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商国师在线阅读

大商国师

七月吃瓜

仙侠 / 神话修真 · 69.4万字

(新书《蜀山之翠微楼主》火热连载中)
穿越封神,成为申公豹。
这个事实让“申公豹”无比恐慌,因他熟知未来故事,注定了的未来,不可战胜的对手。
昆仑学道,妄图师尊怜悯,无故被逐。潜修离朱,寄情山水之间,逃不开从前恩怨。
一腔恨意,执念入魔,为个尚未发生的未来。
对吗?错吗?
蓦然回首,良朋远去,余下无尽苍凉,封神之后,谁胜谁负谁追悔。
望星海无垠,观三界众生,何来大劫?原是人定胜天。
“孤在这里,大商就在这里。”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穿越申公豹

昆仑山玉虚宫。

元始天尊坐于八宝云光座上,霞光将他身形隐没,隐隐约约有大道之音传出。

申公豹跪伏在地,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欣喜,对即将到来的传法、传宝十分期待。

他并非这方世界之人,同广大穿越客一样来自蓝星。

初到封神世界时是一只平平无奇的豹子,在大荒上孤零零的不知生活了几千几百年。靠着一双利爪从南砍到北,又从北砍到南,堪称荒野一霸。

大限来临时堪破金丹大道活出第二世,被路过的元始天尊带回昆仑山。

得知这是封神世界后,申公豹又惊又喜。喜是因为玉虚门下妥妥的封神主角团,赢在起跑线。

惊的是封神榜上有名人,他也是其中之一。

正当申公豹胡思乱想的时候,元始天尊开口说道:“申公豹,今入吾门下,须谨守教规,一则尊师爱道,二则交好同门,三则戒杀戒荤……传你《明神丹诀》一卷,开天珠一颗,灵光剑一柄。你去吧。”

白鹤童子端着托盘走到申公豹面前,见他失神,有些不满叫道:“申公豹。”

申公豹如梦初醒,忙朝着元始天尊大礼参拜,道:“弟子申公豹,谢老师传法传宝!”

出了玉虚宫后,申公豹脸上还残存着茫然,就听有人在喊“师弟。”

他抬起头来,说话的是一看上去三十出头的男子,面容方正,眼中光彩异常,眉心隐隐见着一点红光,杀劫缠身。

男子身旁还有个提着蟠龙拐杖的矮胖老者,老者额头肿得跟寿桃似的。

“申公豹拜见大师兄,这位师兄好。”

申公豹先朝老者施了个全礼,又冲男子施半礼,心里翻江倒海般。

老者是阐教大师兄南极仙翁。

三十出头的男子,十有八九便是那天命封神之人——姜子牙。

若一切不变,姜子牙和他有四十年同门之谊,在帝辛九年下山。

换言之,现在大商君王还是文丁,距离帝乙登基还差五年。

帝辛更别说了,这会儿还没出生呐。

男子见了申公豹手上捧着的宝珠、宝剑,眼底闪过一抹艳羡,拱了拱手,说道:“我名姜尚,字子牙。今日老师相召,有事在身,来日里得了空闲再寻师弟。”

申公豹回礼,轻声道:“既然老师相召,姜师兄快些去吧。大师兄,师弟告退。”

南极仙翁也不搭理他,径朝玉虚宫走去。

下了麒麟崖后,申公豹放出坐骑白额虎冲天而起,不分东南西北,好似落荒而逃。

约莫飞了半日光景,申公豹落在一座山头上,长长呼出一口浊气,脸上再不复平静,举起宝珠宝剑作势丢下山谷。

白额虎忙用脑袋撞了撞他,示意不可。

申公豹手背青筋泛起,过了许久才缓缓放下。拿眼一望,寻了个风景尚可的大山开辟洞府,用石头造出一应生活所需,当作暂时栖身之地。

金乌西沉,玉兔东升。

在洞府中枯坐了一整天的申公豹从怀里拿出枚玉符,眼神晦暗不明。

白额虎也是蔫头耸脑,提不起半点精神,时不时用脑袋去拱申公豹。

“我没事。”

申公豹叹了声,将玉符丢起。

玉符悬在空中,泛起五彩光芒,将整个洞府笼罩。

这是申公豹降临此世时便在身边的玉符,从前没有法力运用,只当个普通玉佩。结成金丹当天又被元始捡回昆仑山,只晓得玉符有遮蔽天机的功效,其它一概不知。

申公豹看了眼半空中浮浮沉沉的玉符,低声自语道:“明神丹诀是左道旁门,灵光剑也只比凡铁多几分韧利。至于开天珠,九龙岛四圣中的王魔、杨森都有,指不定还有个几十颗。难道元始天尊收我为徒,就为了让我去应劫吗?所以才,传我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神仙六阶,为人仙、地仙、天仙,太乙天仙、大罗神仙、混元大罗金仙。

炼气入体,结成金丹,孕育元神。都还是凡俗境界,巩固元神后便算入仙道,称人仙。

之后若是没有师承和机缘的话,至多修出阳神,不惧日光照射。为地仙,又称陆地神仙。

元始天尊传下的明神丹诀只有地仙之法,连去天庭当个神将都是奢求,可不就是旁门左道。

也难怪申公豹会一意难平,有将元始天尊赐下法宝丢弃的想法。

申公豹忽的又笑起来。

“多闻数穷,不如守中。几千年禽兽都当过来了,怎么现在有了师承反而还不开心?来日里我道行精进,老师传下玉虚道法也不无可能。白额虎,我要炼化这宝珠宝剑了,你在洞外为我护法。”

白额虎点了点头,临出洞府前,转过身又看了申公豹一眼。

几千年禽兽时光,临终前申公豹堪破金丹大道修成人身,它在一旁跟着沾光,得以吞吐日月精华,已然开了灵性。

自然清楚元始天尊收下申公豹的过程。

那时节正是申公豹凝结金丹的紧要关头,不知能不能成,万一失败,免不了身死道消。

元始天尊突然出现,并且要收申公豹为徒,无异于天降甘露,救命稻草一般,申公豹自是愿意。

可白额虎总感觉当时申公豹应该是不愿意的,毕竟只说出个“愿”字,就忍受不了金丹结成的痛苦昏了过去。

说回昆仑山。

姜子牙和申公豹分别后,便冲南极仙翁好奇问道:“方才那位申师弟几时上山,看他样貌不似凡俗。”

南极仙翁冷笑一声,不无讥讽道:“不过是只豹子成精罢了,仙道难全。”

姜子牙跟着笑笑,心里却着实有些不好受。

仙道难全。

他拜师时,元始天尊也说他仙道难全,只能去凡间享一世富贵。

若非他苦苦哀求,哪能拜入玉虚门下。

元始天尊弟子甚众,所谓全了仙道的,只有阐教弟子之首,实际上的副教主燃灯道人,和阐教大师兄南极仙翁,以及福德之仙云中子。

哪怕是那名传三界的玉虚十二仙,也欲跳龙门而不得,在太乙天仙境苦苦挣扎。

姜子牙收摄心神,迈步走向玉虚宫。心里已有了打算,过上一阵便去拜访申公豹。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