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铸造现在在线阅读
免费

重生铸造现在

墨浸

都市 / 都市生活 · 74.4万字

21世界青年王平穿越回到1983年,他想成为世界首富,极天首富,左右世界经济格局,但回1983年才知道,有更多的事要做。
于是他制霸游戏产业,敲打电脑行业,打赢第一次产业战争。
压下全力重投半导体,力挽狂澜,带领产业集群,强势突破制裁。
于是某一天。
?“来来,我这里虽然没有5纳米半导体生产技术,但是我们有7纳米NBNBN+祖传生产技术,老手艺就是好,保证麒麟变火麟。”王平开口道。
“我怎么有点怕呢?”他回道。
“怕什么,我们制裁协会,可是精英协会,身为首席会长,我怎么会坑你这个刚入会的新人呢?来来,再来一套全家套装,内存,闪存,面板,镜头芯片,基带,代工,我可以打包九折给你。”王平道。
“不了,基带不要了,要了,我就完全是给你打工了。”他感叹说道。
“要不是当年我回国了,全世界都要给我打工。”王平感叹道。

目录

第1章 序章:我想有一个家

他在外地出差整整有两年,两年的时间里,他没日没夜加班加点工作。

公司由于技术能力不足,一条价值3000万面板激光切割设备,加邦定设备联线机,卡在客户现场迟迟不能投入生产。

身为售后人员他,只能和工程师没日没夜顶上,不断更改方案。。

也许国家快速的发展就是靠他们这样的人,没日没夜的加班,但制造业的命脉仍然被发达国家掌握在手里。

高端装备太难了,公司的半导体探针台研发项目前前后后花了几千万,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有时候,王平会这样问自己,也问他的同事:“别人20年前生产FU-200探针台设备,为何我们现在还不能批量做出来,精度1微米设备生有这么难吗?”

同事只笑了笑说道:“我们在玩泥巴的时候,别人在打磨设备,现在别人还在打磨设备,我们在瞎搞。”

他站在出站口,望着来来往的人群。他并没有告诉她,他今天回来。他想给她一个惊喜,一个准备几年的惊喜。

半个小时后,他到达了他与她的家,他推开民居房大楼,沿着窄小楼梯上楼去。

他走到五楼,一间木门映入眼前,这是一间很小的单间,只能放下一张床与一张桌子,住在里面如同牢房般。

一丝对话从房间里传来出,让王平的内心充满疑问。他想不明白这个点还会有人和她在一起交流。

他伸手敲木门,木门发出咚咚声。

“谁啊。”里面一声男人粗糙的声音传出来。

“你谁啊。”王平大声的问道。

一名三十多的男子推开木门,他盯着他道:“你就是王平,我是她的未婚夫,现在把话说清楚。”

“你说什么?”王平怒声道。

他想不明白,他的女朋怎么会突然多出一个未婚夫,自己的女朋友有未婚夫,还不是自己,还真是可笑。

“小平。”一名女孩走到房间门口,她的脸上挂着一丝忧伤。

“你给我说清楚,是怎么事?”王平盯着少女问道。

“对不起,我只想有一个家,可是七年了,我知道不能再等。”她低头轻轻的说道。

有一个家,直直的插进王平内心,让宝贵的心给剁碎,丢进垃圾桶里。

王平想不明白,他没日没夜的工作,不就是为了一个家吗。

“我一直在努力,我能够在附近的城市买房。”王平喘着气说道,每一喘一喘,费劲难受。

“对不起,他对我很好。下雨时,他开着车来接我,生病时,是他陪着我,我难过时,是他逗我开心。”她开口道。

“对不起,照顾好自己。”王平说道。

他知道,当她说出这句话时他输了,输的很彻底。

“我会照顾好她的。”男子开口说道。

“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她开口说道。

王平转身离去,他来到一条宽阔破旧不平的马路,修地铁的原因,道路到现在还没有修缮,连路灯也未安装。

一条便道连接主要道路,便道中间与两边是半人高的草丛。

每一个开工程车司机都会打开远光灯,用远光灯与车身上的喇叭“滴~滴~”的咆哮着行人,让行人离它远远的。

王平提着一箱啤酒坐在路边,一瓶又一瓶。

他把胳膊上的衣服向上一扯,露出一条如恶蛇缠绕般的伤痕,每当看到这条伤痕王平总会回想那可怕的一幕。

设备上的伺服电机突然失控,何服电机滋滋的作响,带动钣金件向他急砍而来。

重重的砍到他的胳膊上,如大刀斩向一块鸡肉般,骨肉分离。不过还好,他的骨头够硬,他的牙也够硬,身体也更硬。

说完后,他从身上取出了一张A4纸,这是他用工伤换来的,他以为这能够换一个家。

他把纸给撕成碎片,抛上了天空,纸片在天空中飞舞散乱,一片一片掉落下来,和他的内心一样,坠落无力。

飘落的纸片,让王平想起了父母,他弯下腰一片一片拾了起来,同时自语道:“又要给别人增加麻烦了。”

从掉落的A4纸碎片看到文本与红色的印章,人事任命,行政。

他起身向着前方一人高的野草丛走去。

黑暗中的王平只能借着零星光亮行走,瞬间眼前一亮,猛虎狂叫般的刹车声响起。

一辆飞奔而来的工程卡车正扑向王平。

车头上的“飛犇”二个字如死咒般,任王平怎么努力躲避都无用。

工程车侧身夹带王平着向地面扑去,车轮如同一把刀深深的碾压过去。

地面留下一条滑向远处的血迹,深入到水泥里。

工程卡车后轮在滑行十几米后停下,驾驶员慌张的推开了车门向王平跑去,同时取出了手机拨打出一个急救电话。

“妈妈,……对不起……。”王平双眼望向着天平,泪水直流而下,混合着血水。妈妈声音也越来越小,直到在也叫不出来。

一切都结束了,条条热血流河向着远处流去,不知流向何方。

第二天,马路被几名清洁工人来回的用高压水枪冲洗,清洗到看不到一丝的血色后才停止。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