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九天在线阅读

笑傲九天

一生执念

仙侠 / 修真文明 · 96.6万字

9.9分 12人评分

神将转世凡间,花妖生死相随。各方势力轮番陷害,他又如何凭借一己之力力挽狂澜?

版权:创世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结怨

“你这个‘扫把星’,爬那般高也不怕摔死你,还不快滚下来干活……”一声尖利的喊声像一把尖刀刺穿了大街上每个人的心脏。

扫把星,是整个六台镇对陆乘风的称呼。在他出生之前,他父亲曾靠着一手酿酒绝活闻名于六台镇,许多人不惜远道而来他家买酒,家里的日子也还过得去。但自从他出生之后,家里就突遭变故。在他刚出娘胎那晚,母亲就死了,次日清晨家里无故起了一场大火,侥幸逃生的父亲在他三岁的时候,也是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后听人说,他父亲也死了。刚一出生,父母就离奇死去,此事在当时他所在的刘家村可算是一件大事了。据说,在他出生那晚,有位道士路经此地,他父亲让道士给算个命,岂料那个道士一见他便是脸色大变,转头就走。

后来人们以讹传讹,说他是什么命硬,克死了自己的父母。才三岁的孩子,才刚学会走路,什么也不知道。他二叔实在于心不忍,便是将他接回自己家照顾。五年间,二叔家诸事不顺,而且灾祸连连。在他七岁的时候,他和比自己小两岁的堂弟陆平安出去玩水,岂料两人差点淹死,幸好二叔赶来的及时,这才幸免于难。而至此以后,二叔一病不起,二婶一气之下便是将他赶出了家门,还骂他是扫把星。

至此,扫把星的称呼便是在一夕之间像长了翅膀一般传了开去。很多时候,人们似乎忘记了他的本名,整天唤他作扫把星。

七岁的孩子,一个人无依无靠,流浪在外,到处受人白眼和嘲讽。村里的大人和孩子看见他像躲瘟神一般的躲开他,稍大的孩子经常合起来欺负他,更有甚者便是拳脚相加。村子里的人经常看见他一瘸一拐,满身是伤的回家,却是无人管他。他就像一只流浪猫一般,靠着父亲留下的一份酿酒秘方,将酒卖给镇上一些不认识他的人,但人后来知道他是扫把星,他的酒也就无人敢买了。他靠着之前卖的一些钱艰难度日,半年之后的某个晚上,他终于饿昏了。有人看见有一个约莫三十岁,容貌姣好的女子将他抱走了。至此,他便到了这家名叫‘凤来楼’的酒楼做伙计。

而那位女子,便是凤来楼的老板娘。

无人知道老板娘的名讳,来自何处,也不知她为何会收留这个人称‘扫把星’的孩子。人们当面叫她老板娘,背地里似乎更愿意叫她‘母夜叉’。这老板娘骂人也是出了名的,经常有人看见她对着陆乘风大骂,有时甚至大打出手。

此刻正值一天的晌午,老板娘正叉着腰,一脸气愤的盯着房顶。

听到骂声,陆乘风没做声,从蔚蓝的天空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起身不急不缓的沿着梯子下来,双眼没有任何表情。

老板娘一把揪住他的耳朵,顺势将他摔在地上,大声呵斥道,“你这个扫把星,不知死活的东西……当初要不是老娘收留你,你这会不定在哪讨饭呢!天天爬到屋顶,想看见蜀山弟子御剑飞行,想去蜀山修真。你这贱骨头,这辈子要是能当修真者,老娘就该是王母娘娘了。整天就知道做梦,还不滚进厨房给老娘去洗碗!”

中古元年,神州大地之上妖魔横行,鬼魅肆虐,人人自危。想要在此乱世中求存,只有成为一名正式的修真者,想要摆脱任人宰割的命运,也只有成为修真者。在那般岁月里,没有是非对错,只有弱肉强食,权势和实力便代表着一切,而这所有的一切的来源,便是修真。人间素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说法。那时候,只要出现一个正式的修真者,他身后的整个家族都会随之兴旺。故此,许多人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孩子送去修真,哪怕只是一个很小的门派。数百年来,虽前往各处想修真之人如过江之鲫,但真正能入修真门派的,也是少之又少。那时候,人们茶余饭后谈的是修真者,街头巷尾议论的也是修真者,每个人最想成为的,还是修真者。总之,那时候的世界,就是修真者的天下。

蜀山弟子御剑飞行,一直是每个孩子的梦想。很多孩子甚至做梦都在想,哪天有个蜀山前辈摸摸自己的头,笑着说这孩子与我有缘,然后带入蜀山派。在陆乘风十岁之时,他曾在房顶有幸见过,那时候他就暗下决心要拜入蜀山派修真。后来,他就经常趁闲时爬山房顶想一睹蜀山弟子的风采,也埋下了要去蜀山派修真的念头。但那么多人不惜一切代价想求一个小门派都极为艰难,更何况是被称为修真界之泰山北斗的蜀山派。不过,在六台镇口,有一块通灵石,蜀山派每隔一年都会下山招徒,而且三日之后便是蜀山招徒的日子。不过每逢此时,母夜叉都会喝很多酒,然后在他说要去的时候对他一顿暴打,最后只有在夜深人静等招徒结束后,偷偷摸摸那块通灵石。

听闻母夜叉的话,厨房里的伙计和厨师们都笑着摇头。

“我说你这小子,整天就知道做梦,那蜀山是你去的地方么?尽说些孩子话!”

“你这个扫把星,这辈子就只能是个伙计,还是安心干活,免得惹老板娘生气!”

“这孩子,莫不是脑壳有问题,说胡话了吧!呵呵……”

似是习惯了这种大骂,陆乘风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然后便是默不作声的走进了厨房。

他心里知道,这八年来,老板娘虽然平时对他凶了点,但却从不缺衣少食,逢年过节还会给他买点吃的,让他带回家去。虽然有时候骂的凶了,他也会生气,但仔细想想,这八年来,要不是老板娘他早就饿死街头了,心里更多的却是一种感激。

陆乘风今年已经十六岁了,他已经暗暗下了决心,无论如何,这次也一定要去蜀山。十五年来,除了陆平安,没人和他说话,其余的就是村子里一些经常欺负他,骂他的孩子。

今日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本为家人团聚的日子,而他,却只能在满是油烟味的厨房里洗盘子。

陆乘风这个名字,是他爹给起的。在他三岁的时候,他爹经常在喝醉的时候念着一句诗,“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还会用笔写下来。当然,这句诗的意思是他二叔后来告诉他的。村里的孩子总嘲笑他的名字,明明是个‘扫把星’却还装模作样的取了个有些文气的名字。

洗完盘子已是傍晚,陆乘风直起来身子,撑了个懒腰,似血的斜阳射在他稚嫩的脸庞上,虽然只有十六岁的光景,眼里却是同龄孩童中少有的淡漠,虽是穿着粗布麻衣,眉宇间却是散发着一股英气。

“今日过节,这些东西带回去吃……”老板娘在关门之后,顺手甩给他一包东西。

陆乘风斜眼道,“我才不吃那些人的口水……”说完转身就要走出门去。

老板娘又是一把揪住他的耳朵,“我说你这个小混蛋,要不是看你可怜,老娘就是把这些残羹剩饭拿去喂狗也不会给你。你竟然还跟老娘摆起架子来了,真是给脸不要脸!”

“就是,有的吃就吃,还挑三拣四的……”不远处的一位胖子厨师一脸讥讽道。

“我说你这个扫把星,你还自己当盘菜了,也不看看自己是谁……”声旁的另一位厨师也是大声附和道。

许多在此干活的人闻言也是哄堂大笑,纷纷摇头。

陆乘风没做声,转身就走了出去。

老板娘上前一步就将那包东西使劲塞到了他怀里,小声耳语道,“你若是不要,明日就给老娘滚出凤来楼!”说着将他一把推了出去。

望着他单薄的背影,小声骂道,“跟你爹一个德性,死要面子活受罪!”

“老板娘,您认识这小子的爹?”身旁一位正准备回家的胖子厨师一脸狐疑的问道。

老板娘没想到竟有人无意中听到了她的嘀咕,脸上顿时一阵绯红,一时竟是有些语塞,“你少在这里瞎扯,老娘……怎么会……怎么会……认识这小子的爹,你听错了,还不快滚回家去!”

说话间,陆乘风已经一个人走出了好远。

三日之后便是蜀山招徒的日子了,整个六台镇也渐渐热闹起来了。大街上,人群熙攘,小贩的吆喝声四起,满目皆是一片热闹的气息。他掀开包袱的一角,里面露出一只新鲜的猪蹄,看到这里,陆乘风心里一暖,嘴角微微向上扬了扬。

临近回家的一个路口,他看见一大群人正围在一起指指点点,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出于好奇,他快步走了过去。

待他挤进人群,却见一大群人正将手中的棍棒狠狠的砸向一个蜷缩着的少年身上,一旁还站着一位身着华服的年轻人,一脸得意道,“竟敢撞坏小爷的东西,给老子往死里打!”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