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神灯在线阅读
免费

龙与神灯

于想想

仙侠 / 古典仙侠 · 10万字

想要成为神的人变得不伦不类,他饲养了一条龙。而龙生出两种形态,降落在人间不同的地方。
人间部落和族众多,魔道的泊想要统一,部落的人如何对抗?
叶生族有天赋异禀的迟月叙,灯族掌灯人苍澜有冰杖和神灯,流桐部落的结界,神灯的秘密又是什么,他们一直在寻找。从宝珠到神灯,从青涩到成熟。
迟月叙一路升级打怪,而对手泊真正的痛点又是什么……

版权:创世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都是天才

楔子

他说,我一生努力,偶尔作践自己就是想成为神,没想到如今变成这样不伦不类的人。所以我饲养了一条龙,他开心的时候住在洞里,不开心的时候缩在灯里。我给了他生命,而他也变成“两条”相生相克的龙。

(1)

结界内的梨花又开了,满眼都是雪白,猛然一看,还会觉得很扎眼。结界是罩住了山崖的一个角,但也不小,这里除了一棵梨树,就只有零散的灌木,花草倒是不少,特别是过几日,红黄紫蓝。

树下站着被封印在此的泊。泊原名叫梁泊,出生在梁家村,出生时村中出现各种异象,又或是井水咕噜作响,又或是天上突然闪过一道亮眼的光,而出船捕鱼的人在那一天都未归来,乡亲们觉得是泊的出生不详,加上有道士做法,说泊是上古魔种投生。所有人觉得这个说法可靠,所以那夜,偷偷潜入到泊的家中预备偷走泊,水葬在海里,本不想惊动他的父母,但因为一个人手脚凌乱,被他的父母听到了声响。

“这个孩子不能留,就让我们带走吧。你们,再生一个罢,到底还很年轻,再生一个吧。”一个村民说。

泊的母亲死死抱住孩子,但还是被抢了过去,父母在挣扎中被误伤死亡,而泊被村民带到了海边,实行这个动作的人也是刚刚当上父亲,实在不忍,所以只是放在了船上,并没有溺亡。

“就看天意让不让你活。”说完,村民回了家。

泊的船随水漂流,被一个小妖救起,小妖远远听到了村里的各种声音,所以在十七年后,泊长大成人,便将当年的真相一一告知。小妖是海边的贝壳,已将毕生所学全部传授给了泊,而泊也天资聪颖,竟意外得到一套秘籍,并独自悟出了一套心法。

小妖的前世今生,统统不知,只晓得她是常住在海边的贝壳,已经有一百多年,除了教泊各种法术,剩余时间都是望着海,似乎在等着什么。

“你在等什么?”十岁的泊问。

小妖没有回答,只是摸摸他的头。她喜欢头发上戴一朵栀子花,远远就能闻到香气。不想穿人类的衣服的时候,她就变成贝壳待在隐蔽的沙滩上,但泊总能一眼认出来,虽然和其他贝壳没有区别,都是白色,但他总是能认出来。

泊也不知道怎么称呼小妖,三岁以前他都是称为“母亲”,但之后小妖告诉了他,他是人类的孩子,不属于自己,从那以后就没再喊过,有时候会叫“姨母”,但小妖总是哈哈的大笑,说显得自己很老,后面便不再称呼,两人间总是你啊我啊。

他恨梁家村,所以去掉姓,只留下名,而十八岁生日当晚,屠杀了村里所有人,唯独放过了当年放了他的那一家人,并留了钱财。这也是泊被封印的原因。

当年,没有人能杀死他,只是伤了他,由流桐部落和灯族、叶生族的各位长老齐心将其封印。

他穿着当年的盔甲,其实他的功力和法术完全用不着这些,但他喜欢坚硬的东西。被封印就无法使出法力,只能在结界内使用一点功力,不过已过去十年,结界如果不继续加固,那么他出去的几率将很大。

梦葵手上拿着一束紫色的花跑了过来。这是一位只有15岁的小女孩,当年泊被封印的时候,意外将她也留在了结界内,而泊握了握她的胳膊就知道她是人,但不是普通凡人,不需要特定饭食就能成活。

她的衣服由泊的一个从属--子生每隔一段时间从结界外送进来,结界外的人每个月的月亏之时就能送东西进来,但不能进去活物,也不能出来。梦葵格外喜欢流苏的东西,不管是装饰还是衣物。她的脖子上一直戴着一个银项圈,从五岁那年被遗留在这里就一直戴着。

子生是稻草人,是泊用稻草编制而成,只听从于泊,不会说话,但也有一点自己的思想。

“你看,又是紫色的花。”梦葵说。

“是啊,这么大点的地方,你总能找到乐趣。”泊微微笑着说,他的头发被风吹起,一丝凌乱,但也遮不住他眉宇间的英气。他若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便是陌上人如玉,但他偏偏被冠以魔种,魔头。

“可是,我想出去啊。”梦葵坐在泊的旁边,挽着他的胳膊。

“等向日葵开的时候吧。”泊说。

梦葵的名字也是来源于这里的向日葵,每年夏季总是能开那么几株,而当年五岁的她过于害怕,说不出自己的名字,渐渐也好像忘记了一样。

“去年你也是这么说的。”

泊,没有说话。

另一边叶生族新一年的比武大赛刚结束,不出意外又是迟月叙夺魁,他已经连胜三年,他的师父也是叶生族族长谢敏对他可是百般器重。

“迟师兄真是太厉害了!”说话的是个毛毛躁躁的小伙子,手里只有一把短剑,是谢敏的小跟班团应。

“也算是不辜负我娘的期望。”迟说完,拿着谢敏给的奖励离开了。

来到后山,是他母亲闭关的地方。让门口的陶瓷娃娃带了信,“告诉母亲,今天我又胜了!”陶瓷娃娃得令后便蹦蹦哒哒的朝后面跑去。这些娃娃是母亲用红土制作而成,融合了一些法术,平日里充当信使,和外面联系,但只有半年寿命。所以每隔半年又是新一批的娃娃。

迟月叙出生不久,他的父亲,也是叶生族原先的执事因维护正义而亡,她母亲迟敬从那时便将自己封闭在叶生族一座最隐蔽的后山中,常年闭关,以断相思。他之所以没有和父亲同姓,也是因为他母亲不愿想起父亲的缘故。

谢敏一生未娶,当年还是一个小小的执事,和迟月叙的父亲并称为“南北执事”,一生浪荡无稽,常常去烟花之地排解烦闷。自从迟月叙被送到自己门下才略微收了收心性,后被举荐,成为族长。他视迟为亲生,生活起居无一不事事亲为。

“若你真想让你母亲放心就必须潜心修炼,好好钻研,长大后进能守护一方平安,退则自保,方不辜负你母亲。”谢敏常常这样说。

迟月叙也养成了凡事都争第一的习惯,意气风发,但也有些过于自信,谢敏看在眼里,但一直找不到机会让其得到锻炼。

“师父叫你。”团应开心地跑过来,搭着迟的肩膀,一边走一边说,“怕是又要给你传授什么秘密剑法了吧。”

“师父能教的都教过了。”他嘴角上扬,一脸的得意与骄傲,不过也因为他的长相和自信的性格,让叶生族不少姑娘喜欢。谢敏常常也因为要婉拒各种反式提亲而苦恼不堪。

“师父!是有何事?”迟问。行完礼抬头才发现谢敏旁站着一个高高瘦瘦又清秀的男子,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清凉的感觉,就像是从冰里走出来的人一样。他腰间别着一枚树叶,看不出是什么树木,身穿一袭青色。

对比迟,一身的红色,极其张扬,发冠也是没有好好打理,手上是师父传给所谓大弟子的叶生剑。

“噢,这位是羽纯,是独立于三族外的守护传人羽青前辈的幼子。也是未来的守山人。“

“幸会!”迟说完,羽纯只是简单的作揖行礼,并没有多言。

“找你来是羽纯小辈带来了一个讯息,这件事事关人间平安,所以让你也明白一些,等我与你母亲商量之后,可能还会派你去完成这项任务。”谢敏说完,给了羽纯一个手势,羽纯立马明白。

“是这样的,家父今日走入山林,照例查看龙动珠,发现有魔气涌入,经过查证,确定就是当年封印魔头泊的结界内发出,结界已过十年,已经在慢慢变弱,加上不知道什么原因,他身上的魔气居然能透过结界出来。家父惶恐,所以命我前来叶生族先说明此事。当年的三族,叶生族、灯族和流桐部落,流桐族衰败,已找不到当年旧人,灯族退隐,如今天下部落虽多,但由叶生族主事,不知谢前辈有何想法?”羽纯说完,眉头一皱。腰间的叶子从绿色变成枯黄色,这让迟月叙觉得神奇。

“其实当年能封印住泊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没有人能杀得了这个魔头。我们也知道封印在结界内不是长远的办法,如今世上还未出现能与之抗衡的人,所以当下可能只有一种办法,找到流桐部落的后人,他们中肯定有一人有盛灵宝珠,只要激活宝珠,将我们法力注入,便可再维持一段时间。”谢敏说完,叹了一口气。

“要找到流桐部落的后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羽纯说,“家父的意思是让我也出去磨练磨练,一是找到加固结界的方法,前辈已经说过了,这个家父也提过,二是多见识见识世间人物,看能不能找到另一个天赋异禀的人,可以与泊对抗。”

迟月叙插不上嘴,只是听师父和羽纯说来说去。但心里难免起疑这个泊到底有多厉害,世上竟没有人能与其对抗,自己还有点跃跃欲试。

“叙儿,我需要与你娘商量。她是不愿你走出叶生族的,我虽然是族长,但还是看重她的想法和意愿。待我问过后,再行决断。羽纯公子,要不今晚先宿在叶生族,明日我得了结论,派人与你一起。灯族那边,我也有相识的人,这样的事总归要说一声。至于结界,我会先用自己和其他长老的功力加固一番,但这效果远不比盛灵宝珠,所以到时你们需要尽快找到流桐后人。”

谢敏说到一半,又吩咐了团应一些小事,然后继续说道:“怎么找到流桐部落的后人,明日我会告诉你们,但未免有奸细,所以到时只告诉你和我选派的人。”

“那就劳烦谢前辈了。”

是夜,羽纯宿在叶生族的客房,十年前这里的客房还不少热闹,各族和三族外的闲散人都喜爱与叶生族来往,加上当时想办法对付泊,基本夜夜都有住客。如今十分寂静,偶有夜鸟啼鸣几声。这里靠近叶生湖,晚上他将腰间的树叶取下,吹奏了几曲。湖的另一边,迟月叙听到阵阵叶声,不由得住步聆听。

早前就听族中其他人说过,羽氏一门擅长乐律,且加之有法力在曲子里,稍微懂点武力的人基本都能从曲子中听出吹奏者的功力,虽不能十分了解,但也可管中窥豹。

这些年迟月叙的母亲几乎不见外人,只有谢敏去时,才能在山中的亭子里与她一见。

迟敬的旁边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不过谢敏一眼就看出是个小妖怪,不是普通的人。她示意谢敏坐下,从谢敏的神情中大概已经猜出了几分。

夏日炎炎,萤火虫在一旁飞着,柔美的光散在每一处,亭子点的灯显得突兀。脚下时不时有夏虫爬过,四周还有一阵阵花香,不过那些都是迟敬种的草药。

“我来……”谢敏未说完,迟敬打断了他。

“是有事让叙儿外出?”

“是。”

“非他去不可?”

“倒也不是,只是叙儿功力人品较旁人让我放心一些。”

迟敬犹豫了一会,又站了起来看着对面的石头山,一阵风吹过,她黑色的薄衫吹起一角,她的头发随风飘摇,谢敏不敢说话,他在她的面前总是生怯。

良久,迟敬说,“去就去罢。只是一样你转告他。如果与邪恶起了冲突,威胁到生命时,请他一定放弃正义,保命为上。”

“这我知道,他们这次是去找流桐部落的后人,想来遇不到甚大的威胁。我也会让团应跟着,他虽然武力不高,但外出次数最多,遇事也能有所照应,而且团应的脾性人品我是可以担保的。”谢敏也站起来,在一旁说。

“嗯,那让星儿也去罢。“

站在旁边的女子惊讶道:“我?”

“你跟着他。”

谢敏看了看那女子,赤脚短衫的,腿上有一颗星星的胎记。长得很是俏皮可爱,但在迟敬面前显得乖巧。他曾听迟敬说过,自己救了一个菌妖,后来菌妖就不离开她了,看来就是眼前这位女子了,没想到已经能变幻出人形了。

“可是南星不想离开。”女子撒娇道。

“你的功力不错,而且我深知你的脾性,在这里能信得过的人就是你了。听话,你跟着也能多些见识。”迟敬就像是对待自己女儿一样哄着南星。

迟敬让一个瓷娃娃挑着灯送谢敏出了后山。

另一方,谢敏也用鹰和灯族的一位长老通了信,虽然灯族已经隐退,不再管这世间的琐碎,但这件事还是让他们有些焦虑。

苍澜正襟危坐在一块石头上闭眼深思,她面若冰霜,手里是灯族的冰杖,眉间有一块绿宝石象征着在灯族的身份,坐在旁边另一块石头上的是养大自己的阿婆,是灯族的占卜者。

她肤白如雪,口若丹砂,远远看去像一朵地狱兰花。

阿婆占卜几次,结果都一样,“看来,这次你也要和叶生族的人一起去。”

“阿婆是什么意思?”

“本来我不想让你和叶生族来往,但是长老们……我已算出世上已出现可以解开幻神灯的人,只要解开了灯,三位长老就有办法苏醒。十年了,三位长老当时为了封印泊,使出了全部的功力,还将自己的灵魂封印。”

“真的?”

“当然了,已经出现了能解开灯的人,这个人在东南方,和叶生族传来消息上的方位一致,他们要找的是女子,流桐部落的后人,你也可帮忙寻找,只是别忘了找解灯之人。这个人一定是位男子,而且可以靠近幻神灯,你也知道,除了你,这幻神灯谁都接近不了。他必定出生在十月。其他的信息看不到了。”

“那我明日出发?”

“不要对凡间男子动心。这是阿婆最后想说的。”

苍澜对阿婆微微一笑,“我是灯族的掌灯人,又持冰杖,本身也是不能成婚的。阿婆可是多想了?”

阿婆握了握苍澜的手,她的手已经开始粗糙,有些老人的迹象,印象中阿婆永远都是那个有活力的长辈,如今也是敌不过岁月。阿婆用法力收起龟壳和宝石,这些占卜的物件从四十年前自己继承母亲后就一直使用,如今已经被磨平了棱角。

苍澜从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但她确实不姓苍,而是姬。她只知道自从自己记事起就一直跟着阿婆,住在这湖中小苑。而灯族最为尊贵冰杖都传给了自己,见冰杖如见族长,但灯族的族长却另有其人。

她也曾问过婆婆自己是何人之女,婆婆只说她是万里挑一,是灯族唯一的族长之上的存在。而历来排斥世间所有人物的幻神灯也只允许她靠近,十年前三位长老利用神灯和自己的法力封印泊时,苍澜是最靠近神灯的那一个,当时她只有七岁,但镇静自若,成熟如同三十一般。

“神灯,虽然是灯族的宝物,但从没有人打开过。谁也说不出来打开神灯会怎么样,但先祖们说过只要利用好神灯,它就不会作恶。”阿婆在那年说。

来向灯族传信的鹰返回了,苍澜抬头看着,灯族隐退后,藏匿于这深山老林之中,自己从未与阿婆之外的人过多的接触,心里还是有些慌张。她握紧冰杖,走回苑中。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