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他怀里的猫在线阅读

想做他怀里的猫

李寻乐

青春文学 / 玄幻/新武侠/魔幻/科幻 · 11.3万字

软萌迷妹化身萌宠攻略高冷男神,开启一段“朝汪晚喵”的奇妙校园恋曲。心理学专业的温舒接到了99个爱心拥抱订单,服务对象是自己的学长宋言知。温舒还没来得及开心就陷入了困境——学长一向不喜与人有身体接触,这可怎么办?但是老天好像都在眷顾她!温舒最近总是做梦,梦里自己变成了学长的猫。温舒想:既然是梦那不妨大胆点!宋言知觉得自己的猫主子一到晚上就有些不对劲,从高冷不黏人变成撒娇卖萌求抱抱,和那个傻乎乎的学妹还有点像——莫名可爱!白天,温舒抱着自己的狗儿子开心得起飞,但一向爱撒欢又黏人的狗儿子竟然露出了嫌弃的表情。温舒的手微微颤抖:这和学长莫名的像啊!

品牌:大鱼文化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本书数字版权由大鱼文化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相遇

温舒睡了个午觉,还做了个梦,梦里师兄点了她的名,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拿出了一颗三克拉的大钻戒,单膝跪地,山盟海誓。

这个梦太过舒服惬意,温舒矜持地犹豫了那么一秒,可还没等那三克拉的钻戒套在她手上,就听见有人急急忙忙地喊她:“温舒,温舒,快起来。”

那人摇晃着她的身子。

温舒醒了过来,正对着的窗户映进细碎的阳光,有些刺眼。她迷蒙着眼问:“怎么了?”

“我们宿舍的某宝店开张了。”许轻晨道。

温舒微微皱了皱眉,回:“我知道啊,早上不是还在宿舍剪彩了吗?”

周君如放下那本《人格心理学》,推了推眼镜,说:“轻晨说的开张是指有人下单了。”

温舒顿时来了精神:“什么单子,心理辅导还是心理测试?”

许轻晨深深地看了眼温舒,道:“是你的爱心拥抱。”

爱心拥抱?

温舒笑着赞了声,说:“这人还挺有眼光的。买家留下信息没,我一会儿一定要好好去感谢下他的慧眼识珠。”

周君如指着电脑,道:“你自己看。”

笔记本电脑上显示着宿舍某宝店的页面,店名是宿舍四个人一起取的,叫作“你信或不信”,店内售卖的东西也很有趣,比如刚才提到过的心理辅导、心理测试等。

这个学期,实践课老师勒令所有人必须交一份实践日志,实践内容要和专业挂钩。503宿舍的几个人思量了好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还是宿舍里唯一一个电子商务专业的室友赵竹青出谋划策,提出开一家某宝店。

只要认真完成某宝店的日常运作、满足买家的各种心理要求,绝对可以轻松地做好一份实践日志。

“爱心拥抱”是温舒提出的项目。随着社会发展,拥抱也不再是亲密之人的专属,它可以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维持血压的平衡与心脏正常的跳动、减少恐惧感等,在一些国家更是出现了职业拥抱师。

温舒选择这个,也是因为自己未来的研究方向想要往这上面靠拢,自然,这个商品也需要她亲力完成。

网页上可以看见买家“三只青蛙”的头像是一片风车,温舒心想,这人的性格应该挺温柔的吧。

三只青蛙:老板,请你一定要加油啊!

温舒:亲,可以详细说明一下您的具体问题吗?您是在上班还是在上学呢,是不是生活压力太大了?

等了一会儿,三只青蛙才回复。

三只青蛙:刚刚工作上有些事,不好意思了。

温舒:没事。亲,那现在有没有空呢?

三只青蛙:老板,可以加一下微信吗?领导刚刚走过去了,好在我反应快,及时切换到了工作界面。

温舒把微信号发给对方,然后趁着等待的间隙看看三只青蛙的交易页面,他竟然买了九十九个爱心拥抱服务。爱心拥抱的单价为一百元,也就是说,这人竟然一口气在这家刚开的小店里花了九千九百块。

许轻晨有些忐忑,这也是她赶忙把温舒喊醒的原因,说:“这人不会是骗子吧?先是想办法要微信号,然后再把人约出去,最后……”

周君如瞥了瞥温舒,冷静道:“不会的,骗子也有审美。”

温舒对她翻了个白眼。

手机振了振,温舒打开微信,同意了买家发来的好友请求。

买家的微信头像是佩奇,昵称叫作“李九歌小可爱”。

李九歌:老板,我的这个订单不是给我用的,是给我的一个好朋友。他有点自闭和轻微的隐性社交恐惧症,所以我想麻烦你试着开导开导他,最好是让他觉得世界无比美好,人生还有许多美妙的事。又或者让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谈恋爱这个特别美好的事,最好能够让他赶紧去谈恋爱。

温舒:亲,如果真的有社交恐惧症的话,可能不适合。

李九歌默然,而后迅速打了一句话。

李九歌:我曾经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封“没有未来”的信……

遗书?温舒看向室内其他两人。

许轻晨也有些着急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周君如点头:“倒是个不错的案例。”

温舒转过头回复:那麻烦亲把个人信息发过来,三天内一定发货。

李九歌:真的很感谢了。

温舒:不过亲,这九十九个拥抱你要不要更改下订单?钱太多了,而且也不支持一次性购买这么多个爱心拥抱,如果你的朋友有社交恐惧症的话,肯定是不可能做到的。

李九歌:没事,我那个朋友就多劳老板费心了,至于那些钱就当作劳务费了。

退出店铺页面,温舒习惯性地捋了捋额前随意落着的几缕头发。

“加油!”许轻晨笑着鼓励。

“任重而道远。”周君如拍了拍温舒的肩,又坐到窗台旁,拿起一本书认真地看了起来。

晴空万里,一阵南风吹过。

温舒对照着地址,寻找目的地。

春华街38号。

这条街是天华市有名的富人街,环境优美,安静高雅,里面住着的人非富即贵。温舒对李九歌所说的那个朋友隐约有了揣测——

父母常年在外工作,自己一个人留守在孤零零的大房子里,童年伴随着数不尽的零花钱以及各种玩具,唯独内心的孤独始终得不到排解,所以导致了这样的心理状况。

买家的基本信息留得不多,临出门前,以防万一,许轻晨还是让温舒在包里放了一瓶防狼喷雾。

春华街38号并不难找,是一套独栋的别墅,从围墙内伸出了些许桃树枝丫,上头还坠着几个小花苞。

这还是温舒第一次做社会实践,她有些紧张,左手又捏了捏口袋里小瓶装的防狼喷雾,深呼吸了一口气,右手摁上门铃。

“叮咚——”

铁门内传来轻轻的脚步声,微微等了一会儿,铁门打开。温舒提前准备了自我介绍,声音缓了下来,说:“你……”

“好”字迟迟没说出来——她惊得开不了口了。

门内站着一个高个儿青年,穿着白色休闲卫衣和亚麻色休闲裤,五官清冷俊秀,眼神正好落在了温舒的脸上。

“宋……宋师兄。”

她紧张地道了声,左手的防狼喷雾也从口袋里掉了出来,正好落在宋言知的脚边。她忙蹲下捡起来,收进了包里。

宋言知将目光收回,对温舒和他隔的距离有些不满,皱了皱眉头,往后又退了小半步,接着颔首示意:“你是?”

“15级基础心理学专业二班温舒。”

“哦。”

宋言知对这些并不感兴趣,问了句“你是”已经是他周末时对人的最大礼貌了。他转身欲往里走,温舒一时慌了,喊了他一声。

宋言知是何许人也,之前是华师当之无愧的“校草”,专业课成绩也十分优秀,甚至在业内论坛上也拥有众多粉丝。

温舒今年大三,她大一的时候宋言知大四,一进大学就很幸运地等来了宋言知保研的消息,宋言知如今也是研究生院的“院草”。

学期初,教专业课的林老师住院,原本系里找了其他老师代课,可林老师提议让宋言知代课就好,他的专业素养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很优秀。

学院同意了,于是同学们每天上课的动力无比充足,甚至有很多其他专业的同学也闻讯前来蹭课。

宋言知并没有停下脚步,打开门,进屋,关门,动作一气呵成。

温舒庆幸之余又有些沮丧,毕竟曾经的梦境里,宋言知递给她钻戒时的眼神无比真诚,她现在光是想想就懊悔,做梦的时候就应该赶紧戴上,起码现在想起还是甜蜜的。

别墅二楼的阳台上趴着一只懒洋洋的纯色白猫,湛蓝色的眼眸清澈非常,猫咪轻轻打了个哈欠,目送温舒离开。

李九歌所说的朋友竟然是宋言知,如果李九歌没有骗她的话,那么宋言知曾经写过“遗书”?

一向冷淡、专业课水平极高的宋言知其实背地里是个孤独自闭症患者?温舒的思绪随风发散,油然而生一种叫作“母爱”的情绪。

可回到了宿舍,脑袋从发热状态恢复正常后,她忽然大吼一声:“啊!”

周君如看着温舒回来以后就一直精神恍惚,沉下脸,说:“现在的骗子审美真的有问题。”

她揉了揉温舒的头发,眼圈微红,却还是冷静分析道:“小舒,如果被欺负就告诉我们,我们现在就去报警,别做傻事。”

许轻晨也跟着心疼地抱住温舒,轻声道:“我可怜的小舒,你……你怎么就碰上了这种事?”

宿舍门打开,赵竹青进门就看见这幅诡异的场景,愣了愣,问:“怎么了,抱一起哭呢?今天不是小舒发货的日子吗,怎么全围在这儿?”

门外站着好几个被刚才那诡异声响吸引的同学,为首的女生表示好奇:“谁疯了?我们专业终于又有人受不了这天杀的课了吗?”

温舒翻了个白眼,漠然地把许轻晨和周君如的手移开,淡定道:“多谢关心,是这两个戏精又日常开戏了。”

“什么戏?”门外众人热心地问。

“孟姜女哭长城。”温舒答。

赵竹青给自己敷上面膜,而后把面膜袋里的一点精华液倒在手背上,一天的疲倦渐渐消散,总算舒了口气:“所以,你碰到的客户对象是宋言知?这不是很好吗,正大光明地和你男神亲密接触。”

周君如却不这么想:“可关键是人家连门都不让小舒进。”

许轻晨眨着一双星星眼反驳道:“书上说了,相恋之人的初遇不一定都是好的,只要结果是好的就可以了。”

温舒思绪万千,正好这个时候微信提示音响起,她忙打开手机,而后看见了李九歌回的信息。

李九歌:老板,怎么了,这个单子进行得怎么样?

温舒:你好,虽然很不好意思,可这单我们店实在接不了,我现在就可以把钱退给你,真是对不起了。

李九歌: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忽然说接不了?老板,我的朋友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的世界里,难道你就不想要帮助一只迷途的羔羊重新走向阳光大道?

温舒脑海里蹦出一个小孩因为被拒绝而捶胸大哭的画面,她在心里笑了声,只能更认真地道歉。

她也不想自己的第一次实践就这么失败,可是,宋言知神情冷淡的模样实在深刻无比,犹如冬天里的一盆冷水倏地将她浇醒。

李九歌:可是我已经下单了,而且钱也已经打过去了,如果你现在退单的话就是不遵守协议,我这就去找某宝客服举报你,顺便去消费者协会一趟。实在不行,工商管理局、律师事务所……我一定要去投诉。

画风突变,温舒还有些不适应,屏幕似乎都装不下买家的怒气。

李九歌:身为商人,怎么可以言而无信,做不到就不应该把这个项目挂在某宝店上,并且之前还承诺会做到。不管怎么样,九十九个爱心拥抱一个也不能少,少一个我就去投诉。

温舒一怔。

经商实在不是温舒擅长的项目,她颇有些头疼。

赵竹青听完温舒的转述,微微点头道:“既然确定了这个项目就不可以半途而废,不然最开始就不要将它挂上去。”

温舒也知道是自己的问题,所以对于李九歌态度的改变也颇为理解,但是现在摆在面前的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小问题了,而是难以攀登的高峰。

宋言知性格极为冷淡,在课上都不会主动点人回答问题,也不愿意和人接触,好在专业水平一流,极少有让人听不懂的时候。

“下次宋师兄上课的时候你要记得,小舒,这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加油。”

宿舍其他几人纷纷投来鼓励的目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关上手机,李九歌的一颗心怦怦直跳,还好自己顶住了所有压力,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小舅舅把转型大作写完。

悬疑心理畅销书作者知言的转型力作,卖点和噱头十足,唯一不完美的地方,就是开头太过冷淡……

老天保佑,一定要让小舅舅早点了解爱情的甜美滋味,可不能和之前几本书的开头一样,让读者看了之后恨不得这辈子都不恋爱。

如果再那样,主编肯定要暗暗给自己小鞋穿了。

第二天是周日,阴天,无风。

周末学校一般是不会安排课的,宿舍里除了正在市内一家广告公司实习的赵竹青已经去上班了,其他人都显得悠闲无比。

招风一大清早就起来了,冲着还在睡觉的几个人“汪汪汪”。

“谁去看看招风是不是尿床了,别让王阿姨听见了,不然肯定不让我们继续养了。”

“晨宝宝你去。”

“小君君你去。”

“温舒,快起来,招风肯定是饿了。”

昨天一晚上没睡的温舒顶着大黑眼圈,艰难地下床,仔细检查了招风的床和食盆,没尿床也没饿着。

招风是温舒半年前捡回来的一只哈士奇,左脚微跛,当时可怜兮兮的眼神一下子就吸引了温舒。

温舒说服其他三人之后将它带回宿舍养,招风也瞬间成为宿舍的第一小宝贝,原本赵竹青想为其取名“招财”,财源滚滚,可是鉴于重名率太高显示不出独特性,遂改成“招风”。

招风软绵绵地趴在地上,呜呜叫着好不可怜。温舒凝神,摸了摸招风的肚子,在摸到某一块区域时,招风疼得大叫了一声。

温舒道:“招风好像生病了,你们快起来。”

另外两人迅速起床,而后一起带着招风去宠物医院。

之前常去的那家宠物医院关门了,所以白跑了一趟。温舒十分紧张,周君如打开地图搜索附近的宠物医院,可是地图上显示,最近的那家宠物医院离这儿也有段距离,倒是和春华街相隔不远。

温舒几人急急忙忙地赶到宠物医院,又接到了赵竹青公司里一位学姐的电话,让她们现在过去,所以招风这边就只有温舒留下来照顾了。

医院名字叫玲珑,整洁干净,装修风格也很温馨,温舒还是第一次来这儿。

招风正在做检查,护士并没有让她进去,她坐在手术室门口的长椅上,余光看见了坐在另一条长椅上的人。

那人戴着黑色口罩,但是露出来的眼睛十分好看,并且温舒越看越觉得像……宋言知。

她自嘲了声,自己还真是厚脸皮,那件事都还没解决,竟然这样明目张胆地想起他。

隔着几米的距离,两人的视线交汇,温舒心跳莫名加快。

是宋言知。

温舒确信。

半个多小时后,护士从手术室出来,喊道:“招风,还有……不语的主人进来下。”

手术室比想象中的要大,更整洁,也没有想象中的血腥,倒像是一个舒适的房间。温舒微怔了下,而后迈步走了进去。

招风和不语就躺在手术台上。

“因为招风胃里有异物的情况比较紧急,所以放在一起处理了,抱歉了宋先生。”

医生摘下口罩,出乎意料地年轻,浑身上下似乎还带着些阳光,很温和。

宋言知微微点了点头,走了几步,从温舒身旁绕了过去。

不语就是那只白猫,它的脚受伤了,但哪怕是在手术台上,依旧优雅而高贵。

招风病恹恹地趴在隔壁的床上,可怜兮兮地看着温舒。

医生站在旁边,提醒道:“两位,不语和招风还要再观察一会儿,确认没有问题了才能带回去。”

宋言知点头,也不差这么一会儿。

温舒朝宋言知看了一眼。医生很快就离开了,出门前还开了电视。电视上正播放一档综艺节目,几个当红小生开了一家旅店,里面有两个人温舒关注了挺久的,于是拿了张凳子坐在招风旁边看电视。

宋言知仍旧一副清冷的模样,不看电视,也不玩手机,就这么淡然地坐在一旁,和那只叫作不语的猫竟然有些相像。

到了广告时间,温舒浑身上下都有些紧张,她只能把注意力放在招风身上,温柔地顺着它的毛。

两个人和一猫一狗在手术室就这么待了大概一个小时,期间除了电视节目的声音,就只有招风偶尔发出的很黏人的汪汪声。

宋言知睡着了。

温舒紧张了好久,才发现自己刚才的认真其实来得没道理。护士打开门,提醒他们可以回家了,温舒抱着招风打算离开。

不语依旧淡定地坐在床上,并没有看宋言知一眼。

温舒看着不语,心底觉得这猫和宋言知又像了几分,忍不住凑上去摸了摸它的头。不语倒是没有反抗,招风吃醋地叫了几声。

温舒心满意足,走到宋言知身前,微微弯下腰,轻声道:“宋师兄,可以走了。”

宋言知的呼吸声实在太轻,轻到温舒差点儿以为男神睡着睡着休克了。大约五秒后,宋言知抬了抬眼皮,睁开一双幽深如墨的眼眸。

宋言知下意识地想要往后退,可是他已经靠在墙上了,退无可退。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响起,温舒被惊得“啊”了一声,招风直接往宋言知身上蹭了蹭。

完蛋!

温舒心头“咯噔”一声。

宋言知紧皱着眉头,似乎带着一丝怒气。

温舒忙道:“宋师兄,我先走了,您记得带不语离开。”

温舒三步并作两步离开,几乎是头也不回地朝门口走去。宋言知低下头,把衣服上的几根狗毛清理干净。

不语适时地“喵”了声,提醒宋言知带它回去。

宋言知默然,抱起不语。

外面的乌云聚在一起翻滚,浅浅的雨滴落了下来。

温热的水珠落在身上,温舒迷蒙着双眼,轻飘飘地睁开,宋言知的脸颊出现在前方……

又梦到了吗?

温舒一边羞愧地想着,一边打量着梦境的四周,浴缸、玻璃门、泡沫,还有漂在水上的成排的玩具小黄鸭……

温舒觉得这一幕实在太过羞耻,然而脱口而出的却是一声“喵”。

宋言知皱了皱眉,说:“疼?”

他手上的动作随之轻柔了些。

温舒思绪万千,然而说出口时又变了:“喵,喵,喵喵喵……”

宋言知眉头皱得更紧,他伸手拿起一只小黄鸭,捏了捏。玩具小黄鸭发出几声奇特的声音,很清晰,浑然不像是在梦境中。

宋言知把剩下的几只小黄鸭通通摆在“温舒”的眼前和手上,她碰到了宋言知的手心,然后看见了自己白色的长满绒毛的手臂……

很可爱,也有几分熟悉。

温舒急切地喊了出来,伴随着一声猫叫,还有轻晨几人关切的声音。

“做噩梦了?怎么了?”

“小舒。”

温舒彻底醒了过来,她看着眼前熟悉的宿舍,白炽灯只开了一盏,灯光不是很亮,就她一个人刚才因为莫名其妙的困意而上床睡觉了。

手机显示现在才晚上九点,尚早。

她想了想自己刚才做的梦,算不上噩梦,可是情形很诡异。

许轻晨在拌面,手上还拿着玻璃碗,见状,问:“小舒,你是不是看恐怖片了?”

“什么恐怖片,我看过没?”周君如插话道。

赵竹青停下制作简历的动作,一脸关切地看过来。

温舒轻轻叹了口气,刚才的那点奇妙触感也消失了大半:“没事,就是梦见我在挑战极限,在山崖上蹦迪的那种。”

梦见自己成了不语,然后宋言知一边帮忙洗澡,一边用小黄鸭逗自己,这感觉还真不亚于在山崖上蹦迪。

尽管她坐直了身体,可是意识里她好像正躺在一块软和的布上,并且还有不知道哪里来的暖风正对着自己身上吹。

“你们谁开空调了?”她不由得问。

其他人奇怪地看着她。

许轻晨笑道:“小舒,你不会是蹦迪蹦得太刺激了吧,我们宿舍不是从来不开空调吗?”

赵竹青从大一开始就让宿舍所有人都坚持锻炼,所以哪怕是寒冬时节,她们也没有开空调的习惯,更遑论现在已经算早春了。

温舒因为这奇妙的感觉有些精神恍惚,可是吹在身上的暖风并没有减弱,耳边甚至还隐隐约约出现了宋言知的声音——“好了。”低沉中略带着几分磁性。

温舒闭上眼,再睁开时,眼前陡然变得不一样了。和装饰粉嫩的宿舍截然不同,这里的装修风格偏冷淡,宋言知“巨大”的身子近在眼前,他拿着浴巾,进浴室准备洗澡。

温舒打量着自己的手脚,是纯白色的。她适应了好一会儿,方才控制着身子跳下沙发,地板光洁如新,倒映着她此时的模样。

湛蓝色的瞳孔微微泛着光,毛色很好看,毛发微膨,软软的,她看起来像是镶嵌了蓝宝石的棉花糖。

不是梦境吗?

温舒在地板上走了几步,每走一步都不忘看着地板上的倒影,以及每一个不应该错过的细节。她扭了扭头,来回踱步,挠痒痒,然后低着头,一直低到地板几乎照不出自己的模样。

嗯,不是梦境。

尽管温舒很难相信,可这真切的感受还是让她不得不承认。

更准确地说,是她的部分意识附在了不语的身上。

她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宿舍的寒冷,可以看见几个室友做着不同事情的画面,当然,她也可以看见自己“棉花糖”般的身体,四周的热气包围着她,室内暖黄色的灯光依旧难以掩盖房间的冷清。

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隔着一扇门的距离,宋言知在洗澡,而她还有九十九次爱心拥抱任务需要完成。

她不由得突发奇想,如果她现在和宋言知拥抱算不算完成任务?

温舒嘴角上扬……

在经历过最初的恐慌之后,她心中充满疑惑、新奇,还有惊喜。

赵竹青前几天和公司领导产生了一些矛盾,当天就决定辞职。

公司领导想方设法压榨实习员工,还不怀好意地企图揩油,赵竹青可是跆拳道黑带高手,直接把伸出咸猪手的领导打倒在地。

最后还是周君如和许轻晨及时赶到,拉住了赵竹青。

赵竹青现在准备给市内另外一家大公司投简历,所以需要专门针对那家公司重新制作简历,时间尚早,她已经弄好了一半。

赵竹青问:“小舒,你笑什么?”

温舒咳了咳。

周君如漠然道:“有问题。”

温舒赶忙解释,自己刚刚只不过是一时走神。

温舒心跳得比平时快了许多。

她屏息凝神,意识又回到了不语的身上。宋言知裹着浴袍,头发还湿着,坐在沙发上,准备用吹风机吹头发。

她忙迈着小短腿朝宋言知跑过去,几下跳到宋言知的腿上,仰着头,看着宋言知的下巴。

宋言知有些诧异,不语好像从来没有主动和自己这样亲密接触过,他右手拿着吹风机,暖风从发间吹过。

宋言知发梢的水珠落在不语的身上,凉凉的,带着淡淡的、叫作宋言知的味道。

好想给他吹头发啊。

好想抱抱他啊。

反正自己现在是不语,大胆些。

放飞自我的念头一经出现就难以磨灭,温舒在宋言知的大腿上准备起跳,打算好好抱一抱他。

然而她刚做好准备,宋言知就注意到了。

宋言知微微无奈地看了不语一眼,单手把不语放在了沙发的另一头:“别闹。”

他并不喜欢肢体接触,哪怕对方是不语。

而更让人奇怪的是,不语今天晚上似乎对他过分亲密了,往常可不会这样子。

“睡觉去。”宋言知说。

不语愣了愣,可怜兮兮地坐在沙发上,带着和过去截然不同的——可爱?

清晨,夜色消退,朝阳初升,晨光挥洒人间。

逸夫楼406教室里,温舒坐在窗边,回想着自己昨天半夜偷偷进宋言知的房间看他睡颜的事,因此她还熬了夜,生怕自己提前睡着了。

前座的同学在聊天,其中一人一脸艳羡地说:“你们听说了没有,宋师兄被同光心理学协会邀请参加聚会,啧啧,这次聚会很多有名气的大佬都会参加,但凡搭上了一点线,师兄毕业之后前途无量啊。”

另一人眼冒桃花,感叹真的是找不到宋师兄哪怕一点点的缺点。

同光是业内著名的心理学协会,由几位泰斗级别的人物创办,能够进入同光的无一不是心理学大师或者天资出众的青年才俊。

这节课是宋言知的课,温舒实在熬不住打了个盹,周君如掐了掐她的大腿,说:“快起来,宋师兄让你回答问题。”

闻言,温舒急急忙忙地站起来。

教室人满为患,很多其他专业的同学自带小板凳坐在最后边,大家都疑惑地看向温舒。

温舒吸了口气,看见宋言知一脸冷淡的表情便明白了过来,是周君如搞得鬼。

宋言知问:“你是刚才哪里听不懂?”

温舒忙摆手说自己都听懂了。宋言知点点头,然后请她把幻灯片上提到的关于躁狂抑郁症案例分析一下。

温舒脑袋昏昏沉沉的,艰难地把自己所学到的知识都套用了。

课后,她和周君如一起去食堂吃饭。周君如见她神情恍惚,怕她因为和师兄上课有了接触一下子傻了,忙问:“小舒舒,你还好吗?”

温舒自然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傻了,她昨晚可是看着宋言知的睡颜睡着的。

回到宿舍,温舒思量了会儿,给李九歌发了个消息。

温舒:亲,针对客户的需求,我认为送出爱心抱抱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李九歌:天时地利人和?

温舒:在外散心是最容易敞开心扉接受温柔关怀的时候,你觉得是不是这个道理?伴随着徐徐春风,还有淡淡花香,送上一个温暖的拥抱……

李九歌看着这条信息,懂了她的意思。下班之后,他开车去了春华街宋言知的家,敲了好一会儿门,宋言知才开门。

“不要。”见到他,宋言知眉头紧皱,看起来好像遭遇了什么讨厌的事,并且浑身都带着戒备。

“小舅你在说什么,什么不要?”

李九歌下意识地以为房间遭贼了,一时间慌了神,准备带宋言知离开,却被宋言知躲开了。宋言知也没解释,直接去厨房倒了杯水出来。

李九歌放下几大袋零食,坐在沙发上,一副受伤的模样:“小舅,你可真没良心,你姐还让我问你最近过得怎么样,看看你有没有什么缺的。”

听见他说起姐姐,宋言知眼眸微微柔和了几分,说:“我最近很好。”

宋言知的姐姐宋晓同志大了他二十一岁,从小就对他很好,甚至恨不得时刻将他带在自己身边。

之前李九歌偷偷跑去做编辑,宋晓同志发了好大一通火,还是宋言知劝说,外加李九歌说可以顺便照顾小舅舅,方才平息她的怒气。

这也让李九歌莫名有些心塞,敢情自己这亲儿子没有亲弟弟讨喜。

因为自家小舅舅不喜欢和人接触,李九歌很难得才来一次,不过他这回可是带着目的来的,打算耍无赖到底,待在这儿,还要蹭晚饭,反正就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不要。”宋言知忽然又这样说道。

李九歌实在迷糊,这两句“不要”到底是对谁说的,这里除了他没有第三个人。

他又问了一声,然而宋言知依旧没解释,直接去厨房做饭了。

李九歌早就习惯了宋言知的冷淡,倒也没再多想,趁着这个空闲在屋里转悠。

桌上放着一封邀请函,他打开看了看,是同光寄过来的。他对心理学学术界不了解,但也不妨碍心里惊喜,因为聚会地点在景德镇,不正是应了那句瞌睡了有人送枕头?

这不就是现成的出门散心的机会吗,他连借口都不用再想。

“小舅,你要去景德镇?”

宋言知一边料理着西红柿,一边说自己不打算去。

李九歌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个机会,用窝在家里怎么会找到新书灵感为由让宋言知一定要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然而都不管用。

宋言知不为所动,懒得接话,李九歌直接用宋言知的电脑给邀请函上留下的邮箱发了封邮件,说明自己会到场。很快,那边就回了邮件过来,有会合地点、联系方式等内容。

饭很快就好了,宋言知的厨艺没话说,李九歌吃得急,咬了好几次舌头。

不过李九歌可没忘这次来的任务,各种撒娇威胁,总算让宋言知答应参加这次聚会。李九歌告诉他,自己已经找了人负责照顾他,那人绝对妥当,不会和他有过分接触。

宋言知没辙,没拒绝,李九歌就当他默认了。

目的达到了,李九歌回去同温舒报喜,他一脸舒心地躺在阳台上,还没嘚瑟一会儿,领导陆家辰的电话打来了。

李九歌手一抖,差点儿把手机摔在地上。他等了一会儿,铃声响第二遍的时候才接。

“知言的新书准备得怎么样了?”陆家辰的声音不冷不热。

李九歌心里却蓦地一寒,毕竟他可是见过陆家辰怎么样把一个实习编辑给气哭的。他小心翼翼地说:“主编,您今天不是出差吗?”

“嗯。”陆家辰下意识地点头,“现在在酒店。”他顿了顿,用公事公办的语气说,“检查工作进度。”

温舒收到消息的时候心情不错,不住地想要揉招风的脑袋,然而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向最黏她的招风竟然拒绝了,还跑得飞快。

但学生宿舍面积也不大,就这么点空间,还能跑哪里去。

没一会儿,几人联手在赵竹青的桌子上将招风抓住,它汪汪叫了几声,格外抗拒。

温舒奇怪之余,竟然觉得现在的招风有些像宋言知,像他一样拒绝着所有人,把自己藏在一个谁也不能接触的地方,连平时喜欢吃的狗粮也不吃了。

她揉着招风的脑袋,问:“你是不是心里有了别的狗了?”

同光的聚会定在三月三十号,宋言知提前一天出发,晚上七点的飞机,他提前到了机场,在VIP休息室里坐着。

来往的旅客不住地打量着宋言知,甚至还有好几个女生组团来偷瞄他。

宋言知下载了两集电视剧坐在角落里看,这时,有个穿着咖啡色外套的女生鼓足勇气朝他走了过来。女生轻轻敲了敲桌子,引起他的注意,说:“你好,我手机好像弄丢了,可以借你的手机打个电话吗?”

女生的声音甜美,如果不是这个借口太蹩脚的话,这场景堪称偶像剧,然而宋言知朝旁边挪了挪凳子,继续看电视剧。

女生深吸了口气,给自己打气,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然而宋言知恍若未闻。

“宋师兄,你在这儿啊。”

听到熟悉的声音,宋言知抬头。

温舒戴着顶渔夫帽,穿着套粉色的衣服,巧妙地站在宋言知和那个女生中间,把两人隔开。

“她是?”温舒笑着问。

那女生小脸一白,摆了摆手,说自己认错人了,然后郁闷地出了休息室。

人走了,温舒顺势坐在了宋言知身旁,宋言知觉得有些不舒服,想要坐远一些,然而温舒悄声道:“宋师兄,我坐在这儿,那些搭讪的人可能就不会出现了。”

宋言知一顿,又继续看剧了。

温舒解释了一番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她说自己找了个兼职,负责照顾人,拿到资料之后才知道那个人竟然是他。

也不知道宋言知信不信,温舒为了防止自己紧张到说不出话来,可是拿着草稿背了十几遍。

宋言知很认真地在看剧,轻轻“嗯”了一声。温舒只觉得胸口被戳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没有醉死在这该死的温柔乡里。

好歹是以照顾宋言知的名义来的这儿,温舒眼力见儿十足,又是买饭又是买水,见时间差不多了,还主动提醒他该去排队过安检了。

忙忙碌碌好一会儿,六点五十分的时候,温舒才终于坐上飞机,靠在座位上歇了口气。

她和宋言知的舱位隔得挺远,一个是商务舱一个是经济舱,空姐提醒大家做好准备,飞机一会儿就起飞。温舒坐在靠近过道的位置上,不住地往前看。

等到飞机平稳之后,温舒猛然想到了李九歌的提醒,宋言知坐高铁和飞机都会不舒服。她拿着新买的保温杯,往里面倒了一点安神的参片,然后让空姐倒了些开水,往商务舱走去。

一名空姐正在推销玩具,见到她站起来,有些开心,问:“这位女士,您是想要了解一下这个玩具吗?”

温舒笑着拒绝了:“不好意思,我是过去送水。”

空姐很体贴地让开了位置。温舒过去的时候,宋言知正眯着眼小憩,脸色不是很好。

温舒轻声唤他:“宋师兄。”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