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娘娘她在冷宫搞玄学在线阅读

报告!娘娘她在冷宫搞玄学

小富富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17.7万字

8.8分 25人评分

时初一朝睡觉,睁开眼就成了冷宫的弃妃。
昔日的玄学大佬,面对着复杂的宫斗生活,表示很无语。
各宫妃嫔的冷嘲热讽?
没事儿,有吃有住就行。
太监宫女的狗眼看人低?无妨,算命算到他们跪下喊大佬。
整天残羹剩饭的往冷宫送!?
那可不行!时初转脸一脸委屈的只能被迫去皇上那蹭饭咯~
……
后来,宫里宫外都知晓,冷宫的那位,算命驱鬼看风水样样在行!
人送外号:鬼见愁。
时初明明就想着在这后宫躺平,吃好喝好,结果没忍住就暴露了她那玄学大佬的身份。
抓鬼驱邪,算命画符,不仅赚得盆满钵满,还收了一大批小迷弟小迷妹。
当她依靠符篆的异能在阳间混得风生水起的时候,连黑白无常都得跟在后面喊一声大佬。
……
结果后宫突然盛行一词:冷宫中的宠妃。
素来冷若冰霜的的皇帝竟然也拿她没辙。
皇上:小祖宗,出冷宫吧。
时初:不可能!
出冷宫?这辈子都不可能!这冷宫啥都好,就是名字不太好。
皇上:来人,更名。
【1V1甜宠】
【集可爱美貌智商于一身的小妖精VS高冷腹黑的爹系小狼狗】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玄学大佬也能穿越!?

“小……小主你怎么样啊,您……您别吓奴婢啊!”

“柿儿闭嘴,吵死了,我们也是倒霉才被分到这个女人身边。”

“你……你能不能有点良心,小主待我们不薄。”

……

周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嘈杂。

时初被这闹哄哄的声音吵得耳朵疼。

她想睁开眼,却感觉眼皮沉重,身子也动弹不了,气管那更是火辣辣的刺痛,嗓子好似被胶

水黏住了般,发不出声音。

这……这是怎么了?她不是在道观里面睡觉吗,怎么感觉自己被打了一顿……

忽然一阵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

时初的睫毛轻微颤动,缓缓睁开了眼睛,一双清明的眸子还带着些许的困意,神情茫然看着

四周。

头顶那已经褪色的雪青床幔半遮半掩地挡住了透来的阳光。

她的眸子正对上那站在床旁边的两个小姑娘惊恐的眼睛,八成刚刚就是她俩在说话。

竟然喊她小……小猪!?!?

面前的一个姑娘慌忙扑了过来,嘴唇微微颤动,好一会才发出了声音。

“小……小主您醒了!您醒了,太好了,柿儿以为……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她说着,眼眶里的泪水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时初蹙了蹙秀眉,使劲咽了口唾沫,才将将把这口唾沫咽了下去,沙哑着声音道:

“你……哪位?能把……把我手机拿来吗。”

她这话一出,周围的空气突然安静。

柿儿胡乱将脸上的眼泪擦干,拉着身边的蜜儿跪在地上,哽咽道:“奴婢不知手机为何物,

可……可小主,奴婢名叫柿儿啊。”

时初眸子一凛,赶忙掀开被子慌忙推开那扇已经破烂不堪的朱红木门。

哪还有什么道观。

哪还有什么高楼大厦。

眼前的只是一院子的荒草和紧关的大门。

这……这到底是怎么了……

时初的手紧扣着门边,眼中的慌乱,直接出卖了她此时此刻的不安。

虽然学了二十多年的道术,在现代人眼里,她怎么着也算是个玄学大师了。

可这……这穿越实属第一次遇到。

时初靠在门旁边呆愣了许久,才渐渐接受了她已经穿越的事实。

她轻轻揉了揉已经麻了的肩膀后,扯下腰间的手帕,随手将散落背后的头发扎了起来。

柿儿小跑前来帮忙,却被时初习惯性地躲了过去。

“小主,奴……奴婢帮您梳发。”

蜜儿听到这她这话,不屑地哼了声,不愿再上前一步。

时初拢了一个低马尾,将那些廉价的几根钗子扔到了一旁。

果然这样舒服多了。

她上下看了眼这个屋子,阴暗潮湿,那榻上的被褥已经发霉,房梁上的蜘蛛网织得到处都是。

还有院子里的那些杂草,简直有半个人那么高!

这是人能住的地方??

时初舔了舔后槽牙,转身看向身后那两个丫鬟,一本正经地问了句:“我就住在这儿?”

柿儿眼瞧着又要哭了,却被蜜儿一把推到了一旁。

“小主,您现在已经是冷宫的弃妃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您也别怪我们心狠,谁让你陷害贵

妃娘娘不成,还被打入了冷宫。”

时初听到这眼前这丫鬟的话,单挑了下眉。

面中带煞,眉峰处有着轻微的断裂,三角眼,山根处还有明显的凹陷。

一看就是典型的墙头草,命不久矣,不要也罢。

这要是放到抗日时期,就是妥妥的汉奸!

时初慵懒地拍了拍裙摆,随意坐在了一个五足凳上,挥了挥手道:“去吧,想去哪就去哪,将死之人而已,只要别死在我眼前就行。”

“你!呵~”蜜儿万万没能想到她会竟然说这一番话,平日那么无脑子的一个蠢人。

她的眼神逐渐狠毒,区区一个被打入冷宫的弃妃,凭什么还让她像以前那般供着?

“既然娘娘已经开了这个口,蜜儿便恭敬不如从命,只是……娘娘在这儿冷宫,怕是那些宫女太监根本不会把您放在眼里的。”

说完蜜儿狠狠翻了个白眼,便扬长而去。

时初顺脚踢了下门,正好将门掩上。

她看了眼还怯生生站在一旁的柿儿,缓了缓声音问:“你也可以去找嬷嬷另行分配。”

“柿儿……柿儿就跟着小主,柿儿哪都不去,小主您别为蜜儿地离开伤心,她不值得!她早在您昏迷的时候就已经投向了贵妃娘娘了。”

时初方才就已经算到了她的行踪,既然如此,就拭目以待这个蜜儿到底能混得多么好。

倒是这个柿儿却是个衷心的,从面相看也是个憨厚老实的姑娘。

“柿儿?过来坐,我应该是伤到了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你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

窗外,澄蓝的天空染上一抹灿然的黄,这明亮的日光躲在云层后照亮了整个庭院。

没有钟表的日子,总觉得时间过得飞快。

一下午的了解和梳理,时初算是整明白了。

敢情好啊,这个原主竟然只是一个小小县令的女儿,靠着出众的样貌入宫成了正六品的贵人。

入了宫还没点脑子,设计陷害贵妃不成,反倒被贵妃的宫女推入湖中,救上岸后,就被皇上打入了冷宫……

真的是水逆……

这不就是小说中典型的恶毒炮灰女配嘛!

人家都是有什么系统,金手指……为什么到现在系统都没有跟她唠唠?

时初双手托腮,看着窗外的日落光辉染红了院里的杂草,倒是有几分意境。

一声“咕噜~”打破了此时的宁静。

柿儿红了红眼,小声问道:“小主是饿了吗,奴婢……奴婢去……问问晚膳。”

时初摆了摆手,“不用了。”

自古以来,进了冷宫的妃嫔哪有什么饭菜,运气好能有一点剩饭,运气不好就连馊菜都不一定有。

但是……那是自古以来,她好歹是现代穿越来的人,知书达理必定比不过这些大家闺秀,但其他的还真不好讲。

时初沉思了会,便抬步朝冷宫大门的方向走去。

看着那扇灰尘遍布,破烂不堪的大门,她用脚踢了下,大声道:“呀!柿儿你看这怎么有那么多金元宝啊,不会是谁藏在这儿的吧。”

“金元宝?哪?这是咱家掉的。”

时初就瞧见这扇紧锁的大门被一下撞开,慌里慌张跑进来一个小太监。

满脸的肥肉一颤一颤,可见平日里吃得多好。

时初假装懊恼地拍了拍脑袋,可惜的小声说:“公公,是我瞧错了,原来是地上的枯黄杂草。”

眼看着面前的太监就要发火,时初立马伸手将大门关紧,一双无辜的眸子注视着这个个子不高的小太监。

“你!你这是作甚,摆清楚你的位置,你不过就是一个弃妃,就算死了也无人问津!”

时初耸了耸肩,转身便坐在庭院的石桌上。

“公公紧张什么啊?我就是一个小女子,难不成还能对你做什么不成?”

小太监看着她这般粗鲁的动作,心里立马便怀疑八成这冷宫又疯了一个。

就在他准备推门离开的时候,就听到身后又响起了那疯女人的话。

“公公,今儿你要是出了这个冷宫的门,怕是你身后跟着的那群冤魂……啧啧啧。”

“什……什么!”他腿一软,一下子没站稳直直跪倒在地上。

时初咂舌,这小太监真的是……胆子小,她这还没说什么呢,就已经跪在地上了。

太监很快掩饰住眼中的慌乱,利索地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土,眸子里的狠毒逐渐清晰。

他快步朝时初走去。

“诈我?好啊,咱家告诉你,我手上的鲜血不介意多你一个,一个弃妃,死了也就死了,对外便称暴毙身亡。”

太监脸上的奸笑让他那肥肉挤在一坨。

可面前这个女人非但没有露出害怕的样子,甚至……

甚至是出奇的平静,那双眸子竟然还有几分不屑!?

时初歪头看了眼面前太监的身后,戏谑道:“三十二条人命,诺……都站你身后呢。”

“正月初八芳龄十五,正月初十芳龄十四,二月初四……”

她漫不经心地报着日期,面前太监的脸早就已经煞白一片。

眼中的狠毒早已消散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惊恐。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