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都市的超能力者在线阅读

苍穹都市的超能力者

王子2326

轻小说 / 原生幻想 · 64万字

二千年前,皇帝斩龙于野,开创人类的时代。
此后每当邪龙肆虐,总有英雄应运而生,如此时光长久流逝,人的世界迎来平和。
直至世纪之交,离奇出现的超能力者们引发了前所未有的骚动。
人们在空中建造了超能力者的收容所,那就是巨龙背上的苍穹之都。
春季的某日,刚升入大学半年的公孙策与自称无常法使的猎人相遇了。
“喂你居然连这种事情都做得到吗?!”
“这很正常,因为我是超能力者。”
——于是,超能力青春校园恋爱格斗喜剧开始了!
(PS:比较符合以前风格的标题:《超能力者似乎想在苍穹之都平静度日的样子》)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快餐厅和超能力笨蛋

公孙策从噩梦里惊醒。

他没戴眼镜,眼前的景象一片朦胧,宛如身在雾中。

“呼……”

青年将手伸进裤兜,眼镜盒安稳地躺在入睡前的位置。他戴上眼镜,视野再度变得清晰了,不似方才一般朦胧。

青年安心地放平呼吸,观察起周围的环境。

这是所嘈杂的快餐厅,明明是已经过了中午的用餐高峰期,客人却没少到哪去。

“可吓人了我跟你说,三年前我叔刚好就在莫顿王国出差……”

“你没看昨天星璃酱的演唱会吗?新曲子不错的,我推荐你有空去试试……”

这间餐厅的顾客大多都是附近的学生,时值青春的少年少女们一窝蜂挤在柜台前和自助机前,丝毫不顾他人感受大声谈笑着,那声音连屏幕墙上的新闻播报都盖了过去。

“……上月初零岛东部血案的真凶仍未落网,零岛警方今日将悬赏金提升至二百万以缉捕犯罪嫌疑人……”

墙壁上安置的电视屏幕中,女主持人正一板一眼地念着新闻通稿,只可惜在一片杂音中听不清晰。

公孙策不是强化系的能力者,没法在这种环境下只靠耳朵准确捕捉感兴趣的情报。他晃晃脑袋,将脑中残留的最后一丝迷雾甩走,再次瞧向电视机。这时女主持人已经开始讲起关于生化马车的快讯了。

他叹了口气,不再关注这些与己无关的事情,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自己身上。

他正坐在靠窗边的四人座上,随身的小包老老实实地躺在座位底下,手机和家门钥匙也在裤兜里待着。

一切都和入睡前一样,除了四人座上三位友人的反应。

“阿策,你表情好糟糕。”

桌对面的女孩面无表情地瞧着他。她一边用叉子吃着薯条,一边用小餐刀对他指指点点。

“简直可以称之为悲剧呢,那脸。”

斜对角的女生表情极为夸张,仿佛亲眼目睹了欢乐全家桶在家门口撒了一地等级的惨剧。

“公孙,你现在的脸让我想起了惊悚电影中被恶鬼缠身的男主角。”

左侧的青年递来面镜子,示意他看看自己的脸。

太夸张了。

即使刚刚做了噩梦,也不至于像他们说的那样。

不至于吧。

……不至于吧?

公孙策接过镜子。镜中人灰发黑瞳,戴着副方框眼镜,由于先前枕在手臂上入睡的缘故,脸色留下了些泛红的印子,看着像是个在课上魂游天外的学生。

除此以外再无异状。

他眉头紧锁,盯着镜子看了三秒,才在三人逐渐升调的笑声中察觉到自己被耍了的这一事实。

公孙策立即决定开展报复,他将镜子递了回去,用双手抵住额头,以蕴含着三分颤抖,三分震惊,三分茫然和一分悲伤的声调说:“……你们是谁?”

三人的笑声戛然而止,他没去观赏那一刻的表情——那会露出破绽的——而是继续以完美的伪装音说道:“我……我在哪里……”

斜对角的女生倒吸一口凉气,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喂你这回这么严重?!居然失忆了吗?!”

她五官深邃,头戴黑礼帽,身穿白衬衫、黑外套与棕色的长裤裙,有着一头闪闪发亮的金色短发,只看模样就知道是位从帝国外来的学生。

她的名字叫做卡尔黛西亚,有着一半王国血统一半北地血统的合众国人,活像是少女漫画主人公般设定的混血儿。身为外国人的她能把帝国语说得和本地人一样地道,那份才能也是公孙策这样评价她的理由之一。

公孙策尽力忍住笑声。

“你在说什么,这是哪里……?”

左侧的黑发青年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里是位于帝国与合众国国境线上空的空中都市,以苍穹之龙的尸体改造成的浮空城。”

此人面容秀丽,身材纤细,留着潇洒的中长发,戴白色手套,穿黑色西服,要说打扮之端正可真是无可挑剔……只可惜坐在商场二楼的快餐店中就跟变态差不了多少。

他是时雨怜一,从零岛来的俊秀青年。

“你是否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和能力?能想起超能力与龙灾吗?要从零开始和你说明这一切有些麻烦,我们势必要先从十年前的苍穹之灾与超能力爆发讲起……”

时雨正企图用最简明易懂的话语解释当前的世界局势,语气之柔和,用词之简易如同一位对着刚懂事的孩童循循善诱的幼教。

他那关切的眼神中几乎看不出一点调笑的模样,但公孙策怎么想都觉得他已经看破自己的伪装。

“我知道……想起来了,我是公孙策……这里是……”

桌对面的女生一口气叉起了五根薯条。

“这里是苍穹之都。尸体上的城邦,超能力者们的收容所,自面世以来每年都在突破世人道德底线的罪恶都市,据说每日接到的人权主义者投诉有一座小山那样高……啊呜。”

说这话的时候她一口将所有的薯条都吃了下去。

少女留着黑色长发,身穿深绿色的格子衣与淡黄色的蓬蓬裙。自公孙策醒来到现在为止,她的表情从未改变过:除了说话时嘴唇开合,与偶尔视线的移动外没有任何看得出感情波动的变化,和她那毫无波澜的语调声搭配起来更是相得益彰。

旁人或许会认为这是某种恶作剧,但在他看来这并不稀奇,因为自他与这个叫秦芊柏的女生相识以来,他就没见这人露出过“面无表情”以外的表情。

秦芊柏用双指戳着自己的脸,“通称,空中大监狱龙尸城。你看你看,这是只说出片面情报企图诱导你进行恶作剧的得意表情。”

“不好意思我真的看不出来。”

“你的观察力还是那么差,失忆之后不该有某方面的特别表现吗。”

想看出你的表情变化除非是觉醒了什么“表情观察”一类的超能力否则绝无可能。

在心中这样评价着的同时,公孙策如是想,只说出片面情报的诱导倒是个很客观的说法。

正如女孩所说,这座居住着约570万人的城市在各个方面来看都突破了常识,是个糟糕透顶的地方。

与此同时,苍穹之都也是集聚了世界各国最高科技成果,提供全球最好的教育与服务,只为超能力者而建造的空中都市。

世界上唯一一座属于超能力者的城市。

“哦哦……我都想起来了……”

已经感觉到了怀疑的视线,再装下去就要绷不住了。察觉到这一点的他果断开口,在三个混账发言前抢先指向了斜对面的少女:“你是……!”

卡尔黛西亚一脸的兴高采烈:“记忆恢复了吗!”

公孙策用力按压着太阳穴,做出一副拼命回想的样子:“你们在我心中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想起来了,你是中二虐待狂!”

金发少女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公孙策抓紧机会指向身旁的青年:“西装变态男!”

“在下的心灵受到了极大伤害,再怎么说这样的称号也太过分了。”时雨按住心口。

桌对面的少女用双手举起塑料刀叉。

话说她究竟是从哪找来的这玩意。

尽管在仅提供汉堡炸鸡和薯条——也就是大多数人印象中的垃圾食品——的快餐店中说这个很讽刺,但为了鼓吹环保理念,最近苍穹之都的大多数餐饮店别说塑料餐具连塑料吸管都不提供了。

那双闪烁着食物油光,尖端残留着食物残渣的餐具,该不会是这家伙自己带着的吧?

手持对爱洁者极具威胁性的凶器,秦芊柏小姐发出了平淡的威胁:“你看你看,这是胆敢口出暴言就扎爆你的表情。”

但很遗憾。

这个名叫公孙策的男人坚信的信条之一,就是绝不屈服于暴力。

他决绝地站起身来,像裁决游戏中逆转乾坤的律师一样挥手,以不顾一切的决绝姿态发言:“假面铁憨憨!”

那丝毫不顾旁人惊愕的眼光,高声大喊的模样像是一位航海家在弹尽粮绝的最后一天看到了新大陆。

喊声甚至盖过了店内的杂音,快餐店中的所有人都向这桌看了过来。

“上吧小芊,干爆他。”

“赞同。加油。之后由在下出资请你吃雪糕。”

无表情少女手中的塑料餐具蒙上了一层黑色的华光。

她将刀叉相击,发出金铁交戈的鸣响。

秦芊柏满意地点点头,将刀具尖端对准了桌对面男子的双瞳。

公孙策反应过来,这家伙在方才使用了她的“超能力”。

所谓的超能力,是由极少数青少年所主动引发的超自然现象的统称,其具体表现视个体不同而天差地别。如凭空释放火焰、提高肉体运动能力、隔空移物、心灵感应……不管哪种都毫无科学依据,每一位超能力者都足以让能力相关领域的研究者抓狂到吐血。

这位大小姐的能力是改变物体的“性质”。

像是硬度,劲度,强度,刚度……她唯一无法干涉的是物体本身的形态、体积与质量,而只要是决定性质的参数,都能借由她的能力改变。

因此她能做出极为柔软的钢铁,也能做出无比坚硬的橡皮泥,而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秦小姐所用的无疑是多重干涉,也即同时调节各项参数,让本应无害的塑料刀叉变成足以夺人性命之暗器的上位技巧。

“一般人被钢铁硬度的尖锐物品插到眼睛是会住院的我姑且认为你知道这一常识。”

“别害怕不会死的给我站在原地不要动——秦秘传·双莲华!”

少女双手一抖,黑色刀叉同时射向了公孙策的双眼,发出凌厉的破空声。

“只是把暗器丢出来算哪门子的秦家秘传,这地摊招式名是你自己想的吧!”

“我创造的必杀技当然就是秦家秘传。”

他将宝贵的时间用于开口反讽而非躲避攻击。

这不是出于什么对友人的信任,也不是小瞧了对方的攻击。

只是因为没有必要。

在即将刺入双瞳前的瞬间,乌黑色的刀叉停留在了空中。

没有任何支撑,没有任何外物造成干涉,这简易的暗器毫无任何理由地停了下来,像是有双无形的手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其捏在了空中。

和面无表情的女生一样,和桌边的另外两位友人一样,和这间餐厅里的所有学生,这座城市里的绝大多数居民一样,这位戴眼镜的青年也是一位拥有超自然能力的人。

也就是世人俗称的,超能力者。

公孙策推了下眼镜,让刀叉在空中上上下下地浮动着,如同踢踏舞般飘回到秦芊柏的盘中:“如你所愿,我可没动啊。”

旁观的学生们议论纷纷。

卡尔黛西亚将手背到脑后,靠着椅背发起牢骚:“有什么好看的,明明大家都有超能力还在这里大惊小怪。”

“话虽如此,像他们这样明目张胆用的学生也不多。”

时雨用戴着白手套的双手拿起一个鸡腿堡,似乎在犹豫如何下口。“更何况,无论是公孙策的‘刹那螺旋’还是秦芊柏的‘性质变化’,都是数一数二的才能。会感到好奇也是在所难免的……我想过会又会有人来找秦芊柏搭讪了。”

“别给我简单朴实的能力起这么中二的名字好吗。”超能力者坐回座位上带头发出抗议,“再说凭什么次次只找秦小姐搭讪,好歹我长相也算帅气吧,就没有人来找公孙先生搭讪吗!”

“就算有超能力笨蛋也依然是笨蛋。”

秦小姐的回应令其余两人不住点头赞同。

公孙策叹了口气:“好好好,本次的恶作剧循环就到此结束。又一次噩梦过后,我还没变成怪物,诸位不觉得这是件极为值得庆祝的事情吗?”

三人齐齐摇头。

西装变态男:“我不觉得。”

假面铁憨憨:“真遗憾。”

中二虐待狂:“干脆变成怪物会比较有趣吧!”

为什么自己会交到这样的朋友啊。

这应当说是不幸吗?要说真正不幸的人是没有朋友的家伙,但对友人说出这种话的两女一男果然也很过分吧?

说笑归说笑,他并不感到恼怒。

公孙策一向不是个悲观主义者。

他总是对未来抱有不大不小的期待,对人生充满着不上不下的信心,以平静海面上的一块浮板般的态度度日。

因此并不责怪三人没有嘘寒问暖,而是在他醒来时发出调笑的行径。

与其相反,他很感激。

这是只属于日常生活的闲聊与调侃,是令他能够安心享受人生的氛围。

噩梦终究只是噩梦,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只剩下些许破碎的回忆,遗留在当事人的心中。

他眯起眼睛,看向窗外。

下午时分,天空晴朗,璀璨的阳光照耀着街道,为他所见的一切撒上金色的辉光。

他伸了个懒腰,将最后一丝噩梦的痕迹从脑中驱散,开始思索之后的行程。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个仍待解决的问题……

“我记得我发困前是先到这占座并顺带点了份劲辣堡套餐的,为什么在我睡醒后别说汉堡连盘子都没有了?”

卡尔黛西亚比了个剪刀手:“我们看你一口没动就趴桌上睡起午觉以为你不饿,就先帮你吃掉了,哎嘿~”

1秒钟后,快餐店骚乱再起。

这起长达三十分钟的骚动最终由白痴四人组共同向店员小姐道歉告终。

公孙策得到了一份由3人请客的特大快乐桶。

值得庆幸的是,没有任何无辜路人和炸鸡汉堡在这起事件中受到伤害。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