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流风在线阅读
免费

念流风

Lantes

轻小说 / 原生幻想 · 15.8万字

消失掉的十年,到底是童年还是黑色岁月?
失去了依靠,唯剩我一人怀抱着两块冰冻的心,一边侥幸的希望能借着自己胸膛融化这两颗心,一边与悲哀作斗争,去守护这两颗心……
我已经没什么可失去了,我只想赎罪,只想保护她们,接着一人走向孤寂的死亡……吗?

目录

第1章 序

“已经没剩下什么东西了走吧。”

“好累,就这样。”

“明明错不在我……”

这些想法在脑海里堆满着,尽管想要去回忆起开心的事,但心和口吐不出任何东西。

毕竟自我出生起,所面临的一切事情,都是悲伤的。

可能也有开心的时候,但那并不长久,只要一回忆起,悲伤往往占据了胸口大半。

我推着车胎被泄气的自行车,一步步地走着,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我姓风,是个罕见的姓,单名一个流字。

这个名字,是我的养父母……不,他们就是我的父母,所赐予的名字。

听他们讲,去这个名字,希望我未来能够没有任何压力,好好活着,能够像其他人一样,自由的活在这片土地上。

我是在海滩上被他们捡回来的,那年我十岁,大概。

我忘记了那天以前的任何事,何时出生,我并不知道,尽管记忆里有些东西还能回想起来,但都是些恐怖的回忆,似乎也没人告知过,我是什么时候生的。

经过父母的判断,大概认定我10岁,且之后将把我捡到的那天,定为是我的生日,10.1,与国同庆了。

真怀念那段日子,那段难得可贵的日子,被人爱着的感觉。

父母还有两个女儿,她们各自叫风铃和风轻。

她们是双胞胎,是我的妹妹们。

我记得把我捡回去的那年,她们才3岁。

她们是多么的可爱,我仍能记得她们接受了我,并且亲切的叫我第一声哥哥的那天,我便发誓,要用一生来守护她们的笑容。

可我没想到的是,接手守护她们的日子,竟会来得如此之快。

八年前,我被收养后的四年后,发生了一件事,父亲同我被绑架了。

依靠着不知从哪学来的技艺,事情到最后,我活了下来解决掉了所有敌人。

是的,我杀掉了那群人;但是,只有我活了下来。

大概有8个人,都是力气很大的成年人,并且手里握着枪。

之后的一年半里,母亲为了保护我和妹妹们,变卖了家里所有的财产,接着便带着我们回了老家,继续扶养着我们。

直到现在,我都感到很自责,很后悔。

自从我从那场惊险的绑架案件中逃生后,因为没有救下父亲,所以一直都很自责,每次都不敢直视母亲,吃饭也是把饭盛到房间里,或者等她们吃完了我才把剩饭剩菜拿到房间里吃。

妹妹们也逐渐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知道我有能力杀出重围却没能力把父亲救下后,便也开始对我感到憎恨,尽管在日常生活中体现不出来,但多少也有了一层我难以跨越的屏障。

对我的称呼也不再以哥哥相称,而是以风流来称呼我,更甚至有时候,连名字不愿意说。

至于母亲,在绑架案件后并没有怪罪我,依旧对我视如己出的模样,甚至倾下了比起妹妹们更加重视的爱,但她越是那样,我越是难受。

我更希望她能打我,骂我,哪怕抛弃我也无所谓,因为我没能救出父亲。

母亲很爱父亲,父亲走后的每个夜里,等到熄灯,妹妹们睡着以后,她总是会在客厅摸着父亲的照片,强忍着哭声流泪。

我看到母亲的那副模样,罪恶感更加的强烈。

终于,母亲累倒了,独自一人扶养三人的她积累成疾,坚持了三个月之后,她便离开了。

那一天,恰逢高考,我也知道母亲的病情,但在那以前,母亲对我说:“不用考虑太多,这只是累了,休息一下就行了。”

然而,我高考的所有科目考完以后,我拿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正当我用兴奋而铸造的侥幸的奔往医院以后,刚走到病房前的我,医生看见我以后,无奈地对我说:

“我们尽力了,对不起先生。”

我听见这个消息后,大脑一片空白,耳边传来强烈的蜂鸣声。

赶忙跑进病房,看见她时已经毫无生机……

在母亲的亲人的帮助下,我办好了她的后事。

那天,妹妹们跪在母亲的灵棺前失声痛哭,而我作为长子,尽管只是收养,但我依旧被母亲的亲人们认可,所以我不能哭,我要主持丧事的进程。

可是,在丧礼进行的过程里,我也忍不住落泪。

在这之后,妹妹们因为年纪还小,所以暂且由母亲的妹妹扶养。

至于我,则由亲人们凑钱上了大学。

我也并非不争气,依靠着优异的成绩,第一年里就拿到了奖学金,加上国家救助金的原因,大学期间的各项包括学费内的学杂费都不成问题。

不过,妹妹她们还要读书,所以我把除了学杂费和一点生活费以外的钱寄给了收养她们的小姨手里,希望能缓解小姨的压力,也把一部分奖学金寄给了供我第一年大学的亲人们,也是把钱还清了。

尽管小姨一直说不用了,但我还是会寄钱回去。

生活上并非有什么困难,只是一如既往,但在学校里的人际关系,却是很糟糕。

因为有八年前的那件事的原因,而我所读的大学,又恰好是发生那件事的地区,所以很多人都知道我。

被人恶作剧或者辱骂的也非少事,从第一天起便开始了。

什么典中典储物柜锁被开了、谣言、出了校门给人蒙头一阵痛打之类的,都是十分幼稚的行为。

虽然想不通,大学里怎么还有这种牛马,能够把这种高中就淘汰掉的行为做得这么极致,还不留情。

虽然对于这些我也不怎么在意,因为这些都不算致命伤,反正后面我都直接上报,也揪出了几个专门弄我的,因此跟辅导员常常见面,他也很同情我,于是也熟络起来,加上我也老实不犯事儿,且成绩优异,他也很关照我,也是会替我说话。

次日,因为今天是休息日,我要上全班的同时,也要多加班两个钟头。

这种习惯维持了很久,老板是个好人,她没有因为我的过往而惧怕我,反而宽容的接受了让我在书店里的工作。

而且,老板也对我很好,为了让我脱离因为过往而遇人则对方惧怕的生活,老板把我安排到了常常露面的工作。

如果我常常露面……确切来讲,是只要露一次面,店里基本上就不可能有什么客人了。

老板并没有理会这个问题,不顾店里的收益,也要给我这份岗位,同时也给予了我该岗位该有的薪水,甚至还涨了上去。

因此,我对老板很尊敬。

因为自行车已经损坏,所以我不得不挤公交。

说实话,我倒是挺害怕坐这些公交啊地铁等公共交通工具,毕竟会时不时有人认出我来,随之变得谨慎和注意。

这在我大一刚到时便有的情况,之后我就没怎么坐过这些东西,努力的攒钱买了辆电单车,虽然很快就因为自身在大学里被人们针对,电单车很快就坏了。

为了应对以后这种情况,我只好换了辆自行车,电单车丢在出租屋里,除了休假时出门用,其他情况不会使用。

大概半小时,我到达书店附近,这次似乎没有人认出我来,下车以后顿时松了一口气。

书店在城内的中心,是一个比较老的店面了,听说开了大概有五十多年了,老板本人好像也是从已故的爷爷那接手了这家店。

我掐准时间,在9点准时到了书店。

推门进去,坐在柜台后的老板扭头看见我后,热情的打了声招呼:“哟,来了啊小风!”

我也高兴的点头嗯了声,说了声早上好。

接着我便将自己的书包放在员工休息室之后,我便接过了老板的位置。

老板在值完夜班后,打着哈欠准备离开时,忽然说道:“啊对了,小风,先跟你说一声,映夕下午过来帮忙,我有些事要离开,你们下班后,记得要关门啊。”

“哦,好的,没问题。”我回应道。

老板叫吴乔,映夕是她女儿,全名叫吴映夕。

老板是位单身母亲,她常常在没事时,会念叨起自己的经历和女儿,这让我从她身上看到了自己已经病逝的母亲的影子。

吴映夕是个比我小四岁的孩子,正读着高二。

她经常会在放学后过来帮忙,周末也一样,帮母亲顶班之类的。

她第一次见我时感到很吃惊,同时也与普通人一样,对我抱有不小的敌意。

可时间长了,她也接受了,同时也对我表现得比较友好,时常过来问我些学习上的问题。

早上并没有来多少客人,毕竟今天这个时候,很多书都还没更新,所以来的客人们只是随便翻了翻别的书,很少有看上的。

这家店虽然是陈年老店,但老板是个走在时代前沿性的人,她在两年前我来到这个书店的一个月后,因为我的建议,开始在店里卖些已经书籍化的小说或者从国外引进的小说,原版和译版的都有。

因为书店里有国外引进的小说,尤其是海对岸的樱式轻小说,这是整个国内实体书行业首次将网络小说实本引入的头一个,风险是巨大的,从来没有过的情况,一些喜爱这些轻小说的人们,也开始涌入了这里。

虽然开支是大的,但离谱的是,她又请人搞了个网站,轻小说平台,那个开销看得我麻了。

不过,老板似乎并不在乎这些,她只是开着玩的,自己也有事业,同时也家大业大,这也是把我的三观颠覆得不行。

说实话,我也没能想到效果会这么好,以至于老板已经不再是一家书店的店长,而是在整个浣州内5家连锁店的老板。

老板也很会做生意,时不时搞些什么二次元之类的活动,引来很大关注。

因为这个原因,老板直接决定,不管我有没有课,只要还乐意在这里工作,那就可以继续留在这上班,毕业后一时半会儿没人收留,也可以到这里继续任职,我的薪资提高和在店里名声变好,自己提出的建议虽然有很大成分,但更多的还是老板对我的信任与重视。

毕竟,若是换到常规的,我可能早就被踢出去了。

中午,几个店员陆陆续续的进来,冲我打了声招呼后便去放置物品,接着回到岗位上开始整理书架上的书籍。

闲置的我看着外面路过的人群与车流。

这种惬意且平常的生活,令我无比挽留。希望以后不要再出现什么意外,日子就这么过下去……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