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把冷冰冰的王爷撩疯了在线阅读
免费

穿书后我把冷冰冰的王爷撩疯了

洛日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14.7万字

9.7分 41人评分

大周王朝的人都知道,温将军宝贝女儿温椒爱惨了秦王,为了得到秦王,抢了他的婚,还让皇上下旨让王爷与她完成洞房,成了长安街最大的笑话。
温椒呵呵,人设逼她做舔狗,不爱狗王爷就得死,笑话算什么。
*
温椒:王爷,妾身对你一见钟情,日日夜夜梦的都是你,你想要什么椒椒都帮你。
内心:狗王爷想做皇帝做梦。
没过几天秦王因为温将军的反对丢了金吾卫指挥使。
秦王:说好的帮我夺皇位呢?
温椒:我对王爷的爱意日月可鉴,我一定给王爷争取更好的东西。
内心:狗东西还想不劳而获,给老娘去西北战场吃黄沙去。
翌日,秦王被宣王府,内阁,将军府三方推为西北大将军前往西北抵御外敌。
秦王:???
半年后秦王负伤回来。
温椒哭得像个泪人儿:王爷,椒椒已经控制不住爱你而躁动的心了,让椒椒给王爷留个后吧。
吃了半年黄沙的秦王想通了:好。
好个PP!
半夜,秦王被冰冷的东西惊醒,一把锋利的钢刀压在他脖子上:“狗王爷,老娘演够了。”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温椒坐在铜镜前看着自己脖子上红红的一圈火大,这是秦王昨晚掐的。

昨晚是她的洞房花烛夜,新婚丈夫秦王掐着她的脖子冰冷地警告:“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嫁给本王还想本王碰你?给本王安分点,守好你的活寡。”

守踏马的活寡,谁稀罕他碰!

秦王这狗东西说完就跑了,她还在穿越的懵逼当中没反应过来,要不然非得上去给他踹得断子绝孙。

没错,她穿书了,穿到了她前几天看过的一本《娇后》的书里。

几乎所有穿书的命运都差不多,穿的是个炮灰,这个炮灰还挺活该。

秦王本来要娶的是郑御史家的四小姐,他俩从小订亲,青梅竹马。

炮灰‘温椒’却对秦王一见钟情,死心踏地,眼见着秦王要娶别的女人心急如焚,让他们退婚已经来不及,于是在成亲的当天威胁了郑家,让她代替郑四小姐出嫁。

新娘子盖着头谁也不知道换了人,秦王与她拜了堂成了亲,洞房花烛夜才知道自己娶的是个什么玩意。

秦王想退货吗,那肯定是想的,可是温家势大,温椒的爹应大将军握着大周大半兵权。

秦王又是个有野心的人,他还想争皇位呢,于是秦王就生生忍了下来。

‘温椒’成了秦王妃后对秦王那是百依百顺,秦王要什么给什么,秦王要兵,她把他爹的兵符都送了过来,秦王喜欢郑四小姐,她做主把郑四小姐娶回来,郑四小姐身子不好,她千里寻药给她治病……

秦王要抢皇位,她冲锋陷阵顶在最前面,秦王不能出面的事全都是她出面,背着残害忠良,陷害手足的骂名,可怜地乞求着秦王看她一眼。

可秦王并捂不热,登基之后秦王一刀了结了她的性命,温家全部被抄斩。

‘温椒’该死吗?

该啊!爱一个男人爱到自尊不要家人不顾,拿自己的真心去喂狗,这种人活着也是浪费空气。

当个将军府的掌上明珠,天天被哥哥们宠着不好吗,是那长安大街上的美男不够多还是小倌们不甜了?

非得看中秦王这个铁渣男!害得全家被灭。

温椒对着铜镜将一支珊瑚珠排串步摇别上头,镜里的人儿五官小巧精致,娇俏可爱。

就这长相就这家世,在长安街是可以横着走的。

温椒站了起来对丫鬟阿浅道:“叫人套马,我要马上进宫。”

“小姐,秦王这样对你,我要去告诉将军,这秦王妃我们不当了好不好。”阿浅生气地道。

狗王爷敢这样对她家小姐,看来是真不想要皇位了,要不是小姐不知道哪只眼出问题看中了他,他连给她家小姐提鞋都不配!

温椒拍了拍她的头:“阿浅啊,不当秦王妃就得进宫啊。”

抢了王爷的婚现在又要离这可不是小事,她爹再有权势也大不过皇上去,皇上还能让他儿子被这样羞辱吗。

皇后是最不愿意她嫁给秦王的人,毕竟秦王有了她家的兵力那就是太子最大的竞争对手。

所以进宫找皇后是最有效的办法。

温椒见了皇后,还没开口皇后就沉着脸喝斥:“温椒!你可知你做的是什么事,秦王是王爷,天家的儿子,你胆大妄为竟敢抢他的婚!”

温椒十分愧疚地道:“皇后娘娘,这事是小女糊涂啊,一时冲动抢了秦王的婚。”

皇后气极了:“温椒,别仗着将军府疼你就当天全天下都由着你胡来,秦王的婚那是你能抢的?”

这一抢婚不就给秦王送了一大批兵力,她儿子怎么办!

温椒掐了掐自己大腿,挂了两行眼泪道:“皇后娘娘,我真的知道错了,秦王无视我对郑姑娘视为宝我气不过所以才抢婚,我根本不喜欢……啊……”

温椒说到一半脑子突然抽得疼了起来,疼得毫无预兆。

“不喜欢什么?”皇后一反刚刚凶恶的态度,有些兴奋地问。

“秦王,我根本不喜欢秦王!”温椒很想说出来,可是头疼得她没法再说话,这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昨晚被秦王掐脖子伤到脑袋了?

还是因为这身子刚换了芯子没有适应过来?

皇后见她吱吱唔唔半天也没说个什么东西出来没了耐心:“事已成定局,本宫还能真把你怎么样不成,只要皇上不怪罪就行了,你自己去皇上那里说清楚。”

皇后一脸失望地走了。

走出皇后的宫殿,温椒脑袋倒是不那么疼了,但是仍然昏乎乎的,她连去秦王母妃贤妃那里的心情都没了,直接打道回了王府。

回王府的路上温椒脑子渐渐好了起来,不晕也不疼了,呼吸感觉都顺畅多了。

兴许是皇宫的空气有问题。

算了,解铃还需系铃人,不如直接跟狗王爷商量和离,大不吃点亏让他休自己,反正她也不用在乎什么名声。

回到王府,狗王爷根本不在府里,温椒问管家:“王爷去哪了?”

新婚丈夫一夜不见人,她这妻子脸被打得辣辣地疼。

管家吱吱唔唔地道:“王……王爷昨晚临时有急事出门了……还未……回来。”

温椒冷呵一声:“好一个新婚夜急事出门,一夜未归。”

什么临时有急事,还不就是他的青梅竹马想不开寻短见,他去安慰了一晚。

这么情深意重的,怎么不在发现新娘子不对版的时候直接退货呢?

堂堂一个王爷又立又婊的,真给王爷一族丢脸。

她吩咐阿浅让人守着大门,秦王回来的时候立即通报。

等到傍晚的时候,连纵回了府。

温椒守在书房外,远远地见着连纵披着银白大氅大步走来,那步伐走出了六亲不认的味道,大约是大氅上象征着权势的蟒图衬托,这六亲不认的步伐却无端显出矜贵来。

一张俊美勾魂的脸,肌肤比女人还白皙,这张脸衬在白狐毛领里,托得他清俊如雪莲,仙姿昳丽。

倒真是一副人模狗样,难怪能把’温椒’迷得五迷三道的。

她迎了上去:“王爷,你总算回来了,我想跟你谈一谈。”

连纵目不斜视对旁边的侍卫吩咐道:“把闲杂人等赶出去,以后没本王吩咐不要让外人进来。”

连纵说完径自进了书房,随从刚要关门,温椒一只脚拦了过去,软底珍珠绣鞋卡着门边,她扬起明艳的笑:“王爷,不耽搁你多少时间。”

随从一脸为难,王妃堵着门,他是关还是不关。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