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入武侠游戏世界的玩家在线阅读

穿入武侠游戏世界的玩家

白马出淤泥

武侠 / 武侠幻想 · 72.7万字

冯疆是一名武侠网络游戏玩家,就在游戏中同名同姓大boss‘邪主’被首杀之际,他穿越了,成了游戏中少年时期的‘邪主’。
他不想步原身体主人‘邪主’的后尘,被各道江湖高手围攻而死。
就想继承‘邪主’的奇遇,先得到邪道无上秘笈《邪道经》,然后跑去江南风光秀丽之地置一处宅院,雇几个小厮丫环,过过地主老财的腐朽生活。
天不遂人愿,刚刚穿越过来,就被门主废了功,小命难保。
地主老财的腐朽生活没看到,阎王爷倒是快看到了,刚穿越就身死?
冯疆觉得这个世界对自己充满恶意。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遭诬陷

“孽徒!从此刻起,你不再是我飞剑门弟子。在场的诸位江湖同道做个见证,此孽障就交由大家发落,是杀是剐,飞剑门不会过问。”

这声大喝让冯疆回过了神,他的处境非常不妙。

冯疆原是一款风靡全球的武侠网络游戏《五道》的玩家,就在同名同姓邪道大boss邪主冯疆被首杀之际,他穿越了,成了游戏世界中的邪主。

你说变成邪主那就变吧,虽说后面死得很惨,但活着的时候那是相当的威武霸气。

可现在的邪主是一名少年,才十五岁,眼下还是凉州敦煌郡龙勒县正道第一势力飞剑门的弟子,这算什么?

更要命的还是自己穿越过来的此时此刻,邪主正遭人诬陷,被当成了采花贼,就在刚才被门主周霖山击碎了丹田,废了武功。

邪主曾一统邪道,成为邪道共主,威震天下。

后来刚愎自用,一意孤行,听不得属下的意见,执意征伐正,魔,妖,鬼四道,最后遭到四道高手围攻。

这里的四道再加邪道,就是五道,也是游戏《五道》名字的由来。

远古时期,天地间充斥着无数气息,最后被人们分成五种气息:浩然正气,霸厉魔气,诡异邪气,凶煞妖气和死寂鬼气。

有先辈奇人根据这些气息的特性创出了惊人的功法,这些能够直接借用五种气息的功法被称为五道正宗功法。

后面继承这些功法绝学的门派被称为名门正宗。

邪主小看了四道的实力,任凭他武功再高,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在击伤击毙数十名四道顶尖高手后,自己身受重伤。

游戏剧情是他在重伤之际被玩家击杀,而按照游戏世界中的说法,他最后是死在四道人马之手,太悲剧。

不管如何,邪主的战绩辉煌,从他临死前一些不甘心的咆哮中,大家才知道他的功法还未大成。

若是大成的话,怕是真能一统江湖了。

对此,冯疆曾暗暗吐槽,干嘛不猥琐再发育一会?

就差那么一点点邪功就大成了。

吐槽归吐槽,冯疆心中明白这不是邪主的性格,从他修练邪功之后,就是这般张扬。

冯疆郁闷,邪主那些风光的好时候自己怎么就没赶上?

比如说邪主刚刚一统邪道,自己穿越过来,相信自己不会那般固执,不会那般一意孤行,不敢说一统天下,可至少能够活着。

只要自己不惹事,这天下大概没什么人敢来惹自己了。

在这个实力为尊的武侠世界,岂不逍遥?

你说穿越就穿越吧,哪怕是早点或迟点都没问题,为何偏偏是这个时候?

邪主少年时期的人生转折剧情,冯疆是知道一些的。

也正是这一次的变故,才成就了后面的邪主。

问题是,自己现在不是那个邪主了,当年他被废了武功,几乎是废人一个了,那么到底是怎么逃离这些家伙之手而后又得到邪道至尊秘笈《邪道经》的,冯疆就不大清楚了。

有关邪主冯疆的事迹游戏中透露的不算多,就算有基本上也是他成为邪主之后的一些大事。

这次人生转折,游戏中的资料很简单,大概的旁白就是‘十五岁那年,邪主遭狂刀门弟子郑千志诬陷,成了人人喊打的采花贼‘赛潘安’,被飞剑门门主废功逐出山门并交由狂刀门处置,押往狂刀门途中逃脱,机缘之下在剑湖湖底的地下暗河中得到《邪道经》’。

就这样,他是如何逃脱的根本没有提及。

要还是原邪主,按照剧情他当然安然无恙,不管中间如何凄惨,最终肯定是得到了功法秘笈。

现在换成了自己,冯疆无法知道他当年所用的逃脱之法,而后又如何从剑湖地下暗河中得到《邪道经》的。

那地下暗河,冯疆在游戏中也不曾进入,只是看到过网上论坛上的一些帖子,这个任务难度很大,暗河通道七转八绕无比复杂,每次任务的走法还都不一样,很容易迷失其中导致任务失败,能够找到《邪道经》所在的位置,可谓是万中挑一,奖励丰厚。

在邪主被首杀之后,《五道》官方宣布将更新游戏,同时也将邪主的一生做一个详细的交代。

坑爹的,冯疆穿越过来的时候,那些内容还未发布。

冯疆觉得自己被针对了,不管是穿越前的世界还是这里的武侠世界都对他有满满的恶意。

毕竟游戏剧情开始的时间线差不多是几十年后的事了。

前面的事是有提及,可也就是一些任务剧情中提到的,很是零碎,往往是大事件才有一些记载,其他的记载就少之又少了。

要是自己能够穿越过来更早一些,哪怕是早几天都行,说不定就能想办法先弄到《邪道经》,那剑湖就在飞剑门山门所在的飞剑峰山脚下,因为形状像一柄长剑而得名,冯疆熟悉的很。

若是再晚一些,比如让邪主本身得到了《邪道经》,自己再接手也是可以的嘛,反正自己将来是不会走邪主的老路子。

邪主败得那么惨,和他自己也有很大的关系,他统治邪道期间,完全是一个暴君作为,到最后可以说是众叛亲离,能和他站到最后的手下没有几个。

好巧不巧的,自己现在被人诬陷,成了淫贼,性命在别人手中捏着,一个不好,自己怕是就要这么挂了。

这里挂了,应该不会有像游戏中重新复活一说了。

若是大难不死,凭着自己知道江湖中的一些隐秘,只要实力足够,再低调一些,不像邪主当年那般张扬,相信可以活得不错。

比如一些覆灭门派的藏宝之处,冯疆就知道不少,游戏中相关的寻宝任务不少,这些藏宝之中有金银财宝,有功法秘笈也有刀剑护甲之类的。

总之这些是无主之物,自己取了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实现财富自由,提早退休,找个合适的地方,置一处宅院,再雇几个小厮婢女,过过地主老财的腐朽生活,岂不快哉?

这种日子至少是自己穿越前不敢想的。

这世界有这世界的好。

“一定要想办法从这些家伙手中逃出去,剑湖就在眼前啊。”冯疆心中在呐喊。

想那么多没用,自己的小命现在捏在这群人手中,无法逃脱,一切都是空谈。

当年邪主能够做到,自己一定能够想到办法。

冯疆在拼命回想,想着自己记忆中的游戏剧情是否有什么遗漏,说不定里面就有邪主脱身的法子。

“此淫贼必须交由我狂刀门处死。”大厅中,一个躺在担架上的年轻男子脸色苍白,咬牙切齿地盯着冯疆。

“理当如此。”

“应该,他伤了郑少侠~~”说到这里,边上有人拉了他一下,他立即意识到了,没有再说下了。

年轻男子自然是听到了大厅上众人的话,尤其是听到别人提及了自己的伤,双腿忍不住一夹,这一动牵动伤势,疼得他冷汗直冒。

“郑少侠,你怎么了?别激动,这小贼逃不了。”立即有人注意到了他的模样,不由关切地问道。

冯疆知道眼前这家伙才是真正的淫贼赛潘安,狂刀门当代的得意弟子之一郑千志。

如果说飞剑门是龙勒县的第一正道门派,那么狂刀门就是敦煌郡的第一正道势力了。

敦煌郡下属六县,龙勒县只是其中之一,如此一来,狂刀门的势力和威势都不是飞剑门这个一县之地的门派能比拟的。

原剧情中,邪主邪功小成后便屠了狂刀门,狂刀门的覆灭在凉州还掀起了一阵风波。

冯疆有邪主之前的记忆,知道是昨晚他撞破了郑千志的好事,而后郑千志从采花贼变成了太监。

冯疆现在的功力远不是郑千志的对手,昨晚差点就死在对方手中,后来有人插手,才重创郑千志。

“贼喊捉贼,你这淫贼不得好死。”冯疆破口大骂。

他还有怒气?

自己都还未动怒,他有什么资格动怒?

明明是一个淫贼,就因为狂刀门得意弟子的身份,郑千志的话就没多少人质疑了。

昨晚他反咬一口,说自己是淫贼。

颠倒黑白,施暴者成了英雄,自己这个英雄反而成了人人喊打的淫贼,真是岂有此理。

冯疆心中气不过,真是太冤了。

“闭嘴,你还敢出言不逊?郑少侠岂是你能够诋毁的?昨晚你勾结邪道妖女伤了郑少侠,这件事必须有个交代。”

“还有以前那些被你祸害的女子,这笔账该算清楚。”

“胡掌门,你是当事人,你意下如何?”

众人将目光转向了站在周霖山身旁的一个五十上下的中年男子身上。

胡兴封,龙勒县青山派掌门。

这次郑千志直接给青山派下了书信,扬言要对青山派动手。

信中虽不曾点名到底是青山派的哪个女弟子,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肯定是胡兴封的小女儿胡笙。

胡笙年方十七,是龙勒县江湖中有名的美人儿,再加上武学天分极佳,引得不少年轻弟子爱慕。

由于青山派和飞剑门关系不错,飞剑门实力又强过青山派,所以他便带着胡笙待着飞剑门,想要避开赛潘安的祸害。

为此,龙勒县包括周围几县的江湖中人,尤其是之前遭赛潘安祸害的女子亲人,长辈也有过来,就是想要捉拿淫贼。

“这?”胡兴封迟疑了一下。

“胡兄,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胡笙侄女有惊无险,此淫贼还是交给狂刀门吧。”

边上有人劝说着。

胡兴封看了冯疆一眼,最后点了点头。

冯疆不想争辩什么,一个是他知道再争辩也是无用,还有就是他觉得自己还是要少说多看。

这样应该不会改变剧情走向,自己或许就能顺其自然发现邪主当年脱身所用的法子。

刚才忍不住出声是个昏招,失误了,希望不要影响剧情走向,不要影响自己得到《邪道经》。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