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音袅袅在线阅读
会员

箫音袅袅

秦巴之子

浪漫青春 / 青春校园 · 39.6万字

铁血的他为了一个空空的诺言舍生忘死,岁月的利刃将柔情的她变得冷酷无情!
千年的等待,千年的期盼,他终于将她拥入怀中!
她问他:这一切对于你来说很重要吗?他望着那潭碧绿幽兰的潭水无言无语胸中却荡漾着万丈豪情!
一根紫竹箫奏出千年的哀怨!断肠的箫音缠绵凄婉,秦时的明月无情冰冷。。。。。。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藏獒铁鑫

戈壁滩的天说变就变,从艳阳高照到阴云密布也就小半炷香的功夫,前后不到三个时辰,这片土地上就堆满了尸体,从战争开始到结束,红的血,白的刀,在烈日下喷涌和翻滚,苍天仿佛嘲弄世人一样由明转暗只在片刻之间。

起风了,戈壁滩的风大而冽,起风的时候天阴沉了下来,天空中云的颜色除了白就是黑,这样的颜色加上遍野横尸,勾勒出一幅凄惨画面。

风,还在吹,云在风的吹动下,变换着形状,虽是初秋,这里却丝丝寒意。

远处骆驼草被风连根拔起,打着滚飞向更远的地方,天际边黑白相间的云和苍茫的地平线张开大口眨眼间将那团骆驼草吞没。

风还在吹,裹挟着泥沙漫天飞舞,呼啸声一阵接着一阵,猛烈的风好像要将这里的血腥吹进浩淼的天际,让它永远的消失于寰宇。

天黑了,风弱了下来,一弯新月升起,远处沙丘上直立着一个人,从战争结束到现在,他在这里足足站立了五个时辰,在这五个时辰里,风,沙,泥土,天空中变幻莫测的云,从脚边飞驰而过的那团骆驼草……一切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因为他已经死了。

这一刻是公元前二二九年九月十八日十二时。

这个死去的人名字叫苻坚,秦国大将军苻坚。他没死在敌人的刀枪之下,而是死在自己的副将之手。

苻坚大将军的遗体运回了秦国,安葬在他的家乡古川洲城东南面一个叫易家塘紫竹林的地方。

紫竹林地处古川洲城东南面一个小镇,这里名叫易家塘,易家塘形成于何时,没有人考究,可紫竹林的来历传说甚多,流传最久的一种是;很早以前,伶伦骑着他的老黄牛途经此处,见这里三面环山,山顶云雾缭绕,山脚溪流清清,流向远方,如此仙境惹得老头在这里稍稍停留了数日,在停留的几日里伶伦先后寻访了易家塘的易家山、童子梁、美人崖。

易家山在易家塘以东方向,美人崖在偏西方向,童子梁在美人崖东偏西方向,这里是一块较为平整的地带。童子梁上长满大片棵棵苍翠的紫竹树,碗口粗细的紫竹挺拔俊秀,青天为标。当地人也称童子梁为紫竹林。

这三座山分别地处易家塘的东西南,童子梁中部终年流淌一股清泉,这股泉水在美人崖的低处汇聚成一个大大的深潭,深潭之水碧绿幽蓝,深不见底。潭水开口之处一股溪流奔向远方。

伶伦何许人也,如此天造之地对于他这样一个贪图游乐之人当然有很大的吸引力,老头先到了易家山,说来上天造物之奇,伶伦发现易家山山背后有一岩洞,对于修道之人来讲,这里是最好栖身之地,伶伦白天游逛累了夜里就在洞内休习道法。

美人崖之所以称为美人崖,远处望去像一位侧卧的美女的头部,此处最为险峻,参差不齐的断崖峭壁以及峭壁上奇形怪状的苍天古树和蔓状类植被垂直而下落于潭水之中形成了绝险奇妙美景。

站在易家山向美人崖方向看去,险峻的美人崖,平缓而凹凸不平的童子梁加上童子梁以东微微弯曲的山峰,如同一位躺在大地之上正在潭水之中洗浴秀发的“卧美人”。

千百年过去童子梁上的竹林枝繁叶茂,那股清泉依然流淌不息,由于那片竹林中的竹子通体紫乌别于绿竹,当地人称作“紫竹林”。

秦王以最高的礼节厚葬了这位功勋卓著的将军。下葬苻坚大将军之后,秦王站在祭台上大手轻抬,内侍急忙呈上一个乌黑发亮的木匣子,秦王打开木匣,里面躺着一根紫竹萧,此萧通体乌红黑亮,三尺长短,竹节间凹凸分明,萧身光洁无比,乌黑发亮的表层下映出一条条暗红色网状纹理,那些纹理粗细有致,交织纵横的脉络如同缠绕的紫藤,猛看去那一条条纹理仿佛粗细均匀的血管缠绕在竹萧之上,可用手细细触摸,光滑无比,就是那些看起来杂乱无章的纹理赋予了它独特的气质,此刻它透出的是一股咄咄逼人的寒气,略显不足的是此竹萧没有配一红色的穗子,要是有一根红色的穗子,此竹萧就成了世间神品,而此时它只是一件绝品。其实,这枝紫竹箫原本是有穗子的,萧上所配的穗子去了哪里?世间只有一人所知,那就是拥有穗子的人。

当秦王拿出盒子里的紫竹萧时,虽是正午,烈日当头,十五步之内站立的人分明感到竹萧的寒气,这寒气已使距离秦王最近的一位将军的半边脸冰凉麻木,那位将军不由的背脊一凉,打了个寒碜。没有风,那位将军鬓角一缕垂发轻轻的在飘动着,竹萧散发出的寒气一缕缕继续蔓延……

面色沉重的秦王,威严的目光扫了台阶下站立的群臣,缓缓的拿起紫竹萧,拇指夹住萧身,左右手四指轻轻按住紫竹萧的八个小孔,厚厚的嘴唇慢慢的搭在竹萧一端的小孔上,吹响了竹萧,随着秦王左右手手指上下有节律的起伏,竹萧发出了低沉幽怨的曲调,这呜呜咽咽的箫声时而轻缓,时而激荡,时而洪亮,时而低鸣,呜呜咽咽的萧声高低起伏,缠缠绵绵,萧声由秦王站立的地方散射开来,漫向寰宇,萧声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悲凉凄婉,此时秦王的面色,没有了先前的沉重,随之而来的是从容和淡定,参加葬礼的文武百官们,在萧声响起的那一刻仿佛中了魔一般,个个呆如木鸡,直到秦王吹奏的萧声在最激昂处戛然而止时,站立着的群臣们的魂魄重新回到了体内。

葬了苻坚将军之后的数年间秦王依然继续他的战争,继续他的杀戮,继续他的梦想,秦王一统天下之后,再也没有去过埋葬苻坚将军的易家塘紫竹林,而是下令为苻坚将军刻了一通石碑,石碑如今被人放置在易家中学宿舍围墙圆门拐角一个角落处。

千百年来,易家塘紫竹林在经历了斗转星移,日月更替之后越发的清脆茂密,秦王朝灭亡之后的岁月里易家塘紫竹林地界上又发生了许多离奇之事,这些离奇之事被当地人传的玄之又玄。而这些离奇之事全部与紫竹萧有关。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