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散王爷妖精妃在线阅读
会员

闲散王爷妖精妃

莲中鱼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51万字

7.8分 10人评分

徐希雨,一个二十一世纪十七岁的花季少女。在与朋友登山散心之际竟被一个似神似仙的老头儿悲催的发配到一个千年以前被历史架空了的王朝——北周。身穿异世,女扮男装的她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下,遇到了他——她初到异世所见的第一人。
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的希雨,怎知会正好碰到他旧疾复发,于是伸出援手救了他。为此希雨还不惜发下重誓:若在自己怀里他失去生命,那么她来生宁受阿鼻地狱之苦,也要化身为魔,跟老天爷斗上一斗。
令希雨没有想到的是,她救的人竟是北周的“闲散王”慕容紫轩。成了轩王殿下救命恩人的希雨被邀进了轩王府。让希雨倍感疑惑的是,偌大的一个王府包括家丁在内,人头儿都没超过十个手指头去。更别提慕容紫轩的妻妾了,一个没见不说,就连个丫鬟都没有,只有两个跟随自己丈夫进来做事的老妈子。
慕容紫轩是那方面有瘾疾还是有断袖之癖,oh,mygod..对于希雨来说,哪一种都可惜至极。这个如谪仙般的男子怎会怎会------希雨一声长叹:‘哎-------”
明明是个闲散王却比谁都忙,身怀绝世武功,行踪诡秘无常,。而初涉异世,对这陌生的世界一无所知的希雨,只能感叹:哎!既来之则安之吧?天塌下来砸大家。不管外边怎么样,我且在王府过我的简单,平凡,自在的小日子吧!可她哪里想的到,自己会失心于轩王府。
初入王府他曾经郑重许诺:“如果你愿意,我愿做一根水草,将你这片小小的浮萍紧紧地拥住,做你最坚固的依附。”可这还没到俩月,却在大庭广众之下羞辱她“整日无所事事,不学无术。”并以此把她赶出了王府。
可她已爱他到无法自拔。她无辜入狱,派人找他去救她。可他只冷冷的扔了一句“他既不是轩王府的人,本王何以帮他。再说他既然敢做就要敢当。”
她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的绝情。她不解,她怨恨,她的骄傲不允许被他看轻,她要与他比肩齐。于是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她开客栈,创书局,混的是风生水起。
她苦练功夫,研制防身武器,在恩公的帮助下,不断地提升自己。然后拿着当时与他白纸黑字签订的契约再次入府欲洗旧耻-------
精彩片段一
希雨:“唉!王爷,您说说,咱俩人儿要是穿着现在这身同款同色的锦袍在大街上这么一溜达,人家看到会说咱俩像什么?”
慕容紫轩:“那还用说,像父子俩呗,一大一小多像。”
希雨:“王爷!您害不害臊!”
慕容紫轩:“该死的徐希雨——”,一贯俊雅温润的轩王殿下满脸猪血色的大声咆哮。
这是一对一的专情文,有搞笑幽默,也有清婉动人,有宠有虐。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妖精

“徐希雨……”徐妈妈拿着高分贝的扩音喇叭,仰着头扯着嗓子冲楼上喊。已维持了数十年温良淑德的好仪态都被自己这唯一的宝贝闺女给消磨殆尽了。

这死妮子昨晚又不知上哪疯去了,自己守到夜里十一点了都没见到人影。每到星期六总是这样,可到了第二天就别想起来了。这不,都九点半了还不见下来,专门为此买了扩音喇叭也是收效甚微。

而就在此刻,二楼一卧室内,刚刚坐起一个蓬头散发的少女。挤了挤惺忪的睡眼,吧唧了几下小嘴,又挠了挠头懒懒地喊道:“妈……拜托,今天是星期日不上课好不好。”然后又重重地摔倒在床上。

“徐希雨,你就折腾死你妈吧。”气哄哄的徐妈妈上了楼,一进屋就把希雨身上的被子掀掉了。

“快起来,今天我已约好了李阿姨,她可是礼仪公司的高级教师,你可要跟她好好学学怎样做个真真正正的淑女。”

“淑女”只要一听到这两个字乃至一切与其沾上边的字眼徐希雨全身的免疫细胞就会不由自主地产生抗体。“我不去!”

“你不去!”徐妈妈恨恨地重复了一遍,手指点着希雨气道;“你瞧瞧你啊,自己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了,只要学校没课,就跟一帮大小伙子鬼混。现在还哪有一点儿的女孩样儿?”

希雨一听,“噌”的坐了起来,脖子一梗斜睨着徐妈妈满脸不悦道;“我哪有?”

“还哪有,别以为你妈我不知道,你经常和一帮男不男女不女的人玩什么摇滚,打什么架子鼓,要不就是学什么跆拳道。你自己说说,哪一个是姑娘家应该玩的?”

“玩摇滚的不都是疯子,学跆拳道那是强身健体,我这是响应学校德智体美劳的号召,怎么就不应该了。”此时,希雨没有注意到妈妈的脸已经被自己气绿了,依旧说道:“难道您要我跟那些所谓的淑女一样整日打扮的仪态万方,然后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评论今天谁的妆画的最得体,谁的穿着最有品位;或者沟通一下哪个名牌又出了限量版,还是哪里又有什么高端走秀了;更或是商界又出现了那个青年才俊,演艺圈又有哪个男星恢复了单身。”

“妈妈,您就真的希望我成那个样子吗?”

总比你现在好,徐妈妈心里虽这样想可嘴上没敢这么说“那你也要有个女孩的样子呀。”

“谁说我没有了!”希雨倏地挺起胸脯扯低了睡衣的领口露出浅浅的雪白的乳沟冲口说道:“我也有小白馒头,我也用卫生棉,我也得去女厕所……”

“说说的就没个正形了。”感觉自己快背过气了的徐妈妈咬着后槽牙道:“就你这个样子,以后会有男人要你啊?人家哪个男的不是喜欢柔顺如水的女孩,哪个不是喜欢小鸟依人,啊!”

“女人柔不柔水,那要看男的有没有本事;小鸟依不依人,那也得看我徐希雨愿不愿意依他。”

“谬论,全都是谬论!”徐妈妈浑身乱颤指着希雨吼道:“总跟男生鬼混会坏了名声的。”

“妈……”怀疑到自己的人品,这可是原则性问题,希雨更不干了,声调不由得拔高了几度。“我怎么了我?我走得直行得正,谁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如今这社会,表面仁义道德背后满腹男盗女娼的人多了去了。”

“再说了,我今年还不到十八岁,婚姻大事离我还远着呢,您瞎操哪门子心。不过,我现在还就得提前告诉您一声,好让您有个心理准备。我的爱情我做主,不管以后我爱的那个他是瞎还是瘸,是吃糠还是咽菜,我都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他,无怨无悔!”

当看到妈妈被自己气歪了身子,希雨赶紧蹿下了床,将妈妈拖坐在床上,小脸无比紧张地盯着妈妈看。

希雨一边顺着妈妈的背一边轻柔地说:“妈妈,我五岁就开始上小学,十五岁大学就毕了业,现在研究生又上了两年。您算算,在我十七年多一点点的人生中,有十二年用在了学习上。人人都羡慕我是个天才,殊不知我就是一个只会学习的傻子。”

“刨去仅剩的那五年婴幼儿时期,本属于我徐希雨天真无邪,快乐无忧的童年,还有那肆意挥洒个性的少年的美好时光,根本就不能用年数,只能用日记呀!”

两只手控制不住地撕扯着本已凌乱不堪的长发,希雨无比委屈地看着徐妈妈,用充满着极度悲伤的语气说道:“妈妈呀,我的天性啊,求求您就别再压制了,再压制我就真的傻了。”

“好……好……”现在的徐妈妈已感知不到外面的世界了,眼前只有希雨的小嘴片儿在快速的一张一合。“你是傻不了啦,你妈我却先疯了。”话一说完,徐妈妈就晕了过去。

象这样的过招可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徐希雨总是完胜,依旧的我行我素。而屡屡落败的徐妈妈就会窝在徐爸爸的怀里哭诉女儿一条条的罪状。每每如此,徐爸爸就会轻柔地拍着自己老婆的脊背劝慰,“希雨只是活泼调皮了一些,本质上是个老实孩子。”

“哼,她是老实孩子,长了毛她就是个能折腾死人的妖精!”见老婆那气呼呼的可爱摸样,徐文哲呵呵笑道:“十七岁的孩子本该享受快了,希雨已经很优秀了,有女如此,我们应该知足了,也应以她为傲。”每每说到此处,徐文哲文雅又不失刚毅的俊容就会泛出满满宠溺的微笑。

徐文哲,国内最大的连锁百货公司董事长。上捯其祖宗三代皆是贫苦之人,自小所吃的苦自不用多说,其又经过了三十年的努力打拼,才有了如今的辉煌成就。

这两年,又在自家宝贝女儿的参与下,开发了地产,汽车零件,物流三大产业。并把公司开到了香港,欧洲和美国。

初秋的夜晚退去了白日里的燥热凉爽怡人,抱着双肩伫立在自家二楼的阳台上,仰望着夜空中由无数颗璀璨的繁星汇聚而成的浩瀚银河,徐文哲莫名的心潮不定,一股奇异的感觉油然而生。而这种感觉最近时常发生。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