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我老婆想做女帝怎么办在线阅读
免费

大唐,我老婆想做女帝怎么办

染血的剑锋

历史 / 架空历史 · 41万字

9.3分 23人评分

我娘是大唐嫡公主,我老婆也是大唐嫡公主。
我爹是大唐驸马,我也是大唐驸马。
我外公是皇帝,我老丈人是皇帝,我丈母娘也是皇帝,我两个大舅哥都做过太子,我两个小舅子都是皇帝。
现在,我老婆也想做女帝,怎么办?
那就先废了李隆基,没道理女帝的女儿不是女帝。
来到大唐,薛绍知道一个真理,那就是抱紧女大佬的大腿。
谁让这个时代的女人都太强势。
这是一个在大唐披荆斩棘的故事。
ps,这是历史小说,不是历史书。我选的架空历史,不是两晋隋唐。

版权:昆仑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薛二公子

大唐高宗永隆二年,公元六八一年春,长安城明德门。

一大早,明德门外就聚集了许多鲜衣怒马的青年男女,其中最靠近主干道位置,五辆艳丽的马车一字排开,成为这群人隐隐的中心。

马车上的人并未下来,甚至没有揭开过窗帘。

周围男子都不觉向着马车看去,看到窗帘和帘布禁闭,不由微微露出失望表情。

名满长安城的长安十釵,薛家二公子的十位贴身侍女,此时就安静坐在马车之中。

听说这十位侍女都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色,有见过的公子对其都是赞不绝口,奈何见之一面都是难得,平日里躲在驸马府不出来,出来时必坐马车还不下车。

至于拥有,呵呵,长安城这群纨绔子弟,五陵少年哪里敢想,那可是薛二公子的贴身侍女,不怕死的大可以去试试。就怕到时候想死都死不了。

其实这位薛二公子薛绍,是城阳公主的小儿子,本应排行老三,奈何二子早夭,一般都称其为薛二公子。

至于城阳公主,那是太宗李世民和皇后长孙氏的亲女儿,此时高宗的同母亲妹妹,论亲疏那自然是无人能比,正儿八经的大唐嫡亲公主。

此时明德门外人越来越多,已经将主干道隐隐堵住,把守城门的城卫军也不敢驱赶,能来这里的,哪个是他们敢惹的主。

况且守卫城门的也早知道这些人在这里做甚,那可是迎接薛二公子,其中最中央的五辆马车还是驸马府的,这哪里敢赶啊!

城门被堵,他们只能让城内的百姓绕道走其它城门。

至于城外想进城的百姓,不用城卫军管,远远看到这群人,根本没人敢接近,那气场实在是太强烈了,尤其中间那五辆马车,给人以极强的压迫感。

“今天怎么回事?这明德门都被堵住了。”

人群里一个鲜衣少年郎手摇着折扇,操着淡淡外地口音问旁边的老伯。

“你一个外地人哪里知道,老汉就告诉你,今天听说薛二公子要回长安了,这门能不堵!”

“薛二公子,这是什么人?”

“你咋连薛二公子都不知道,这位可是朝堂上那二圣的亲外甥,城阳公主殿下的小儿子。”

此时大唐高宗年间,皇上李治和皇后武媚娘一起临朝听政,称之为二圣。

其实到了现在,高宗因为身体疾症越来越厉害,早已不去朝堂,多在大明宫养病,朝政稳稳把持在皇后武媚娘手中。

那少年郎看着如此多的长安纨绔,五陵少年在这里苦苦等着老伯口中的那位薛二公子,将手中折扇一合,拍打在另一只手的掌心。

啪的一声,那少年郎只说了一句,男儿生当如此。

人群被堵在城外,大部分已经绕道别的城门,还有人远远围观,想见识见识这位薛二公子到底是何等样人。

那五辆马车中,最中央一辆马车上,一位着粉红罗裙女子正欲打开车帘向外望去,忽然听到身边穿青衣女子轻咳一声。

“忘了公子平日训诫的话?”

“哪里敢忘,公子平日训诫,让我们在外人面前少抛头露面,可是青竹姐姐,我想看看公子有没有出现,他可是离开长安已经两年了。”

“满打满算,整整两年,昨夜来的消息,想来公子出现,要到了下午。”

此时城门口吵嚷,几辆马车轿子挤嚷,互不相让,堵在明德门内。

“你们妙音阁有没有规矩,敢挡我们醉春楼的轿子!”

一顶轿子旁边,小厮指着挤在旁边的一辆马车怒喝。

“可别吓坏了我这两匹马儿,这可是薛公子送的。还有,我们妙音阁本就该排在你们醉春楼前面,要知道我们妙音阁的招牌还是薛公子给换的。”

好玄幻的名字,若是有人不知内情,还以为是什么修仙门派,其实就是长安一处青楼,最以音律见长。

那五辆马车之中,青竹听到噪杂声,微微皱了皱绣眉。

“外面怎么回事?”

“青竹姐,是长安城里几个青楼在争着谁第一个出明德门。”

“胡闹,被公子看到,成何体统,让她们规矩一些,不然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是,青竹姐。”

外面自有驸马府的普通侍女过去传话,城门口的喧闹声戛然而止。几个青楼的伙计老鸨再不敢争闹什么。

对方虽然只是一个驸马府的侍女,却是薛家公子的贴身侍女,而且还是最早陪在薛家公子身边的侍女,她们哪里敢有丝毫得罪,就不怕薛二公子为了自己的侍女掀了她们的招牌并且砸了。

青楼的车轿又挤了一下,却没人再敢吭一声,只是妙音阁的马车本就先进了半个位置,此时稍微一横,拦了醉春楼的轿子一下,最先出了明德门,抢了一个好位置。

说是好位置,却也是边缘,能在这里候着的,哪个是她们敢惹的。

不过今天薛二公子回长安,她们这些人却也不敢不来接着,这可是她们的豪客,祖宗啊!

想想两年没有见到薛二公子,走下车马的老鸨极力远眺,想尽快看看薛二公子有没有出现在道路远方。

明德门前,道路直通远方,一匹风尘仆仆的战马正行在官道之上。

马背上的人却毫无形象的双腿夹着马腹,上身后仰,躺在马背之上,口中还衔着一根狗尾巴草。

阳光和煦,温柔打在身上,那人懒洋洋的看了看旁边。

“还有多久能到?”

“公子,前面就是长亭了,还有十里。”

“加快速度,本公子饿了。”

那人吐出口中的狗尾巴草,一下子坐直身体,胯下这价值千金,一匹难求的火红色战马瞬间提升马速,旁边几个随行骑兵赶紧加快马速,跟上公子。

这马可是薛二公子从大宛薅来的,本来想要一匹白马,奈何程叔父说白马上战场不吉利,只能换了这匹火红色的。

薛二公子给其取名赤兔,按照他本来心思,怕是要给取名貂蝉的。

此时这火红色大宛马马速一提,后面几个随从坐骑马上被落下几丈。

“公子,慢些,我们要追不上了。”

身后骑兵一边吃土一边喊着。

“快点,别耽误了本公子吃饭。”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