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农家白骨精在线阅读
会员

穿越之农家白骨精

草魔精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30.2万字

7.1分 11人评分

本文1v1
她是一名普通高级白骨精,婚姻压力下早已习惯了各种打击,有着一颗强大的心脏,谁知一个人骑行旅游时遇到山体滑坡,命陨大山。
她是普通农家小娘子,为了不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束缚,性格刚烈的她毅然选择投河自尽。
当高级白骨精穿到某朝代不受宠的农家小娘子,一往情深的才子竹马对上指腹为婚的将军丈夫,她不畏艰难,将一切洗牌重来。
不仅受得了辱骂,挨得起白眼,还任劳任怨,慢慢扛起几方家业。
终于一切风生水起,幸福即将来敲门时,才发现指腹为婚的背后,有着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且看农家白骨精对抗不公命运,追寻真爱,撑起家门的故事。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逃婚

李然猛地睁开眼睛,强烈的窒息感令她满身冷汗,口中干涸,抿抿嘴,竟有泥沙在里面。

她吐了口口水,静下心来,才发现这是一间茅草屋,自己正躺在一块铺了草的硬板子上。

泥石流滑坡的地方正是比较贫穷落后的山区,想必有这样的茅草屋也不足为奇。

身体酸软无力,李然捏了捏手指,抬起手臂想坐起来,却发现手臂异常沉重,她好奇的一看,登时惊呆了,手臂上的衣服不是她的防寒服,袖子处有坚硬的东西掏出来一看,竟然是银元宝。

这不是在拍古装戏吧?

就算再怎么落后的地方,也不至于还保持着这样的习惯,少数民族就更不可能了,衣服就不同。

她仔细的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发现是非常普通的灰色连体汉服,且材质粗糙,摸上去有些硌手。

能够保存着这样传统的衣着,也算是大山里的人民有心了,李然如是安慰的想,顺手解开腰带一看,身上的防寒服已经不翼而飞,难道救命恩人从头到脚都给了她换了个遍,也对,在泥巴里埋了一段时间,肯定得全身处理过。

“锦清,你终于醒了。”这时忽然从门口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李然顺势看过去,立即目瞪口呆,只见一个穿着白色汉服的男人正朝她冲了过来。

此人发髻高束,结束于一条金色冠带,眉前两缕青丝自然下垂,目若朗星,唇薄如刻,白色汉服下面是一双蓝色布鞋,目测身高足有一米八。

“锦清……”男人深情的握住李然的手,李然木讷的不知所措,眼睛里一片茫然。

谁是锦清?他又是谁?现代人还有这样打扮的?这真的是到了哪一个拍戏片场?

“锦清,你回一句。”男人发现了她的异常,眼神从喜悦转为了担忧,“锦清,没事了,你安全无恙,说句话。”

李然咽了口唾沫,眼睛眨了一眨,问道:“你叫我什么?”

男人一愣,立即摸了摸她的额头,喃喃道:“没有发烫,怎么会说胡话?”

李然心里隐隐的有个想法,可是不敢去证实,只是面前这个男人太诡异了,穿着这样的服装,说着奇怪的话,不是进了什么片场,就是进了什么神经病村吧!

“锦清,你还记得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吗?”

李然当然记得,她骑车在盘山公路飞驰,突然的一个泥石流塌方将她狠狠地推下了山崖,一霎那,她觉得自己死定了。

“我……死了?”李然试探着问,莫非这已经是天堂,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古怪的男人。

男人温暖的一笑:“我救了你,所以你没死,没有我的同意,你怎么可以去寻死?你有没有想过没有你的日子,我要怎么过活?”

李然越听越糊涂,可是不敢冒然的发问。

会不会这是在梦境里,死了就如睡觉,从此以后就一直做梦?也不科学呀!

男人接着说:“刚才我回镇上了,将军府传来消息,说皇甫将军知道你宁可死也不下嫁,已经取消了婚约,你家现在是心急如焚,回不回去就看你自己的决定,如果你不想回,我们就远走天涯。”

李然听着眉头紧皱,脑子里一团乱,可是也大概理清了一些头绪,据面前的男人所说,她叫锦清,和将军府的人有婚约,但是她不愿意下嫁,故而跑去自杀,然后被他给救了,接着将军府那边就退婚了。

远走天涯,这么说,他是她的爱人?

李然摇摇头,觉得特别凌乱,虚弱着声音说:“请问,有没有镜子?”

男人微微一笑,刮了下她的鼻子,“这个时候还爱美呢?”然后从腰带上取出一小块铜镜。

李然嘴一撇,心想你比我还爱美,一个大男人把镜子随时带在身上,好意思说她吗?

只是这镜子,看起来也太古董了。

她抿着嘴观察了片刻,拿起来一照,伴着一声尖叫手一下发抖,铜镜掉在了地上。

这是谁的脸?为什么完全陌生,这绝不是她李然,自己的样子,就算化成灰也认得啊。

“怎么了?”男人莫名其妙的看着她,捡起铜镜,“哪里不对吗?你的容貌并没有受伤啊,一点儿伤痕都没有。”

李然怯弱的看着男人,心里害怕的要命,虽然她是一个爱看穿越小说的小女人,可是从没想过这玩意儿会在自己的身上发生,而且,为什么她原本的身体没有穿回来?天知道她有多爱自己的身体。

“没关系,如果你觉得自己的容貌改变了,不看了就是,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对你的感情,也丝毫不会改变。”

李然听了内心有些柔软,自己常常被称为白骨精,且是个剩女白骨精,平时对于男人皆是嗤之以鼻,敬而远之,因为他们只在乎外貌,不在乎内涵,几乎没有品位可言。

而眼前的男人,不仅样貌俊朗不凡,品德还这么好,属于德貌双全,人间难得一遇之人,该不会真是已经死了到仙界还是哪个未知时空报道了。

“我真的没死吗?”她再次确认的提问。

男人确定的说:“怎么你还是不相信,你摸摸我的脸,看我是真实的吗?”

李然一把揪过去,男人疼的一下龇牙,她一笑,松了手道:“真的没死!”

男人揉揉自己的脸,宠溺道:“怎么这么顽皮了,我的话你还不相信吗?”

李然咬着嘴唇,看着男人深情的目光,觉得这个穿越似乎赚了,上天是看她可怜,所以才送她这么一个优质的男人吧。

“这里是什么地方?”她又问道。

“南河下游的一个山坡,我从上游一直找了过来,终于在这里找到了你,找到你的时候你都没气了,但是我不能放弃,我相信你不会就这样离我而去,所以把你背到这里来,照顾了你几天几夜,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你总算醒了过来。”

李然皱起眉头,“可是我不知道是不是在水里撞到了头,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了。”

男人焦急的看了看她的头,“我明明检查过没有伤口,也怪不得你会有这样的反应,没关系,想不起来的事,我会慢慢让你想起来。”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