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从被逐出太师府开始在线阅读

诸天:从被逐出太师府开始

惶煌

玄幻 / 东方玄幻 · 54.8万字

诸天是一幅风景画,万界是画中的风景,而那万界之中的大小人物,是风景的颜色,人物之间的因果情仇,则是这幅风景画的精神。
故事从一名叫洪神机的穿越者开始,但不会以他结束。
……
这里有:
年轻的魔神李安平心中尚有热血正义,于危难中挺身而出,救下黎民万千。
古老的大帝江离自焚超脱,飞升而来,谈笑间掌握星河!
真灵蒙昧的青年罗靖,觉醒化身邪眼白龙。
天帝王钟脚踏英招山,染神州一片红。
白发仙人张百仁身怀道法万千,雷霆所击,无不糜灭。
以情入道的红花长袍剑主林新、某多元宇宙的肌肉怪物路胜、为守护而战死的至高创造者林盛……
还有那仁者无敌的武夫郝启,身合苍生的不败大帝古尘沙……
……
所谓诸天,永远不是一个人的诸天。
(新书已开,极道诡神。)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1.洪神机

自大威太祖定鼎中土神州,已过了五百多年。

也即是大威天元534年,春,大威太祖寿终正寝。

其子太宗继位,更年号为坤合,太宗陛下励精图治,大威蒸蒸日上,山河稳固,四海升平。

……

坤合65年,冬,大威都城,白玉京。

“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城西南,太师府中的一座偏远厢房内,传出了琅琅读书声。

这好似下仆所居的简陋厢房中,住的却是当朝太师洪醇安的三子,洪神机。

要说这洪神机的父亲,洪醇安。他是太宗陛下的老师,顶尖的大儒,也是大威第一书院“观崖书院”的院长。

五岁便能吟诗作对、熟读经义,七岁便养出了“浩然正气”,加冠之时更是得中状元,名传天下!

而这个世界的某些儒生,可并非手无缚鸡之力之辈,养一口浩然正气,一言可动地火风水,甚至,有的大儒,可试手仙佛、诛灭神魔,为万民立太平!

洪神机面容清秀,目若朗星。他合上书,书封面上,写着“圣论”两个大字,“不就是前世的论语么……”他有些烦躁地挠头。

窗外大雪纷飞,寒风冽冽,洪神机裹了裹破旧的棉袄,叹了口气,“可为什么前身努力十年,却不能养出浩然正气呢?”他皱起眉。

明天,就是加冠之礼了,据前身记忆,若是到了二十岁养不出浩然正气,可是要被这位太师扫地出门的。

洪神机并非此世人。

前世,他大学毕业后,一天在家里睡觉,梦中的他被一滴水银色泽的物质沾上,随后自然清醒,再睁眼,便是穿入了这座超凡显圣的大界。

成为了另一个同名同姓的“洪神机”。

继承了前身的一切种种后,洪神机便发现了,自己的处境,并非那么安全。

洪神机的母亲是二十年前名动白玉京的花魁,与洪醇安相恋,后而成为了他的妾,又生下了洪神机。在前身的记忆里,母亲一直是一个温柔、美丽的女人。

三岁后,洪醇安似乎是公务繁忙,来探望洪神机母子的次数越来越少。八岁时,洪神机的母亲便患了痨病,于洪神机十岁时,与世长辞。

因为是妾的原因,洪神机母亲的牌位,甚至连洪家的祠堂也进不去!

“还真有前世看的小说里面,那一样姓洪的之处境了。”洪神机自嘲一笑,他穿过来一个月了,凭借两世人灵魂本源融合,虽然有了一目十行、反应迅捷、过目不忘……的种种超凡脑力,但依旧养不出浩然正气。

眼看明日就要到了加冠,届时,自己就要被赶出家门了罢,洪神机又叹了口气,心中愁云惨淡。

浩然正气的路子是断了,前身努力了这么久,自己初来乍到,就算书背的再多,但浩然正气可和记忆力一点关系没有,纯看资质,总不可能指望一晚上出奇迹吧?

已经到了戌时,也就是八点多,洪神机洗完澡,正准备上床躺一下。

“咚咚咚……”剧烈的敲门声突然响起。像是要将整座房门敲垮。洪神机眉头一皱,便下床穿好鞋,下一刻,门开了。

“洪神机。”门外站着一名侍女,说是侍女,但其对洪神机开口直呼其名,端得是毫无敬意。她面容刻薄,一幅冷漠的样子,“太师大人有请。”

侍女的语气神态,看得洪神机心里一沉。但他作为一个庶子,而且,是一个马上就要被“逐出家门”的庶子,对此洪神机也不敢说什么。

于是,稀里糊涂的,洪神机跟在侍女身后,穿过一栋栋阁楼,走进一间巨阁,来到了一座还亮着灯书房前。

“还是未练成浩然正气么。”书房门没有开,一道似乎从九天之上传下的声音响起,“洪神机,我已修书给了你大娘家,你便去帐房,领了盘缠,再到安南道罗家,去帮忙打理生意罢。”

他一言毕,洪神机听得只是当下心中一冷,作为父子关系,甚至连见一面都不肯么?

也在他思绪万千之际,整个人如无意识般地,跟着侍女,领了盘缠行李。

再回过神来,眼前太师府那红漆的大门,已是“砰”的一声关上。留下了洪神机一人萧索立于寒风中,瑟瑟发抖。

“嗤……”洪神机无所谓地一笑:他本就是穿越而来,加之这没有人情味的洪醇安、上下仆从,这又如何让他生出归属之心?

他先去了离太师府几条街外的车马行,见其关门歇业后,洪神机只能去了附近的客栈,开房住下。

……

太师府,洪醇安面无表情,一只手轻抚长须,一只手背负身后,静静地凝望着墙上,一幅精美的瘦竹图。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洪醇安头也不回,淡淡的道:“进。”

门开了,走进一位端着羹碗的华服中年美妇,“正阿,天气寒冷,喝一碗银耳羹,暖暖身子。”美妇轻声开口,正阿,是洪醇安的表字。

洪醇安眉目舒展开来,接过银耳羹,小口轻抿,“辛苦夫人了。”他冰冷的声音,像是突兀地多了几分人情味。

美妇朝洪醇安适才所观的瘦竹图看去,低低一叹:“你还是忘不了她么?”

洪醇安此刻的目光,依然又回到了瘦竹图上,他双目露出了追忆之色,“青竹……”

再等几年,神机正好神魂成熟,便可堪一用……洪醇安嘴角以微不可察的角度上扬,似乎是笑了一下。

那门功法,也正好大成!

心中这样想着,洪醇安却似是自言自语的呢喃,“你临死前说过,想让孩子平安一生。我便在他九岁时,暗中出手封闭了他的文宫,让他没有踏入儒修的机会,于是,他便不必历经修行之路的危险了……”

“如今他马上要去安南道,相信他以后,会平安的过完一生罢。”

这些话,都被美妇听在了耳内,她眉头微微一皱。

洪醇安低头,看不清表情,将剩下的银耳羹一饮而尽。与此同时,那幅精美的瘦竹图无火自焚,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看到烧成灰的痩竹图,洪醇安身后的美妇眼神一动。烧了么?那这便证明,正阿心里,对那个贱婢最后一点情分,也没了。

小贱种……美妇脑海中一条又一条歹毒的念头生长,“洪神机,你马上也要去陪她了!!”她表面上维持着端庄,心中已经开始想着怎么暗地里除掉洪神机了。

一直以来,她都并不认可洪神机,一个区区下贱妓女的“杂种”,还配当洪家人。

半晌,美妇见洪醇安久久未动,料到他心里可能是在思考要事。随后不久,她便轻手轻脚地出了书房,顺道将门掩上。

“半面阎王。”美妇回到自己休息的阁楼后,推开窗,朝着窗外开口。

三息后,一名半脸溃烂生脓半脸妖异俊美的青年,于窗外单膝下跪,神情恭敬,只听这位大夫人悠悠道:“做完这一件事后,你就于我罗家,互不相欠了。”

“明日,我要听到洪神机的死讯。”

“遵命,大夫人。”那青年声音沙哑,有如从地狱里爬出的魔头。他起身后,便如鬼魅般离开了。

窗外回归寂静,这位大夫人冷冷一笑,伫立良久,她才关上窗,转身离去。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