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掌中娇在线阅读

首辅掌中娇

瑜清晚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57.9万字

唐娇眼盲心瞎,被人算计爱上一个混蛋,最终换了被毁容休弃,活活折磨而死的下场。
人生重来一次,她救回弟弟,保护母亲,撕碎恶毒亲戚的嘴脸,开缂丝织造坊,牢牢把家中生意掌控手中。
生活顺遂,想找个可靠男人嫁了,上一世无甚交集的冒牌哥哥——未来首辅大人,却屡次断她桃花。
主角:唐娇、陈培尧
配角:顾有为(重生,追妻火葬场追不上)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祠堂争辩

六月的午后最是炎热,植物叶子打着卷儿没甚生气,鸟儿也缩在大树中偷闲。

慌乱的脚步踏入后院,打破了夏蝉嘶鸣。

少女的绣花鞋在石子路上飞快移动,随之而后的是她身后的呼喊声。

“小姐,您慢点,等等奴婢!”

少女恍若未闻,脚下步子更快,直闯进了祠堂。

“那是你兄长,你竟然想要他的命!”

“看来是我平日太纵着你,把你养成如今毫无人性!”

“今日当着唐家祖宗的牌位,看我不打死你个混畜生不如的东西!”

板子声落下,同时凄惨声响起,少女脸色瞬间如抹白蜡般僵白,下一刻推门而入,抱住了蒲垫上缩成一团的幼童,板子结结实实落在她背上。

持板子的唐九德愣了一瞬,仿若没看到她咬着唇忍痛的模样,斥责道:“这逆子你还护着,给我滚开!”

唐娇紧紧抱着怀中幼童,抬头看过来时眼泪滑下,大眼中含着控诉与委屈。

“爹,弟弟还小,您这样打法,与要了他的命有何区别?”

唐九德气不打一处来,“你且问问他做了何等混账之事!”

唐娇如何不知?

上月爹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少年,声称那是外面女人给他生的,那孩子年十六,比她还要大上一岁。

说是身体不好,常年吃药调养,头脑却生得聪明,在学堂满受夫子赞誉,更甚是他们县城的举人大老爷都断言他有宰辅之相。

昨日弟弟往那病秧子药罐子里加了东西,差点要了病秧子的命。

她爹当宝贝般地供着,等着病秧子给唐家光宗耀祖,怎能容许弟弟的行为?直接把弟弟抓到祠堂上家法。

上一世,弟弟便是这样落在了残疾,还未成年就寻了短见。

她过完了短暂且荒唐的一生,怀着满腔怨念和悔恨,睁开眼回到了十五岁的今日。

上天垂爱,能让她阻止发生在弟弟身上的悲剧。

“弟弟才七岁,懵懂无知,如何有给哥哥下毒的心思?又如何弄到那些毒药?爹不问缘由就对弟弟用如此刑罚,就不怕伤了父子情分!”

唐九德也从愤怒中抽回一丝理智,但也只是顿了一瞬便道:“他是嫉妒你哥哥的才能,定然是你娘教唆他让他行如此歹毒之事!”

望是唐娇已活了一世,看清了她爹的嘴脸,但如今听他这番话,还是让她心口如遭钝击。

“又关我娘何事?你把哥哥带回家她何曾有怨言?便是上族谱都是娘操持,她与你分房而居,可并未在吃穿用度上苛待哥哥!”

“爹你这般想她,心中可有对她哪怕一分愧疚?娘若是知晓你这般心思,又该何等伤心!”

她的控诉让唐九德心虚,紧握着手中竹板,却还要找其他说辞,“那你让他说,是谁让他给尧儿下毒。”

唐娇抹了眼泪,安抚着怀里一直发抖的唐不凡。

“阿凡,那些毒药是谁给你,又是谁让你给哥哥下药的?”

这是她失而复得的弟弟,她嗓音温柔且小心翼翼。

唐不凡缩在她的怀里低声啜泣,“是,是闵哥,他说那药只是泻药,想捉弄一番哥哥,我真的没想害哥哥,是闵哥一再保证没问题我才做的。”

闵哥是二叔家的儿子,叫唐闵,与她同岁,生辰小了半年。

“那你方才怎的不说!”

唐九德气得把竹板砸到地上,发出的动静吓得唐不凡肩膀瑟缩。

“爹,爹根本没给我说的机会。”

后背还在火辣辣得疼痛,万般委屈涌上心头,他哇得一声哭了。

“被人利用的蠢货!我养你这个废物有何用!你哪里有脸哭!”

“来人,把闵哥叫来!”

“要是让我知道你说谎,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唐九德怒火没消散,在唐闵过来期间,他没停止谩骂。

不过半刻钟唐闵被拎了过来。

人还没进祠堂的门,唐娇就听到了她那二叔的哭声。

“我罪该万死生出来这么一个混账东西,我对不起大哥,对不起唐家列祖列宗。”

“大哥,我的亲大哥,都是我的罪过,你要打要杀冲着我来!闵儿还是孩子啊。”

跛脚男人进门就冲到唐九德身前跪下,声泪俱下,而他身后的少年也抹着眼泪一副委屈模样。

他们做这种姿态,唐九德便是有满腔怒火这会儿也不知如何发泄。

“二弟,你先起来。”

“我不,我是咱们唐家的罪人,早知生下这么一个孽障,当年救大哥时我就应该被马车碾死!”

说着唐十安痛恨地锤着他受过伤的腿,唐闵也恰时出声,“呜呜呜,大伯,侄儿只是想跟堂哥开个玩笑,没想过要害堂哥。”

“侄儿明明买的只是泻药啊。”

他话音未落,唐十安一巴掌打在他的脑袋上,“孽障,这等玩笑也是开得的?”

说着唐十安又的抱着唐九德的腿,哭嚎着,“大哥,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啊。”

唐九德彻底没火了。

他这条命便是幼时弟弟用一条腿救下来的,这份恩情他不能忘。

“二弟净说胡话,作何死不死的,地上凉,快快起来。”

“大哥,你罚我吧,你若不罚弟弟心里难安啊。”

唐九德为难,“闵儿都说是玩笑了,我自然不怪他,快起来,仔细你的腿。”

重拿轻放,唐娇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这场面。

上一世她被二房蒙了眼,以至于没落得一个好下场。

如今再看他们这般,她只觉得恶心。

“爹,即便是玩闹,差点害了哥哥性命却是真,如今哥哥还在床上躺着,您就这般轻易替他做了决定,哥哥醒来若是知道,定然委屈,因此伤了你们父子情分那又该如何说?”

唐娇轻飘飘地出声,几人视线才落在她身上。

只见她神色哀切的坐在蒲团上,她怀中的唐不凡埋着脸没发出动静。

唐尧就是唐九德的软肋,唐娇一提起来,刚刚软下心的唐九德就松开了扶唐十安起来的手。

“娇娇说得对,不能就这样算了,可是闵儿是我儿子,圣人言子不教父之过,他年纪尚小,大哥便罚我,即便是打死我也认了。”

说着他又抱着唐九德的腿抹泪。

“谁犯了错就当谁来受罚,二叔您对我爹有恩,祖宗面前我爹若是罚了您便是我爹不仁,您这般哭闹我爹一心软放过凶手,那便是不义,您这一番哭闹便是要陷我爹于不仁不义,您还真是我爹的好兄弟。”

她这般伶牙俐齿,字字戳心,倒是让唐十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唐闵一直观察着唐九德的脸色,看形势不妙他怒瞪唐娇,“堂姐你就这般容不下我们父子?好,那我就一头撞死在祖宗灵前,只求大伯不要怪罪我爹!”

话落人就往旁边柱子上撞去,唐十安和唐九德慌忙拦下。

“大哥,闵儿知错了,您就饶了他这条命吧,他可是唐家血脉,日后还要为唐家光宗耀祖呢。”

唐娇藏住眼底冷意,幽幽道:“要说光宗耀祖也是我哥哥,他日后必定入朝堂拜王相,可闵弟差点就断送了咱们唐家的未来啊。”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