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反派爸爸的作精崽崽在线阅读

快穿:反派爸爸的作精崽崽

蹑影

科幻空间 / 时空穿梭 · 53.8万字

9.8分 32人评分

为度化反派,浮尘偷懒选择成为崽崽,叫着反派“爸爸”,卖萌打滚后发现根本无用,索性作天作地。
爸爸要报复,她先把幼儿园的崽子打了。喂,110吗?可以寄养孩子,顺便管管吗?
爸爸是只阴灵,最喜捉弄人。她放煤气点火,吓坏了不能跑远的爸比。
魔头爸比爱美爱捉妖,她带着万贯家财跑去追美人。
爸比变态,她跑到对家屋里说天说地。
爸爸反派:追着浮尘打!
等到浮尘哭着向爸比们哭被欺负了。
爸爸们:不亮点爪子,不知道我们是作威作福的反派了?
浮尘伸手要这要那。
反派:藏起爪子,安生当个爸比。养崽是个伟大的事业,别的已经管不了了。
风格:爆笑温馨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夺权摄政王爸比冷酷无情1

【选定世界中:《娇俏太子妃》】

【选定时间点:反派摄政王造反前一年】

【目标:阻止反派造反成功】

【人物形象:反派崽崽】

【制作人物中……】

睁眼,浮尘站在宽敞的街道上,大块的石头铺就的道路大气辽阔。她见到自己的影子,又看看自己的手,很小很小一只,人类四五岁小孩的模样。

【目标人物出现】

浮尘转身,后方就是一座很高很高的府邸——至少在她看来。府邸匾额上书金色大字:摄政王府。

此时,王府大开,一位身穿青色华服的男子快步出门。气宇轩昂。浮尘昂着脖子看人,来人轮廓如刀雕刻般俊逸,当人走近,对方俯视的面容与气场仿佛如一座大山。

摄政王刚出门就见到门口一个女娃子,自己一出现,这个女娃子就直勾勾盯着自己,懵懂又真挚的眼睛认真地研究着他。好像他是个稀罕物。

女娃子身穿红色夹袄,上面有只锦鲤图案,头上扎了小发髻。脸上肉乎乎,像个年娃娃。

摄政王走近时忍不住低头瞥眼瞧了一眼小娃。

小孩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直盯着,因为昂着脖子太用力,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摄政王收回视线,走到马车前,抬脚正要上车。

“爹爹!”一个清脆的声音自后方传来。

摄政王往后瞧,正见女娃子一只小手抓着自己的衣摆,亮晶晶的大眼睛瞧着自己。

见被注视,浮尘展开了大大的笑容,又是一声脆生生地喊道,“爹爹!”声音很是兴奋。

“谁是你家爹爹?”摄政王拂开小手,他还赶着去宫里与几个武将商讨机要,明目张胆地废去太子羽翼呢。

指挥旁边的管家,“带她买点糖葫芦,送她回家。”

管家点头应是,上前去抱女娃子。

浮尘见人已经上车了,忍不住跟着,叫着“爹爹!”,抱着马车也想上去,奈何自己还没马车前板高,双手扒拉着就是想上去又上不去。

管家将浮尘抱住,瞧了瞧女娃子。女娃子很是精致,小圆脸肉乎乎的,很是可爱。眼睛很大,像极了摄政王小时候。

忍不住道,“王爷,这娃子的鼻眼,确实像王爷。尤其这双眼睛。不过王爷小时候更可爱。”

车帘前伸出一只手,摆了摆,马车开动,疾驰而过。

“爹爹!”浮尘急了,大叫,扑腾着身子要过去:我的大反派!我的金大腿!没有你,我怎么活动啊!

“爹爹!我要爹爹!”浮尘又叫又动,伸手不住地打着管家。

管家五十多岁了,身子很是硬朗,对于女娃娃的拳头,毫不在意。伸手握住小拳头,笑呵呵地说,“走,爷爷带你买糖葫芦吃。”

马车已经走远,浮尘瘪了瘪嘴巴,想哭。听到吃的,颤抖欲泣的嘴唇还是说了声,“好。”

“真乖。”管家笑语,抱着人去往集市。

拐角处一辆马车停留,一身淡绿色绸缎的男子瞧着王府前的一幕……

浮尘跟着管家欢天喜地买了一通吃的。见什么买什么,管家只是“呵呵”笑着,什么也不说,只管付钱。

在摊贩上买了一通,又带她去店里买精致的小点心。

浮尘一路吃喝,肚子越来越饱,脑子却越来越昏,想睡觉。心语:糟糕,忘了小孩子爱睡觉。

眼睛盯着地面,特别想趴着睡一觉。

意识醒来的那一刻,模糊听见一声,“太子,你就说你从哪里抱来的?哪家孩子与天家容颜相近?”

浮尘迷迷糊糊想要醒来。奈何有一只手轻轻拍着肩膀,她觉着舒服,又放松了身姿睡过去。

耳边有个声音模糊道,“孙儿还真是从王府里抱来的,王府下人对她十分爱戴。李管家自掏腰包几十两,买八宝斋的点心哄她吃哩。”

等到再次醒来,浮尘一双眼睛对上摄政王的眼睛。

二人皆是诧异。

浮尘看了眼周围,几个身着非常华丽的女人坐在一起,头上的头饰无一不是奇珍异宝,不是凡人可穿戴的。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怎么在这里?睡个觉还能乾坤大转移?

抱着她的奶奶又是谁啊?

浮尘心里卧槽。小孩子这么倒霉的吗?睁眼闭眼一个场景。

摄政王见到小孩,疑惑,“怎么在这?”

浮尘闻声,抬头对与他对视,呆萌的脸上是一副“我不知道”的表情。

身边的老奶奶见到她一直看着四周,安慰道,“乖囡囡别怕。皇祖母在这里。”

皇祖母?

浮尘的小脑袋转了半天,想到一个词:太后?!

太后对着摄政王道,“你还想瞒我?若不是太子,哀家还蒙在鼓里,以为这辈子,也看不见你的孩子呢。”

“她不是本王的孩子。”摄政王否认。

“胡说!”太后说,“她与你一模一样,尤其是眼睛。她的眼睛、神态与你小时候像极了。像只小奶狗。”

摄政王翻白眼,谁像狗?

听着奇怪的谈话,身处陌生环境,浮尘有些不舒服,挣扎着跳下去,小短腿跑着,抱着摄政王的大腿,小心翼翼地喊,“爹爹!”而后缓缓露出笑容。

我很乖,真的。麻烦你救我。

在场所有女人皆是看热闹的表情,看着摄政王,看他怎么圆谎。

摄政王低头看着脚边笑出四个大白牙,喊自己爹爹的模样,乐颠颠的,还真像只小奶狗。

浮尘不知自己谁一觉怎么在这儿,但她不介意对着自己的大金主子示殷勤。

他承认自己,自己才活得好。

谁叫系统向她推荐人物时,兵马大将军、刺客、美女,她都不选呢。

就是偷懒。

既不想费力清兵练武,与反派正面敌对;也不想费劲心机靠近,或是暗杀或是催枕边风,就想慵懒地当个拖后腿的崽子。

说起来,还是怪天界。

没事搞什么内卷?

神君也是的,直接“拯救三千小世界”项目接下来,把她这个懒骨头丢来“阻止反派各种暗黑行为”了。

浮尘面上笑嘻嘻,小手紧紧抓着衣服装乖巧,内心麻卖批:神君不得好死。

摄政王瞥了眼远远站着的太子,心中轻笑:笑话,以为这就是他的弱点了?将人抱起,坐在自己手臂。

“吧唧”一口,浮尘抱着摄政王亲。脸亲昵地蹭了蹭,小脸蛋绕着脖颈摩擦,嘴里依旧轻快,“爹爹。”

“嗯。”摄政王嫌弃地擦着脸上的口水,眉毛皱着。

太后笑看着,“不装了?”

摄政王懒得周旋,抱着人离开,“您随便,孩子我带走了。”

“诶?给我拦住!”太后急忙吼了一声,竟是没拦住,被人径直带走了。

太后也不生气,只是面色凝重,与皇后说话,“刚刚忘了问,她额娘是哪位?”

皇后笑而不语。

贵妃磕着瓜子,笑了出来。

天黑。

摄政王回到王府,将浮尘丢给管家。管家见到去而复返的阿尘又惊又喜。

“快速给郡主收拾一间屋子。衣服,首饰,丫鬟,都给配好。”摄政王吩咐。

郡主?

“诶!”管家欣喜照做。

摄政王回到书房,询问暗卫,“这孩子是怎么出现在王府面前的?”

暗卫的回答很是吃惊,“忽然就有的。”

暗卫负责王爷的安危,身边有什么动向都一清二楚。自家门前忽然多个人,还是个孩子,能躲过暗卫的巡视。

巧合还是高手?

谁做的?私心何意?

王爷叫管家,“郡主安排在哪里?”

“在暖香阁。”就在王爷寝室旁边。

摄政王走过去,瞧着浮尘的脸,认真地问管家,“你看她,像不像太子?”

难道是太子舍女喂狼?

太子与摄政王因是叔侄,有几分相像。面对这个莫名出现的孩子,摄政王第一时间怀疑是太子的孩子。

管家瞧了瞧郡主,盯着摄政王,认真道,“更像王爷。”

摄政王拿着镜子,比对着自己与浮尘,确认道,“是像我多些。”心下放心了。

管家瞧着这模样,犹豫着问,“王爷,不记得在何处有的郡主?”

摄政王瞥了他一样。

管家自觉多嘴,低下了头。

四岁,算上怀孕与实岁虚岁的区别,时间线在五六年。

五六年前,皇兄刚刚病重,将他从边疆调回都城。这么算,也对。

回都城后,摄政王忙碌朝政,欲望都在府中解决。只在边疆的时候,快意风流,四处留情。

想着想着,摄政王已经默默为浮尘想好了来历,就连额娘也依照性情与模样安排了人选。

沉睡的浮尘:毫无作为,也推动剧情发展。

崽崽最棒!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