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永乐在线阅读
免费

大明永乐

荣誉与忠诚

历史 / 两宋元明 · 15.7万字

这是一个舰队下西洋,著《永乐大典》,五征塞北,有着众多战将名臣的时代。
吕阳既然能参与其中,决定在永乐盛世基础上让大明变得更加伟大。
在那之前,他需要先帮朱棣造个反,再靖次难!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我自天上来

公元1398年。

这一年的闰五月,开局一个碗当乞丐,做过和尚不敲钟改投红巾军的朱八八,后面改名朱元璋又开创新皇朝的大明太祖皇帝,他驾崩了。

也是在这一年,大明太孙朱允炆登基,随后改元建文,新一朝的班子开始了自己的运作。

洪武皇帝驾崩前特别召唤燕王朱棣进京,等朱棣走到半路又接到了旨意,说是不用再去了。

等待洪武皇帝发丧,建文皇帝接受了几位心腹大臣的建议,主要是怕诸王进京之后会搞事,也就严令诸王不得进京奔丧。

“妈了个巴子!允炆这小子,他是想陷我于不忠不孝啊!”

“父亲,太孙已是皇帝,改年号建文了!”

“老三,说这事有屁用。父亲,要孩儿说,不若强行进京?老爷子棺前哭灵的事,他建文还能挡着?”

皇帝能叫棺材?要称梓宫呀!

蓝天,白云,青草地。

这里是北平郊外,说话的三人是一家子。

人到中年,看着极为有威严的人虎着一张脸,眼眸里却是能看到哀伤与惶恐绊杂。

另外两人,一个看上去长得三大五粗,另一个则是有着眯眯小眼。

中年人叫朱棣,是大明太祖皇帝的第四子,今年三十八岁。

长得三大五粗的人叫朱高煦,他是朱棣的第二个儿子,今年十九岁。

有着眯眯小眼的人叫朱高燧,他是朱棣的第三个儿子,今年十六岁。

朱棣的长子朱高炽并不在北平,自己的一小家子长久待在京城。

“老子死了,儿子不能前往灵前哭嚎,世间可有这等事?”朱棣眼睛红了,强忍着不让湿润的眼眶泛出泪水。

朱高煦将手里的弓随便一甩,气恼地喊道:“他建文要当不孝孙子,拉着咱们家一块丢人现眼。”

喊话的声音一大,踩住马镫的双腿也多用了点力气磕到马腹,座下战马以为是什么指令,朱高煦连人带马直接就蹿了出去。

说起来老朱家也是不那么讲究,老爷子驾崩的消息已经传过来,连带建文帝的旨意也到了,朱棣还是带着两个儿子外出打猎。

换作是讲究一些的皇室,仅仅是皇帝薨逝,亲王带着儿子打猎这一条,足够小事往大事了处理。

朱高燧看着自己二哥骑马蹿出去,再看到朱高煦人在马背上手舞足蹈又大声叫骂,下意识就有点想笑,反应过来赶紧紧闭住嘴巴,用无辜的小眼睛一直眨着,再一脸傻样地看向自己的老子。

“混账!”朱棣也不知道是在骂谁。

原先侍卫离得有些远,主要是给朱棣父子三人有说“悄悄话”的空间。他们发现朱高煦的异常,不能装作没看见,赶紧上去帮忙。

等待朱高煦重新回来,看到自家老子气鼓鼓的模样,没有觉得半点尴尬,又是大声说道:“爹,听我的,咱们强行进京。”

朱棣沉默不语。

平常就是个小机灵鬼的朱高燧,低声嘀咕道:“那位爷可是一直跟叔父辈们不得劲,爷爷死了为什么阻止爹和几位叔叔进京?不就是怕嘛!再则说了,进京也不能只咱们进,多喊上几位叔叔,免得到时候被玩一出手起刀落。要不,爹可要继续住猪圈了……”

后面的话朱高燧没再往下说,继续用无辜的小眼睛对着看上去更气恼的朱棣眨呀眨的。

朱棣将朱高燧的嘀咕听了个清清楚楚,先是控马接近朱高燧,又很突然地抬手就是几记马鞭,抽得朱高燧一阵“哇哇”大叫,躲则是不敢躲的。

这一幕让朱高煦乐了,没有刻意控制情绪,直接就是放声大笑。

正在气头上的朱棣听到笑声,马鞭当即就改换目标。

挨了两记抽的朱高煦是个实在人,能躲那是立刻就躲,才不想硬挺着挨抽。

老朱家出奇葩,传闻果然没错咯?

父子三人正闹着,天空突然一记炸响,声音大到能让人的双耳一阵长鸣。

听到炸响的众人下意识抬头一看,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万里无云,一个造型奇怪的玩意从无到有怪异出现并发出呼啸声,几个呼吸的功夫又给不见了。

刚才那一架有双翼和圆滚滚机身的玩意,分明就是一架货运飞机,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又是怎么消失,过程充满了诡异。

朱棣发誓,刚才真的看到了怪玩意,长成什么样还记忆尤其深刻,脑子里就是不懂怎么会出现几个呼吸又给没了。

正当众人有些发愣之际,眼神好的人看到天空中还有一个白点,好像是正在往地面掉???

“保护殿下!!!”(明朝其实也是有王爷这个称呼的)

人在半空中的吕阳觉得自己很倒霉,不就是第一天上工,好好的地勤工作干一半,飞机要进行检测再试飞,不知道哪个瘪犊子玩意不通知一声,连人带货直接起飞了。

更倒霉的是,那瘪犊子玩意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有没有飞机驾驶证,懂不懂听地面的指令,驾驶飞机往雷暴云闯。

别问吕阳人待在货仓里为什么会知道进了雷暴区,飞机颠得跟什么似得,听外面闪电雷鸣的动静,还能听不出来吗?

没等吕阳祈祷完飞机能平安降落,一定要逮着机长、副机长、仓务玩一挑三,再找领导投诉什么的之类,发现飞机不颠簸了去驾驶室,只是驾驶室里只有一具变得焦黑的尸体,这一下可让他亡魂大冒。

先不提怎么只有一具焦黑尸体的事,吕阳不会开飞机难道还不懂尝试降低飞机高度,再实施跳伞?

人够高,视野也就能看得远,吕阳心里极度恐惧,扫视到远处的北平城,也看到了绿油油的旷野,还有那模糊的长城轮廓,脑子里在意的却不是那些。

“我实在太倒霉了……”

物体掉落的速度不取决于本身到底有多重来决定速度,取决的是物体面积产生的空气阻力以及重力。

吕阳的脑子很空灵,讲人话就是懵逼了,发现说看到的景物是那么对不对劲,耳朵里却是听到下方有人用歇斯底里的语气在喊“保护殿下”。

这一刻,吕阳距离地面不超过十米,极短的时间里看清楚了下面的状况,人已经拉扯着降落伞的绳索要改变方向,免得下去之后可能压到人,即便压不到,自己落地后降落伞也会被风带着跑,到时候有什么事可不好第一时间自卫。

朱棣也看清楚掉下来的是什么,只是脑子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下一秒,吕阳已经落地,并且降落伞也果然被风鼓着自己在带人拖着动,好不容易才停了下来。

朱棣靠近了,问道:“你是何人,为何从天而降?”

吕阳心想:“这些人的打扮……”

朱棣喝道:“说话!”

吕阳已经有点回过神来,看到有个小眯眯要冲过来,大声喊道:“站住!”

朱高燧将小眼睛瞪得贼大,吼一嗓子:“管他何人,从天而降必不一般,且先擒拿再言尔他”,说着已经抽刀,策马冲上去了。

朱棣觉得情况不明想喝止已经来不及,眼睁睁看着自己家的老三控马冲了上去……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