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解脱胜开始在线阅读

从解脱胜开始

退巍

玄幻 / 东方玄幻 · 72.3万字

大乾民国五年,军阀割据,政局混乱,被浓厚的毒气隔绝于世界的大乾民国,诡异频生。
和几个没礼貌的当地武师友好交流后,吴青才迟钝地发现,这个世界好像不太赛先生。
原以为是国术末路……
快枪前不堪抵用的武艺。繁花似锦的声名,无人讲起的义气,都遗留在了梦一样的昨夜。
已经够颓丧……
后才知道,这是末法时代。
大炮,快枪,火车与恐怖并存。
吴青从手握解脱胜开始。
——具足二种解脱胜。除智慧障及烦恼障。永断一切烦恼习气。智缘二事俱得自在。是名解脱胜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吴青

今天是五一,武馆休假,吴青却习惯早起,下楼买早餐时,一辆车冲上了人行道,撞上了他。

他死了。

汽车连同尸骸撞进了一旁的电视机店,这些各种尺寸的电视机在播放同一个画面,同一个声音。

电影《老无所依》。

一个老警察看着少妇:

“即便是人与牛之间的斗争,胜负都犹未可知。”

…………

“咚!”

这么一声劲响,吴青却记不起是不是真的敲在了自个的后脑勺上,他脑中的记忆有些混乱。

他明明记得是出门买早饭却被车撞了来着,再醒来时,脑子里最后的记忆却不是撞了他的那车的模样,而是后脑勺的一声响,还有鼻尖萦绕的土腥味。

吴青捂着头,睁开眼,挣扎地从地上爬起。

“铃啷。”

随着吴青的爬起,一个执铃从吴青身上滚落。

一条在吴青身旁徘徊的野狗被吓得窜出了五六步,回首,见吴青并不复仆,才用瘦得没肉的股骨架子夹着半条尾巴逃走。

吴青环顾四周,郁郁葱葱,是一片小树林,清晨的冷空气使得他的脑子稍微清明了些,于是一些记忆得以被整理,分辨起来。

他确实是被车撞死的,而后脑勺的一声响,是他脑海中另外一股记忆的,这记忆是这具身体原主人的。

碰巧原主也叫吴青,十六岁,乾国南江省南余道干城县人。现居余江县。

有个哥哥和父亲在乡下务农,母亲早亡。

上个月从义工小学毕业后,便被在余江县城里的三叔吴老三给接到了城中。

三叔吴老三是一名剃头匠,也是鳏夫,丧妻而无子,年岁大了,需要有人替他养老送终。

来到县城后,托人作中,又进了一个镖局当学徒,哪里想到才一个月,镖局就散伙了。

今一大早大镖头召集了全部伙计,说了声“对不住诸位了”,镖局就此歇业,原主便要回在余江县城中的三叔家。

未曾想回家途中经过一个小树林时,后脑勺不知被何人敲了一下,了当的一命呜呼。

这是穿越了?吴青一时不能接受。

家人,好友,刚到手的两张张学友演唱会门票,还有他才立足下来的武馆……

全部,戛然而止!

…………

清早的曦光下。

穿着只有干净一个优处的衣裳,脸色麻木的的工人们组成的人河蠕动着。

中间穿插着徒劳无功的卖烟童,卖报童,拉二胡的盲女童。

如河中沚石般,货物累叠的板车,热汗淋漓的人力车,骡马驴牛,以及它们的操纵者。

街道两侧遍布的流乞,和他们脚边随处可见的排泄物与污水。

凡此总总,无不沿着东西走向的太平街蔓延开去。他们是往水东大桥去的,水东大桥后是余江县的水东,工厂多。

现在正是工厂上工前的时辰。

“呜~”

从水东方向遥传来的预备上工的汽笛声,尖锐的仿佛刀子,激得街面上的人们从臀到腿的肌肉俱是一紧,步子更快了。同样的一声汽笛,再响起就要等到晚上八点了,作换工笛声。

仿佛吴青前世,清末民初电影里的画面,但更真实,也更污浊。

这拥挤的人群中,满身泥土,细瘦的吴青一手扶着街墙,一手捂着头,跌跌撞撞的逆着人流而行。

几分钟后,吴青终于是耐不住了,背靠着街墙萁坐而下,随后是一声短促有力的怒骂。

“草!”

出门买个早饭也能被车撞死穿越?

一旁的地上有滩水,是昨夜夜雨的残痕,已经澄清,清得能照人。

水面上映出了他现在的模样。

黑而瘦,五官普通,唯有眼睛有点年轻人的神采,头发很茂密,就是透着黄颜色。像条瘦犬。

真难看。

吴青嘴角抽搐了下。试着握了握拳,还行,许是在镖局常干体力活,有些力气。但肯定没法和吴青前世练了二十来年武的身体相比,而且差得不少。

再看身上。

上半身套着件破旧的对襟背心,下半身是同样破旧的过膝短裤,脚上一双草鞋。

一辆模样圆润古典的黑色轿车从吴青面前呼啸而过,尘土飞扬,野蛮的“嘀嘀”喇叭声,驱赶着阻挡在面前的所有人。

吴青抬头看街面,触目皆是陌生,但脑子里,原主的记忆告诉他这是余江县老城区的太平街,前边街角还有家烟纸店,店前一个旧书摊。很熟悉。

正在吴青心思混乱的时候,一小块石子带着劲风射向吴青。

“啪!”

吴青迅速闪身躲过,石子打在了墙上回弹,他眼疾手快,反手接下石子并扣住,手腕和腰身同时转动,刚要将石子掷回去,就听见一迭连的喝骂。

“入你娘的,这是爷们的地盘,你哪来回哪,少在这里打摆子!”

吴青觑了眼来人。

驼背老头,一手拄着根拐杖,一手拎着个破碗,身上套了好几层破布,散发着恶臭,正死命瞪着吴青。

叫花?

吴青捏住小石子的手松了开来,石子“嗒”掉落在地,他从老乞丐身上收回视线,站起往原主家中走去。

不管怎么样,先找个地歇一下。

老乞丐本被吴青的目光骇了一下,虽说是一样的瘦,但吴青更年轻,腰板也更直,见吴青一声不吭的离开,老乞丐松了口气,恢复了自以为是的得意,恶狠狠地骂了一句,“婊子崽。”

这声骂的口气很恶毒,但声音又很轻,轻松的淹没在了人流的嘈杂中。

原主的家离得很近,在太平街拐进去的一个巷子里,巷子叫八尺巷。

街坊和善,睦邻友好的八尺。

污水肆流,砖瓦歪斜的巷。

巷口有家烟纸店,店前一个旧书摊,秃头的摊主看见吴青就问,

“阿青,怎么清早回啊?早饭呷过未?你三叔刚下街。”

吴青点了点头,没回话。

现在谁还有心思搭理街坊。

自顾自地走到位于巷中段的原主家门前,开锁进门。

一间不大的平房,原主与三叔吴老三同住于此,屋内陈设简单。

靠着北墙一张木床,进门左手一个灶台,灶台边有两个水缸,一个苦水缸,一个甜水缸,一个米缸;右手边是一张木桌,一只条凳。

本就是不大的房间,愈加觉得狭小了。

右手边的木桌上放着一把剪子,还摞着一叠旧书页纸张。

这一叠旧的书页纸张中有连环图画,两三本半册的书,新旧不一的报纸页。

这些没有次序,不成整批的书纸都是原主的三叔下街时,顺手捡回来的,待成量后,就会让原主抱去卖给巷口的旧书摊。

旧书摊收去后,便会稍做整理,装订起来,充作“旧书”贩卖。

这一摞书纸的最上边,便是半本的《乾国地理图志》,吴青的记忆中,原主很喜欢翻阅这半本的地图书。

“嘎吱。”

吴青身后的门板晃动,一个比吴青更黑更瘦,脸上遍布皱纹的老者推门而入,老者弓低了腰,肩挑着剃头挑子,手中捏着一张报纸。

是原主的三叔,吴老三。他手上的报纸应该是他刚捡来的。

见到吴老三,吴青有些头疼,他回原主家是因为没地去,又想找个地方静静。没想到这么快见到原主的亲人。他还未想好该怎么面对。

吴老三一见吴青,很奇怪,

“阿青,今天镖局给假?”

“没,镖局开不下去了,无了。”

吴青摇了摇头。勉强按下纷乱的心思,回了一句。

吴老三挤开吴青,将剃头挑子放在屋内空地,

“早同你讲了,镖局开不下去的,你不听,非要去学武,我携皮赖脸去求老罗……现在你瞧,白欠老罗一个人情。”

老罗是吴老三的朋友,骨伤专科郎中,很认识些江湖人,便是老罗做的荐头,将原主荐到镖局里。

吴青没作声。吴老三训的是原主,和我吴青有什么关系?

“今天你且在家里歇着吧……你身上怎么鬼打似的?弄点水洗洗,明日我再去找下老罗,看看有哪家铺子招学徒,不知多费几多事……”

吴老三絮絮叨叨,转眼瞧见吴青脸上有郁色,停了一停,又转而安慰道,

“你识字的,好找的,他们都乐招识字的。”

吴老三说罢,将手里捏着的报纸拍在桌子上,再顺手拿起桌上的剪子,放到剃头挑子一头的梢塔凳中后,又肩挑起剃头挑子,出门下街去了。

吴老三出了门后,吴青叹了口气。

这都什么事。

在条凳上坐下,顺手抓来吴老三刚捡回来的报纸。

《余江周报》

报纸首版标题,《军阀乱战何时休,多方和谈难成真》

政治?吴青面无表情地翻至二版,

《诡物奇谈,租界灭门案人为还是天谴》

还未细看,又是“嘎吱”一声响,门外再度走进来一人。

“你个读倒颈的还看报纸,扮文豪啊。”

来人大大咧咧地挤在吴青身旁,在条凳上坐下,一掌拍在报纸上,将报纸盖住,

“看什么鸟报,走啦。”

“什么?”

又来一人,吴青心底更烦躁。

就想一个人静静在,怎么就有人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

吴青抬头看去,原主的记忆中和这人有关的记忆便浮现了出来。

来人又是原主的亲人,叫张仔七,原主的表兄,比原主年长一岁。

两人年纪相近,又是表兄弟,所以关系相当好。

三叔吴老三却非常不喜欢这个姻侄,因为张仔七是个帮社里面打锣的,也就是混混。

张仔七个子高挺,下身一条黑色绑腿裤,赤着上身,坐条凳上挺胸昂头,一副神气样子,如果没有两颊的饥黄色,还是很刻细(靓)的。

前几日原主听说镖局要散,与刚加入换口帮一个月余的张仔七闲聊时说了一句,

“要是镖局真散了,我跟表兄你吧。”

当时张仔七拍着胸口就应了下来,“兄弟嘛,我肯定照顾的。”

原主又是个对道上生活有不切实际憧憬的,当即便与张仔七说定了日期,这次张仔七过来,想必是想带吴青去拜香入堂。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