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极在线阅读
会员

仙极

孤野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91.4万字

最新作品《无限邪魔》,打滚求支持!http://www.huanxia.com/book848155.html
神秘的神机府,让他一步步变强;毫无征兆的天罪之罚,却每次出现给其无以复加的毁灭。村落被猎杀的秘辛,被迫远离朋友的苦楚。独自一人,即便是血炼地狱,也要一往无前!
上古流传的修炼之法,铸就人间界练气士的传奇,东胜大陆道、佛、魔、武、妖孽纵横,这里漫天法宝,神魔异世,仙佛纵横。
仙之极,破乾坤,逆轮回,驾临天道,废材修仙,铸造传奇故事……
敌人,宿命纠缠。道友,兄弟,轮回之间。天道,无情,我何惧天?我是强者,我要逆天而行,成就仙之极境。
※※※
已完本《洪荒逍遥游》,信誉有保证,大大们放心阅读~
无限欢迎大家的加入孤野书友群104333273,希望把《无妄仙枭》发展壮大起来。
--好友作品推荐
十九叔《魔灭九重天》:http://www.huanxia.com/book593764.html(大仙侠)
00书生《堕魔弑神传》:http://www.huanxia.com/book751538.html(大仙侠)
孙洪源《棋破天荒》:http://www.huanxia.com/book574429.html(好友新书)
燕十八爷《仙道邪徒》:http://www.huanxia.com/book673081.html(仙侠力作)
痞子易《无上神尊》:http://www.huanxia.com/book747304.html

版权:红袖添香

目录

第1章 采药

东胜大陆,玄道门,乃是道家魁首,正道领袖。

临仙岗,玄道门外门一处所在,靠近临仙岗后山林子的地方,有一座小瓦房。

清晨,天微微亮。

瓦房之中,一身穿黑衫的瘦弱少年,十五六岁,长得还算清秀,头发微微蓬乱披肩,且那深黑的眸子里透着一股坚韧,他盘腿坐在蒲团之上,将双手守在丹田,丹田发出淡淡地赤、白、金、青四色玄光,直到玄光消失,他缓缓睁开眼睛,“呼”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失望地摇头了摇头:“哎,五年了,还是冲不破第二层!”

少年名叫杨寒风,乃蜀州玉石村人士,玉石村村如其名,那里盛产玉石,朝廷都派人前来开采,不过突然一日,玉石村之上异光凶火突现,随后山崩地裂,村子被山石掩埋全村人都死于其中,而他却是在村外采药反而存活了下来,后来就被玄道门赤阳祖师无意救回,带到了玄道门成为临仙岗外门弟子。

随即杨寒风站了起来,满身上下尽是蛛丝落尘,他掸了掸,然后洗了一把脸,便朝屋外走去,走出去没几步,又突然停住像是记起了什么,退了回来。回来之后,急冲冲在那个简陋的小床下,拿出一个小荷锄和一个竹篓,像杨寒风这样的外门弟子,因为没有内门弟子每月都有固定的月供和丹药,所以他们都得自力更生,千方百计的想些办法,挣点晶石换点气灵丹。

杨寒风便是采集灵草用来维持生计的,从小就帮爷爷采药,所以也是轻车熟路。每次来采草都会换得的晶石,都能买得几颗气灵丹,勉强维持修炼。

杨寒风所居住的地方是靠近临仙岗后山一块静谧小林边,背后就是临仙岗后山,这里方圆一里都没有其他弟子居住,人烟稀少。

不过走了一段,来到山前,弟子也渐渐地多了,而针对他的议论声也就多了起来。

来这里五年时间了,杨寒风虽然每日刻苦修炼,不曾怠慢,但却徘徊在炼气期第一层,因此‘赤阳祖师带回的一个废物名叫杨寒风’的话,广传于玄道门。

“哟?你们废物这次半个月没出来晃悠,你们猜猜他这次突破了没?”

“我看是没有!”

“那也说不定吧!他可是赤阳祖师亲自带回山的!”

“呵,要不我们赌一把,我赌他仍是炼气期第一层,下注两块下品晶石!你呢?”

“这个嘛……我也赌他是第一层吧!”

“哼,磨磨唧唧半天,结果还是赌他没突破啊?”

“嘿嘿~那是,不然不就亏本了吗?”

听到这些流言蜚语,杨寒风起初还会去找人理论,为自己讨个公道,然而现在却也是习惯了,想着多弄点晶石提升点修为就成。

赤雪峰,是玄道门内门五大长老之一的赤阳祖师坐镇的山峰,为玄道门六脉之一,至于为什么要叫赤雪峰呢?不是因为其他原因,而是这赤雪峰峰顶常年下雪,雪和寻常的雪一样,只不过落在赤雪峰后,就成了赤色的雪。赤雪峰是六峰中直接开放的一座山门,只有半山腰一处外门弟子不得入的禁地,其余地方外门弟子都是可以去往的。

杨寒风背着一个竹篓,花了两个时辰才走到赤雪峰的山脚,赤雪峰高数千丈,从山下往上看,只见得一层层云雾,时不时的还有几只仙鹤飞过,上面坐着一些巡视山门的内门高手,他每次来到这里都会默默地注视赤雪峰半山腰的几处宫殿处,那里是赤阳祖师的道场,当年是赤阳祖师救下他,所以心存着对赤阳祖师的感激。

随后,杨寒风四处寻觅一下,看有没有寻找够年份的灵草,每日来这里的弟子多不胜数,有外门弟子,还有一些在内门混的也不是很好的内门弟子。

寻了大半天,这不,那石崖缝中便有一株近五十年的黄阶低级灵草黄参。

杨寒风很是艰难的爬上去石崖,若是旁人用个御风诀便上去了,而杨寒风不过炼气期第一层,那只有爬了!因为第一层经络灵气未全通,没有什么灵力,那便只有爬了。

他爬上了石崖,小心翼翼的用荷锄将石缝砸开一道可以用手刨土的缝隙,待石缝口差不多的时候,他就用手轻轻的根部的土壤刨开,直到可以扯出来而不损坏他的根茎的时候。

“呵呵!一块下品晶石就这么到手了!”杨寒风刚刚从地上采出来,不禁感叹一声,笑眯眯的看着手里灵气十足的黄参,心情一片大好。五十年份黄参可以用作气灵丹的配药,虽然卖的便宜,不过积少成多,多了也能卖个不菲的价钱。

杨寒风将采来的黄参吃力的放进背篓,然后小心翼翼的下了石崖。

“哟?寒风师弟!你也来了?”杨寒风刚下来,身后就传来叫声。

杨寒风乍一看不远处,走来三位少年,对着自己直笑。

这三人都是外门弟子,一个骨瘦如柴年身着红衫的少年,名叫薛猴儿,一个高大威猛光着两只膀子的少年名叫雄’,还有一个其丑无比,穿着素色儒服,带着秀才帽子的少年,贼眉鼠眼,还有两颗硕大的门牙名叫陆迁,平日里这三人都是成堆儿在一起,也是采药为生,和杨寒风关系不错。

“三位师兄,你们也来了?”杨寒风笑问。

“是啊!寒风师弟,我四人结伴一起吧!”身材高大的雄心,憨憨对着杨寒风笑道。

杨寒风采药可是有一手,以前让他们得了不少的好处!

“这……”杨寒风托着下巴,想了想:所谓人多饭少啊,前些日子便是和这三人一起采药,不过那收获实在是太少了,就卖了十多块下品晶石,就买了两颗气灵丹,那炼气期第二层始终突破不了,这不得不让他多多思量啊!

“哎!师弟,想什么呢?这次我们去那赤雪峰峰顶,听说那里雪参大量的成熟了!”这时候丑少年,拍了一下杨寒风,支着那‘鼠嘴’道。

杨寒风被惊了一下,“雪参?”那可是黄阶中级灵草,一百年便是成熟之期,可卖到一百下品晶石,这可是筑基丹的八味副药之一,当然筑基对于杨寒风来说只是遥不可及的事儿。

“师弟,我也是看你对我们哥儿几个多少有些照应,所以这才准备叫上你呢!”骨瘦如柴的薛猴儿,挑眉,且拍了拍杨寒风的肩膀。

杨寒风想了想,他们三人都是炼气期三层四层修为,和他们在一起多少也能有照应吧!于是便应了下来。

“好,四人一伙,得利均分吧!”杨寒风笑道。

“好的,没问题!”

就这般,四人再次组合在一起,往哪赤雪峰峰顶而去。

一路上,四人走走停停,杨寒风采集了十余株灵生草,这灵药乃是辅助类的草药,没有品级,药铺里是以斤两来收购的,十余株还没一块下品晶石呢,杨寒风遇药便采,而其他三人也只是随便看看,他们的心思可都是放在峰顶的雪参上面的。

“寒风师弟,你采那些没用玩意儿干什么呢?上面可是有雪参的,一颗就够你修炼修炼一年多了,别在这里耽搁时间了!”薛猴儿笑道。

杨寒风一笑:“呵呵,三位师兄啊!你们看这路上去采雪参的也不止我们四人吧!要是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那怎么办?”

“这……”薛猴儿,翻着白眼,顿住。

“寒风师弟说的也没错,我们边采边往峰顶走吧!”雄心憨憨道。

“哇!你们看!那崖壁上有几株大的灵芝草!”这时候,那陆迁指着一处崖壁喜道。

随后,众人皆随着陆迁的手看去,果真在那石壁上发现几株灵芝草,有一把蒲扇大小,年份起码上百年了,灵芝可是可以升级的灵药,越是年份越大等级就是越高。

薛猴儿见此,笑道:“这一株也能值得几十块晶石吧!你们等着我去采来!”旋即,薛猴儿两脚剁地,身体飞燕般跃起。使用的乃是腾飞诀,炼气期第二层便可以学习的一种低级功法,属于黄阶。

雄心和陆迁面带微笑的看着,二杨寒风却是蹙起眉头,托着下巴,这感觉不对啊?这么显眼的地方竟然没人先摘了去?会不会……

杨寒风还没想完,那壁崖之上的薛猴儿就是惨叫一声。

“啊!!!三位兄弟,救我!”

只见那灵芝草的一石缝中,飞出几条黄麻色的飞蛇,此刻已经缠住薛猴儿的手臂、脖颈。

“不好了,那是麻蛇窝,难怪没有人去采那些灵芝!那些东西可难缠了!”杨寒风疾呼道。

“诶!”雄心手一拍,重重叹了一声,然后从袖口掏出一柄匕首,乃是小摊位上购买来的一柄凡品兵器,雄心腾起,持着匕首就朝薛猴儿飞去。而陆迁拿出一张小网,朝两人飞去。杨寒风只有炼气期一层,飞不能飞,只得着急的观望。

雄心飞来之后,一挥匕首便划中一条麻蛇,麻蛇虽然只是低级妖兽,一把凡铁即便是无比锋利,在它身上也不过是割出了一点浅浅的痕迹。麻蛇的危机意识很强,见被人攻击,一下子就缩回去,下半身缠在一株灵芝草的草干之上,而上半身悬空直立,吐着信子,毫不动息的盯着雄心的下一步动作,雄心见一条蛇缩开,于是又朝那薛猴儿身上的几条蛇划去,只是雄心刚刚出手,那之前的那条麻蛇就如同箭一般的射出,直直咬中雄心的脖颈!

“啊!”雄心叫了一声,之后也顾不得疼,干脆直接用手活活的蛇开薛猴儿身上的几条麻蛇,其中又被麻蛇咬了几下。

这时候陆迁也至,洒出网子,直直网住二人,然后使劲一拉,两人便被撤离了麻蛇‘领地’,飞到半空陆迁力气不足,三人直直从崖上摔了下来。

“哎哟喂!”陆迁支着鼠牙,悲叫一声,然后缓缓从地上爬起来,而杨寒风此刻,本来消失了一会,突然从一旁的林子里跑出来,急道:“快快找出他们的伤口,麻蛇毒性十足,咬一口不到三两刻时间,便会身亡!”

陆迁一听,连忙扯开两人和衣带,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后,道:“雄心师兄,脖子和两只手臂手臂上,三处伤口!猴儿师弟全身上下七处啊!”

杨寒峰此刻嘴里正咀嚼着什么,直到嘴里留着青青的汁水,然后吐在手掌间,蹲下身子奖这里的汁水和渣子涂在两人的身上。

“寒风师弟,你这是?”陆迁看着杨寒风不解道。

杨寒风一笑:“这是解蛇毒的草药,把这个涂在伤口,就会解除毒性,小时候跟爷爷学的,不过麻蛇之所以叫‘麻蛇’是因为它咬了人,会麻痹人一段时间的!所以他们会昏睡一段时间。”

“这……要多久?等他们醒来,赶得上雪参吗?过一会去了顶峰那恐怕是喝雪风了!”陆迁叹了一声。

“哎…师兄,人没事就算好的了!要是人死了,要了雪参也用不着啊!”杨寒风安慰道。

“就你想的开,也罢了!”

正在两人谈话之际,突然传来一阵雄厚的声音在赤雪峰之上回荡:“诸位弟子,赤雪峰峰顶为禁地,所有弟子不可登上峰顶!”

“啥玩意儿?不能去顶峰了?”陆迁诧异。

杨寒风听此,心里也一阵失落,看来自己那想突破到第二层又得等上一等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