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自己的内心有多远在线阅读

人与自己的内心有多远

汪政

文学 / 中国现当代随笔 · 15.6万字

《人与自己的内心有多远》为作者汪政的随笔选集,收录了作者近年来发表的各类随笔和散文作品和专栏文章数十篇,包含文化、生活、教育以及文学等方面的内容。文章短小,语言生动,角度新颖,尤其是对文化现象的观察与思考,贴近现实,贴近人们的关注点,呼应了当下的文化诉求与情感脉动,体现出相当强的时代性与思想性,呈现出学者型随笔的个性特点,但又通俗易懂,深入浅出,形象生动。

品牌:中版集团

出版社:中国书籍出版社

本书数字版权由中版集团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家声与教育

第一辑

俄国学者洛扎诺夫曾经说过,“家庭是真正的学校”。这当然不是说要让家庭取代学校,而是说在教育中,家庭、学校与社会各有各的作用。由于洛扎诺夫认为一个人的道德品质与人格修为更重要,而家庭在日常生活中恰恰可以给予孩子这些影响,所以他才强调这一点。“只有家庭,也唯有家庭才能培养儿童最重要的文化品质,教给儿童最高尚、最基本的东西”,他不无偏激地这样比较家庭与学校:“家庭唯一能给孩子的是使之健康成长,使之有信仰,使之处事认真,这就是给孩子工具,如同给旅行者一根手杖一样。如果家庭能做到这一切,就让学校给孩子其他次要的知识吧。”

那么一个家庭在教育孩子上到底有哪些资源?从传统家庭来说,“家声”无疑是重要的元素。在现代汉语特别是当下的日常用语中,这大概已经是个很陌生的语汇了吧?但在中国家庭文化中,它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概念。它既是一个家庭的传统,又是一个家庭的理想。说白了,家声就是一个家庭的荣誉和声望,不管家族如何迁徙延续,每一个子孙都要对得起列祖列宗,为家族的荣耀添光增彩。可千万不能小看了这一点,它是社会进步的前提。

又提家声,是因为几个月前的梅州之行。这趟南国之旅不但使我对家声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关键是它让我看到了它的现实存在,它对社会的教化作用。梅州是客家人的聚集地。“客”“家”,这两个南辕北辙的字组合在一起真让人有一种苍凉而又悲情的感觉。客于他乡不可为家,但偏偏客家人就是这样的家族流徙与人生图景。走进梅州客家文化博物馆,迎面看到的是一堵百家姓墙,中间一个大大的“□”字,这是客家人的自称,相当于“我”。作为会意字,它形象地表明了客家人从中原来到南方倚山而居的生存状况。但我宁愿将这个字理解为人在悬崖,这才是客家人在逃亡避难迁徙时的心态,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像动物般警醒,须臾不可大意。一个辗转千里万里的族群,一个在陌生环境寻找栖身之所的民系,一个不断需要重建家园、救亡图存的群体,他们的家族大概都十分看重自己成员的精神追求和道德品格吧?都十分在意自己家族的荣光,在意开拓、进取、永续生存的能力吧?总之,他们十分看重自己的“家声”。

所以,走过梅州那些客家围屋和连排新居,总会看到或新或旧的对联,“振家声”“美家声”“远家声”“召家声”“扬家声”“播家声”等等目不暇接,这些对联不仅自豪地叙述了各自家族辉煌的历史,更在昭示后人光前裕后薪火传承。特别是那些围屋,一走进去,几乎处处有楹联,间间有匾额,这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客家人大概早就知道环境育人的道理吧?这些楹联和匾额汇聚了万千家族对自己历史的回望和思考,对家族价值观的申述和张扬,于耳提面命中充满了殷殷嘱托。“念先人积善余庆,支分六脉,孰为士、孰为农、孰为商贾,正业维勤,方无忝祖宗之遗训;在后嗣报本反始,祀享千秋,告以忠、告以孝、告以节廉,大端不愧,庶几称子孙之能贤”“尊祖敬宗,岂专在黍稷馨香,最贵心斋明以躬节俭;光前裕后,诚唯是簪缨炳赫,何非家礼乐而户诗书”,毋用多引,这样的训诫传承无疑是家族声望兴隆的理念支撑。由于家族发祥地不一,迁徙过程中的经验教训不一,家族成员生存技能也不一样,所以我们在客家不同家族中会看到对家训家规不同的表达,对家声不同的期望。但是,又由于环境相同,经历相近,客家人又会在长期的生存中形成大致相同的民系价值认同,那就是“耕读传家”,这是客家人共同的家声。“东种西成,经营田亩须勤体;升丰履泰,出入朝端必读书”“创业难,守成难,涉世尤难,且从难中立志节;耕田乐,读书乐,为善最乐,须向乐里作精神”“继先祖一脉真传,克勤克俭;教子孙两行正路,维读维耕”“汝水源长,惟读惟耕绳祖武;南疆裔盛,克勤克俭贻孙谋”。我在客家文化博物馆看到梅州黄氏族谱《江夏渊源》中记载的家训是这样十五条:“戒轻谱,畏法律,戒异端,戒犯上,戒非为,戒争讼,戒犯违,修坟基,隆师道,端士品,务本业,明礼让,和乡里,睦宗族,敦孝悌。”如此的具体,如此的周详!客家人之所以能有今天,之所以英才辈出,民系遍布海内外,正是因为秉承了这样的传统,弘扬了这样的家声吧?

如果对客家文化有进一步的了解,当会对其看重家声有更深切的理解。其实,这种看重是中国家庭文化的典型体现。家庭是社会最小的细胞,也是一个社会道德风尚最基本的载体和践行单元,由家庭而家族,而乡里,而地方,而整个社会,公序良俗正是这样形成,核心价值也是这样凝聚的。这样的道德序列在中国更为严密,因为中国社会是建立在血缘基础上的,家庭与家族在长期的农耕文明中是最基本的生产单位,不仅是物质的生产与生活资料,包括道德资源都是一个家族不可或缺的财富和可持续发展的支撑。而这些都需要长期的积累,所谓三代才能出一个真正的读书人并非虚言。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家庭在自觉地维护自己的家声,我更不知道现在有多少家庭注重家声对孩子的引领作用。其实,不仅仅是家庭,学校以及整个社会都应该重视这一点。但是,现在的情形似乎是所有教育环境都同质化了,学校固然把学业放在了首位,孩子回到家里也是做作业,这样,家庭便成了第二学校。到了周末,家长带着孩子奔走在一个个教学机构,补习、学艺、考级,社会也成了孩子们的学校。这是非常奇怪的。我曾经对家长说,不要那么关心孩子的作业,你们要关心的是孩子们的身心健康。与其关心孩子的作业,不如把自己的家庭建设好,建立起自己家庭的声望和荣誉,为孩子做出榜样,让孩子有自豪感、幸福感,气定神闲,心有归依。而学校也该如此,不要在学生面前悬那么高的理想,拉那么远的人物,为什么不让学生建立起他们对家庭的信任,不让他们向自己的父母学习呢?哪怕他们是普通的劳动者!老师们能不能让学生们将各自家庭或家族的祖训、家规和家风收集整理出来呢?能不能让学生讲讲各自家庭或家族的历史,讲讲父母们的亲情与创业故事,讲讲他们的祖先和家声呢?

说到这儿,我倒不是太同意洛扎诺夫的意见。学校不仅是教育机构,不仅要传授知识,它同时是一个地方的精神高地,承担着引领风尚、建设社会的责任。重视家声,不仅是开发教育资源,同时也在强化学生的家庭认同与身份担当,学校以诸如此类的教育行为参与到社会进步事业中。在社会、学校与家庭三者中,学校因为其专业性应该成为整个教育的设计者与示范者,它不应该只注重自己的教育行为,而应该同时将社会和家庭纳入教育的整体运作中并责无旁贷地担负起领航员的使命,以开放和互动的方式为孩子们构建起学习与成长的全能环境,三者精神贯通而又各司其职,和而不同。在这样的全能环境中,岂止是家声,那该有多少的丰富的教育资源,又会有多少的创新的教育作为!

当然,这是理想,但正因为是理想,所以那么美好而令人向往。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