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霞百灯之重生在线阅读
免费

千霞百灯之重生

百世小生

都市 / 异术超能 · 28.3万字

我叫李念,奇门李家仅剩的血脉,前半生碌碌无为,过着混吃等死的日子,后寻得三叔,以为人生翻开了新篇章,却不曾想,偶得李家秘密,为破世代诅咒,三叔竟以小高为祭,重启八门玉,然,世事难料,我在无意之中,错信人言,被人算计,一路寻得鬼域,为救外人,以命为祭,却做他人嫁衣,李家器物损失殆尽,我是命里一线,望眼欲穿,恨不能醒,若能重回人世,必寻仇恨,不负苍天!

版权:创世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前言

我叫李念,奇门李家仅剩的血脉,前半生碌碌无为,过着混吃等死的日子,后来,和小高去到深圳,寻得三叔,以为人生翻开了新篇章,却不曾想,偶得李家秘密,为破世代诅咒,三叔竟以小高为祭,重启八门玉,然,世事难料,我在无意之中,错信人言,被人算计,一路寻得鬼域,为救外人,以命为祭,却做他人嫁衣,李家器物损失殆尽,我是命里一线,望眼欲穿,恨不能醒,若能重回人世,必寻仇恨,不负苍天!

隐隐中,剧烈的疼痛感,像是要炸开身体一样,令我无法忍受,整个身躯毫无边际,灵魂不受控制的飘了起来,莫非,这是魂魄离体,终归太虚的过程,我的眼角,终于落下了泪,李家仅剩的废材,交待了...

又是一个睛空万里,烈日当空的天气,远处崇山峻岭的无名山沟里,有一条贯穿山脉的小溪,清澈见底,偶尔一群欢快的鱼儿,从中游过,溪水两旁绿荫蔽日,杂草丛生,延绵整条溪畔,远处两旁的山脊上,有一座合体的孤峰,酷似拱桥,横跨山脉,周围云绕雾缭,远远望去,犹如仙界天桥,另一番景世,溪间潺潺的流水,顺势而去,奔向远方,消失在那一片仙境中。

山涧虫鸣鸟叫,悠悠不绝,蛇虫鼠蚁,穿梭其间,林里'瑟瑟'的风声,回荡山谷,犹如气象的铃声,在向万物报告,秋即将到来。

在林中的深处,有一潭溪水的浅弯,周围叠岩纵横,沙石交错,岩边满是青苔和绿植,荆棘丛里,一股清流从山体涌了出来,这是一条地下暗流,顺着清泉,一口红木寿棺冲破了荆棘藤蔓的阻挡,随着泉水向山外流去...

我觉得胸口好痛,还有冰凉的东西像火一样烧过肌肤,难以忍受,我不在挣扎,静静的,等待着离去...。

可如此的感觉为何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疼痛,一次又一次,难道这就是死亡对身体的折磨,我没有上得天堂,而是要送去轮回...,我挣扎着,睁开了眼,周围空荡荡的,一张木桌上放着药罐和瓷碗,一股浓烈的中药味儿,很是刺鼻,我想努力的再看多一点,只觉得天眩地转,便没了知觉。

再醒来时,我努力的睁开双眼,左右看了看,空荡荡的,我撑着身躯,强忍着疼痛,缓缓的往上挪了挪,将四周看了个大概,这是一间土木结构的老房子,屋里摆设简陋,除了一张木桌和两条板凳,就只有门框边的脸盘架子,两扇木门虚掩,看不见外面,我深吸一口气,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胸部已缠上了层层的布条,我又看了看自己的手,一条割痕长出了肉茧,我有些不敢相信,伸出右手,掐了掐自己的脸,一阵疼痛让我泪流满面。

“哎哟,总算是醒了,我得去告诉俺爹去。”我见一个身影闪了出去,没看见样貌。

没一会,一个身材粗壮的汉子,领着一位老者走了进来。

我不知所措,一脸茫然,整个人还有些昏昏入沉,我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老者身着粗布汗衫,麻布短裤,脚穿一双灰的发黄的纳底布鞋,手里拿个烟斗,在门上敲了敲,老者面容和蔼,脸上花白的胡须,在皱褶的纹里间,干净而简洁,整个人显得很精神,只见他气定神闲的说:

“贵客醒了,饿了没,我让五子给你拿两个馒头,先对付对付。”

说完老者朝那壮汉一甩头,就见他麻溜的窜了出去,老者走到桌边,把板凳挪了挪,将拿着烟斗的手伏在桌上,说:

“小老儿姓林,家中排行老四,乡亲都叫我林四,在这山中客居多年,不曾想几日前偶遇贵客,本不想多管闲事,可人命关天,自然不能见死不救,这才尽些绵薄之力,尽尽人事,算是积些阴德。”

说完,林四自顾自的抽起了烟斗,想是在等我言语,我重伤未愈,也不敢怠慢,便说:

“多谢林大爷救命之恩,我姓李,单字一个念,说来话长,我遭奸人所害,本以为早已命归西去,幸得您老施以援手,我自衔草结环,感念您再生之恩!”

林四猛吸了一口烟,说:“恕我直言,我观你阴湿之气甚重,并不像做正经行业的,来此山中,怕是另有所图吧。”

我大惊,没想到林四眼光如炬,如此直接,我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恰得此时,那壮汉将馒头稀饭端了进来,客客气气的摆在桌上,我这才看清,此人体型健壮,长臂圆腰,一脸横肉,狮子鼻,雷公眼,咧着两排大黄牙,身着灰布大马夹,腰间系着兽皮束腰带,下穿一条帆布大叉裤,脚上一双绿军鞋,整个穿着打扮,古里古怪。

我心有忐忑,稍有不安,只见林四抖了抖手里的烟头,背着手出去了,我虽有疑惑,确不敢明言,冲着壮汉一笑,“多谢、多谢!”

壮汉见我与他招乎,便咧着嘴说:“我叫五子,今年二十六,我爹排行老四,我便小他一辈,客来自远方,身受重伤,当好好调养。”

我见屋里就剩下我与五子,便准备起身,谁知,刚一抖手,剧烈的疼痛,让我难以挪动。

五子见状,双手一抬,将那木桌直接搬到床边,指着桌面说:“客先吃着,要是不够,我再去取些过来。”

我见他如此客气,为人还算忠厚,便少了些许戒心,在吃饭的同时,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攀谈起来。

从五子的口里,我才知道,当下时值六月中旬,五子家中粮食业以见底,山里人,地本来就少,庄稼收成全凭天意,加上这里又没有营生的活计,生活自然艰苦,五子和他爹就去山中打猎,一来打些野兔、野猪算做干粮,二来,附近乡镇一直在清剿狼群,为鼓励大家的积极性,乡镇办公所便出钱收购狼皮,听说一张狼皮能换五块钱,五子和他爹进出一趟林子,也能挣个大几十块,买些日常生活用品,算是能对付着过日子。

可恰巧不巧的是,那天下午,林子里热的出奇,天上像是下起了火,父子俩在树上猫了半天,没找到一只猎物,身上的汗都出了三茬,裹身的衣服,都能拧出水来,林四一估摸,这样下去,容易中署,便想到溪间去洗洗,给身体降降温,谁知刚到溪边,就见一口红木棺材顺水而来,五子没见过水上有棺,便好奇问他爹,林四虽说年长些,这情况也是头次见,但以经验判断,此木棺材质漆色并不是近代,想必事有蹊跷,便和五子将红木棺材拖至岸边,打开后竟发现我躺在其中,呼吸微弱,满身是血。

林四见此阵式,认为自己无力回天,便想将木棺弃于溪中,然,火一样的天空,说变就变,突然就阴云密布,雷声大作,山里人都极为迷信,林四见状,只好和五子一起,把我从木棺中抬出,扶回家中静养,其间,林四一直认为,受如此大伤者,断无可能存活,自己只能尽尽人事,听天由命。

让林四没想到的是,我的伤势竟一天一天的好转,林四惊叹,说我骨骼惊奇,有贵人之相,所以,他才称我为贵客。

五子说到这,我大概明白了,此刻,身上的伤口还未痊愈,疼痛也时不时的发作,我简单吃了些饭,便感谢一通,当夜无话,我静静的休息了一晚。

一连五天,林四父子对我照顾有佳,我身上的伤势好了许多,可以下床做些简单的活动,看这情况,约莫再有十天半月,定能痊愈,心里不免多了些期待。

一天中午,我下床到门口活动,走到院外,才看清外面的景象,林四的土木屋建在山凹的一块平地上,是独门独户,并没有邻舍村民,周围除了树木,有一块菜园子,里面种了些平常的蔬菜,有西红柿、韮菜、豆角、茄子和一些藤瓜,山坡的边缘,有一条下山的小道,蜿蜒曲折,且荆棘密布,远远望去,犹如钻入山林的一条细蛇,看不见身躯。

站在山坡边缘,我四周跳望,远处崇山峻岭,树木茂盛,犹如遮天蔽日般,将山谷笼罩在一片绿植之下,看不清详情,在云缭雾绕的山峰里,一座拱形峰桥,十分的醒目,特别是阳光照射雾里,散下的彩光,犹如仙境般绚丽,让人流连忘返,痴痴的看着。

“这是'天桥峰',传说当年,神仙下落凡间,就从此路而来,周围的百姓都敬若神明,所以山里传说很多,庄稼人分不清真假,但凭虔诚之心,求求平安。”

我一回头,说话的原来是林四,见他依旧拿着烟斗,找了块空石,抹了抹灰尘,一屁股坐上,叼着烟嘴看向山里。我便接话茬说:

“哦,林叔,我有一事不明,这周围没有左邻右舍,你为何要独居山上?”

林四并没有直接言语,而是深吸了一口烟嘴,将那烟雾吐向山里,把烟斗在石上抖了抖,说:

“都是山中鬼,何必问苗根。”

我十分诧异,没想到林四说话依旧如此直接,难不成他早以看出我的身份,言语之间,没有丝毫的遮掩。

林四见我不言语,站起身说:“贵客好生休息,我晚点去山中打些鲜货,算是给你备些干粮,山里人,日子清苦,这些日子怠慢了。”说完林四背着手,哼着小曲回院子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听林四的话语,是逐客之意,不过他那句:'都是山中鬼',让我顿觉好奇,难道他也是手艺人。一闪而过的念头,我却没有心情去过多猜想,往事沥沥,让我难以忘怀。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