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灵世界:我以肉身横推此世在线阅读

邪灵世界:我以肉身横推此世

一魁梧大汉

玄幻 / 异世大陆 · 137万字

8.7分 63人评分

这是一个肉身横推一切的故事。大业皇朝,黑暗降临,处处充满邪灵鬼怪,杀人无形。面对妖异邪祟,普通人只能瑟瑟发抖,蜷缩角落,静待生命走到尽头。江道穿越而来,携带武学修改系统,任何武学只要被他看一眼,就可以无限修改。疯魔棍法、鹰爪铁布衫、毒砂掌、暴猿神功…统统修改到一千年后的境界。面对妖异邪祟,江道身躯魁梧,浑身肌肉,目光如电,随手抓碎一只入侵的邪灵,语气低沉,万分恐怖。“邪灵?谁说武学杀不死邪灵?”

品牌:中文在线

本书数字版权由中文在线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诡异事件

嘻…

嘻嘻嘻…

诡异的孩童笑声在耳畔响起,让江道的脑海传来一阵阵刺痛,眼前昏暗朦胧,光线扭曲,似乎有一个浑身乌黑的诡异孩童,站在他的床边不远,眼瞳空洞,嘴巴裂开,延伸到耳后根,直勾勾的盯着他笑。

江道发出一声闷哼,费力的张开双眼,突然醒来,大口喘着粗气。

耳畔的笑声迅速消失了。

眼前的光线也在缓缓恢复。

房间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檀香气息,镇定安神。

“又是梦境…”

他支撑着床沿,艰难坐起,浑身上下湿淋淋的,全都被虚汗侵透。

来到这个世界整整三天了。

原本以为只是一个类似于古代封建社会的世界,但没想到,短短三天,接受到的信息,光怪陆离,匪夷所思。

一句话,这个世界有非人类所能理解的东西!

三天前,原主无意间闯入一处宅子,当时就昏死了过去,也就在那时,自己才突然穿越,可穿越过后,三天来却全都在做着同一个梦境。

梦境中,一个浑身乌黑,眼神空洞,嘴巴咧到吓人程度的孩童,在自己的身前嬉笑。

一开始孩童只是在他的窗户外,隔着窗户,向他诡笑。

后来竟直接进了他的房间。

再之后与他的床铺越来越近。

似乎每过一晚,孩童都会离他更近一些。

现在这孩童距离自己的床铺,已经只有六七米之遥了。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

三日来,衡州城的其他地方也接连发生命案,诡异离奇,引人深思。

甚至有人传言,曾见到过死人复活…

种种异端,不可思议。

江道从床上起身,咳嗽了几声,自己穿上靴子,披上一件厚厚的貂裘,打开房门。

外面,阳光照射,临近中午。

“少爷,你醒了?”

门外正在端着莲子羹走来的丫鬟碧玉,连忙迎来。

“外面发生了什么?”

江道问道。

他在房间内都能听到前院的呼喊声。

“又…又出事了,金阳街区的一些家丁全都死了,现在…现在其他家丁都在闹着要离去。”

碧玉声音有些忐忑的道。

一方面是那些家丁的恐怖死状,令她深深惊骇。

另一方面则是衡州城近来发生的连环命案,令人惶恐。

半个月了,连日命案,人心惶惶,实在不知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现在衡州城已经彻底封锁了。

持续下去,也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江道微微思索,问道,“死了多少家丁,又是那种东西吗?”

“是的,一共死了六人,长白道人已经过去查看了。”

碧玉紧张的点头。

长白道人…

一个身影进入到江道脑海。

印象中这是半个月前,江家花费重金请来的一位有道全真,有镇压邪灵,替人祈福的能力。

半个月来,长白道人确实解决了几起诡异事件,令人敬重。

不过!

这道人的人品却有些欠佳。

待在江家,有渐渐欺主之意。

江家,是整个衡州城最大的商家,财产众多,生意广泛,通达四洲十三郡,家中财物不知多少,虽然请了不少武师、护院,但武师再强,总归只是血肉之躯,能对付那种邪灵的,却一个也没有。

故而长白道人仗着一手神奇秘术,待在江家,耀武扬威,盛气凌人。

银钱按天结算,每天300两银子必须到手。

此外,一日五餐,顿顿有酒,餐餐有肉,出入有仆人伺候,寝睡有丫鬟相随,隔三差五便要前往药房支取一些昂贵药材。

甚至,这道人这几日更加胆大,对江家本族之人也不愿放过。

印象中,江道的一位妹妹就被那道人调戏过。

道人戏曰,想让三妹过去伺候他几日,吓得那位三妹几天不敢出门。

江道老爹,江大龙也只是连连陪笑,不敢得罪道人,只说多请一些年轻丫鬟过去作陪之类的,这才没有触怒道人。

“客大欺主,长此以往,江家要完…”

江道暗道。

可惜老道的那一手神奇秘术,极其吝啬,没有丝毫外传之意。

江道和江大龙曾不止一次求过老道,希望老道能收江道为徒,但都被老道以各种理由进行拒绝。

老东西似乎想依靠这门秘术,一辈子吃死江家。

江道忽然迈起步子,向着前院走去。

“少爷,莲子羹…”

碧玉连忙呼喊。

“放那吧,我现在没心情喝。”

江道留下一段话。

前院之内,一些低声啜泣声响起。

更有一些喧哗嘈杂声震耳。

江道穿过一处走廊,进入前院。

只见宽敞的青苔地面上,几具尸体,覆盖白布,静静躺在地上,露出白布外的手掌,青紫一片,如同染了颜料,说不出的狰狞可怕。

这些都是之前枉死的家丁。

各自的家人在尸体前低声痛哭。

护院首领庞林,则是双目圆睁,神色俱厉,手持一杆粗大的镔铁棍,目视着眼前几位吵闹着要离去的人。

“现在没有老爷的允许,谁都不准走,当江家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有那么简单,谁敢踏出一步,杀!”

庞林喝道。

那几位包裹已经收拾好的家丁,震慑于庞林的气势,全都脸色煞白,心头惊慌。

“你…你不就仗着自己会一些武艺吗?有能耐去和邪灵拼斗,欺负我们算什么本事?”

“就是,我们不想和江家一起死,你不要拉着我们陪葬!”

“我们手无寸铁,你欺负我们也不是好汉!”

几个家丁硬着头皮叫道。

“他不是好汉,你们就是吗?”

忽然,一道冷漠声音响起。

一个面目发福,身穿丝绸短褂的中年男子,一脸阴沉,从外面走来,在他身边,还跟了一个花白头发,山羊胡须的青衫老道,一脸笑眯眯的表情。

身后更是跟随了十几名佩戴钢刀的护院,气势凛凛。

“老爷来了!”

庞林迅速迎了过去。

其他几个护院也纷纷上前见礼。

那几个想要跑路的家丁,一看到江家之主江大龙回来,顿时紧张不安起来。

江家,身为衡州城最有钱的富商,权势遮天,随便打死几个家丁,衙门根本不会过问。

“老爷…”

这几位家丁全都低下头去,不敢去看。

“江家没事时,一个月三钱银子的养着你们,现在江家一出事,就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真当我江家是什么慈善之地?

你们也不挨个打听打听,衡州城,有谁能给你们一个月三钱银子,吃我江家的,用我江家的,睡我江家的,现在一出事就跑,有这么便宜的事?别忘了你们签订的契约,一个人十年契约,这么早就想走,真以为江家可欺?”

江大龙语气冰冷。

几位家丁更加不敢抬头,连句犟嘴也没有。

江大龙冷哼一声,道,“庞林,找人看着他们,谁敢逃跑给我当场宰了,人头算我的!”

“是,老爷!”

庞林心中一凛,郑重抱拳。

“还有你们!”

江大龙目光冷漠,注视着这群家丁,“别以为你们夜里偷偷跑就没有事,从现在起,谁能检举私自逃跑者,我赏银50两,知情不报者,一样全部处死!”

一群家丁心头震惊。

50两?

这够他们干多少年的?

一群人默默低头,再也不敢升起逃跑的心思,讪讪一笑后,纷纷离开这里。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