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神厨:捡个相公来种田在线阅读
会员

农女神厨:捡个相公来种田

半夏曲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81.7万字

一朝穿越,元兰从堂堂神厨变成的异时空没人爱的小可怜,上有奇葩亲戚要斗,下有蠢萌姐姐要奶,好心捡了个男人还被算计,两人双双被塞进爱情坟墓。元兰:……天要亡我。幸好她左手美食空间,右手神厨光环,有美食药膳开路,斗奇葩,开连锁,一路从小镇战到京城,集体登上人生巅峰!这时,元兰才知道当初相公根本不是被逼成亲,是处心积虑。元兰:路边的男人果然不能随便捡。言瑾:咱们孩子可以随便生,阿兰,咱们什么时候添个女儿?

品牌:博易创为

本书数字版权由博易创为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穿越

“啪!”

“啊!别打了!”

元兰护着怀里的女孩,不停躲避着抽来的藤条。

吴九儿见她敢躲,脸上的横肉越发狰狞,藤条越抽越快。

“不就是淋了一场小雨就敢装病耍滑头!不想活了!去不去干活?”

“去!我们这就去!”元兰顶着鞭打往门口挪。

“早这样不就完了?贱骨头!一天不打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赶紧起来把饼子做了,要是我去村尾买鸡蛋回来你们还没做好,仔细你们的皮!一对丧门星!呸!”

吴九儿骂骂咧咧收了藤条,扭着肥腰消失在院子外。

柴房内。

等人一走,元兰才扶起刚死命护她的女孩:“你怎么样?”

女孩摇头表示没事。

元兰看她精神还好,这才扶着她走出柴房,先去厨房装了半袋子面和半碗猪油,又去柴房将衣物床铺全部打包,直接走向后院。

“阿兰,婶婶不是让我们做饼子吗?你拿着面和猪油要去哪儿?”身后,女孩不解拉住她。

“不做了,姐,咱们走!”

眼前这女孩是她在这时空的亲姐姐,名叫元蓉。

是的,元兰她穿越了。

想她堂堂Z国高级神厨,神级吃货,没被美食撑死,却因为坐游轮看海遇极端天气被雷劈死,醒来后她就成了天启国同名同姓的十四岁少女元兰。

原主元兰三岁丧母十一岁岁丧父,因古代实行宗族制,女子没有继承权,她和姐姐元蓉被族中耆老寄养在堂叔元昌家里,田地自然也到了元昌名下。

本以为两姐妹有个安身立命的庇护所,没想到却被堂婶吴九儿当下人虐待,这不,原主因为冒雨挑水得病,吴九儿不请大夫,还将原主打了一顿,活活被折磨死。

现在,原主芯子换成了元兰,病还没好呢,就想奴役她?

抱歉,她不奉陪了。

下定决心,元兰牵起元蓉的手:“趁那老乾婆不在家,咱们走,自立门户去!”

刚刚她被打,是元蓉舍命护她,她要带她脱离苦海,过上好日子。

听她说要走,元蓉脸色都会白了:“阿兰,不行的,要是被抓回来,我们被打死的!”

“留下来我们才会被打死!没看到她刚刚怎么抽我们?就算不被打死也会被卖掉,你忘了婶婶准备将你卖给隔壁村的老男人了?”

元蓉惨白着脸连连摇头:“不,我不要被卖了!”

“那还等什么?走!”元兰直接牵起她的手踏出后门。

元蓉还在怕吴九儿,可一想到这几年被打骂的情景,最终狠狠一咬牙,跟上元兰的步伐。

俩姐妹背着行囊一路小跑,从村中央的元家一路跑到村头,经过陈里正家门口时,元兰脚步一顿。

“阿兰,怎么不走了?”元蓉疑惑。

“姐,咱们要单过,就得先分户,免得那老乾婆来找我们麻烦,跟我来!”元兰眼神坚定,直接踏进陈里正家院子。

刚进门,一条大黑狗冲出来,伴着陈里正洪亮的质问声:“谁在外头?哟,是吴九儿她侄女啊,你们俩来我家有事吗?”

恭敬冲端着茶出来的中年男子行礼后,元兰开门见山:“陈伯伯,我们姐妹俩要和元家分户。”

“什么?咳咳咳……”陈里正热茶刚入口,听到分户二字,直接被呛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浊眼提溜转:“来来来,跟陈伯伯说说,你怎么突然想分户呢?”

“我家绝户,我和我姐也能自力更生了,按律可以分了单过。”

陈里正点头。的确,在天启国,成家和绝户都可分户。

但绝户分户却极少,毕竟绝户人家只剩女子,女子赚不了钱,分户又要交赋税,这两小姑娘才多大点,这么大口气来分户?脑子烧坏了吧?

陈里正吸溜了口茶水:“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分户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们还小,还是赶紧打消这个念头,赶紧家去。”陈里正伸手请她们出去。

元兰背脊挺直:“陈伯伯,我没闹,我和我姐都想好了,麻烦您帮忙写分户文书。”

“不是陈伯伯不给你写文书,这事实在非同小可,要不,你们回去找你叔婶长辈们再商量商量?”

见陈里正百般推诿,元兰脸色就有点不好看了:“我家绝户,按律可以分户,不需要找人商量,你为何不给我分户?”

“再者,我为何分户你应该知道吧?现在我符合条件却不给分,可是因为你和我叔婶交好,想让我们留在元家被活活折磨死?”

陈里正被说中心事,脸色微变。

的确,整个平安村谁不知道他和元昌家交好,再者,他女儿看上吴九儿那童生儿子,等过完年就准备议亲,这两绝户女是元家免费老黄牛,留着将来他女儿嫁过去还能继续使唤,哪能让她们分了户去?想得美。

不过,他心底算计,表面却一派和善:“这哪能啊,我是看你们姑娘家的可怜,留在你叔婶家,好歹吃穿不愁,我也知道你叔婶脾气不好,但哪家孩子不受训,他们都是为你好。”

元兰冷笑打断他:“说来说去就是不肯给我们分户了?那就见官吧,我倒要问问,你凭哪条律法不给我们分户!”

“要是你觉得我们势单力薄,不许我们见官的话。”说着,她拿手藏在包袱里的砍柴刀,横在自己的脖子上。

“那我们姐妹俩就死在陈家。让乡亲们看看我们俩姐妹是怎么被黑心叔婶和里正给逼死的!到时,你的前途只怕也没了吧。”

元兰这话掷地有声步步紧逼。

可她不得不这么做。

陈里正和吴九儿是一伙的,她必须快刀斩乱麻,在吴九儿买鸡蛋回来之前将这事儿办了,不然后面就麻烦了。

陈里正常听吴九儿骂元兰贱骨头,说她胆子大脾气倔还会顶嘴,没想到她口才也了得,小小年纪竟敢威胁他,气势还不小,连他都被压了一头。他脸一板:“大胆,阿兰,你敢对堂堂里正不尊?敢威胁我?哼,好啊,那你就死给我看!你看我前途有没有事儿。”

说狠话谁不会?两个绝户女而已,还能吓倒他?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