黜龙在线阅读

黜龙

榴弹怕水

历史 / 架空历史 · 127万字

9.5分 42人评分

此方天地有龙。
龙形百态,不一而足,或游于江海,或翔于高山,或藏于九幽,或腾于云间。
一旦奋起,便可吞风降雪,引江划河,落雷喷火,分山避海。
此处人间也有龙。
人中之龙,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
一时机发,便可翻云覆雨,决势分野,定鼎问道,证位成龙。
作为一个迷路的穿越者,张行一开始也想成龙,但后来,他发现这个行当卷的太厉害了,就决定改行,去黜落群龙。
所谓行尽天下路,使天地处处通,黜遍天下龙,使世间人人可为龙。

这是一个老套的穿越故事。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踉跄行(1)

春雷滚滚,自穹顶倾泻。天地山海之间,隐隐若有龙行。

雷声渐渐平缓之后,已经到了下午时分,此时细雨又铺陈起来,之前躲在破庙中的几只野鸟终于忍耐不住,纷纷振翅而起,离开了此处前去冒雨觅食。

大约就是这个时候,随着一只黑色乌鸦腾空而起,张行渐渐有了知觉。但也仅仅就是有了知觉,他感觉自己脑子里像是塞进了五斤面粉三斤水,咣当咣当之余糊成一片,而且眼睛似乎也有些酸痛。

眼皮沉重,思维浑噩,但张行还是努力靠本能回想起了一点缘由——自己之所以如此,好像是被旅游景点的假道士给骗了。

但是,为什么被假道士给骗了,会落得这个境地呢?这不合理啊,难道是被下药了?

反思几乎是瞬间便自发到来,看来是个老反思人了。

想起来了,是被旅游景点前的假道士给骗了,买了一个据说跟加勒比海盗里杰克船长一样功能的罗盘,然而这个据说是加勒比海盗限定版罗盘上面,却刻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就在他研究这个花了自己十五块钱,据说能指向心中所欲之地的所谓老君开光神器时候,一个出神,直接在人来人往的景区里,光天化日之下,掉进了井里。

怪不得会觉得脑袋‘咣咣’的,原来真的是进水了。

杀千刀的假道士,离谱的旅游纪念品,没有防护栏的假景区,自己一定要去民宗委举报,要在网上曝光,老子可是编乎大V,被平台赠送了五万粉的……

然而,根本容不得脑子里乱七八糟的那些想法,面部便忽然传来明显、乃至于引发疼痛的拍打感。

张行拼尽全力睁开了眼睛,正看到了一个在俯视自己的模糊身影,然后赶紧试图说话,却发现自己声音沙哑,嗓子干痛:

“大、大夫……我没出大毛病吧?!”

“你毛病大了!”头顶那人影脱口而出,声音粗豪,俨然没有什么医德,似乎还带点口臭。“还什么大夫,荒郊破庙哪来大夫?张小子,俺劝你赶紧自己支棱起来,不然等东夷杂种追上来,俺都蒙又跟你非亲非故,断没有背着你走的道理!”

张行脑子乱成一团,嗓子干疼发痒,只能先拼尽全力睁开眼睛,却迷迷糊糊看到一个硕大的人头正对着自己,此人身材高大,肤色微微发红,一圈络腮胡子,还歪支着一个发髻,双目圆睁,一张血盆大口,唾沫四溅,委实可怖。

看到这一幕,张行明显一怔,而他咽下口水后的第一反应却也离奇:“不管兄台是谁,为何不戴口罩?”

那络腮胡子气急败坏,劈手将张行从地上拽起:“什么口罩?什么是谁?张小子,你再装傻俺就……”

喝骂声戛然而止,因为情绪上头的络腮胡子也好,被晃的迷糊的张行也好,几乎是同时察觉到脚下地面忽然颤动了起来。

“这是啥,地震?”可怜张行还是有些头昏脑涨,摸不清是咋回事。

“管他娘的是地震还是什么神魔鬼怪,反正这破庙待不了了。”络腮胡子带着某种惊疑放下手中之人,喘着粗气回身拾掇了一下。

而被扔下的张行此时已经察觉到不对,便奋力挣扎抬头去看,却只看到那络腮胡子刚刚踹到了一堆火,直接带起一阵烟气与滋啦水火相浇之声,然后又随手往自己这里扔过来一个宛如电视剧道具的脏兮兮古式头盔来。

头盔到手,直接流出了些白乎乎的粘稠液体。

与此同时,庙中还有十七八个疲惫兵卒,此时也都惊惶起身,或相互扶持或奋力独行,不顾一切向外逃去。

倒是率先喊出地震的张行本人,此时反而因为脑中一片糊糊而丝毫不慌,他茫茫然敲了下头盔,却发现这个之前似乎是被用来当锅的头盔坚硬和沉重程度远超想象,而且此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也穿着跟其他人类似的古代甲胄……其中,甲胄双臂部位缺失,但躯干部位却清晰无误的展示出了锁子甲特征,而且胸前还有两块染了不少脏污的抛光明铠。

那就是明光铠,隋唐?

是隋唐吗?

自己莫非是穿越到了隋唐时期哪个纷乱节点?而无论是三征高丽还是隋亡唐立,又或者是安史之乱,似乎都不是什么当兵的好环境吧?

躺在那里探身的张行似乎抓到了点什么,然后四处张望,以图获取更多的信息,但却迅速失败了,因为很快,又一次明显的震动感就传了过来。

“快走!不能走便爬!若是连爬都不行,俺就不管你了!”络腮胡子戴上头盔,拎起一把短柄长刀抗在肩上,然后再也不碰剩余东西,直接转身往这个建筑的破败大门而去,一边走一边还念念有词。“落龙滩这一败,俺便认出一个道理来,那就是决不能将自家大好性命胡乱交代出来!且不说家里还有全家老小,只说俺们红山人的规矩,便要一个落叶归根,死了也得抛洒在家里!”

张行已经顾不到是演戏又或者手术全麻带来的幻觉了,因为他的大脑沉重的利害,根本不能做这种细密的逻辑思考。

所以,很难说他是按照对方的吩咐,还是出于求生和探知本能,才戴起刚刚用来煮粥的头盔,然后尝试扶着神像台子站起身来。

可刚一起身,张行却又发觉自己腿软的利害,只能勉力支撑而已,根本就是管不住的打颤。

而也就是此时,更怪异的事情发生了,他明显感觉到一股奇异的、冰寒的,宛如气流一般的存在自胸腹间涌出,继而顺着某种管道一般往腿部涌了过去,仿佛是身体本能在尝试用这种方式帮助自己站立一般……但也就是这股寒气,反过来因为冰冷强烈刺激到他的腿部和大脑,让他扑通一下直接又跌坐了下去。

“俺的娘咧!”

其余人早已经跑的干净,络腮胡子也走了出去,却又独自跑回来,正看到这一幕,一时间愈发气急败坏。“队尉早就说让你弃了你老家这个北荒蛮子的法门,走军中给的三辉四御正途,你就是舍不得那点子练出来的寒冰真气,偏是不听,现在咋样,走不动道了吧?白瞎了你的修行天赋,要是给俺,俺早做到伙长了……”

张行更TM听不懂了。

他刚刚已经尝试着往穿越中国古代,而且很可能是隋唐乱世这种离奇事端上联想了,但现在又是咋回事?武侠版隋唐?还是隋唐演义版的隋唐?这样的话,要不要提前去投奔李元霸?

不过,这次真来不及想太多了。

又一阵明显的震动感传来,好像整个天地都要翻转一般,破庙也开始扑簌簌的落灰。

络腮胡子在庙门那里一跺脚,直接钻了回来,一手倒拄长刀,一手直接将扒拉在木雕上的张行整个翻转过来,然后扛在了肩上:“俺老都上辈子欠你的!”

张行被抗在肩上,头向后朝下,眼睛瞥见自己原本所躺地界一物,却是心中一个激灵,赶紧喊叫起来:“那个啥?嘟嘟、都兄是吧?让我把东西带上!那是我的传家宝物!”

那络腮胡大汉,也就是所谓都蒙了,虽然不耐,却还是微微曲身蹲下,任张行从肩后伸手,将地上一物死死捏在手中,待后者一声好了,才急匆匆往门外赶去。

且不说被络腮胡大汉扛着尝试逃命,只说张行捏着那物,却早已经神驰魂摇起来——原因再简单不过,那物件居然正是他落井前买的罗盘。

罗盘制造工艺有模有样,形状古朴,外形美观,大约半个手掌大小,携带方便,却只花了十五块钱,而且左右还刻着两行简体字,深刻体现出了中国制造的博大精深。

但此时,尤其是刚刚一股切身感触的寒气在腿中有序转过,张行却哪里还不知道,这玩意绝对是要了亲命的东西。

是自己落到眼下这个境地的罪魁祸首!

也是他此时求生救命的那根稻草!

按照某些高端网文的说法,干脆可以称之为他穿越的金手指……不对,是金罗盘!

然而,让张行崩溃的是,镀铜罗盘在手,指针却只是低垂向下,毫无动静……难道这玩意是一次性的?还是说需要充电?

荒山野岭的,又是脑子进水又是一双老寒腿的,还遇到地震,去哪儿搞充电宝去?而且怎么充啊?真气吗?

一念至此,张行不顾刚刚电疗一般的舒爽,立即尝试催动所谓真气,而这真气还真就想像是自己身体一部分一样调动自若,轻易顺着臂膀充盈到那个握着罗盘的手上。

但很可惜,没有用。

沮丧之中,都蒙早已经扛着张行来到庙门前,此时却又遭遇到了第三次强烈震动,一脚踏出去的都蒙一个趔趄,差点没将肩上的人甩出去。

也就是在这时,张行忽然想起了可能是全中国使用频率最高,但似乎绝对合情合理的咒语,然后脱口而出: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这一声喊,正好撞上一个颠簸,差点没把张行胃里的酸水给甩出来,但依然很可惜,罗盘指针还是只随着惯性与重力摆动。

张行几乎绝望。

但就在下一刻,随着都蒙重新站起,走出庙门,张行手中罗盘的指针忽然便违逆重力规律弹了起来,并直直指向都蒙身后、张行身前。

张行茫然了一下,大脑立即极速运转,开始推理应用起这个‘金罗盘’,并且很快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回去!”胆汁都要被颠出来,嗓子也疼的利害的张行在肩上奋力大喊。“回庙里去!”

“你胡扯什么?”都蒙一边在庙前的枯枝败叶间继续努力前行,一边低头呵斥不停。“真要是来大的地震,躲在庙中岂不是自己找死?留在山坡面上都不妥!得往山底下大路空地上走!不然你以为为啥其他人都要跑?!依着俺的脾气,你若再喊,俺便将你扔在这里,自己寻路去!”

“速速回去!”张行急得不行,只能放声嘶吼,兼做哄骗。“这是我传家宝贝的指引!趋吉避凶,显灵指路!这么多兄弟都死了,只咱们俩逃到这里,你以为是咱们撞大运?再听我一回,反正咱们二人现在是共死生,我为什么要骗你?”

都蒙闻得此言,陡然在枯林中止步,一时犹疑,放任前面的其他逃窜之人越行越远,而片刻后,随着地面再度一抖,他在林中发泄一般低头大吼一声,却还是转过身来,闷头扛着身上之人往回逃去。

地动越来越频繁,幅度越来越大,地上更是因为淅沥雨水湿滑无比,都蒙使劲了全力奔跑,不知道跌了几跤,而待到门前,脚下土地忽然直直向上崛起,顺带生成一个肉眼可见变大裂缝,逼得都蒙往前奋力一跳,生生滚入庙门,摔得七荤八素。

这还不算,最大的动静终于来了,一时间大地隆隆作响,山崩地裂,庙外哀嚎哭喊也是随着轰隆声炸起,进入破庙中的两人根本顾不得庙外动静,只是匆匆去抓身侧任何可抓的事物。

当然,没用,而且也不需要。

因为不知道算是出乎意料还是意料之中,明明就在庙门前不远处裂开了巨缝,可这个寺庙却只是扑簌摇晃,并没有地覆天翻,更始终没有倒塌。

过了不知道多久,动静停了下来。

张行全身酸痛,四下无神,茫茫然中目光扫过四面……没了半个脑袋的木雕,满是灰尘的桌案,屋顶上的那个大洞,被火熏过的房梁,以及更上方早已经破败的一个鸟窝……全都没有放过。最后,理所当然的看向了对面的络腮胡子都蒙,却发现对方正在看自己手中紧握的那个罗盘,也是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暗自思量眼下局势。

不过很快,刚刚还在思考《穿越重生武侠版隋唐及罗盘与地震及络腮胡子之关系》的张行便又意识到什么,然后和对面的人齐齐向庙门之外看去,继而目瞪口呆起来。

原来,庙门之外,视野尽头,某种圆柱形、散发着淡黄色金属光泽的物件正在裂开的山峦缝隙中滑动不停,而且仔细看去,圆柱体上似乎在滑行中显出层层叠叠之态,宛如鳞甲。

很快,随着这物件越滑越快,越滑往远处、高处而去,张行却是忽然意识到,这不是宛如鳞甲,而是真正的鳞甲。

至于鳞甲的主人,赫然有一个身不知有多大多长,且在渐渐运动舒展起来的巨蛇状身躯。

可还没完,随着身躯滑动,一只带有鳞甲的禽类巨爪忽然就在空中伸展开来,接着是两只、三只、四只……四只巨大的麟肘鹰爪出来以后,远处庞大蛇身之中,宛如鹿角般的巨大枝状的头颅顶部也渐渐显露。

见到这一幕,尽管穿越者张行已经丧失了细密的思考能力和基本行动能力,却还是本能想到了一个字——龙。

这山谷里面、地底下,藏着一条龙,此时忽然出来了,引发了这场天灾。

而仅仅是片刻后,张行就又有点糊涂了,因为埋在庞大蛇身的头颅完整抬起来展露全貌后,虽然巨大的石块、土堆坠落不停,可依然能够看到,那赫然是一张庞大如殿堂却更像是老虎的面庞。

尾巴扬起,也居然是尾端分成三叉的羽状鸟尾。

虎首、鹿角、蛇身、鹰爪、鸟尾,身躯庞大,虽还没有展开身体,却也如山如岳……就算是龙,那也是一只非常规意义的龙。

当然,如果说不是龙,那又是什么呢?

来不及让张行回顾多少年没碰的生物学与神话民俗学知识了。

下一刻,虎脸睁开双目,鹿角昂然向天,只是奋力一吼,便引动雷霆四射;蛇身舒展摆动,鹰爪四面伸出,鸟尾上下挥舞,以至风云四起……随即,这只无可置疑的强大龙兽在半空中将身躯伸展完全,却又忽的腾空而起,如箭矢一般射入高耸到极致的天空密云之中。

更惊悚的事情出现了,如此神兽飞天,裂地开云,却居然像是在与什么东西在云层上争斗一样,而且不相上下!

片刻间,冰雹如脸盆大小,纷纷砸落,火石卷起雨水,烟雾缭绕,向周边疾射,既不知飞出多远,也不知落入何处。

破庙中,穿越者张行早已经看傻了,一时间心中也只剩一个念头:

狗屁隋唐!

PS:新书发布,老规矩,例行慢热,我慢慢写,诸位慢慢看。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