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当满级大佬穿成极品他爸在线阅读

快穿:当满级大佬穿成极品他爸

轩辕驴蛋

玄幻言情 / 异能超术 · 114万字

9.9分 17人评分

荣李腻了扮演炮灰的生活,正好攒够积分便跳槽,结果被老眼昏花的上司分到了“你大爷”小组,专门扮演各路炮灰极品的长辈,引导他们走向正途,拨乱反正。“从炮灰变成炮灰的爸爸,这也算是一种升职嘛!”荣李苦中作乐的想着,再看跪在祖宗牌位前满脸不平的逆子,握紧棍子一棒下去。“嗷——”逆子惨叫一声,腿,断了。

品牌:中文在线

本书数字版权由中文在线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打断赌棍儿子的腿(一)

“少他娘废话,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你们无耻!当初明明说的是一个月还清,怎么一下就变成了七天?你们使诈,真是有辱斯文,不成体统!”

伴随着屋外的嘈杂声,刚接收了一部分剧情的荣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叹道:“看来,这又是一个烂摊子。”

识海里的111系统点点头,谁说不是呢?

荣李说着,扫了一眼宽阔敞亮却没几件像样家具的房间,微微一叹,整了整衣襟,拄着拐杖向门外走去。

荣李是维持各界秩序的时空局的一名员工,刚从炮灰部门跳槽到养老部门,本该做着轻松的任务过悠闲的生活。

奈何万物万界的起源源星苦于“头皮屑”烦恼,一个没忍住,乱抖了后,让这些觉醒了自我意识的邪恶能量散落各处,搅乱了万千小世界的命运轨道,导致时空局全员忙碌,急于收回这些邪恶能量。

养老部门自然也不能幸免,一个个都忙着穿梭小世界做任务,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而荣李是最敬业的那一个,他隶属于“你大爷”小组,专门扮演各路炮灰极品的长辈,引导炮灰极品走向正途,拨乱反正。

来到院中,荣李快速的扫视了一圈,只见一伙凶神恶煞穿着黑色粗布衣手持大棒的汉子冷冷的站在院子右侧。

为首之人虽身体瘦弱,但眉目间透出的狠劲却叫人不敢直视,更别提他身上穿的是绣着云纹的长衫,腰间还挂着一枚玉佩了。

见荣李出来,为首之人明显来了几分精神,微微一笑,并不说话,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院外围了里三层外三层,都是听闻动静跑来看热闹的村民,瞧着荣李的样子,或是同情或是担忧或是幸灾乐祸,但皆畏惧于赌坊打手不敢出声。

站在荣李左侧的显然是一对母子,此刻,这对母子形容略显狼狈。

身上穿着长衫,明显很讲究读书人体面的年轻人宛若街边的乞丐,披头散发,看不出半点往日的体统,却偏偏不停地嚷嚷着有辱斯文不成体统,实在可笑。

只看一眼年轻人,荣李便明白了,这就是他在这个小世界的便宜儿子了,一个本该有大好前途的书生,却因粘上了源星抖落的“头皮屑”而性情大变,更走上歧途,成了人人喊打的赌棍的倒霉蛋。

穿着满是补丁的粗衣的妇人泪眼婆娑的捂着嘴,只静静的看着用一根拐杖支撑着地面维持平衡的荣李,像是在担忧他,又像是在乞求他,骨子里透出的绝望让人心酸。

荣李对上妇人的视线,清楚这是原身的发妻刘氏,一个善良贤惠却被逆子生生逼死的可怜女子。

想着刘氏后来的凄惨下场,荣李深吸一口气,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的到了刘氏面前,伸手扶起她,轻声道:“莫怕,万事有我!”

听着荣李的话,刘氏瞬间哭了出来,却很快以袖遮面,侧过身子,不让人看见。

荣李向前一步,挡住了刘氏,锐利的目光对上了赌坊的人,莫名的让人感到一股压力。

“老爷子,这太阳就快下山了,是死是活给句话吧,我这帮兄弟可还等着回去交差呢!”身体瘦弱的男子却不惧荣李的压迫,嗤笑一声,顶着头上的朗朗晴空,睁眼说瞎话的催促道。

男子一出声,原本跪坐在地上的年轻人像是回过了神一般,一把扑到拄着拐杖的荣李脚边,涕泗横流的哭嚎道:“爹,爹,救救我,儿子知道错了,儿子再也不敢了!”

说着,年轻人又把目光放在了刘氏身上,口气竟带着几分命令,“娘,你就我这么一个儿子,你帮我求求爹啊,难道你真的要逼儿子去死吗?”

听着儿子的哭喊,刘氏面露乞求,却还是不敢说话,只看着荣李的背影流泪。

“爹,爹,你说句话啊,你要是不肯卖地救我,我的腿就保不住了,没了腿,我还活着做什么,倒不如一头撞死在这里,也省得日后遭人嫌弃!”年轻人恼恨刘氏不肯帮他求情,加之心中恐慌,便有些口不择言,竟威胁起了荣李。

周围的人瞧着年轻人的样子,皆是不屑,落到这步田地还不知死活,真是神佛难恕。

荣李却是一笑,想着原身一家的悲惨遭遇,一个没忍住,将便宜儿子踹到了一边。

冷不防挨了老爹一记窝心脚的荣耀祖顾不得喊疼,只挣扎着向荣李爬过去。

毕竟他唯一的活路就在荣李身上,只要荣李肯卖房卖地帮他还了赌债,那他就还有一线生机。

荣李抖了抖脚,握紧拐杖,向前走了一步,将视线放在带着一群赌坊打手的房掌柜身上。

“老爷子,你这是做好了决定,要卖地还债了?”房掌柜看也不看在地上挣扎爬行的荣耀祖一眼,只对荣李说话。

毕竟能做主卖地的人是荣李,且荣李在他带人闹上门来的时候就进了主屋,估计是去找地契了,到底就这么一个儿子,再气再恼,不还是得把人保下来?

“爹,你肯救我的对不对,你舍不得我这唯一的儿子的对不对,爹,我就知道你舍不得……”荣耀祖听着房掌柜的话,眼睛一亮,就要伸手去抱荣李的大腿,却再次被荣李踹开。

这下,一直不敢说话的刘氏忍不住了,扑上前来,护住了荣耀祖,却还是不吭一声,既不哀求荣李,也没有训斥荣耀祖,只默默的流着泪。

许是有了母亲的保护,让荣耀祖心里添了几分底气,便忍着痛冲荣李吼道:“你这个老不死的,你要是不肯卖地救我,我就一头撞死在阿爷坟前,让他看看他的儿子是怎么逼死他的孙子的,阿爷在的时候最疼我了,我……”

荣李直接气笑了,“要是你阿爷还在,知道你这畜生拿着老子的血汗钱在外面花天酒地,赌博吃酒,一定会打断你的腿!你赌钱的时候压根就没想过老子的死活,现在更是逼着老子卖地,老子便是上辈子欠了你的,也不能被你这么糟蹋!”

“你也不用叫死叫活的,左右是条腿,断了也就断了,断了说不得还是件好事,没了腿,老子看你还怎么去赌坊买大买小!”

荣李说着,一拐杖挑开了护着荣耀祖的刘氏,对上荣耀祖又惊又怒的视线,握紧拐杖,高高举起。

“老子用不着赌坊的兄弟动手,现在就打断你的腿!”

瞧着荣李的动作,刘氏惊得愣在了原地,周围的村民也是倒吸一口冷气,不会吧,荣李当真舍得?

赌坊的人却是一脸不屑,他们讨债这么久,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

别说当爹的叫嚣着要打断儿子腿的场面多得数不胜数了,便是当娘的挥着大刀满村追杀不孝子的场面也不少,但到了最后那些人不还是舍不得,只得卖房卖地给逆子还债。

房掌柜有些不耐烦了,他可不想看荣家的人演大戏,只想拿了地契走人。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