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最强族长在线阅读

明末最强族长

炮兵

历史 / 两宋元明 · 69.3万字

族长当得好,族人没烦恼,
明末在风雨中飘零的华夏民族,更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大族长!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氏族械斗

明代共历276年,而灾害之繁,则竟达1011之多,是诚旷古未有之记录也-----邓云特《中国救荒史》。

嘉靖三十五年地震,伤亡高达八十三万,死伤惨重,哀号遍野;

天启六年,京城火药厂离奇爆炸,惨不忍睹,宛如地狱;

崇祯六年,山西爆发鼠疫,人人自危,十室九空;

........

屋漏偏逢连夜雨,建虏的崛起和各地的叛乱,更是让大明统治者焦头烂额。

大明帝国基业摇摇欲坠。

崇祯上位后,大明朝好像用光了气运,灾害连年、战乱不断,

老百姓陷于水深火热,如果在乱世中寻找乐土,位于东南沿海的福建肯定榜上有名。

福建属于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温暖湿润,是水份最充足的省份之一,

即使遇上小冰河时代,减产不绝收,远离战乱区域,郑芝龙招受招安后,手握近二十万兵力的他成了福建的定海神针。

虽说福建的老百姓生活还是贫苦,但比起那些朝不保夕、惶惶不可终日的百姓幸福多了。

然而,身在“乐土”的陆长乐,感受不到这份这份幸福。

陆长乐站在小山坡上,忍不住摸摸缠在头上染血的布条,神色复杂地看着下面涂滩,

在上千亩的涂滩上,二千多名拿着武器的男子正在紧张对峙,

站在东面、肩缠红布的人是福州陆氏的人;

站在西面、肩缠白布的人是福州杨氏的人,

此刻,两族人都用仇恨的目光死死盯着对方,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让人窒息的气息,只要一点点火花,两族人就能打起来。

一条花溪把兴平村和舒荣村隔开,

兴平村住的是陆氏一族,舒荣村住的是杨氏一族,

陆杨两族都是福州大族,谁也不服谁,

因为抢水浇田的事,架越打越多,仇恨越积越深,

昨天因为引水浇田的事,又有了争吵,先是几个人争执,没一会扭打成一团。

小规模冲突后,双方都咽不下这口气,

各自找兄弟和宗亲助拳,两族的人纷纷集合,

于是有了今天几千人对峙的局面。

几个代表正在场中激烈地谈判着,两族的人相互叫嚣,不时还敲打手里的武器,为自己呐喊助威,大有一触即发的感觉。

人群中,有白发苍苍的老翁,有稚气未脱小伙子,他们的武器也千奇百怪,锄头、菜刀、木棍、铁叉、鱼叉、朴刀、砍刀等。

什么趁手就拿什么。

涂滩不远的山坡也不平静,老人、妇人、小孩把山坡挤得满满的,

有族老趁机现场教育:

“陆氏子弟听着,认住那些脸,就是他们抢我们的水、打死打伤我们的亲人,知道长大后要干什么吗?”

“把姓杨的都干掉”一群稚气未脱的孩子,握紧拳头、咬着牙齐声应道。

“娘,我要上去帮爹打姓杨的”

“狗儿乖,长大有力气了再打,记住,就是死,也不能让姓杨的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

“狗儿知道了,娘。”

有个流着鼻涕的男孩指着陆长乐说:“娘,为什么长乐哥没上场?”

“小点声,乐哥儿昨天上过场了,他....受伤了。”

“我知道我知道,长乐哥让杨家的小娘子打倒了,好羞羞哦。”有个小女孩笑嘻嘻地说。

“听我爹说,长哥读书也不好,还让钱先生骂他是榆木脑袋呢。”

一群孩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住口,乐哥儿是为族里受的伤,哪个再多乱说话,掌嘴。”一旁的二叔公忍不住发声。

二叔公辈份高,还是族老,他一开口,所有人马上闭口。

看到没人再出声,二叔公看了看旁边包着头的陆长乐,眼里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

十年前,一伙海盗趁着夜色偷袭兴平村,陆长乐的父母在抗击海盗时死在乱刀之下,年幼的陆长乐吃百家饭长大。

年轻时陆长乐很聪颖,十二岁就考了童生,族里很高兴,每个月给他一份学米,希望他能学业有成,给族里出一个举人老爷。

没想到陆长乐考上童生后,文气和运气好像用完一样,连续几年应试不第。

去年当朝大儒钱益谦到长乐县,陆长乐费尽心思把自己的文章递上去,想得到赞扬,涨些名气,

没想到钱益谦看后,只说了四个字“不知所云”。

出名不成,反而成了笑话。

感到科举无望的陆长乐,破罐子破摔,整天无所事事,还在青楼跟人争风吃醋,差点要吃官司。

族里不少人对他不满,早就想收回学米,让他自生自灭,

也就是几个族老念在他亡父亡母的份上,暂时还把这件事压了下去。

昨天听到族人跟杨氏干架,喝了几杯便宜米酒的陆长乐,脑子一热,跟族人一起前去帮架,没想到路上遇到同样去帮架杨氏一族的人,为首是杨氏族长杨正保的女儿杨璇。

有二分酒意的陆长乐第一个冲上去,想拿个头彩,没想到一个照面就让杨璇一棍放倒,

晕倒前,双膝一软,竟在杨璇面前跪下......

牛高马大的汉子,让一个小女子一棍放倒跪下,连孩子都瞧不起。

文不成武不就,身无所长,家无余财,名声还不好,虽说长得仪表堂堂,媒人看到都绕路走。

十八了,还是光棍一条。

大好前途的后生,就这样废了,二叔公能不失望吗?

二叔公不知道,此刻陆长乐心里更加郁闷。

陆长乐本来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区域总代理,小别墅、小跑车有了,追了三年的女神也答应了求婚,

那天心情太兴奋,五十多度的白酒像水一样往嘴里灌,一觉醒来到大明,魂穿在同名同姓的陆长乐身上。

辛辛苦苦几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美好生活成了泡影,还成一个连孩子都瞧不起的窝囊废。

让陆长乐更郁闷的是,现在是崇祯十四年,

后金入侵、叛乱不断、旱灾、鼠疫穷出不穷,妥妥的地狱模式。

站在山坡上看着涂滩密密麻麻的人,感觉他们就像蚂蚁,

转眼想想,自己何尝不是乱世中微不足道的蝼蚁,

未来怎么样?

死于氏族械斗?

暴民裹挟被官兵杀死?

还是败给生活,饿死荒野?

假设运气好,熬到建虏问鼎中原,在留发不留头时选择,

要骨气丢了脑袋?还是屈辱地留条老鼠尾?

好不容易重活一次,就是为了做一个建虏的顺民、奴才?

不,陆长乐暗暗握紧拳头:王候将相宁有种乎,和尚做得、乱贼做得、建虏做得,谁说自己做不得?

乱世中人命如草芥,看别人脸色苟延残喘,还不如把命运握在自己手中。

就在陆长乐打定主意时,山坡下涂滩形势开始恶化。

参与谈判的代表声音越来越大,情绪越来越激动,有一方突然动起手来,几个人很快扭打成一团。

“冲啊,把姓杨的都宰了。”

“裤档带把的,都给我上,今天不把姓陆的打趴,愧对先人”

“杨氏的后生听着,给我杀,把姓陆的全宰了”

“陆氏子弟听着,把姓杨的杂碎都干掉。”

一瞬间,两旁虎视眈眈的两族人像两股洪流,杀声震天向对面冲过去。

陆长乐被眼前这一幕震惊得半天没说话,太惨烈了:

普通村民斗殴,多是做做样子,雷声大雨点小,有人挂彩已经算大事了,

要是人数超过十人,算得很大的治安事件,

陆杨两族人,一开始就白热了,

一个个红着双眼向前冲,看到不是自己人,二话不说就把武器往要害处招呼,

没半点犹豫,更没手下留情,

脸有伤疤的中年汉子,肩膀中了一刀,鲜血把衣服都染成血衣,可他浑然不理,拿着鱼叉狠狠刺向前面敌人的腹部;

两名村民手里的武器都折断了,丢开武器在烂泥里扭打成一团,都认不清谁是谁;

一个大约只有十二三岁的孩子,被一根木棍打倒在地,不顾头上还流着血,爬起来快走几步追上去,扑到对方的背上,张口死死咬住他的耳朵;

不断有人受伤被抬下,但是更多人冲上去,

老子伤退了儿子顶上,儿子倒下,孙子嚎叫着冲上去报仇,

就像一群红了眼的野兽在搏杀,喊杀声、惨叫声、武器相撞声不绝于耳,

陆长乐在山坡上看得清楚,不到半盏茶的功夫,起码有几十人受伤倒地,也不知是死是活。

原来风平浪静的涂滩,转眼变成修罗地狱。

伤亡越来越多,两族人没有半点停手的意思,喊杀声反而更大了。

“杨氏的子弟听着,谁敢逃跑,驱逐出村。”

“陆氏的子弟听着,老祖宗说了,哪个丢了陆氏的脸面,逐出族谱,死后不准葬入陆氏墓地。”

“杀一个够本,杀一双赚一个,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不给姓陆的一些颜色看,真当福州杨氏没人不成,今天拆了陆氏祠堂”

身后指挥的族长、族老没有半点罢手的意思,反而大声督战。

“你们看,那个姓杨小娘皮,真是一头母老虎,难怪现在还没嫁出去。”山坡上的二婶,指着一个方向大声说。

陆长乐顺着二婶指的方向一看,还真是那个打倒自己的杨璇。

场上械斗的,除了她之外,清一色的男子,身材高挑、面容绝美的杨璇有点像鹤立鸡群,很容易认出来。

只见她把一根长棍舞得密不透风,七八个陆氏一族的青壮围着她半天也没讨着便宜,反而让她用棍子扫倒了三个。

没一会的功夫,围着杨璇青壮全让她放倒在地。

“姓杨的小贱人,这是杀神转世吗?也太能打了吧。”

“七八个人也近不了她的身,难怪乐哥儿不是她对手。”

“我听当家的说了,小娘皮得到杨家棍真传,杨氏一族也没几个是她对手。”

“这种母老虎,活该她嫁不出,谁敢要啊”

“娘,你看,是长威哥。”有小孩突然兴奋地叫起来。

陆长威跟陆长乐一样,是“长”字辈,是陆长乐的堂弟,

陆长威精通陆家拳和斩虎刀,是族里年轻一代中最能打的人。

看到族里的兄弟不是杨璇的对手,陆长威大吼一声冲过去救人,

二人棍来刀往,打得难解难分。

福建近海,海盗土匪多,

为了自保,民间习武成气,

南少林寺也在福建,不少人都寺里拜师学艺,

很多人都练了一身好武艺。

陆杨两族积怨多年,无论男女,从小就开始习武。

杨氏擅长棍棒,据说是由杨家枪演变而来,族中不少子弟做过少林寺的俗家弟子;

陆氏擅长拳法和刀法,族中有先人曾跟随戚大帅剿倭寇,融合俞家拳和南拳,创立陆家拳,还把军中刀法改良。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