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揪出了造物主在线阅读
免费

我揪出了造物主

头大如铁

都市 / 都市异能 · 10.1万字

一个古代土著,莫名其妙穿越到现代,一身顶尖修为尽失。
没关系,重头再来,照样能成为世间屈指可数的绝顶高手,逍遥自在。
然后发现这个世界有飞机,有大炮,有导弹,有大狙……
在这里,就算修为再高,也根本没办法做到一个人,一根棍,就能面对整个世界。
为了过安稳的小日子,只能苟起来。
一边小心翼翼隐藏着身份,一边寻找回去的路。
一通折腾,他终于解开自己转世轮回的秘密…
(本文轻松日常流,搞笑风,一个古代人在现代的逗比生活。)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你有病吧

1989年4月19日,正是暮春时候,天气晴朗。

驻马村。

一座颇具规模却已显破落的院子外,泛黄的春联还残留在墙上,阳光斜斜映在斑驳的砖墙。

离门口不远,一群人在树下乘凉,一边闲聊,一边把目光穿过院门探究院子里的情况。

像有什么热闹事即将发生。

“你说老何这命,惨呐!这孩子可别出啥事儿,可得平平安安的。”一个黑不溜秋的半拉老头点上一根刚卷好的烟。

一个半拉老婆朝院子里张望,啧了一声说:“我看悬呀,老话说七活八不活,这怀了八个月就要生,悬…”

皮肤晒的发红的老汉马大运正为何家担着心,有点着急说:“这要活不了,老何他家可就绝户了!”

他们嘴里的老何是这座院子的主人,何家说起来大有来历。

在那个男人都需要留一条长辫子的朝代,好像是第三代皇帝的时候,朝中一位姓何的一品大员因与皇帝政见不合,辞官还乡。

途经此地,发现这里山清水秀,喜欢的不得了,于是就不走了,在这里定了居。

于是就有了这座院子。

何家大院。

虽已辞官,但关系还在,再加上钱财不少,于是何家成了驻马村有史以来最有钱有势的人家。

盖房置地,后来又成了这里最大的地主。

多少年来,一直是这片地界最风光的人家。

直到那个王朝的崩坏。

战乱,分田,成分问题。

到现在何家已经彻底没落,只剩这座院子,外加几亩薄田。

村里人没什么文化,说不出“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样的话,却也多少有些唏嘘。

何况何家不光是楼塌了,人也快没了。

如今只剩了一个老汉,叫何文启。

还有儿媳妇肚子里的遗腹子。

今天儿媳妇肚子忽然有了动静,多半是要临盆了。

事发突然,都没来得及往县城医院里送,不过以这里人们的观念,就算来得及也不会送去医院,他们都是在家里生。

何家门口这些人就是听到消息,过来瞧瞧热闹。

身板精瘦的老汉王有粮冷笑一声说:“绝户了才好,何家都败成啥样了,投胎到他家才叫倒霉,以后免不了吃苦受罪。”

马大运瞪眼说:“你这说的什么话!要是老何生个孙子,说不准以后就能翻身。”

王有粮哼了一声:“做梦吧!能考上大学就算他何家祖坟冒青烟,现在考学考的可是新学问,他何家那些老学问早不顶事了,再说就算考上大学,他何文启能供得起吗?要我看生个孙女倒还有点盼头,以后勾搭个有钱人,一步登天。”

其他人也纷纷摇头,以何家眼下这境况,别说一个孙子,就算一群孙子,想恢复以前风光,也根本不可能。

马大运闷了一阵,说道:“老何要供不起孙子上学,我帮他供!”

王有粮看他一眼,阴阳怪气道:“怎滴?爷爷给人家当过奴才,到你这还是人家奴才?”

这话有些过分,马大运作势向前:“你特么找揍是不?”

王有粮不为所动:“你没发现你儿子长得跟那姓何的挺像?是你的种不?”

这话更过分,马大运火冒三丈,上去就是一脚:“我特么今天揍不死你!”

王有粮往后一躲,就要上去还手,被人们拉开了。

“行了行了,都少说两句。”

“什么岁数了还打架,大运你消消气,有粮你也管管你那嘴。”

有人小声跟马大运说:“他王有粮什么人你不知道?还真跟他上火?”

王有粮跟何家不对付,村里人差不多都知道。

两家是邻居,田地也挨着。

王有粮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平时难免有些摩擦。

久而久之,琐碎摩擦积累成满腹怨愤。

……

这时候院里出来个壮小伙儿,虎着脸说:“吵什么吵什么?惊着我妹妹,出了事,看我不找你们赔钱!都走都走!”抬手赶人。

人们知道这是何家媳妇的哥哥,没跟他计较,往远处走了走,却也没散。

院里。

一个干瘦干瘦的老头儿坐在屋门口。

他也穿着一身庄稼人的衣裳,却比外面那些村汉干净太多。

短而平整的头发几乎白完了。

他表情严肃,略显古板。

他整个形象与其他庄户人没什么两样,然而却明显给人一种沉稳平和的儒雅气质。

他就是何文启。

他今年五十出头,看起来却至少要比真实年纪老上十岁。

他本来有一双儿女。

头几年,女儿被人贩子拐走,至今生死不知。

儿子去参军,去年冬天偷偷跑出军营去钓鱼,掉进冰窟窿,下葬还不到半年。

老伴从闺女丢了身子骨就一直不好,儿子没了以后,没多久也走了。

家里就剩下他一个孤老汉。

还有此时正在屋里生产的儿媳。

在这个关乎何家香火能否延续的重要时刻,何文启似乎与往常并没两样,眉头依旧轻微皱起,看不出紧张或是不安,沉默坐在那里抽烟。

然而仔细去看,额头已经爬满细密汗珠。

抽完一支,又摸出纸跟烟丝,因为手有些不易察觉的抖,导致这根烟卷了很久。

就算再有静气的人,这时候又怎么能不挂心?

这个孩子要是出事,何家到他这可就绝了。

擦着火柴,正要点烟,屋里请来的接生婆子忽然叫起来:“出来了出来了,生出来了!”

烟掉在地上。

何文启起身往屋里走,刚迈两步又停住,浑身忽然如筛糠一样抖起来。

怎么没听见孩子哭?

书里说呱呱坠地,正常情况下,孩子出生不应该伴着哭声么?

他声音颤抖:“活着吗?”

接生婆子:“活着活着,母子平安!”

何文启差点一屁股坐地上。

稳了稳心神,大步进了堂屋,正要进产房,又收住脚步。

他一个当公公的,儿媳刚刚产子,这么进去不合礼数。

过了一会,屋里传来儿媳虚弱的声音:“爹,你进来吧,看看孩子。”

何文启犹豫一下,这才掀起门帘进了屋里。

接生婆子抱着孩子眉开眼笑凑过来:“快,快看看你大孙子!”

何文启伸脖子看了看,略显皱巴的婴儿闭着眼,呼吸平稳。

一颗心终于落地。

接生婆子把孩子递给他:“快抱抱,孙子都有了,怎么还没个笑模样?你这老头!”

何文启小心翼翼接过,看了又看。

婴儿小小眉头轻轻皱了皱,忽然睁开了眼。

接生婆子看见了:“哎呦!刚生这么一会就睁眼了,这孩子壮,肯定能养活!”

何文启略显古板的脸上,终于咧开嘴角。

有了孙子就有了盼头,何家也就有了复兴的希望。

他跟婴儿大眼瞪小眼瞪了一阵,觉得应该说点什么,冒出一句:“我是你爷爷,快叫爷爷。”

接生婆子乐了,刚出生的娃娃能叫爷爷?这老头乐傻了吧?强忍住没笑话他。

就见婴儿小小眉头皱了皱,努力张了张嘴。

接生婆子:???

等了片刻,婴儿没发出任何声音,更没有叫爷爷。

接生婆子松了口气,接着愣了愣神:我在紧张啥?刚出生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叫爷爷。

念头刚转完,就看见婴儿又张了张嘴。

然后有声音从那张小嘴里飘出来:“你有病吧?”

声音虽小,还有些含糊,每一个音节却能分辨的清清楚楚。

屋里所有人的表情一下子都僵在脸上:???

!!!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