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诅咒在线阅读
免费

先知诅咒

雨相随

短篇 / 短篇小说 · 9.1万字

在日本留学的游子望插班到了三年E組,为了解除诅咒,深陷在诅咒回溯之中。
他收到了一封藏有玫瑰花的信,从带刺的一面开始,在不断重现着那诅咒的应验。
(这是惊悚类型的短篇,只有一点可怕而已,┭┮﹏┭┮)

第1章 第一种诅咒回溯

在床头边放着的闹钟铃声响起后,游子望他便立刻从床上起身,看了一下时间发现快八点钟了,“唉······呀,胸口有点疼啊,该不会是睡觉的时候压到手臂了吧,还别说手也都麻了。”他坐在下铺的床头边上,穿上了拖鞋准备走到宿舍的阳台,发现室友们都还在睡着,便也催促了他们一下,今天是游子望作为中国留学生,来到“明伍义塾高等中学校”上学的第一天,,而这几位室友同样也是新来的留学生,不过他们跟自己不在一个班里,他是要插班到三年生里的E組。

在日本南部的司业岛爱知县,现在是2012年4月2日,星期一的早上8点28分,游子望他来到了这所风格靓丽的日本高中进行留学,这里是一个寄宿制的日本高等中学校,而今天他作为一年制的插班生将要加入到三年E组,于是他在那代为管理的班主任老师陪同下,一同走进了三年E班的教室并站在了讲台旁边面向着大家,用着那一般般的日文开始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我叫游子望,希望能够跟各位同学们友好的相处吧······谢谢。”

明伍义塾高等中学校的校园,坐落在日本南部,这里是靠近在海边的一个岛城上,在这里的外国留学生还是比较多的,有来自中国、澳大利亚、韩国等国家的留学生,而三年生的教室是在高校(高中教室)楼的一楼和二楼,A到E组是在一楼的位置,F以后的则是在二楼,三楼和四楼是二年生和一年生为主的学生教室。

游子望看到那迎接他的老师并不是那照片里的那位女班主任,微微感到困惑的同时也只能将杂念放到一边,突然想起了侧身背着的书包里还有一封信件,是昨天晚上刚收到的,想着是不是可以暂时交给那代理班主任老师呢?他已经跟随着那名男教师走在了那木地板的走廊上,来到了尽头的一间教室,教室前门是双开门,并且打开着的,三年E组的教室前门外直接就是那楼梯口了,可以去到上面的几个楼层。

“游子望,游子望同学?咳嗯!你在靠近里面窗边倒数第二个空位置上就座吧,呵呵。”那叫有村拓自的男老师,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说着,刚才发现他站在黑板面前低着头入迷的想着什么,等看到他转回过脸并且表示明白了以后走下了讲台。

游子望伸出左手摸了摸后边的肩膀,觉得有些酸痛,而且看到这些新同学的面孔,居然有种熟悉的感觉,只是还没有再过多的去想,而是走到了第五列第三行的座位上就座,半途中脚步忽然有些踉跄,还差点要摔倒并且将旁边的课桌给压到,引得注意过来的几位同学哈哈大笑起来。

“永野和司,你看这个中国来的留学生,该不会是昨晚喝醉了吧,走得跌跌撞撞的样子都快倒在你身上了哈哈。”片山卓弥他露出一个讥笑,手里不时轻拍打着书桌,将嚼着的口香糖给吐了出来到了地面上,望到旁侧几位女生投来鄙夷的目光,忙俯下身将它用纸巾给捡起来,接着又把左手搭在那永野和司的肩膀上。

永野和司回过头对他无谓地笑了笑,一脸嫌弃的将他的手给挪开,然后小声说:“那可不能乱说,既然是我们三年E组的新同学,大家还是要友好相处才是,怎么能乱说别人的坏话啊,片山桌弥你也太小心眼了吧。”

“咳咳,安静一下,接下来就是早会的时间,因为接下来几天是由我来做你们的代理班主任,所以今天要耽误课程几分钟了,坂井留美子你作为班长先来说明一个简单的出勤报告,看看谁昨天和今天迟到了或者是旷课的。”有村拓自对着那坐在第一列第二位的女学生,那是叫做坂井留美子的女生,穿着一身蓝色的外套西服领口是系有红色的长领结,下身一件纯色的格子长裙。

“是的,有村拓自老师,昨天晚上出勤的有······今天迟到的没有······以上就是全部了。”坂井留美子她说着,已经是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个黄白色的笔记本,右手还握着一只黑色水性笔在记录着,她的长相算是比较普通吧,留着那扎着丸子头的头发,在发尾处还绑着一条蓝色的发带丝。

“嗯谢谢坂井同学,我明白了······小池直美老师,实在是对不起,耽误你几分钟的授课时间,现在请你继续上课吧。”有村拓自看到站在门外露出半边身影的她,带着歉意笑容同小池直美她说着,并且扬了扬手便离开了三年E组的教室。

“没关系,三年E组的同学,你们好我是你们的数学老师,小池直美,那么接下就继续讲课啦。”

几分钟的早上班会结束了,现在是早上8点40分,也就是第一节课开始后的十分钟了,50分钟一节课,到了9点20分后下课才会有十分钟的课间休息时间。

只是又过了几分钟以后,游子望他越发感觉到身体上的不适,胸口处开始出现了一阵又一阵的幻痛,于是他在低垂着脸的同时也将双手靠在课桌上面,实在承受不住了才将侧脸给贴靠到了桌上,感受到它的冰凉以后,微微闭上了眼眸想要小憩一会儿。

“你是叫游子望吧,没关系吗?看起来你好像有些痛苦,是不是有什么身体上的不适,我帮你跟老师说一下吧,对了我叫白木美优纪。”却是坐在他旁侧后边一位的女生,她留着那微卷的中长发,长相十分的甜美漂亮,指甲上都涂抹上了紫蓝色的指甲油,她的嘴唇微红并且在两边戴有一个星星的耳饰,白木美优纪用着那关心的语气说着,已经是伸出了左手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上然后又放了下来。

“嗯谢谢,没关系的,我想只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有些胸闷而已我缓缓就没事了。”游子望回以一个友好的笑容说着,当转过脸正面看过去她的时候,却是忽然愣住了一下,然后半咬着嘴唇,莫名的心动起来,白木美优纪她确实是一个标准的气质美女,而且长相也甜美,只是那眼神里带着些摄人心魄的感觉,使得他不敢再过多的停留在她的侧脸上,而是将视线转向了那窗台外,同时眉头紧皱着心中想到了什么,“这应该是个恶梦吧,怎么可能会这样,而且这个叫做白木美优纪的女生,似乎之前是见到过一次她的,只是莫名的觉得让人发慌,是因为我害羞了嘛难道?呃不对,今天是四月二号,我来到这个明伍义塾高中正式上学的第一天,我想起来了······在昨天‘晚上’发生过的事情,而且还有‘今天’的!?”

4月1号的下午,游子望他从爱知县的电车小站下车以后,是在月台外等候着一位中国老师叫唐显勇,同他见面以后便坐公车去到了明伍义塾高等中学校,然后先是到唐显勇老师他的办公室里填写相关入学的手续,之后全是由他帮忙提交和办理,在完成游子望他的留学、入学初期手续以后,再去到附近的食堂一起吃了晚饭,游子望又跟着他来到所在的宿舍之后,听到他又简单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来到了晚上的19点25分。

游子望提着行李箱走进了这间在二楼的宿舍里,用钥匙给打开门,发现里面的四个床位都是空着的了,那负责管理中国留学生的唐显勇老师说过,其他三位留学生过一两个小时也会来到这间寝室里的,让游子望他不要客气随便选一张空床吧,“唔好干净啊,省了我再去打扫的力气了,我就选靠窗边的这个下铺吧。”

于是游子望开始将自己的床铺整理好,把行李箱里的东西翻找了出来,接着简单洗了一个澡,换好衣物以后又去洗好了那些旧衣服,从宿舍的小阳台外面走回来的时候,听到了宿舍门外传来的一阵敲门声。

咚咚——

“你好,我是这个宿舍的管理老师,我叫······刚才唐老师说是带来了一位新同学入住,让我尽量多照顾一些,呵呵你是叫游子望对吧?”

游子望将虚掩着的宿舍给打开,然后肯定点头礼貌回应说:“嗯嗯是的,老师你好,我就是游子望。”

“那我就明白了,这里有一封信是寄给你的。”

“好的谢谢老师,这是我的信啊?”

接着他就从那宿舍管理人的手中收到一封浅黄色信封的信件,拆开信封后将信纸拿了出来打开一看,发现里面写着是让自己转交给他的班主任松井智美小姐,她是一位英语老师,“咦奇怪了,这个人怎么会知道我的姓名,还有即将进入到的班级和班主任都被知道了,居然是让我明天早上转交给那位松井智美老师,怎么回事啊寄错地方了吧,我初来乍到的而且人生地不熟,怪了啊······哎好痛!”游子望在拿着那黄色信封的时候,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伤了食指,一些血液流到了信封的背面,反过来一看发现是一束玫瑰花的枝条刺露了出来,“搞什么啊恶作剧吗,痛死我了,又被刺到了真是倒霉啊,要不是说帮忙转交给他的那位班主任老师,早就给扔到地上狠狠踩上几脚了。”

信封里寄件人的署名是来自那爱知县里的津度神社,而收件人是游子望,但是信封里附有一句中文说是让他将这封信再转交给三年E组的班主任松井智美,她是一位三十大几的英文女老师。

津度神社······?

“游子望,同学?下课了哦,你怎么还在这里发呆呢,刚才我就看到你魂不守舍的样子,该不会是真的身体不舒服吧你?”白木美优纪站了起来,走到他身旁,伸出左手的手背贴靠在他的额头上,“没关系吗,摸起来也不热啊,应该不是感冒的了。”

游子望忙伸出右手也贴了贴自己的额头,并且站了起身略微靠后一些,然后才勉强一笑解释说:“放心吧我真的没事,谢谢白木美优纪你的关心了。”接着悄悄瞥了一眼放在桌底下的手机,看到时间显示着是在2012年4月2日上午9点20分,现在确实是有十分钟的课间休息。

“喂那个留学生,该不会是想追求人家吧,一上来就要缠着白木,我可看不过去了啊。”在白木美优纪身后的另一名女生走了过来,挽住她右边的手臂,用着那警告意味十足的语气说着,眼神里尽是轻蔑,她叫河原千代,留着一个短发的双马尾,胸口的领带已经松了开来,而且那黑蓝色的长裙拉得比较高腰,露出那修长的双腿。

“没有没有,请不要误会吧。”游子望摆了摆双手,然后又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瞥了一下教室里前后两侧的那门口,然后将视线移到那些玻璃窗上,恍然间已经是又想起了记忆里曾见到过的一幕,早上起来的时候却是被他一度认为只是做了一个噩梦罢了,但是摸了摸胸口发现身体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那躁动不安的心情一直在提醒着他,恐怕那是真实经历过的事情吧,“我不太确定了,那感觉太真实,如果不是噩梦的话那会是什么,而且松井老师她苹果手机里拍出来的照片,怎么会是那些死亡的惨景?”

在游子望坐回到自己位置上,望着窗外的时候,身边的一名女生用那饶有兴致的眼神注视着他,不过这时候的游子望已经是陷入到了回想之中······

那同样是在4月2号这一天,不过这天是到了下午的16点00分,已经敲响了那下课的铃声,而那最后进行授课的英语老师有村拓自接到了一个电话走出到了教室外,发现是那位叫做松井智美的青年女老师,拿着电话笑呵呵走了过来然后又将它挂掉放回衣袋里,好像是和有村拓自他说了一些什么,然后两人并肩走在一起往三年E组的教室里回去了,来到那个黑板面前面对着三年E组的同学们说是要临时开个小会,让大家先不要急着离开参加各种社团活动。

“大家先不要走,松井老师她回来了,有些事情想要跟你们交代一下,呵呵班长你先去将后边的教室门也给关上吧,松井她也是有好东西要跟大家分享哦,说是一个惊喜呢,期待吧。”有村拓自他开口跟大家说着,顺手将前门给拉上,然后扶了扶眼镜笑呵呵的走到了讲台另一旁,让松井智美站在讲台中间。

“松井老师,你不是说请病假了嘛今天,怎么下午又见到你啦!”河原千代她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上说着,脸上露出一个疑惑的神情,已经是站了起身刚要将背包给放到肩膀后斜背着,烫染着一个紫黑色的细碎长发,表情十分轻蔑没有同其他人一样又坐了下来,而是单手插在腰上略微弯着腰向前。

“就是啊,松井老师,还听说你要请好几天的病假,不会出现呢,唉哟等会我还得去篮球部练球呢,该不会又要开班会了吧,唉!”石田幸兵卫他抱怨说着,将书包扔回到自己的课桌上,然后坐了下来双手抱在身前,一副无语的样子。

只见那松井智美她一直都是低着脸走进来,直到走到讲台前的时候,才又抬起脸来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嘴角不时抽搐着似笑非笑起来,然后才开口说:“各位同学们,其实老师我昨天去到了县里的一个神社,呵呵不瞒你们说,我发现了宝藏啊,哈哈哈!”松井智美忽然大笑着显得有些刺耳,然后又变得一副严肃的样子,自顾自地走了下来到那班长的身旁,“坂井留美子,你先跟我出来看一下,那些珍贵的画面我全都拍进手机里面了哦,还有你们两个也是,其他人的话先保密了哦,一会大家都有份。”

“搞什么啊这么神秘,松井老师你也太夸张了吧······”

“什么啊?我看就是松井智美她想炫耀一下那新买的苹果4s手机吧,哼真是虚荣啊!恶心透了。”田泽真琴她说着,是坐在那白木美优纪的身前,绑着那辫子形状的双马尾,并且露出一个光洁的额头出来,涂着那微紫色的口红,长得比较文静,但是说话的语气显得比较蛮横。

等松井智美带着那班长和其他几位男女同学出到教室外,站在了那玻璃窗的前面,有人想探出头去偷看一下,那松井智美的手机上到底拍到了什么,“什么啊,这么神神秘秘的,还不让我偷看,坂井班长你也太自私了吧。”铃木善卫坐在那窗口前,刚要探头出去偷看没想到被坂井留美子她从外面给将整个玻璃窗给关上了。

“唉真是扫兴,喂你们这么挨着我靠过来,是想挤死我啊?!”

“喂喂喂你们!不要聚在那窗边上了,万一把玻璃窗给撞碎了怎么办!”泷泽爱理莎叫嚷着站了起来,双手插在腰间上,然后又伸出右手拍了拍戴在手臂上的那风纪委员长的布条标识。

“咳咳,大家请安静一下,其实今天我也有一个惊喜给大家,就是这一袋哈蜜瓜,呵呵,我中午的时候在县市里买的,请各位同学们尝一下吧,不用客气哦。”有村拓自温和地笑着说道,已经是从讲台的底角下拿出一箱水果,打开了以后里边还配有一把较短的水果刀,不是很锋利勉强能切开这些瓜果。

“还是有村老师对我们好啊,那我们不客气了,铃木善卫!你过来帮忙切哈密瓜啊,别凑在那窗前和他们几个男生一样像是变态了吧,你听到了吗?!”谢金翠朝着那边喊了一句以后,又向游子望他招了招手微微一笑表示着友好,而游子望也是看到了微微举起了右手表示回应,中午放学下课了,去食堂里吃饭的时候已经认识到了她,谢金翠她也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不过是在高二年级的时候插班进来的。

“游子望,你不好奇吗,那松井老师的手机里有什么东西啊,你觉得呢怎么说?”白木美优纪关心的说着,又将身子凑了过来到他的面前,只是见游子望他眼神有些飘忽起来,于是她咬了咬决定直接拉过那张凳子到他旁边坐下。

“呃还好了没觉得有什么,干嘛这样子?”游子望只是将右手的食指凑到了眼前观察了一下伤口,昨天晚上的时候被那封奇怪的信件给弄伤了手指,是被那玫瑰花枝条的刺给刺中了吧,现在还觉得很痛的,发现被她双手紧紧抓着拉了过去,两人的脸差一些都要贴到了一起。

“原来你的手指受伤了啊,怎么会弄成这样的啊,真是太不小心了,一会跟我一起去趟医务室吧,我帮你找点东西来涂一下······”白木美优纪不由分说就要拉着他的手腕准备起身,然后往教室的前门外走去,完全没有顾忌其他男女同学投来异样的目光。

“你们干什么,这时候还跟我开玩笑嘛,可以啦!别闹了啊,”白木美优纪暂时将拉着他的手臂松开,没好气的同那两位靠在前门上的男同学,他们是三岛英二郎和望月哲央,两位身材高挑的清瘦男子。

“没听到松井老师说让我们先不要离开啊,难道白木你对这个新来的留学生感兴趣啊,怎么我们班的男生这么多人都追求过你都被拒绝了,他凭什么?!”三岛英二郎双手抱在身前背靠在那关上的双开门上,右边是那望月哲央在挡着他们的面前,语气里很是不满,完全没有要跟游子望他融洽相处的意思。

“说了让开了,我数到三,二······哼算你们知趣,游子望我们走吧,我带你去到那医务室看一下,反正下午是到了放学时间,别管这两个不良男生。”白木美优纪已经是将那双开门的一边给向右拉开,再拉住他的手肘就要出到教室外面。

游子望瞥到班上那些男生各种眼神都投了过来,有疑惑的也有嫉妒的,当然他自己是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的吧,心里想到她应该是比较老好人的那种吧,对于自己的长相肯定是要自知之明了,就是非常普通的那种,那面旁都被晒得有些黑黄了,也是穿着那身西式校服,不过对于他的身材来说显得有些松垮了,不知道是不是尺码不对的缘故,“她叫白木美优纪吧,翻译成中文的话也是很好听的一个名字呢,呃说实话我有点尴尬,只是手指被那玫瑰枝条的刺给刺伤了而已,早就不流血了。”只是刚踏出半步的时候,游子望没能跟着她出到教室的门外,而是被望月哲央给横在身前,只见他低垂着那脸,神情有些紧张的感觉。

白木美优纪只好又走了回来,伸出秀手拍打了一下那望月哲央的后背,没好气地说:“过分了啊,你们这样对待新来的同学,等会我就跟松井老师好好反馈一下才行。”

“唔我······对不起,对不起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身体感觉不听我使唤了,挪不动一步了。”

“你也是这样啊,我也是一样,”三岛英二郎也是一脸痛苦的样子,像是配合他的演戏一样,将那拉开的半边门的门口给用身体挡住,并且双手撑在门把上,牙齿咬在上嘴唇上都溢出了血来了。

“搞什么啊,那两个不良,喂喂你们演技可以了,不用这么夸张吧,三岛你的嘴唇都出血了······”

而那有村拓自还在忙活着在那书桌上切开着那一个个哈密瓜,暂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端倪,此时窗外的松井智美老师忽然将班长(坂井留美子)从身后抱住,右手上拿着那苹果4s手机就这样打开着横放在她的眼前,只见坂井留美子像是被吓到了一样,仿佛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请不要这样,松井老师,大家,呃······”

“什么,什么那是什么?班长你也太能演戏了吧,这不就是一间破烂的木屋吗,有什么可怕的,大惊小怪的真是无聊!”长尾佑太嘲讽着说,刚才是从挤着窗口边向外望去,此刻那松井智美老师的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灰黄色的木屋照片,十分的破败。

“呃你们还好吧?该不会是感冒了吧,这样你们先跟白木她去医务室吧,我回到座位上在等一会,唔我还得考虑清楚到底加入哪个社团呢。”游子望就要转身自己回到那座位上,然后还向那靠在教室里侧窗口边的许学哲挥了挥手,在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也和他简单认识了一遍,并且在他的邀请下,游子望准备要加入到排球部里边去,而许学哲他正好是那排球部的部长。

“呵呵,等会把这份入部申请材料给填好,我就带你去排球部先熟悉一下吧,游子望······”许学哲他热情地招呼说着,也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拿出几份申请表单,从中再拿出一份空白的给游子望来填写。

“好啊,我看看,名字是写在这里吧,还有那排球部的训练周期,出勤计划唔等可以没问题······许学哲,怎么你也身体不舒服吗,怎么低沉着脸,哎呀!”游子望说着,发现他已经是忽然倒在了一旁,椅子也跟着倾斜下去,就那样在地上爬着然后才缓缓起身,眼神迷茫伸出了双手就要往他脖子上掐,只是又放了下来捂着自己的右眼。

“你······游······快点走,我好痛苦身体不听使唤了!”许学哲将双手抱在头上,作出一副痛苦的模样,看着也不像是装的,只是突然又捂着肚子大笑起来解释说:“不好意思,我就是想逗一下你,哈哈算是欢迎你的一种方式吧,等到了排球部遇到什么不会的,尽管来找我吧。”

“什么啊,该不会对新生到来,是这个三年E组特有的欢迎方式吧,就是要整蛊我,唉算了我先自己出到食堂附近走走吧,既然材料都写好了,我也想到其他社团去了解一下好吧。”游子望停下手中的入部申请材料的填写,然后往前门走去,对着那白木美优纪安慰说:“他们应该是想玩整蛊的游戏吧,白木你也别生气了就是。”

“哼听到没有,一群不良,还是游子望他人品好,嗯走了,我带你去医务室吧。”白木美优纪望到那两位不良男同学捂着脸,那装模作样的搞怪令她一阵反胃,“真的是服了这帮人才,别挡路了,快走开啊!”

游子望刚才是以为那三岛英二郎和望月哲央会自觉让开停止那在教室前门前的恶作剧,没想到他们是死死的靠在了双开门的两边,不论接着是有几位班里的同学想要出去参加社团活动,都被这两位不良男同学给用双手给拦住,并且在教室的后门外面也有两位男同学在故意阻挡着,他们互相给了一个眼色表示要完成这种恶作剧,等到实在不行了再放弃这种玩闹。

“怎么你们鬼上身了吗,快给我让开,一群混账!”铃木善卫来到了教室前门,伸出右手拽住三岛英二郎的领口然后又松开,想要莽撞着出去却是差一点摔倒,被他们两位给合力拦着,于是再也忍不住挥拳相向,“搞什么啊,这么拼命啊三岛,神经病啊!”

“啊,松井老师她‘杀人’了!大家快看,好可怕······”长尾佑太忽然在教室里大喊大叫着,十根手指全都抹在了那靠近教室前门的窗口上,忽然又大力拍打着玻璃窗,发出嘈杂的响声。

“你是不是疯了,松井老师她不过是抱了一下班长她而已,她右手上拿着的那个是手机吧,就是让班长看一张照片而已······大惊小怪的啊,愚人节都过了别发神经了,长尾佑太。”丸田熏一脸不屑的样子,右手拿起那个单肩包就要从教室后门出去,外面两位拦着的男同学互相看了一眼无奈摆摆手表示不敢得罪,主动帮她将那教室后门给拉开,只是刚踏出半步,丸田熏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于是她将手机从蓝色的单提包里拿出来的时候,那手机来电已经是自动挂掉并且屏幕里出现了一张照片,丸田熏半咬着嘴唇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回去到教室里,脸色微白。

却是见到松井智美她继续诡异笑着在三年E组的教室外边,就那样继续将坂井留美子给从身后抱住,高高举起的右手握着那手机横放在她的面前,接着又伸出左手将屏幕里的照片划过,一张又一张的使得那坂井留美子她被吓得脸色苍白然后回过头望向了三年E组的教室里边。

“喂坂井留美子,在干嘛,松井老师的手机里有什么照片这么吓人啊,我们也想看看!该不会真是找到那个被荒废的神社吧?”说着身后的其她两位三年E组的女同学也凑了上去,而松井智美已经是松开了怀抱将那手机递到了她们两人的面前,另一边手捂着眼睛然后仰着头在莫名其妙的笑着,只是一会便又自顾自的将手机给抛下到她们两位手中。

莉莲娜·维拉里尔和西泽理纱接过那松井智美的苹果4s手机,一开始表情是十分的惊喜,立刻将手触摸到了屏幕上边,然后脸色变得阴沉起来直到变得害怕起来,而西泽理纱快步走进到教室里边从那前门进入,却是没有被那两位不良男生给阻止,他们也注意手机里显示着的图片了,虽然有些朦胧,但是他们两人已经是迅速蹲到了地面上双手抱着头,喃喃自语的在说着什么,十分害怕的样子。

“大家快看这个手机里的照片,全都是关于我们三年E组里的,而且那······我害怕了,”莉莲娜·维拉里她迟疑地说着,站到了讲台上面向剩下的二十几同学,右手拿着那松井老师的苹果4s手机,并且手机屏幕面向着大家,然后伸出左手滑动着屏幕使得那照片翻页,一张又一张,全都是在场的三年E组的同学们死亡前的画面,“你们说这是不是松井老师她找人制作的假照片呢?!”

有村拓自听到以后却是沉默了,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个翻盖手机,上面来了一个一声响的未接电话,屏幕一打开看到了图库被自动打开了,里面的他正倒在讲台旁边,并且身上有着几处刀口印记,“这是什么东西,松井老师这是不是也是你弄的?”说着就要离开教室找那松井智美问个清楚,他的脸色已经发白了,看着那教室的前后门一时也不敢走出去,因为他刚才还在那松井老师的手机了看到,即使去到教室的后门他也会在门口前倒下,并且身上有着那被刺伤的伤口。

“大家冷静一下,在教室里边还有有村老师他在呢,放心吧肯定是松井老师她的恶趣味而已啦!唔有电话来了,我接······?有村老师?”龙泽爱理沙她开口说着,已经是拿出了那翻盖手机,刚要接通那个陌生的来电电话,就被从讲台上走下来的有村拓自老师给迅速抢走了。

“不要理会这种电话,不要接······不要接,也不要看你手机的屏幕,呼······我想那可能会是一种诅咒,等你看到了那诅咒照片,也许诅咒就会应验了。”有村拓自见到她像是明白了点点头,然后才将那粉红色的翻盖手机还会去,却惊愕看到龙泽爱理沙向他俏皮一笑,直降将手机给再次打开,翻开了那屏幕盖子。

“呃有村老师,这些图片是什么,这个女生跟我好像啊······就是我本人了啊!”龙泽爱理沙看到手机里的照片功能被自动打开弹出了一张略微模糊的照片,只见是她靠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那制服长裙的裙摆被染红,侧着脸俯身倒在了一旁的书桌上,三年E班在场的其他同学也都陆续听到了手机的一声铃声响起,没带手机的也从旁边同学的手机里看到,那关于自己的诡异照片了,于是都要纷纷往那教室的前面和后门冲去,越是拥挤越是没有办法出得去,有村拓自老师在讲台下干着急着,不时向大家劝阻着,“大家,老师我真的是没有要骗你么你们的意思,这是那先知诅咒。”

“有村老师,你知道的话就快点说出来,什么是先知诅咒啊?没看到大家都害怕了吗,烦死了!”丸田熏十分不悦地说着,已经是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这个我也不确定······唔好吧,那我说了,其实这是在爱知县里的一个神社里流传出来的一个······什么?游子望你们等一下啊,那个先知诅咒要应验到你身上了!”有村拓自一脸着急,快步走了过来想要喊住他们,伸出的右手刚要够到游子望他的衣角,却已经是来不及了,在有村拓自老师的苹果4s手机上,新出现的一张照片里,赫然就是游子望他本人摔倒在教室外木地板上的样子,并且······

谢金翠和游子望两人往那外侧的窗边走去,并且拉开了那几扇窗,并没有在意那十几位从教室前后门折返回到教室里,听那有村老师继续解释说明着,“谢金翠快一点,给我你的手我拉你上来,有村和松井老师都疯了吧我想,故意搞这种可怕的诅咒来整蛊大家,我们还是赶紧走吧。”游子望的表情很是慌张,想要和她爬上外窗口离开教室。

“嗯嗯,对的对的,好好我明白!”谢金翠伸出双手拉住了他,然后随他站到了窗口上,准备一起往下跳的时候,已经无暇顾及身后教室里边那说得十分玄乎的有村老师了,还有那些信以为真的同班同学们。

游子望发现是在踏步到那教室外边的木地板时,身旁的那谢金翠已经被两位在班里的女同学拉住,她们死拽着她的衣角不放硬要拉她回到教室前门旁边,而松井智美老师的苹果4s手机已经是回到了她的手中,对着他微微笑着,还没等游子望他稳住身体就摔了下来,却是感到身后的腰间里侧一阵冰凉,“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头好晕,”低头往下一看是自己的手机从口袋里掉了出来,屏幕显示出来了一张照片······那是他侧身摔倒了教室外边的木地板上,并且伸出一边手捂着那胸腹部的伤口,只见那女生也拿着一个苹果4s手机,但是她的整个身影已经看不清楚,游子望也只能是看到她那中跟的黑色圆头女鞋,伸手另一边手摸了摸那腰腹上的伤口,看到伤口处流出来的血液,他意识逐渐模糊起来,像是在一间木房子里躺下然后又缓缓起身去站了起来,并且推开了那“吱吱”响的木门,一片光亮透露出来后又变得一漆黑,来不及回头看清楚身后的情况,好像还有烛火是在身后闪耀着。

“叮咚——”一阵下课铃声的响起,现在的4月2号的上午9点20几分,游子望作为三年E组的插班生、留学生,已经是完成了第一节在明伍义塾高中的课程,明明下课几分钟了,却又幻听到了下课的铃声,游子望这才将他的可怕回想结束。

他看了一下讲台上的,那位数学老师早已经离开了教室,“这应该不是噩梦吧,如果是的话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而且今天又是四月二号,我刚来到这间日本高中上学的第一天早上,真是该死倒霉啊!”最后一句不小心说出口,却是被后面走上前来的泷田结菜意外听到,然后她单手枕在他的书桌上面略微俯下身子,露出那可爱的笑容。

“怎么了新同学,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啊,可以跟我分享一下吗,我叫泷田结菜。”她弯弯的眼眸里闪烁着期盼的目光,留着那蘑菇头发型的黑色短发,并且在左右两侧的发尾上都系有粉色的发丝带,泷田结菜是那种长得可爱的乐天派女生了吧。

“哦没有没什么事情,就是感慨一下,谢谢泷田你的关心,我叫游子望······”游子望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语气很是冷淡,单手托在下巴上,目光游离着在里侧的窗口外,下面的石径道路旁,那些花树都已经开满了粉红和紫色的花朵了,十分的浪漫。

“咦,真是狡猾啊,不公平呢,游子望同学你好冷淡,我好伤心啊······”泷田结菜委屈地说着,双手交错贴靠在了一起背向了身后,抿着的嘴角却是有笑意藏着没有溢出。

“不好意思,我没有要······嗯怎么说呢,就是没什么问题啦,泷田结菜你也不用放在心上,我觉得你很可爱。”

“真的?是真的话,那就太谢谢你了,咯咯呵呵。”泷田结菜得到了他的热情回应以后,转回身去和她的两位好姐妹同学开始聊了起来。

“啊真是,这个要怎么办才好啊,如果不是那所谓的噩梦的话,也不是我精神出了问题的话,那么到了下午四点钟下课的时候,那松井智美老师就又回到三年E组的教室里,想想还真是害怕啊,那有村老师说的那先知诅咒难道会再次应验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游子望在心里挣扎想着,双手已经发凉了起来,而且面色很是难看,双脚的鞋子上在时不时的踱着地板来回摩擦,“那手机里突然出现的照片会不会是那诅咒的预告?到了下午后绝对不能再掉以轻心了,不管是不是真的,我都得要解除掉这种可怕的诅咒。”

游子望将身体靠在了那黑色的书包上,忽然感到背后一凉,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似的,赶紧转过身去将那黑色包给打开,偷偷拿出那封黄色的信封然后放在了柜筒里面仔细观察了一下,“是那个津度神社寄来的,这个爱知县里还有这样一个神社吗,怎么之前都没听说过,奇怪了居然还知道我的姓名和学校住宿地址之类的。”

“哟呵呵,是情书吗,唔该不会是泷田结菜她给你的吧?!”白木美优纪从他身前走过来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他的奇怪举动,小心翼翼的用双手拿着那封黄色的书信,生怕被其他人给看到。

“啊呃,当然不是,白木同学,唔也没有什么,就是封恶作剧的信件罢了,哈呵呵。”游子望说着已经是将那信件给重新放回到书包里,然后对着她勉强扬起着嘴角干笑着。

“哦明白了,不是的话那就好,看你刚才和她聊得那么开心,我以为你们······唔这个不说了,保密嗯嗯我知道的。”白木美优纪忽然低下身子,并且附到他耳边说着,然后望到他的侧脸微红起来才心满意足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此时上课的铃声已经响起,接下来是第二节课,是那生物老师的课。

游子望此时心里已经是很压抑的了,离那下午的四点钟已经越来越近了,只是想到那松井智美老师的脸和笑容,都已经快要疯了,更不用说那跟诅咒降临了一样的时刻,悄悄拿出手机来打开在那手机照片里搜索着,看到没有出现那“先知诅咒”的照片便稍稍松了一口气,只是也挺害怕那一声响的电话打来,记得当时是就是没有在意有村老师说的那个什么诅咒,从那窗口边爬出的时候好像是摔倒在了木地板上,然后看到手机屏幕被自动打开,那里的一张照片从手机屏幕了显示了出来,他也是侧身卧倒在了三年E班教室外的木地板走廊上,接着胸口又是一阵疼痛,还以为是高跟鞋踩了下来呢,直到逐渐失去了意识,只是记不清楚是如何从那边过来,现在又得经历一次那4月2号了,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表示难过,至少游子望他现在这里坐着上课呢,但课上老师讲的内容基本都被放空了。

此刻游子望也只能开始装作镇定的样子,继续完成上午的课程,直到了中午12点20分的放学后,同样是有五十分钟的时间,吃午饭和午休,而游子望想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在那食堂里尝试着问一下关于那封信的来历吧还有那津度神社,暂时是先跟同样来自中国的留学生许学哲还有谢金翠打探一下吧,或许他们能够了解一些,至少先要明白那松井智美老师昨天去到的那家神社,会不会就是那奇怪信件所寄来的地方。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