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皇子妃在线阅读

重生之锦绣皇子妃

云央泽上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88.6万字

(本文爽文,重生,宅斗,绝对的宠文!)
重生第一天,她脚踩渣男,手撕庶妹,毫不留情。
面对夜王,她笑吟吟道:“娶我可以,你从此只能有我一位夫人。”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重生

雪花漫天卷地地落下,纷纷扬扬的,落入宋秋錞裸露在外的脖颈中,冻得她瑟缩了下。

她站在悬崖边,一边追兵,一边是深不见底的幽谷,像一条张开嘴的猛兽,吞没了所有的希望。

她的手指紧了紧,将仅存的温度留给掌心中冰冷的令牌。

她的拇指摩挲着令牌上的纹路,殷红的鲜血顺着她手腕滑落,将上面的纹路浸染成血红色。

她抬起头,看着令牌上的“夜”字,自嘲一笑。

“宋秋錞啊宋秋錞啊,天底下真没有你更蠢的人了。一心对你的人,你视若无睹,一心害你的人,你却视若珍宝。堂堂夜王妃,竟落得如此下场!”

她的眼底浮现出一抹仇恨的目光,右手因为激动而用上了力道,不住地颤抖着,手腕上的伤口崩裂,鲜血如瀑一般,不断往下留着。

她却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冷漠地看着这块令牌。

身上再多的冷意,再多的痛楚,都比不上她心底的痛。

秦晋、宋宛儿。

这两个她至亲至爱的人,到头来竟然背叛了她!

他们利用自己的信任,从她这边套出夜王的消息,最后害得夜王在与晋王的交锋中落败。

她手中这块令牌能调动夜王的十万精兵,是夜王在危难时刻交给她的。

夜王派了一队人马护送她走,却没想到秦晋背叛了她,秦晋带了大批人马,在两人约好的地方埋伏她。

将保护她的人全部杀死,她被人拼死保护,才勉强逃到这山崖上。

思至此,宋秋錞眼底的恨意更深了。

“姐姐,你已经无路可退,交出令牌吧。相公念在你们夫妻一场,会向晋王求情,留你一命的。”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温柔中却隐隐藏着一抹杀意。

“錞儿,你不是说过,为了我什么都愿意做吗?你快把令牌给我。”秦晋贪婪的眼神盯着她手上的令牌,对宋秋錞身上的伤口视若无睹。

宋秋錞抬起头,看了两人一眼,心底的最后一丝温柔也彻底湮灭了。

她看了一眼后面的深渊,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冷声说道:“秦晋,你当我傻吗?交出令牌,我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宋宛儿看着宋秋錞的样子,便也知道多说无益。

神情一变,说出的话顿时也恶毒了起来:“既然如此,还和她多说什么。弓箭手准备!”

“姐姐,今日这个令牌,你是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秦晋用不忍心的眼神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默许了宋宛儿。

宋秋錞嘲讽地大笑了起来,瞧瞧,这就是她宁愿背叛夜王也要爱的人。

宋秋錞,你当真是有眼无珠。

今日就算是死了,也是自作自受。

她站在悬崖边,后面就是万丈深渊。

“别做梦了,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的!”她开口道。

“快放箭,她要跳崖!”宋宛儿看出了她的打算,高声呼道。

宋秋錞后退了一步,闭上眼睛,刚准备迎接万丈深渊,却不料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耳边响起的是金戈碰撞的声音。

她睁开眼,对上了一张冷峻的面容。

这张脸,她如何能忘,那是她的夫君,夜王,沈权楠。

沈权楠的铠甲破烂不堪,身上多处伤口,但是搂着她的手臂却格外有力。

宋秋錞的心头顿时酸涩一片。

她怎么都没想到,到了最后,竟然是沈权楠来保护她。

她与秦晋青梅竹马,早已私定终身,却被想到一纸婚约,硬让她嫁入了夜王府。她从来不曾给过夜王好脸色,只是利用夜王给秦晋情报,助秦晋上位。

却没想到,这个时候,沈权楠还愿意站在她这边。

“你……”她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本王的王妃,岂容他人欺辱。”夜王的长剑指向众人,说出的话依然冰冷不近人情。

宋秋錞却听出了一丝暖意。

她心底的愧疚更深了。

“夜王,你竟然为了她放弃了其他人。。”秦晋难以置信地看向沈权楠,忽而又笑了起来,眼底的贪婪之色更甚,“夜王,你自寻死路,怪不得我们了。杀死你,我们便能在晋王面前,立下一个大功!”

“跳梁小丑。”沈权楠不屑地冷哼,一声,提剑冲向人群。

腾腾杀气令人心生胆寒。

秦晋被这股气势吓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沈权楠的武力值远非常人能级,秦晋的这些护卫根本不是对手,不一会儿就被杀的七零八落。

宋宛儿的眼底闪过一丝狠绝,她给身边的人使用了一个眼色。

一支箭朝着宋秋錞直射而去。

宋秋錞身后就是悬崖,根本躲不过去。

“噗嗤”一声。

是箭矢入肉的声音。

宋秋錞瞪大了眼睛看向紧紧搂着她,挡下这支箭的男人。

“哈哈哈!”宋宛儿癫狂地笑了起来,“箭头上淬了剑血封喉的毒,夜王啊夜王,为了一个女人,你值得吗?”

“你……为什么?”宋秋錞的喉咙干涩不已。

为什么要替她挡?

没有她,沈权楠已经杀出重围了啊!

沈权楠深深看着宋秋錞。

他的脸庞早已被鲜血浸染,发丝凌乱,浑身缭绕着肃杀的气息,看着犹如恶鬼一般。

宋秋錞当年就是被这股气势所慑,才一直不喜欢沈权楠,她从心底害怕着沈权楠。

可是此刻,她在看着沈权楠,却只觉得他的眼神温柔。

丝丝鲜血从沈权楠的嘴角渗出,宋秋錞抬头,想替他拭去。

沈权楠握住了她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颊上,他没有说话,只是这么静静看着宋秋錞,似要将她的身影完全印刻在脑海中。

“本王的王妃,就算背叛了本王,也只能由本王亲自处置。”

一字一句,依旧是冰冷,可是他的眼神,却是那么的温柔。

“錞儿……”

这是沈权楠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我不能再保护你了。”

他抬头看天,漫天的箭雨朝着两人落下。

他捂住宋秋錞的双眼,将她紧紧护在了怀中。

漫天的箭矢,刺在沈权楠的身上,却没有一支落在宋秋錞身上。

殷红的血迹在两人脚下晕开,绽放出了一朵鲜红的花。

宋秋錞拿下他的手掌,愣愣地看着已经没了气息的沈权楠,早已空茫的心,传来了锥心刺骨的痛苦。

她颤抖着摸着沈权楠的眼角。

将自己的唇瓣贴上了沈权楠的唇瓣。

咸涩的味道从相贴处传来。

真可笑,这竟然是她与沈权楠的第一个亲吻。

满满都是苦涩的味道。

“我不喜欢这个味道。”

“我也想尝尝话本故事中的甜蜜滋味。”

“我多么希望,这一切能重来。”

“沈权楠,如果有来生,你还愿意……选择我吗?”

宋秋錞搂着沈权楠的身子,带着他从这个悬崖,一跃而下。

————————

雪后初晴,侯府。

芙蕖院暖阁中。

宋秋錞忽然浑身一震,猛的一下睁开眼睛,入眼却是头顶熟悉的床幔。

身上的痛似乎还留着余韵,她努力撑起身子,当看到眼前一切时,不由一惊。

房内放着许多贺礼,红纸花球硕大,锦联上郝然写着一个“沈”字。

那字体她再熟悉不过,毕竟曾日日相对三年。

可她明明记得自己摔下了万丈悬崖的,怎么一睁眼就……回到三年前了?!

还是在她得知要与沈权楠定亲,大闹宴席被祖母罚跪晕倒的那天!

想着悬崖边上发生的一切,宋秋錞几乎要喜极而泣。

然而还不待她想什么,一声惊呼传入耳中:“大姐姐,你还好吧!”

耳熟的声音,宋秋錞看向门口,是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她的庶妹,宋宛儿!

宋秋錞眼底的杀意一闪而逝。

“祖母怎么能这么对你!”

宋宛儿奔到榻边,抓住宋秋錞的手,心疼的看着她苍白的脸色。

心头万般情绪划过,宋秋錞垂眸,收敛了情绪。

余光一丝不错的将宋宛儿的神色尽收眼底,不着痕迹的收回手,淡淡道:“我没事。”

“还说没事,你看你脸色这么苍白!”

宋宛儿感受到宋秋錞与素日的反常,只当是她经此一遭心灰意冷。

“大姐姐你别灰心啊,总会有办法的。祖母也是,明知你与秦公子两情相悦还要棒打鸳鸯!”

宋秋錞微微垂眸,静静的听宋宛儿抱怨,看似好像已经心灰意冷,实则眼底没有一丝温度。

前世她钟情秦晋,可祖母却执意要她嫁入夜王府。

就在定亲宴当日,宋宛儿假意助她逃脱,然而未曾想祖母早有防备,逃跑失败!

现在回想宋宛儿给她出的这个定亲宴当日逃婚的主意,简直是漏洞百出,就是奔着让她激怒祖母被罚,下场凄惨去的!

“祖母为了让你能顺利嫁入夜王府,已经让家丁把阖府上下都看守严实,这根本是要逼死你啊!”

宋秋錞轻轻阖眸,倚靠在身后的软枕上,强压下心底滔天的怒火,淡淡道,“祖母之命不可违。”

宋宛儿急了:“可你若答应了,那秦公子怎么办!”

“小姐,秦公子来了。”

就在这时,婢女丹青挑帘进来,对宋秋錞道。

一听秦晋来了,宋宛儿连忙道:“刚好,秦公子来了,大姐姐,你好好与秦公子谈谈吧,祖母那边我帮你说,绝不能让你受这个委屈!”

宋秋錞在心底冷笑,果然,又是这句话。

前世便是这般,宋宛儿做足了明事理的妹妹的姿态,帮她私奔就算了,还“不小心”闹到满城风雨,这才令她种下与沈权楠孽缘一生的苦果。

眼下一切还未发生,她不会让宋宛儿找到机会陷害她,激怒沈权楠。

“一会儿夜王要亲自来送礼,我现在就去找祖母,等我好消息!”

说完,宋宛儿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宋秋錞,连忙起身便跑了。

待宋宛儿离开,宋秋錞便收起心灰意冷的模样,目光冰冷。

怎么,这是怂恿不成想直接替嫁?

哼,行,那就看谁笑到最后。

不过,在此之前,她要先把秦晋料理了。

“錞妹——”

宋秋錞刚跨进正厅,熟悉的男声便传入耳中。

她抬眸看去,俊朗公子一袭白衣,温润如玉的站在厅堂中,确实能教无数闺阁女子心动,就是比起沈权楠相差甚远。

秦晋皱眉,看向宋秋錞的目光满是失望痛惜:“你太让我失望了,明知那个沈权楠不是你的良人,为何还要执迷这场婚事!”

失望?

宋秋錞心底忍不住自嘲,前世她倒是为了能与他长相厮守,拼着惹怒祖母和沈权楠也要逃婚,结果换来的是什么?

被秦晋亲手逼上绝路。

而在最后关头,为了救她豁出性命的,还是沈权楠!

秦晋得到了宋家的财力,她的帮助,在朝堂上混得风生水起。

最后却还不知足,硬生生逼死了她。

他居然还有脸说对她失望?

重来一次,宋秋錞才想明白,秦晋一直都看不上宋家。宋家原本是商贾之家,富可敌国。只因祖上给朝廷捐献了不少银子,才破格被皇帝授予了侯爵。

秦晋口口声声说爱她,实际上只是想得到宋家的财力罢了。

想到这里,宋秋錞捏紧拳,努力压下翻涌的思绪,刚要开口,突然眼角余光瞥见廊下似乎有几人走来。

其中两人的身影,她再熟悉不过。

是沈权楠和宋老太君!

她心里一紧,绝不能让沈权楠再误会她与秦晋的关系!

眼见宋秋錞不答话,秦晋等的有些不耐烦,想要直接拽她走。

宋秋錞猛地回过神来,立刻侧身避开那只手,而后面色冰寒,直视秦晋,冷声道:“放肆!秦公子,你有什么资格来与我说这番话?”

他执意带她走哪是为了她好,不过是为了秦家能够踩着宋家往上爬,还能炫耀一番大梁夜王的未婚妻也为他趋之若鹜,满足他大男人的虚荣心!

宋秋錞毫不留情的质问让秦晋脸色一沉。

“錞妹,你不要任性,沈权楠生性暴虐,残忍嗜杀,京城中谁人不知,你何必为了与我赌气,就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火坑?”

宋秋錞是真的被这渣男的厚颜无耻给逗笑了。

“端看这屡次三番向陛下请旨赐婚,也能看出沈权楠待我真心诚意,何况他是堂堂夜王殿下,嫁与他我便是明媒正娶夜王正妃,皇亲国戚。你呢,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此时,沈权楠已经走到门口了,宋秋錞的话自然也听得一字不落。

男人身上常年冰冷的气息有那么一瞬间,仿佛缓和了不少。

他看向厅堂中的女子,目光幽深。

宋老太君当然也将沈权楠的神情看入眼中,虽然诧异孙女的变化,但也乐见其成。

秦晋还是心有不甘:“錞妹,你难道忘了我们曾经许下的海誓山盟吗?我这辈子只会娶你为妻的。”

宋秋錞听着让人作呕的话,厌恶的皱眉。

若非前世她识人不清,被秦晋伪装出来的一片痴情所蒙骗,宋家怎会落得满门灭亡?

而今她有幸可以重活一次,又怎会再次上这渣男的当!

就在宋秋錞目光透着冷意,刚要开口说话时,一道低沉的男声传来。

“如此光明正大怂恿本王未过门的妻子,秦公子好大的胆子。”

分明是嗓音清冷,语气淡然,却能无端让人不寒而栗。

是沈权楠。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