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能艺术家在线阅读
免费

灵能艺术家

万里飞鸢

轻小说 / 原生幻想 · 14.2万字

带着一个陈旧的保险柜,卢克来到了一个能够通过艺术发挥出超自然力量的世界。
“世界上的绝大多数灵能者都认为,对超自然能力者而言,女神历3300年是一个转折点。”
“为什么?”
“因为在那一年,卢克·阿文斯来到了这个世界。”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1.灰乌鸦

“……卢克,卢克!”

耳边传来的呼唤由远及近,当意识到有人在喊自己的时候,卢克那昏昏沉沉的意识终于如同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浮上了水面般清醒了过来。

他集中自己的视线,然后看到有一个蓄着小胡子,穿着一身得体男装的中年男人,正坐在自己面前的办公桌后面,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

“卢克·阿文斯同学。”见卢克的视线有了焦点,这名中年男子再次张口问道:“你没事吧?”

卢克张了张嘴,正当他想要回答这个陌生的中年人时,一股陌生的记忆突然如同潮水一样涌来,差点再度淹没了他的意识。

这股记忆带来的剧痛让他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额头,看到他的动作,对面的那个中年男子无声地叹了口气。

“卢克,明天的考核,你也别太往心里去。”

这名中年男人安慰似地对他说道:

“就算进不了灵使系,你也可以去作曲系,以你的勤奋和刻苦,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在那里充分地展现出自己的才华的。”

卢克忍着头痛,敷衍地对这名中年人点了点头。

“你出去吧。”

中年男人将桌子上的一张纸递给了他:

“对了,记得带上这个。”

纸上画着一些线条,还有一些歪歪扭扭的陌生文字,卢克心中隐约觉得这是一张乐谱,此时的他也来不及细看了,在接过乐谱后,就赶紧走出了这间办公室一样的房间,来到门外走廊上的长椅坐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卢克脑中的疼痛总算是消停了一些,而那些杂乱无章的记忆,也终于慢慢地被他给整理清楚了。

简而言之,他现在已经离开地球了。

如今他所在的这个世界被称之为破碎世界,根据那些记忆里得来的信息,这个世界的构造相当奇异。

一方面,这个世界的平均科技水平已经与地球十八、九世纪相当,用蒸汽机驱动的各种机械已经走进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列车、船舶沟通着世界上的智慧生命,这个世界上甚至还有仅靠蒸汽驱动的飞行器。

而在另外一方面,这个世界却也存在着真正的超自然力量,神灵、亡者、巨龙、恶魔……这些非凡的生命体,正与人类一起共享着这个世界。

更重要的是,在这个世界里,人类也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来掌握超自然的力量,卢克如今所在的这个地方,就可以算是人类社会中培养超自然能力者的一个学校。

而且,这个学校培养的超自然能力者非常特殊,在各种族的官方文件上,它被称作“灵使”,是由如今破碎世界唯一已知的真神,女神圣·芙蕾娜所开创出来的一个超自然体系。

与其他超凡者不同的是,“灵使”可以通过咏唱诗歌,或者演奏美妙的旋律,来沟通唯心境界,发挥出超自然的力量。

而这也就意味着,诗词歌谣等艺术作品,对于这个世界的灵使们来说,也就是宛如“法术”、“招式”,甚至是“功法”般的贵重事物。

正因如此,卢克如今所在的这所学校,才会在超自然能力的课程外,同时教授诗词、作曲等艺术课程。

“……”

稍微理清了世界观,卢克又把注意力放到了自己身上来,现在他的身份已经变成了卢克·阿文斯,一名加泰摩尼亚王国国立灵使学院的低年级学生。

加泰摩尼亚王国是一个以人类为主体的国度,但国内也居住着一些其他种族的人,而卢克·阿文斯则是王国之中的一个小贵族家庭的唯一嫡子。

他的父母已经亡故,不过好在卢克的母亲那边有个靠谱且仗义的娘家,也正是在母亲的娘家人的帮助下,卢克·阿文斯才保住了自己父母的爵位和遗产。

为了延续阿文斯家族的荣光,将阿文斯家做大做强,再创辉煌,卢克将自己的家产交托给了一名信得过的远方亲戚打理,然后孤身一人来到了国立灵使学院所在的平克市,成为了这里的一名学生。

只不过,踟蹰满志的卢克·阿文斯很快就被残酷的现实打了脸,他想要成为灵使,却没有任何关于艺术的天赋,因此哪怕他埋头苦读,几乎将自己变成本年级最强的做题家,但三年过去,他还是没有任何觉醒灵能的征兆。

眼看着学校内分系的最终考核就在眼前,如果在考核之前,自己还是没有任何觉醒灵能的迹象的话,那么以后就只能被分到作曲系,此生与灵使无缘。

在这种压力之下,卢克·阿文斯选择了铤而走险,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诡异的仪式,并且悄悄地执行了它。

结果显而易见,从另一个世界而来的卢克成为了卢克·阿文斯,而曾经的卢克·阿文斯,如今也只是卢克记忆深处的几许残响罢了。

“麻了。”

在将卢克·阿文斯所有的记忆整理完毕以后,卢克陷入了无语的状态之中:

“您老自己作死就算了,为什么要把我这个无辜路人给牵扯进来……”

好在卢克自身的心态一直都很乐观,所以在无语了片刻后,他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自己现在的状况上来。

如今他正面临着国立灵使学院分系的最终考核,而这个考核决定着他究竟能否接触到这个世界的超自然力量体系。

来都来了,卢克当然是想成为一名灵使,尝试着去掌握传说中的超凡之力,作为一名异世界来客,这种超自然的力量对卢克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当初他做题的时候要是能够放出火球闪电来,那他估计早都考到博士学位了。

不过如今的问题是,卢克对于灵能这种唯心的东西也不太懂,只能说,他比原本卢克·阿文斯强的地方,大概就只有艺术细胞这方面了。

“哟,这不是咱们的【灰乌鸦】吗?”

正在卢克一筹莫展之时,突然有人趁机劈手夺走了他手中捏着的纸张,与此同时,他的身侧还传来了一个带着些嘲弄的声音。

卢克抬起头,发现自己的身旁不知何时站了一群少年,为首的一个褐发少年,正满脸恶意地盯着被他抢到手上的那张乐谱。

“来,让同学们看看你又写出了什么样的大作。”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周围的少年们也都配合着发出哄笑声。

看着他们的样子,卢克恍然。

作为一名曾经胸怀大志,却又被现实无情击垮的学习家,卢克·阿文斯的性格在卢克看来是有一点点小缺陷的,他不善言辞,孤僻且沉默,平时也不与同学们往来,一天到晚基本上都窝在寝室或者图书馆里。

这样的个性,在学校里面的确很容易遭受同龄人的孤立,再加上卢克·阿文斯眼看着就要和灵使之路绝缘,于是乎,在他周围,自然而然地就出现了一群小兔崽子,以嘲讽、欺负他为乐。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聚集起来欺凌卢克·阿文斯的人,全部都是男生,并没有女生的存在。

卢克还在思考着,那边那个夺走了他乐谱的褐发少年已经捏着嗓子,照着谱子上的音节唱了起来,他每唱一句,其他男生们便发出嘘声,然后起哄道:

“真难听,不愧是乌鸦的品味。”

卢克微微蹙眉,然后捏着拳头,站了起来。

虽说在这个满是官二代富二代的学校里,他这小贵族的身份根本算不了什么,但那些真正高贵的人,本来也不屑于来找他这个小贵族遗孤的麻烦。

会来欺负他的,只有学校里面和他的身份背景相符合的那群家伙,这也就是说,卢克哪怕揍他们一顿,事后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不过,就在卢克准备让这群只知道欺负弱小的小兔崽子们见识见识社会人的铁拳的时候,在他的眼中,突然浮现出了一行奇怪的字。

“检测到受作品刺激产生波动的情绪,正在汲取。”

“汲取成功,已汲取到13个标准单位的情绪。”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卢克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他的注意力集中到了这行突兀出现的字符上面,当卢克的意识集中的同时,这行字符也慢慢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他的内心深处,莫名地浮现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悸动。

他能够感觉得到,在自己的心中出现了一个代表着“13”的数字,与此同时,还有一个满是铁锈,陈旧万分的保险柜。

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卢克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它们,只要他的意识稍稍集中,便能够触摸到那个保险柜,保险柜上传递来了一股信息:

“开启一次需要10个标准单位情绪。”

“?”

感知到这个信息以后,原本握拳起身的卢克,忽地又慢慢坐了回去,他靠在长椅后方的墙面上想了想,然后在内心深处想到:

“开启。”

在念头落下的瞬间,卢克感觉到了内心深处那两样事物的变化,那个代表着情绪值的数字快速地降低到了“3”,与此同时,那个锈迹斑斑的保险柜,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宛如时光倒流一般,布满柜体的红色铁锈忽然飞快地从保险柜上脱落了下去,接着保险柜门上沉重的转盘也缓缓旋转了起来,随着柜门的打开,一曲悠扬的旋律,突然从柜门之内飘荡而出。

“这是……”

这篇旋律自然而然地就被铭刻在了卢克的记忆深处,同时也让他知道了这篇旋律的真正名字。

《野蜂飞舞》,这首曲子原本是俄罗斯作曲家尼古拉·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名曲之一,最初诞生时是一首管弦乐曲,但后世许多有名的钢琴家和小提琴家都改编、演奏过这首曲目,卢克也曾经单曲循环过好一阵。

而卢克得到的这首《野蜂飞舞》,则是钢琴演奏者马克西姆在原版的基础上重新演绎的版本,是一首节奏轻快的钢琴曲。

随着旋律铭刻入内心的刹那,卢克仿佛耳边能够听见音节在跳动,他确信,此时此刻只要给予他对应的乐器,让他多练习几遍,他就可以毫无滞障地将这篇旋律给演奏出来。

在回过神来以后,卢克的内心中骤然涌现出了一股狂喜。

若是放到别的什么人身上,这就是突然学会了演奏一首乐曲,充其量算是学会了一种谋生的手段,但对灵使学院的人来说,这首乐曲却不止如此。

对灵使们来说,这就是力量,是崭新的法术、招式和功法!

而且自古以来,就有许多灵使的觉醒,是在一场全心全灵的演奏之中完成的。

卢克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如果有机会让他全神贯注地演奏一次这首《野蜂飞舞》的话,他的灵能,有很大的概率会直接觉醒。

而且,那个奇怪的保险柜和情绪值并不止于此,在卢克完成了一次开锁以后,那个保险柜又变回了满是铁锈的闭锁状态,这一次,在柜门上的信息变成了“开启一次需要100个标准单位情绪”。

也就是说,如果卢克继续搜集所谓的情绪,他以后还能够陆续开出更多更经典,更厉害的作品来。

想到这里,卢克不仅用有些热切的目光,看向了那群正在嘲笑他的乐谱的家伙。

他豁然起身,攥紧了拳头,并且大踏步地走向了那群少年。

看到卢克突然的举动,原本正在嬉笑中的少年一时噤声,至今为止,他们对卢克的欺凌也仅止于口头上,因为他们很清楚,一旦他们违反了国立灵使学院的校规,他们家里那种小贵族可不能保得住他们。

更何况,卢克·阿文斯虽然是个书呆子,但却长得很是高大,比他们平均要高出半个头左右,一旦这个老实家伙真的发了狠,他们还不一定能够讨得到好。

卢克来到了为首的那个褐发少年的面前,微微低头,看向了他,注意到卢克的目光,这个褐发少年稍稍有些心虚,但在身后众人的目光驱动下,他还是硬着头皮,迎着卢克的目光问道:

“怎么?你想把乐谱要回去?反正也是些无聊的东西,还给你好了。”

说着,他便将手中的纸张拍向了卢克,但就在这时,卢克却突然伸出双手来,抓住了他的手掌。

“不。”

他用力地将褐发少年捏着乐谱的手掌给推了回去,然后乐呵呵地笑道:

“大家务必尽情观赏,请再仔细地替我品鉴品鉴吧!”

“?”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