两银子?”

圆脸少年道:“是啊,我本来身上是还有十两,可我觉得十两银子,也花不了几天,于是我就跑去风雨楼交了十两银子接了个任务,想赚个一千两,所以现在我就没钱吃饭了。”

老道问道:“那你接了个什么任务?”

圆脸少年忽然瞪眼道:“不对,你怎么知道我身上还有十两银子?你是不是跟踪我?”

老道叹气道:“你这反应也太慢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道爷我是神仙,法力无边,什么事都知道,所以现在我只问你,接的什么任务?”

圆脸少年道:“你这老道也很会吹牛,既然什么都知道,为何还来问我?”

老道猥琐一笑,道:“本道爷是知道,不过你自己的事还是你自己说出来的好。”

圆脸少年很是不屑,可是眼睛忽然一转,张口说道:“既然道爷什么事都知道,我还真想向道爷打听一个人,这个人在武当山出家,估计也是位道爷,你看你也是道爷,搞不好你们是在一个庙里出家,所以还真有可能认得。”

老道嘿嘿笑道:“你这傻小子,庙里出家的那是和尚,道爷我出家在道观,你连道观寺庙都分不清楚,还找什么人,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情,说说你接了一个什么任务,至于找人的事,等一会再说不迟。”

这少年一想也是,就说道:“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任务,我只是想赚些零花钱,没敢接那些几万两的大任务,所以我这个任务简单些,是一个富商人家的小姐,被采花贼采了花,不堪羞辱,就当场自杀了。”

圆脸少年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官府已经查明,那采花贼就是最近在江湖上很猖狂的采花淫贼周华安,可是官府的人没本事缉拿,于是那富商就花一千两银子去风雨楼发布了任务,只要抓到周华安送到官府,就可以领到一千两银子。正好我这阵子盘缠用完了,就去风雨楼看任务,觉得这个任务不错,就用最后的十两银子接了下来。”

老道问道:“那你在这条大路上蹲了两天,是不是为了寻找那采花淫贼周华安?”

圆脸少年道:“你这话问的,都多余,我现在都吃不上饭了,当务之急肯定是先挣到钱吃饭,所以我就在这大路上蹲着,排查哪个是周华安,这样也不用我到处乱跑,可以节省很多力气,你说我是不是很聪明?”

老道不屑道:“聪明个屁,你有没有见过周华安?”

圆脸少年道:“我当然没见过,不过我有画像。”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副画卷,打开来让老道看。

老道伸手接过,对着那青年男子比了一下,说道:“你这画的一点也不像,画这幅画的人肯定没见过周华安。”

这时,那青年男子低着头,又准备溜走了。老道眼疾手快,伸手拦住,说道:“你不能走。”

圆脸少年不满道:“我说道爷,你老拦他干什么,他又不是周华安。”

老道生气道:“你个傻小子,他就是周华安。”

青年男子反应迅速,纵身一跃就跳了起来,可是这老道似乎反应更快,伸手抓住了他脚脖子,直接被拽了下来。

圆脸少年终于反应过来,喊道:“好小子,原来你就是采花淫贼周华安,差点让你溜走。”说着,挥动手中长剑,又打了起来。

可这一次明显不同,周华安手中弯刀厉害许多,才三十多招圆脸少年就抵挡不住,只见弯刀挂着风声,避过长剑,砍向圆脸少年左臂,眼看左臂就要不保。

关键时刻,那老道在远处伸出一根手指轻轻一划,弯刀就随着手指的方向被引导过去。

周华安见自己手中弯刀居然不听使唤,偏了方向,不禁大吃一惊,看着不远处的老道,低声说道:“引导术?”

老道嘿嘿而笑,也不言语。

周华安瞬间明白,这老道是修行之人,恐怕自己今天是真的走不掉了,但是他也知道,修行之人一般是不会出手伤害凡人的,除非是那些十恶不赦的坏人。

自己虽然时常采花,杀人也算不少,但一般不会无辜杀人,算不上十恶不赦,所以这老道应该不会出手伤害自己。

同时他又觉得,这个少年,必须立刻打发了,要不拖延的时间一长,官府的人到了,到时候人多起来,想再撤走,可是有些难度。

想到这里,手中弯刀更加凌厉,挡开刺来的一剑,提起十成功力,照着圆脸少年的脖子回刀反砍。

眼看那少年躲避不过,非要脑袋搬家不可,只见那老道又是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滑动,那快速绝伦的一刀就又偏了方向,从少年头顶过去。

圆脸少年吓的一身冷汗,可他并没有看见是老道帮他,还以为自己运气好,躲过了一劫,不过此刻也知道了自己功力与这周华安差的太远,除非用出夺命十三剑,不然根本就赢不了对方。

可夺命十三式是绝顶剑术,一旦使出就要伤人性命,连施展之人也控制不住,所以这周华安如果抵挡不住恐怕就要命丧当场。

不过他只是一个采花淫贼,应当捉住送到官府,让官府给他定罪,这样自己还能拿到一千两银子,要是送具死尸,官府再说自己杀了人,那可真是有理也说不清了,于是想来想去,也拿不定主意。

就在这时,听那老道喊道:“我说过你小子根本就打不过人家,幸好你遇到了本道爷,看你年纪轻轻,心地善良,就帮你一把,进我这善心图,把这采花贼擒住,领赏钱去吧!”

老道说完,意念一动,从体内飞出一幅画卷,迎风暴涨,悬浮在上空,直接把这正打斗的二人收了进去。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